“你不能抓我,我儿子是阴阳天宗的弟子。”

张景川高喊着。

张府上的人终于迎来了他们最终的命运。

镇魔司会调查清楚所有涉及大烟桉的罪犯,一旦发现他们之间存在犯罪行为,镇魔司将会交由州府审判。

黄逵担心,自己若是对张家恶意打击报复,张烈日后会怪罪阳州省府的镇魔司。

同时与阴阳天宗闹得太僵,对当地的镇魔司没有好处。

百里飞鸿是镇魔巡逻使,他的根据地不是在阳州省府。

处理完事情,拍拍屁股就走人,届时,留下一堆烂摊子给自己收拾,受伤的都是麾下镇魔司兄弟们。

尽管百里飞鸿的权势很大,可黄逵才是当地的省府镇守统领。

只要不违反镇魔司的规矩,巡逻使就不能插手当地镇魔司的事情。

百里飞鸿并未说任何话。

黄逵做得很对,他不能乱插手镇魔司的事情,这会对黄逵未来掌控阳州省府产生很大的困扰。

镇魔司这边的事情已经处理完成,百里飞鸿并未介入太深,只是作为一个监督者,看着黄逵的表现。

至于左右镇守统领,他们不会有任何的异议。

“黄统领可是忙完了?”

坐在镇魔大楼内,坐着的百里飞鸿,终于再次见到黄逵。

“巡逻使大人,按照你的要求,已经处理城中所有涉及大烟桉的人员。陈东阳与陈冲林之事,我已经按照你的意思,上呈文书给总司,让总司那边做决定。”

黄逵在百里飞鸿面前显得很恭敬,说话时候都是客客气气。

眼前这位镇魔司内部的传奇人物,这一年时间都是流传着对方的传奇故事。

黄逵想不认识百里飞鸿都不行。

本以为东滨城被屠城后,以往哪位镇守使会收敛。

却不曾想到你,直接跨越数个等级,一跃成为镇魔司地位仅次于镇守大统领之下的巡逻使。

“黄统领会错意了,这不是我的命令,这本身就是你分内之事。”

百里飞鸿却很不满意黄逵的回答。

“是下官失职,劳烦了巡逻使。”

黄逵恭敬地拱手行礼。

“此次前来阳州省府,一是查探大烟桉后续,镇魔司是否尽职尽守;二是查探天妒女这妖女的线索,却是巧遇了阴阳天宗竟敢如此胆大包天,公然站在镇魔司的对立面,与镇魔人作对。更可恨的是阴阳天宗的弟子,在黄统领劝说下,非但没有悔改,还动用了阴阳圣剑这般强大的圣物,本官也是看不下去,才出手相助阳州省府。”

百里飞鸿的话,落在黄逵的耳中,立即明白,阴阳天宗可能与天妒女存在关联,否则这位镇魔巡逻使不会千里迢迢跑来阳州省府。

以黄逵的资格与实力,其实对天妒女并没有一个熟悉的认知。

黄逵很清楚,天妒女能一掌将东滨城毁了。

极有可能是一位武圣级别的存在。

就算是镇魔五老,都拿她没有什么办法。

如此厉害的人物,却不曾想到这任务落在百里飞鸿身上。

不过,想到了百里飞鸿手里拿着的那把恐怖的刀,他又安心不少。

阴阳圣剑都被百里飞鸿镇压,武圣法身被一刀给噼了。

可以想象,这把武器是可以对付武圣的。

“巡逻使大人,尽管下官并不清楚阴阳天宗山门具体位置,但大概的方位还是略知一二,只是,阴阳天宗放在所有宗门中,也是前三的大派,非同小可,不可鲁莽上山。”

黄逵劝说道。

“黄统领放心,这方面我自然会权衡。今天阴阳天宗表露出来的态度,若是这趟山门不去,我若是走路,阴阳天宗一定会在暗中搞事情,这对我们镇魔司在阳州省府将会迎来巨大的打击。”

百里飞鸿直言道。

“巡逻使大人既然心意已决,下官现在就让人给你取地图来。”

黄逵态度顿时出现变化。

阴阳天宗的剑圣出山了。

他找到张烈之时,张烈已经陷入了昏迷状态,浑身赤果,他的四周被烈火焚烧光秃秃,地面都出现了晶化现象,一片片破碎的琉璃,闪闪发光。

剑圣杜衡见此,叹息一声:“甚好他身怀异宝,才没有被龙魂刀的刀意给噼死。但灵魂受到了震荡,尽管伤势不大,也需要一段时间修养才能苏醒过来。”

张烈是他的徒孙,另外两位徒孙已经死在了百里飞鸿的手里。

这让剑圣杜衡感受到了镇魔司对他的挑衅。

幸好,他最为在意的徒孙,没有出事。

否则,他就算动用天祖的底蕴,也要将百里飞鸿杀了。

“人仙武兵龙魂刀在手,他有能力伤到我。”

剑圣杜衡面色凝重。

人仙武兵龙魂刀他很清楚它的强大,拿着人仙武兵的百里飞鸿,就算自己亲自出手,也是五五之数,难以碾压性的胜利。

像是他这种上了年纪的武圣,一般不愿意出手,那就是因为受伤后,将会损耗身体的生命潜能,让他们走向衰弱。

剑圣杜衡挥动衣袖,托起张烈,腾云驾雾,返回宗门。

至于另外两位死了的徒孙,死了就死了,人死不能复生,就算能复生,阴阳天宗也不会花那么大的代价去复活两位对阴阳天宗无用的死人。

剑圣杜衡返回宗门。

此时,阴阳天宗的掌教已经被惊动了。

剑圣杜衡作为阴阳天宗为数不多的圣长老,他的任何举动,都能引发阴阳天宗的轰然大波。

掌教需要掌握更多的突发事件信息,才能做出判断与决策。

“杜师弟,你多年不出世,这次又是出动法身,又是真身出关,不知为何事而动怒?”

阴阳天宗掌教乾坤道人负手而立,站在杜衡面前,声音与语气带着一丝质问。

剑圣杜衡将张烈交给等候在剑锋的天阳道人,才转身看向掌教乾坤道人。

多年不见,白发童颜的师兄越发抓摸不透,已经触及人仙边缘的他,一步之遥就是突破天际,成就人仙。

“掌教师兄,师弟也迫不得已才出手,若是不出手,我这徒孙估计今天就命陨镇魔司巡逻使的手里。”

剑圣杜衡吐苦水道。

他天不怕地不怕,就怕这位掌教师兄。

“张烈身上的气息很浓烈,积累如此之久的烈火神珠竟然被迫释放出所有威能,才能护住他的性命。而师弟你的法身已经陨落,刚才惊天一刀,似是人仙出手,看来道宗赏赐给百里飞鸿的人仙武兵传言是真的了。”

乾坤道人轻声呢喃道。

人仙武兵出世,这把屠龙之刀,交给镇魔司,不似是在加强镇魔司的实力。

反而是拔苗助长,想要以仙兵束缚这位绝世天才的成长,让他对仙兵产生极大的依赖,从而疏忽自身修为的打磨。

道宗圣上很强大,简直是不出世的天才人物。

但在武道天赋上,却要逊色百里飞鸿一筹。

“正是屠龙所铸造的神兵,才有此威能,将吾法身一刀噼毁。”

剑圣杜衡念及此,心里隐隐作痛,这可是法身。

就算是他,想要凝聚一道武圣法身,都需要漫长的时间,投入海量的资源才能炼制而成。

“东流曾经跟我说过,东滨城出了两条龙,其一是公羊家族的公羊琰,第二条龙却是镇魔司的一位镇守使,尽管实力低微,但在修炼天赋上,无人能及。”乾坤道人面露微笑道,“看来东流离开宗门,在东滨城守了一年时间,除了寻找黄泉之门,应是在观察这两位年轻人。”

“黄泉之门?黄泉之门出世了?”

剑圣杜衡激动地道。

剑圣杜衡之前在闭死关,对外界的信息并不灵通,很显然,若是知道黄泉之门出世,他一定抢着去黄泉。

甚至,对于百里飞鸿的认知,都是徒弟天阳道人跟他说。

“是的,不过黄泉之门已经再次被镇魔五老封印,现在就算破坏封印,想要开启黄泉之门都极难。”

乾坤道人倒是羡慕那些已经离开了这腐朽世界的道友,明知道前方危机重重,但为了追寻更高的道路,他们义无反顾踏上了黄泉之路。

“可惜了,可惜了。”

剑圣杜衡痛心道。

他已经是武圣之身,想要踏上人仙,在这方世界已经不可能。

此方世界的道机已经耗尽,能踏上武圣,已经是极限中的极限。

但他很快就恢复了平静,既然黄泉之门是真的,这代表着还有离开这世界的道路。

不过,眼下最大的问题就是镇魔司。

“师兄,张烈所做之事,尽管已经逾越了朝廷律法,但他是我们阴阳天宗的未来,必定不能让他出事。”

他杀了镇守使,以镇魔司的脾性,是绝对不会放过张烈的。

不过,阴阳天宗要保护一个弟子,还是能做得到。

毕竟,死的只是一位炼神层次的弟子。

死了就死了。

“张烈做得太冲动了,就算要杀人,等他离开张府再出手,镇魔司没有证据,自然拿他没有办法。”

乾坤道人眼中神光闪烁,神识笼罩天阳城,很快就得到了张烈所做的事情经过详情。

三十岁人了,本应该思想成熟的。

看来是阴阳天宗太过溺爱这弟子,导致了他的成长受限。

不过也好,经过这次磨难,他的心性会得到成长,这是好事情。

至于百里飞鸿的事情,有宗门抵挡,想要保住张烈是很简单的事情。

阴阳天宗本身对谷梁皇室就不对付。

现在谷梁皇室尽管迎来了新皇,可是整个大元的实力都在衰减。

阴阳天宗自然不会畏惧朝廷。

不过,太一道主受伤,究竟有多重的伤势,没人知道。

这让谷梁皇室应对太一门的力量可以抽调出来,重拾山河,恢复实力。

“师兄,遥想当年,我们宗门建立以来,人间的皇朝,何曾有如此嚣张过?谷梁皇室做得太过了,趁着我们的力量踏足异界,镇压邪魔,对整个江湖下死手。若非如此,谷梁皇室马踏江湖就是笑话,现在宗门最有天赋的弟子被人欺负了,我们的阴阳若是被人欺负上门来,那就是笑话了。”

剑圣杜衡怒意很足,被一个小辈斩了法身,放在任何一位武圣身上,都是不死不灭的大仇。

更何况,对方还是借用外力,才如此嚣张罢了。

“不要说了,这件事,我会给司马彦去信,让他出面处理。”

至于天剑老人这尊大佛,乾坤道人没有提及。

叛徒,成了朝廷的鹰犬,染了宗门多少人的血。

若是有机会,乾坤道人不介意将天剑老人给宰了。

“杜师弟,你还是回去闭关,恢复法身被斩落下的伤势,至于其他事情你就不要管了,我来处理。”

乾坤道人此刻很强势,剑圣杜衡和他说那么多,并非让他出手,而是他自己出手。

只是,他想要动用宗门的人仙武兵,是不可能的。

不过,阴阳圣剑落入百里飞鸿的手里,却是一件麻烦的事情。

“已经抵达南荒十万大山了。”

“按照黄统领给的地图指示,阴阳天宗就处于这一带。”

镇魔神目开启,映照十天九地,开始寻找阴阳天宗山门所在。

可十万大山,处处是迷雾,阴阳天宗更是开启了护山大阵,将整个阴阳山隐藏在十万大山之中,想要找到阴阳天宗却是很费事。

“这次我前往阴阳天宗,并非是抓拿张烈。”

“张烈的存在,只是给我一个借口。”

“正好,可以用他们保护张烈的心思,获取天妒女的情报。”

百里飞鸿很明白,就算是如今的镇魔司,想要对一个宗门动手,倾巢而出,都未必能攻陷阴阳天宗的山门。

当初朝廷马踏江湖,卷起腥风血雨,为何留下如此多的宗门大派。

皆因为,这些宗门大派太难啃下来了。

他们隐藏起来的实力,临死前绝对能拖着整个大元殉葬。

“山中妖怪横行,邪魔显露,这阴阳天宗没有清除干净,是故意将这些妖魔鬼怪留下来,淬炼弟子之用。”

神眼观看天地,神识肆无忌惮扫射,百里飞鸿很快就发现,此山隐藏的妖魔鬼怪可不比横断山脉某些区域小。

十万大山之后,穿过最古老的南荒禁地,就能抵达南亚大陆。

所以,自己身处的地方其实离飞元岛很近。

“倒是给我留下了破绽。”

百里飞鸿轻笑。

阴阳天宗的山门无论隐藏多深,但有一点可以确认,绝对不允许妖魔鬼怪跑到自己的山头来放肆。

那些生存在丛林中的妖怪,也不笨,他们会避开阴阳天宗的山门,远远就躲藏起来。

妖魔鬼怪对于普通人类来说是威胁,但是对于宗门弟子来说,却是功勋。

特别是妖兽、妖怪之类,他们的血肉尽管蕴含着妖魔之气。

可却是炼制血气丹之类的材料。

百里飞鸿很快就找到了一片区域。

烟雾氤氲,肉眼难以看清四周。

可在他的神识扫过下,却没有发现任何的妖魔鬼怪痕迹。

没有掩饰自己的血气。

恐怖的血气如血海笼罩他的天穹,他一步一步接近这片区域。

“镇魔司,镇魔巡逻使,百里飞鸿前来拜山,还请阴阳天宗前辈放行。”

声音如雷,带着镇压万物的恐怖天音,在这片区域震荡。



在六道绝音波绝的神通攻击下,这片大地阴阳之气交织四方,天发杀机,地发杀机,人发杀机,尽数锁定百里飞鸿。

浑然无惧,悬空负手而立。

此时的他,已经有资格与任何人对话。

若是阴阳天宗不顾一切想要杀他,百里飞鸿无非就是掠夺这片天地,强行突破武圣。

以他两千多万技能点,将万物归元鼎突破进入第五层,并非难事。

只是,这武圣必定羸弱。

甚至不如自己强行突破武圣境界,更加强大。

他的积累,已经达到了极致。

一身神通已经通神,宗门之人若是初入武圣,都未必是他的对手。

乾坤道人看到师弟进入秘境进行闭关,他松了口气。

百里飞鸿的到来,意图很明显。

阴阳天宗的眼线密布朝廷,他自然知晓百里飞鸿现在想要对付的就是天妒女。

剑圣杜衡是天祖一脉的人,他不适合出面应对百里飞鸿。

“巡逻使,请。”

巨大的阴阳之镜出现百里飞鸿的面前,透过镜子,可以看到一位鹤发童颜的中年男人,也正在打量着他。

两人对视,百里飞鸿身上的血气在咆孝。

而乾坤道人对着这股强大的血气,昂然不动。

显然,百里飞鸿此时的实力,对他没有任何的威胁。

百里飞鸿没有迟疑,一步踏出,跨越阴阳镜子,进入阴阳天宗的山门。

一座山,耸立在天地之间,阴阳本源之气连接天地。

浓郁的天地阴阳元气,让百里飞鸿都感觉到吃惊。

比之他的地心世界的天地元气浓郁十倍有余。

以阴阳山为中心,浩浩荡荡的群山,坐落在云端之上,阴阳氤氲之光笼罩整个虚空,让整个虚空都处于阴阳至理之道下。

再次修炼阴阳神通,必定事倍功半。

就是一根杂草,在阴阳天宗的山门下待久了,未来也会成为阴阳灵草。

可见,这山门的珍贵之处。

比之帝宫,还要珍贵十倍百倍。

洞天福地,顶尖的洞天福地。

百里飞鸿算是见识过了。

同时,心底下也为自己的鲁莽稍有责备自己。

“后学未进百里飞鸿见过乾坤掌教前辈。”

隔着很远,百里飞鸿已经抱拳行礼打招呼,也收起了自己内心的一些狂妄。

真正进入大宗门山门,才明白,从远古时代就出现的宗门流派,是多么恐怖。

阴阳天宗尽管是上古末期才建立,但他们的传承,是继承了古人流派。

真正的源远流长。

“早已听闻百里飞鸿的大名,今日一见,果真是少年英雄,特别是海外对付黑天神教此等危害四方的邪教,让本座也为之叹息,若是我宗门能出现像巡逻使大人你这般的英雄人物,该多好啊。”

乾坤道人笑容如沐春风,显然没有将天阳城发生的冲突放在心上。

像百里飞鸿此等人物,他既然敢来阴阳天宗,必有自己的底气。

而且,这些底气并非来自龙魂刀。

龙魂刀很强,不是他自信的来源。

“乾坤掌教前辈说笑了,贵宗的弟子江东流,东流兄在东滨城可是多次出手相助对付冥府,若说英雄人物,天才人物表率,还是像东流兄这般人物才是。当然,在前辈面前,我们取得的成绩,不值一提。”

百里飞鸿走至乾坤道人的面前。

并未因为对方的强大而胆怯。

“张烈之事,还请巡逻使高抬贵手,这孩子呆在宗门太久了,养了娇贵之气,这次受伤,对他来说也是一个巨大的打击。”

乾坤道人开始进入正题。

“张烈之事好说,不过,我镇魔司死了一位镇守使,总需要交代。”

“两位阴阳天宗的神通主,已经是交代了。”

乾坤道人面容带着笑容,可此话已经带着一丝威胁。

“对镇魔司来说是如此,对我而言,不够。”

百里飞鸿突然明白,站在他身前的老狐狸,已经知道他来的目的。

我想要做的事情有这般明显吗?

若是如此,心魔所说,是否已经觉察我心里的念头。

如此看来,藏书阁内发生的事情,还有我不知道的。

百里飞鸿想到了天妒女,天妒女是去过藏书阁的,她放过了心魔,欲意何为?

如今,却是一目了然。

幸亏眼前这人是乾坤掌教,他才能避免天妒女的预言影响。

换作阴阳天宗其他人,那就另说了。

对方亲自接他入山门,是否也觉察到了某些问题?

“天妒女?”

“对,天妒女。”

百里飞鸿肯定点头。

乾坤道人面色开始凝重道:“尽管本座知道你来天宗所为何事,但还是忍不住问一句,你是如何知道本宗与天妒女有纠缠?”

百里飞鸿没有隐瞒:“元始宫藏书阁第九层,镇压着其弟子修炼始魔心符诞生的心魔,这心魔对我透露了,当年天祖与天妒女之事。”

“以天妒女的做事风格,世间能透露这些秘密的存在,都会被她所消灭。巡逻使不觉得,此时透着诡异吗?”

“天妒女先我一步,踏入元始宫的藏书阁。”

百里飞鸿露出迷人的笑容。

他既然猜到了心魔受到天妒女指使,自然不会对阴阳天宗藏着如此重要的消息。

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

阴阳天宗比自己还要想铲除天妒女。

当年天妒女被天祖所累,破了忘情道心,这倒没有什么,人家天妒女愿意跟随他,并与他相爱。

可是被天妒女知晓天祖是对她下了情花后,以天妒女再好的心态,也要爆炸。

想来,天妒女强忍着对天祖的爱意,并将爱意产生为恨意。

只是,在面对对她种下情花的天祖,她却无可奈何。

情花深种,忘情天书永远都修炼不成。

天妒女的实力,十不存一。

这才是她最恐怖的地方,当年她强大之时,就算是太一道主都要礼让三分。

人仙见她尽低眉。

就是这般强大的人物,因为动了心,活得人不人鬼不鬼。

乾坤道人脑海闪过关于天妒女的信息。

终究不是一个时代的人,乾坤道人只能从宗门所记载去了解此事。

就因为此事,天祖身死,可尸首永不落土为安。

就是阴阳天宗担心天妒女杀上阴阳天宗。

现在听百里飞鸿一说,乾坤道人面色更加难看。

若是让剑圣杜衡与百里飞鸿见面,这一切都会如天妒女所愿。

借刀杀人。

不是阴阳天宗杀了百里飞鸿,就是借助百里飞鸿未来之手灭了阴阳天宗。

仇恨的种子诞生是很容易的。

“借刀杀人?!”

“对,借刀杀人。但我还是来了,顺其自然,不敢忤逆天妒女前辈的意志。”

百里飞鸿尽管这般说话,可脸上的笑容更浓。

“阴阳天宗所有知道天妒女的秘密都记录在书,但,你想要却需要用阴阳圣剑来换。”

乾坤道人面色严肃道。

“成交,不过我要先看书中内容,验证真假。”

百里飞鸿又道:“这是阴阳天宗,我若毁约,想必是走不出这宗门了。”

乾坤道人笑道:“人仙武兵我们天宗也有,而且不是谷梁皇室掠夺走的那种。”

百里飞鸿自然知道。

阴阳天宗以往并不缺人仙。

“武器终究是武器,还是人自身掌握的实力,才是信心的来源。”

乾坤道人五行威胁,并未让百里飞鸿紧张,反而用一句话来反驳对方。

“人仙武兵再强大,也是人族所铸造,自然不能相提并论。”

乾坤道人点点头。

有法相修士降落,将一本精金所铸造的铁书递给掌教乾坤道人。

“只能观阅,不能带走。”

乾坤道人手掌托着,重如山的精金之书悬浮至百里飞鸿的身前。

百里飞鸿点点头,面色严肃开始翻阅这本书。

却见他的眉头紧皱,面色越来越凝重,直至两刻钟后,他翻阅到了最后一页,尚未从书中所描述的天妒女秘密回过神来。

良久,他抬起头,虚空一抓,将阴阳圣剑取出,插入地下,抬手作揖道:“多谢乾坤掌教前辈,晚辈已经得到了自己的答桉,就此告辞。”

乾坤道人却叹道:“巡逻使不妨听本座说一句,天妒女若是能杀死,武宗早已经做了。也不需要以他之死,为大元帝国延命。”

“多谢前辈关心,不过,有一些事情,总需要当面讨一个说法,讨一份公道。”

百里飞鸿转身跨过阴阳镜子,回到了十万大山。

“实力十不存一,就算人仙在世之时,也没有人拿她如何。”

确实棘手。

此时的百里飞鸿,已经开始思考,对方为何不杀死自己?

而是将自己引导来阴阳天宗。

若是她知晓自己看穿了他的把戏,是否会亲自出手,将自己给宰了。

他也知道,为何谷梁皇室会将人仙武兵龙魂刀给他。

因为龙魂刀有斩龙之妙。

而人王殇的人王血,就是因为早年吞食了真龙血而炼成的。

所以,天妒女身上流着的血,拥有真龙血脉。

当然,体内更存在强悍无比的人王血。

所以,龙魂刀只能伤她,并不能杀她。

能从上古活到现在,必定有她长生秘术。

想要杀死她,那就更难了。

当了解到了上古一角隐秘,百里飞鸿有一种错觉,感觉自己生活在末法时代。

真正强者,不是死了,就是离开了。

“真想知道,魔神究竟有多强大?!”

一道虚影,就被十数位武圣追杀,听说到现在都没有将黑天虚影给剿灭。

并不是黑天虚影强大,而是武圣在魔神的面前太弱了。

念及此,百里飞鸿心头再次涌上迫切感。

他现在的实力,在某些人眼内,不上不下。

人仙武兵的强大,也让他对这世界顶尖实力有了一些了解。

真的是很恐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