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百里飞鸿来到天柱山,此时的天柱山已经被镇魔司与神监司的人都包围。

“百里巡逻使!”

一位镇魔司总部镇守统领恭敬地走到百里飞鸿的面前。

“天柱山发生了什么事情?我若没有记错,天柱山是划归宗门的地盘,我们朝廷一般不会接近天柱山。”

百里飞鸿严肃道。

“大人,天柱山镇压的群魔出世,各大宗门在天柱山的镇守们陷入闭关状态,至今都没有苏醒。”

南安统领汇报道。

“镇守天柱山的人,可是有法相强者?”

“有的,大人。”

“法相强者参悟天地,就算再入神,心底里对外界都有一份警惕,怎就会陷入顿悟而不知道外界发生何时呢?”

百里飞鸿脸上露出一抹讥讽。

天柱山下镇压群魔的消息,知道的人都不是一般人。

而天柱山上聚集的武道强者,说是守护天柱山,其实就是借助天龙仪的特殊之处,用以修炼。

群魔出世已经造成事实,他们顿悟天地,未必能被人叫醒。

醒来扛这个锅吗?

南安统领沉默。

就算知道真相,那又如何,涉及到了天下宗门,甚至世家氏族。

镇魔司都不敢说破此事。

“一群废物,未来这天下都毁了,天地复归妖魔主宰,等着成为妖魔血食那一天吧。”

百里飞鸿怒骂道。

声音很洪亮,丝毫不严肃。

“这位小友,行为是否过激了?!”

一位两鬓斑白的中年人皱着眉头,似乎对百里飞鸿的话很不满,不由远远就插话道。

百里飞鸿眉毛一挑:“轮到你插嘴了吗?”

本身就一肚子火的他,顿时心态爆炸。

“哼,天柱山群魔出世,首当其次责任就是你们镇魔司......”

中年人尚未说完。

他已经被一巴掌扇飞数百米。

“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但在我面前,没叫你说话,就不要出声。”

百里飞鸿一挥衣袖,也不再看对方一眼,施展神通,消失无踪。

“你......”

神监司的统领面色阴沉。

脸上火辣辣的痛楚传来,无数双眼睛盯着,奇耻大辱啊。

百里飞鸿如何不知道对方是神监司的人。

但洞察天下之机,正是神监司的职责。

天柱山出现如此大的问题,神监司没有觉察到,只能说明一个问题,新皇登基,神监司的人心思都放在争权夺利上。

听说,朝中大臣再次提议新皇,削弱镇魔司的权柄。

并以东滨城被毁灭为借口。

神监司若是背后没有推波助澜,百里飞鸿说什么都不相信。

“群魔出世,也罢,这次不镇压你们。”

“我要将你们全吞了。”

朝廷的事儿,还是燕飞都督传给自己的消息。

东滨城能有今天,回想起来,都是在为神监司擦屁股。

没有黄泉之门这趟子事,东滨城根本不会被天妒女给盯上。

第二代监正,绝代天骄?

百里飞鸿越想越怒。

这大元帝国都烂到根子了。

被一个女人牵着鼻子走不说,天天在玩阴谋。

“当这天下的老百姓都是什么?”

“镇魔司的宗旨,斩妖除魔,守卫百姓。”

“我们在拼命地镇魔,你们都在拼命地释放魔头。”

阴寒着脸的百里飞鸿,根本不理会身后的神监司统领在叫嚣。

他知道自己现在的行为有点撒气。

但他也是人,不是神,更不愿意做什么圣人。

两百多万人死在他的面前,他内心一直承受巨大的压力。

现在好了,天柱山群魔出世,都是天下妖魔始祖级的存在。

以他对这些妖魔的品性,杀人放火,家常便饭。

屠城灭族,也不过是一时兴起,随手就做了。

不要提什么道德约束。

这世道就是天大地大老子最大。

拳头说话的时代。

大元帝国所建立的社会秩序,在他的眼内早已经崩溃了。

不要跟他说什么皇帝英明。

当皇帝只是想要获取更多的权力,更多的资源,去打破诅咒,让自己长生不死,成为永恒皇帝。

帝都。

大元宝殿。

此时满朝文武大臣,群情汹涌,叫嚣着镇魔司的特权太大,若在不削弱就尾大不掉。

司马彦站在朝中,神游天外。

内心充满着无奈。

这些年,镇魔司的力量是一落千丈。

除了天守帅府不断地从镇魔司中抽调精锐,任职为天守将。

镇魔司除了镇魔五老外,其实已经没人可用。

如今出了一位百里飞鸿,现在又被朝中大臣盯上了。

皆因为皇上将人仙武兵赐予百里飞鸿。

在朝中势力的眼内,这就是新皇准备加强镇魔司的权柄。

道宗皇帝端坐在龙椅上,看着下方的大臣,他们内心想什么,其实都瞒不过自己。

他轻皱眉头,他曾经领军打仗,自然明白镇魔司的职责,若没有这些特权,天下妖魔必定横行,百姓不得安宁。

他确实有强化镇魔司,将镇魔司与天守帅府合并的念头。

可只是想法,何曾想到,这群老奸巨猾的狐狸,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听到了风声,突然对镇魔司发难。

“司马爱卿,诸位大臣所言,你意下如何?”

道宗皇帝突然看向司马彦道。

“臣觉得诸位大人说的都是至理,如今巡捕司建立多年,其规模已经成熟。臣认为现在解散镇魔司,撤销镇魔司,将诸位大人所言在省州县的镇魔司权利归于地方。”

司马彦拱手说道。

道宗皇帝很意外地看向司马彦。

朝中大臣,也显得沉默,诡异地看向司马彦。

仿佛在说,这家伙不按理出牌,你叫苦几句,剥夺一些镇魔司权利出来,我们也不追究了。

为何要撤销镇魔司?

却有内阁大臣面色微变。

天下妖魔之祸,一直是大元帝国心腹大患。

成立镇魔司,就是为了斩妖除魔,还人间清净。

若是撤销镇魔司?谁来斩妖除魔?

神监司?还是天守帅府?难不成交给巡捕司?

“司马爱卿,此等气话就不要再提了,镇魔司的建立是由太祖所设,至今八百年,守护天下百姓一片安宁,斩妖除魔若是没有镇魔司,爱卿是想要朝中大臣跑向民间,斩妖除魔不成?”

此言一出,顿时朝中大臣不再说话。

若真的撤销了镇魔司,谁来接着烂摊子。

神监司?

神监司若是接了镇魔司的活儿,神监司的势力比镇魔司还要大。

能站在这儿的人都是人精,立即明白其中利害。

得了,镇魔司的脏活,没有人接手,顿时没气了。

司马彦却默默一笑,不再说话。

道宗皇帝正想要说什么,突然,天地巨震。

却见他的心间升腾起一股黑气,群魔幻象丛生。

金龙悲吟。

朝中大臣,无不面色大变。

仿佛心间蔓延一股邪气。

“退朝。”

道宗皇帝面色阴沉,也不管朝中大臣的反应,独自离开。

大元帝国的山河气运被冲击。

魔气冲天,乌云盖顶。

再想合道气运,观照山河,眼睛却被邪雾所遮掩,再也看不清天下。

此刻的天地,比之太一符诏威能巅峰之时,对谷梁皇室的影响更大。

司马彦沉着气,并没有立即过问此事。

事情已经发生了,该如何处理才是大事。

“太一门道主,天妒女,就不能让朕安心修养几年吗?”

谷梁靖登基不久,可坐上这位置后,才发现皇位的束缚太多了。

就算他有通天之能,也只能小心翼翼地护住这片山河。

很快,天剑老人传来消息。

“天柱山镇压了上古之后诞生的妖魔始祖,如今尽数出世了?”

谷梁靖心境已达武圣巅峰,也为这消息感到震惊。

群魔出世,必定召集天地妖魔,掀起无限的风暴。

更恐怖的是,镇压的群魔数量多少,这些妖魔始祖的实力究竟有多强,他一无所知。

如此无力感,实属首次。

这让一心渴望进行变革,将大元帝国重回巅峰的他,惨遭巨大的打击。

在他的感应中,天下各地,无不被妖魔之气蔓延。

如今大元版图,除了帝都之外,就只有海外还算清明。

“对了,百里飞鸿。”

谷梁靖站起来,立即招来太监,准备笔墨。

......

脱下镇魔司的衣服,将令牌收入乾坤鼎内,百里飞鸿扛着血海长刀,穿着便衣,手里拿着罗盘,开始踏上镇魔道路。

“先除恶,再清场。”

天下三十六省,州府数百,若是想要将天下妖魔铲除,这是一段很漫长的时间。

东洲省府。

再次回归南山县的百里飞鸿,面色极为难看。

当初倭寇来袭,南山县众志长城,抵挡倭寇侵略。

而此时,南山县寂静无人。

邪雾笼罩此地,繁华的县城,仿佛一夜间消失无踪般。

妖魔邪气。

其浓烈程度,已经超出百里飞鸿接触过所有妖魔。

行走在街道上,寒风萧瑟。

扛着刀走进南山县的百里飞鸿,立即感受到无数对邪恶的目光盯着他。

绿油油的眸光,阴冷邪恶,贪婪地盯着他的血肉。

血海长刀垂落。

“只是路过吗?”

“随手将全县城的人的血肉吞食,再以妖魔之气沾染驱赶,制造出来的尸魔。”

百里飞鸿双眸微微发红。

天下惨景,才刚刚开始。

群魔出世才多久,更可怕的是南山县发生如此大的事情,东洲省府镇魔司都不曾觉察到妖魔之气的爆发,感受到这股邪恶到极致的气息。

这妖魔掌握了神通。

不是一般的神通。

比之魔鬼海内遇到的古老妖魔,甚至更加狡猾。

“大量制造尸魔,引发混乱,从而延迟人族追杀你的时间与步伐,通过大量的杀戮人类,恢复自身的力量。”

简陋的计谋,却是最有效的。

“大元崩!”

“将大元帝国的人都杀了,如何不崩坏?”

“可笑,天真,以自身的角度去看妖魔。”

“它们是没有人性的,等天下人口都被屠光了,这世界也就玩完了。”

邪雾中绿眼尸魔向着百里飞鸿围了起来。

只是觉得眼前这块唐僧肉,就是有点唠叨。

气血释放,瞬间笼罩这片土地。

恐怖的血气,所到之处,尸魔化为飞灰。

邪雾消散,整个南山县城都变得异常干净。

只是,人灭城空。

肩扛刀,继续出发。

本以为回到了东滨城,只是不愿意看到东滨地域上再出现任何的风波与灾难。

结果,给予百里飞鸿迎头一棒。

群魔出世,只要有人的地方,就不会有安全之地。

神识当空,笼罩这片大地,妖魔之气在各地蔓延。

不少武道修炼者开始反击,可是他们面对的是一尊妖魔始祖的妖魔本源之气幻化的邪魔。

如何是他们的对手?

“血镇山河!”

百里飞鸿也不再理会是不是打草惊蛇,直接将血气释放到极致,血气如龙,笼罩大半个东洲省府。

一念之间,将血气笼罩的地狱被的妖魔尽数净化。

可始终没有找到那一尊隐藏起来的妖魔始祖。

它们似乎找到克制血气对它们伤害的办法了。

“将一群高智慧的妖魔始祖关在一起一万年,这是逼着它们讨论研究对付人类吗?”

百里飞鸿心里怒骂。

无视血气,就是最大的改变。

望了眼,增加的数千万技能点,百里飞鸿没有喜悦,更多的是悲伤。

妖魔越多,人类非正常死亡的人就越多。

吞噬天地元气,炼化为元鼎母气,恢复自己消耗的血元。

百里飞鸿没有停留,既然你不出来,那我就以血气洗地,将大元帝国的境内,以血气一遍又一遍地覆盖这方天地。

以镇守血将的手段镇魔,尽可能保护人类。

东洲省府、阳州省府、中州省福、乾州省府、兴洲省府、兖州省府......

天下三十六省府,鲲鹏巨影悬空,血气不断地移动,速度有多快,覆盖的范围又有多广。

半个月时间,百里飞鸿硬是靠着自己血元雄厚,元鼎母气不断地支持,将大元帝国的版图洗了一遍。

血镇山河!

隐隐中这门神通开始出现蜕变。

而百里飞鸿的技能点已经积累高达十二亿之多。

他并未成圣,可武圣之道的桎梏,在他眼前已经消失。

一番极限操作,突破二十三层血炼层次,踏足二十四炼血。

伪人王血脉被他释放到极致。

鲲鹏展翅,人王巡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