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复书院,藏书阁。

“可惜了,预言没有实现。”

“嘿嘿,果然,天妒女测算不出他的命。”

“就算能预测到,但修炼了天罡神通逆知未来,同样可以破解这道预言。”

“将逆知未来修炼到了极致的百里飞鸿,也不是任人拿捏的柿子。”

“两位掌握时光玄妙的人对战,除非天妒女亲自出手,否则,她的预言对于百里飞鸿无效。”

“就像东滨城般,亲自下场,手把手将她所预测的未来矫正才行。”

无数黑线汇聚的一团意识,化作虚幻的人影,其面孔不断变化,最后定型在百里飞鸿面容。

“龙魂刀可杀伤如今的天妒女,谷梁皇室就拥有上古人王殇的血脉,他们对人王殇的血脉研究,一直没有停止过。”

“神监司三位宿老,来历很神秘,但瞒不过我原始心魔。”

“他们身上留着谷梁皇血。”

自号原始心魔的家伙,拿出书本,将自己观察到的秘密记录下来。

元复书院藏书阁第九层,才是元始宫真正的核心道藏之地。

所谓始魔心符阴暗面凝聚而成的心魔,不过是元始宫追逐真理秘密的产物。

人心有私欲,私欲诞生的阴暗面,就会隐藏着这人心底最深的秘密。

这就是心灵产生的心魔,特殊心灵波动,会被原始心魔所感应,从而获知这些人心底最深处的秘密。

“天妒女,百里飞鸿,你们终究差了一步。”

“若是打破藏书阁第九层,必定会发现藏书阁第九层的秘密。”

“但人心就是如此,不希望沾染上心魔,所以,你们错失了获取元始宫最大的财富。”

“陈元浮这老家伙,心灵之力强大,至圣至明,看来是想要走出一条至诚心道。他已经看透百里飞鸿的内心,百里飞鸿是不可能将我释放出来的。”

“老奸巨猾,就不怕真心真意投诚天妒女?若我成了天妒女的心魔,必定能破解她心中情花每时每刻诞生的杂念,从而让她的心变得无情。更何况,有我辅助,天妒女就真的一步登天,成就真正的神灵。”

原始心魔的内心如此想着。

“这位大元皇帝有古怪,谷梁靖是我见过隐藏最深的帝皇。”

“若非他身上拥有谷梁血脉,拥有人王血统,我都怀疑他是被古老强大的魔神占据,取而代之。”

原始心魔再次将此事记录下来。

他是元始宫的史官,负责记录人间之事。

元始宫本身不修炼始魔心符,可为了缔造出它,所有元始宫的弟子都开始疯狂修炼始魔心符,催生心魔,吞噬自身内心的负面情绪,净化心灵。

而因为过度摄取心灵阴暗面的力量,将会被原始心魔所吸收。

尽管它的力量不太强,可通过心灵波动,窥探人心的本领,让它成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心魔。

“阴阳天宗与百里飞鸿打不起来,可终究是留下了隐患。陈烈这小伙子,绝对是神人转世,其烈火神珠,若是我没有记错,曾经是远古时代的强大神物。”

“一场冲突,让我终于发现了你。”

“这次冲突之后,这家伙不会在按照阴阳天宗为他设定的路子走下去。他的武功必定进步神速,几年之内成就武圣,不是没有可能。”

“一旦成武圣,烈火神珠真正的威能将会显露无遗,到时候陈烈必报此仇。”

“他有八成的可能被百里飞鸿打死,两成的可能将百里飞鸿焚烧致死。”

原始心魔滴咕道。

“不好说,这家伙透着邪性,给我的感觉,比我更像魔头。”

“所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张烈还是对付不了百里飞鸿。”

“还得看天妒女这疯婆子,才有可能将百里飞鸿打死。”

原始心魔再次做好记录,甚至单独将百里飞鸿事迹写在空白的书籍上。

“不对,这疯婆娘的目标是天柱山。”

“公羊家族的小崽子是疯了吗?”

......

“这就是宗门的底蕴吗?”

“乾坤道人的修为,太高了。”

百里飞鸿的身影显露,分身融合他的身体。

真身自然不会进入阴阳天宗。

若是阴阳天宗真的对自己下死手,也只是损失一部分力量。

真身在外,自然能逃脱。

就是不知道,乾坤道人是否发现了。

回想起脑海中关于天妒女的情报信息,百里飞鸿面色凝重几分。

这次上阴阳天宗,他施展了十次天罡神通逆知未来,结果都不太好。

自己会与阴阳天宗爆发冲突。

但最后,百里飞鸿都想尽办法逃脱,只是今后的日子会很狼狈。

“未来无定,我所看到的未来,只是我命运中的一种可能。”

“但通过逆知未来,我却可以提前预知到很多情报信息,规避很多危险。”

“天妒女的预言能力,与逆知未来很相近,却比我的神通还要强大。”

“所以,所有人都找不到她。”

“除非超越未来,超越她所能看到的未来,才能规避她提前预知危险而逃脱。”

百里飞鸿脑海快速转动,他并未返回阳州省府镇魔司。

通过邓正这位镇守使,他已经知道,被他派遣出去的五位镇守将正在用他们的能力影响大元帝国镇魔司体系,再次掀起了一场灭烟之战。

邓正的死,百里飞鸿只能说一声抱歉。

他想要杀死张烈,就绕不开阴阳天宗。

阴阳天宗为了保住张烈的性命,不惜全面开战。

“剑圣杜衡,会不惜一切杀死我。”

剑圣杜衡的强大,甚至不比公羊刀圣弱。

他们在天龙榜上的排名很靠近。

至于乾坤道人更不用说了,天龙榜上都没有他的名字。

这才是最可怕的。

他的战力已经超越了武圣。

“我的实力还是太弱了。”

“就算找到天妒女,都拿对方没有办法。”

“唯一寄托的希望是龙魂刀。”

百里飞鸿复仇归复仇,却不会将自己的命搭进去。

最好的结果伤了天妒女,而他被天妒女杀死。

“谷梁皇室愿意见到这一幕吧。”

百里飞鸿不屑地道。

谷梁靖这皇帝是想要借他之手,将天妒女打伤,届时,威胁谷梁皇室的人就真的没有了。

百里飞鸿不知道这天地间还有多少古老的存在,可以威胁到谷梁皇室。

目前来看是太一门道主与天妒女。

“海外,其实是最适合我发展的地方。”

就在此时。

天地摇动,地龙翻滚,恐怖的能量爆发。

百里飞鸿面色凝重,看向了中州省府。

此乃中土中心,更有此方天地最高的山峰在中州省。

天龙仪存放的位置,就是中州省的天柱山。

尽管相隔数万里,但恐怖的能量波动,站在南荒边缘的百里飞鸿都能感应到。

轰隆隆。

天地异变,风云变幻,邪恶的意志传递而来,让百里飞鸿面色异常难看。

他能感觉到邪恶气息的强大。

而且不止一道气息,邪恶的气息凝聚在一起,搅动风云,惊天动地,传递至这世界每一寸角落。

如此邪恶强大的气息,百里飞鸿曾经从魔鬼海中恐怖的妖魔身上感受到。

若说在大元帝国内部,那只有鲲鹏妖鬼。

鲲鹏妖鬼被他用万物归元鼎炼化,花费了数个月。

这是从来没有的事情。

“是镇魔塔破碎了吗?”

百里飞鸿心里冒起第一个念头。

但很快就被他抛弃。

不可能是镇魔塔破碎的。

镇魔塔的强大,在书中描述,十位人仙出手攻击镇魔塔,所有攻击未能伤及镇魔塔丝毫。

就在此时。

身后的阴阳天宗,强大得让人畏惧的气息升腾,直冲中州省而去。

乾坤道人出山了!



空中只留下一句:“天柱山封魔地破碎,万魔出世,作乱天下。”

这句话是传递给宗门的宿老听的。

百里飞鸿恰好听到了。

仔细回忆天柱山的资料,大量的书籍信息在脑海中流淌。

“斩天之柱作山,镇压万魔窟,以平中土乱世。”

上古之后,整个人类发生最大的一件事。

任何事情与万魔窟相比,都不足一提。

镇魔司才存在八百年。

而记载天柱山的书籍给出的年份,是一万年前。

人类结束魔神乱世,正是鼎盛之时。

魔鬼海的出现,在魔神尸体上诞生了万般诡异的真魔。

镇魔不死不灭,难以杀死,唯有封印。

故有斩天之柱作山,镇压万魔窟之说。

这万魔窟上被镇压的是最古老的妖魔始祖。

元始宫的藏书阁第八层收集关于天柱山最早来源的信息。

【天龙仪承载人道武运,百家争端,太一门道主迫于压力,将之放置天柱山,结束争端。】

短短的一句话,看起来并没有什么出奇之处。

但百里飞鸿此时品尝,立即发现,为何百家争端的神器,将之放在天柱山上,诸多势力放下成见,甚至派遣人手守护天龙仪?

天柱山存在什么东西,能让诸多势力都为之忌惮,不敢争夺天龙仪?

如今看来,太一门交出天龙仪,将之放在天柱山,是为了加强天柱山的封印。

以天下人道武运配合天柱山,对万魔窟进行封印。

他们放下争端,是因为动了天龙仪,天柱山的封印会出现问题。

【始于血,东滨毁,大元崩!】

万魔窟的出现,是否也与预言有关?

鬼使神差下,百里飞鸿脑海冒出这念头。

自己都被吓了一跳。

万魔窟的出现,若是解决不了这些妖魔始祖的出世,大元帝国内的人根本扛不住这些妖魔的作乱,所带来的恶果。

巡逻使令牌突然闪烁红光,一道文字浮现在百里飞鸿的眼前。

这是镇魔司紧急诏令。

【所有巡逻使,立即赶赴天柱山,镇压妖魔。】

一般巡逻使的紧急诏令,除非到了最危急的时刻,否则,镇魔司不会动用。

百里飞鸿不敢滞留,化作鲲鹏大鸟,卷起飓风,全速奔赴中州省天柱山。

“怎么会这样?”

“怎么会这样?”

公羊羽面色苍白,他明白,若是外人知晓了自己释放的是万魔窟的妖魔,天下人共诛!

“传说中的万魔窟,不是被镇魔塔所镇压吗?”

“为何是天柱山!

!”

“史书上记载的信息误我!”

公羊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宛若天柱的一座山峰,其根部已经糜烂,冲天的妖魔之气正在不断地侵蚀天柱山,而天柱山绽放圣洁光芒的能量,不断地压制住妖魔之气。

“它们骗我!



“我的道心竟然被妖魔所诱惑!”

公羊羽浑身发冷,他没有迟疑,施展神通离开此地。

“都是百里飞鸿,是他破了我的武道之心,才想着释放一些强大、古老的妖魔,对付百里飞鸿。”

可实际上,公羊羽内心深处并不承认是他的骄傲被打破后,内心一直被复仇欲望所支配。

邪雾笼罩天柱山的根本。

天龙仪在转动,一道道武运之龙,呼啸而下,扑向邪雾。

“愚蠢的人类,就喜欢内斗。正好给予吾等的机会。”

赤果身体,浑身惨白皮肤,长相如人类,英俊阴柔的男人发出阴笑。

看向天上的武运之龙,露出不屑的表情。

“孩儿们,去,阻挡武运之龙。”

转身又对着天柱山根部的洞穴道:“诸位,走吧,去迎接我们的时代。”

幻化无形,消失无踪。

而邪物化作无数妖魔鬼怪,前仆后继,不顾生死阻挡武运之龙。

它们如飞蛾扑火。

却为洞穴内的妖魔始祖提供了不少的时间。

天柱山光芒大盛,消灭邪物,万魔窟已经魔去楼空。

漆黑的天空,绽放无尽光芒的天柱山,以及咆孝的天龙仪,最终没有留下万魔窟的妖魔始祖们。

乌云被撕裂,法天象地的身影呈现天空,宛若神只般看着天柱山。

感受天柱山残留的气息。

“天柱山的封印是如何破的?!



乾坤道人的脸色阴沉如铁。

当初宗门为了封印群魔,付出血一般的代价,最终才制造出万魔窟这封印之地,更是深入魔鬼海,斩了天之柱,凝聚成山,将群魔封印。

武运加持......

不对,该死!



乾坤道人面色大变,再看天龙仪,神器暗澹失色。

“太一门道主,动用了天龙仪恢复伤势?”

天柱山曾经被人斩了一刀,根部留下巨大的缺口。

这缺口却是天柱山最为薄弱之处。

“不对,还有太一符诏威能减弱了,此天道封魔阵也随之减弱。”

“缺口处的封印,被人以奇物撞击,内外合击,撕裂了天道封魔阵的一道裂痕。”

镇魔司五老中的天剑老人从天而降,站在天柱山根部,仔细观察,推演着阵法破灭的过程。

在推演中,却遇到了巨大的阻力,让他推演不出过去发生的事情。

当即,面色难看至极。

天妒女!

她预言一切。

东滨城是起因,天柱山失守,必定是受到了东滨城毁灭所致。

但是,东滨城毁灭如何牵连到天柱山的?

大元崩?!

原来预言才刚刚开始。

就算现在杀了天妒女,都于事无补。

可恨,她不只是做命运的观察者,更是命运的干扰者。

乾坤道人怒气冲冲挥动衣袖:“若非太一门道主动用天龙仪,就算天柱山根部这地封印薄弱,以天道封魔阵的威能,困在万魔窟的妖魔始祖根本不可能逃出来。”

一道道武圣的法身降临,默默地看着天柱山守护天龙仪的各派精锐,此时守护天龙仪的精锐们,仿佛陷入了顿悟状态,盘膝修炼,甚至没有发现天柱山镇压的天道封魔阵已经破了。

这些人,甚至不知道天柱山下镇压的就是万魔窟。

越来越多的人赶来,看到天柱山镇压的万魔窟破了,又默默地消失。

这群妖魔始祖尚未完全恢复实力,必定要杀人,滋补自身力量的亏空。

他们身后的家族、宗门,现在都处于被妖魔始祖威胁之下。

逼迫得他们不得不返回家族、宗门,守护着自家,担心被这些妖魔始祖找上门来。

“乾坤道友,如今之计,就是想办法修复天柱山的封印,再将这些妖魔始祖一一收容,将之关押回天柱山,至于将责任推给太一门,于事无补。”

满天的星光坠落,凝聚成人形。

白发长须的道袍老者踏星而来,随着他的出现,星光笼罩这片大地。

神监司三宿老之一星宿老人。

“哼,朝廷统御天下,现在天柱山出了如此大事,封魔事宜,自然由镇魔司负责。”

乾坤道人冷笑说道。

若这些妖魔始祖敢来阴阳天宗,他是不介意将这些妖魔始祖尽数磨灭。

一缕恐怖的武圣血气暴露,至刚至阳至纯,一念间撕碎了星宿老人的星幕,转身踏入天柱山顶部,将阴阳天宗的弟子带走。

宗门内的武圣强者见此,摇头不已。

“事关重大,必须马上上报陛下。”

星宿看了天剑老人一眼,化作星光离开。

乾坤道人的态度,已经表明了宗门的看法。

很显然,他们已经知晓了天妒女的预言。

本以为东滨城毁灭,预言成了笑话,但今天精通天罡神通逆知未来的宗门强者,推演天柱山封印被破之事,却发现了天妒女的阻扰。

让他们意识到,天妒女最后的预言,并非东滨城存在的黄泉之门。

黄泉之门只是幌子。

她看到无数的命运,并出手干预,为的就是这一刻。

天柱山的天道封魔印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