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干什么?”

谷梁靖面色阴沉到极致。

这半月时间,大元帝国被血镇山河神通所笼罩。

从不停歇,一遍又一遍。

大元帝国比百里飞鸿血气强大的人有之,可比他血气雄厚的人,却是没有。

仿佛血气用不完般,将大元帝国洗了一遍又一遍。

作为大元帝国的皇帝,谷梁靖能感受到血气中带有的一股威严,就算谷梁皇室的血统,窥觑了上古人王殇的人王血,都不曾有百里飞鸿的血气纯净。

没有人回答谷梁靖。

因为,他们都猜测不到百里飞鸿这般取死之道,究竟是为什么。

如此极限般释放血镇山河这门血炼神通,这是在消耗自身的精血,对身体本源将会造成极大的亏空。

就算是武圣都不敢这般做。

因为,血气关联着一个人的生命本源,生命本源关联着人的寿命。

“当自己是人王吗?鲲鹏悬空,人王巡天?”

声音中带着强烈的杀机。

谷梁靖本身就是皇位不稳,尽管他已经成就武圣,更是融合了大元国运。

可是受到了天柱山群魔出世的影响,他从完全合道大元国运,已经下滑至只能发挥出五成的威势。

百里飞鸿血气清洗天下,镇压天下妖魔,铲除了大元境内危害百姓的妖魔鬼怪,天下百姓看在眼内。

甚至,不少百姓,已经当百里飞鸿为大元帝国的守护神。

如此声望,短短半个月时间,让百里飞鸿的声望达到了大元帝国巅峰,甚至超越大元帝国任何一位存在。

天意民心,人心所向,即可封神

此时大元天地,从没有这般纯净。

天地异象翻滚,浊气下沉,清气上升,天地元气显化,仿佛万象更新般,一扫阴霾,乾坤朗朗。

真正让谷梁靖这位道宗皇帝愤怒的是,大元帝国的国运随着人心所向,权柄向着百里飞鸿转移。

若是继续下去,天地人共认,百里飞鸿甚至复制古之人王,一跃成为天下共主。

此番变幻,让宗门、世家大族、谷梁皇室都为之震撼。

可感悟最深、受伤最深的却是新帝登位的谷梁靖。

甚至生出一丝恐慌。

此时,百里飞鸿声望如虹,他却不敢亲自出手对付百里飞鸿。

他心中有一种明悟,一旦出手,谷梁皇室以人王殇凝聚的人道气运将会消散,持续八百年的大运气数将在他的手中断绝。

“这天道何其不公!

!”

谷梁靖悠悠道。

大元宝殿下,却没人应答。

“传令百里飞鸿,让他返回帝都。”

谷梁靖一字一顿,声音震荡宝殿,口含天宪的他,声音带着一股不可忤逆的意志。

“遵命!”

司马彦低着头,不敢直视道宗。

莫说是道宗皇帝感受到了威胁,就算是他们这些修为达到了法相境界的存在,都能感受到天地在发生改变。

这番改变,让天地全变了。

以往修炼天罡神通逆知未来,尚可观看未来某些片段。

可现在想要观看天地,却是发现,近乎不可能。

并非天机混乱,而是天地法则隐匿,天地意志阻挡他们窥探。

人与天之间的距离更远了。

天道权柄在加强,可却变得不可控。

甚至,想要主宰天道权柄,都变得不可能。

对于他们来说,这是好事。

太一门把持天道大运,以人之意志,默默影响天地运转。

可太一符诏威能衰减,甚至被天地所同化,太一道主再想通过太一符诏掌控天道,已经不可能。

所以,百里飞鸿所作所为,谷梁皇室并未出手阻止。

太一符诏是悬挂在谷梁皇室头顶上的天道之剑。

诅咒还在,但他们却能感觉到,寿元的极限已经被打破。

唯一倒霉的却是人间天子。

帝位者命不过百,已成了铁律。

“这就是道宗皇帝愤怒的原因吧。若是按照他的计划,帝位者命不可百,已经见到了打破的希望,如今这一丝希望,再次破灭。”

“一旦太一符诏被天道所吞噬,受伤的人只有天下的皇帝与道主。”

乾坤道人大笑起来。

“天机不可测,天机不可测。”

“以往的天道,就是婊子,谁都想睡一睡,现在好了,大家都掌控不了,处于同一条起跑线上。”

“仙机浮现。”

“人间不可成仙,已然见到了希望。”

“只是天道已变,这人仙之道,却也随之改变。”

难道这就是一直在流传的大变革?

而非所谓的格物之道?

乾坤道人作为阴阳天宗的掌教,他知道很多秘密。

其中,宗门曾经联手推演,未来百年将会是格物之道横行。

天地即将进入末法时代。

魔鬼海会吞噬一切的天地元气。

到时候,武者们将不会从天地再能吸纳一分一毫的天地元气。

而炼金、炼器等手段,也会改变,成为格物之道。

世界将渐渐地失去灵性,从巅峰时期走向衰败。

人类到最后将会灭绝。

格物之道将会是人类唯一的希望。

所以,这些年来人间的改变,是很多大势力默许的。

冥府万载寻找黄泉之门,不单纯是为了永生,而是摆脱这世界,逃离这世界。

这些年来宗门一直对冥府追杀,却没有赶尽杀绝,就是逼迫他们更努力地寻找黄泉之门。

当黄泉之门出现那一刻,很多已经等不及的人,踏上了黄泉之门。

“所以,很多悲剧,其实早已经默许的了。”

大元帝国这些年来,对民间进行禁止练武。

其实就是减少大元帝国的人吸纳天地元气,拖延天地元气的衰减速度。

今日之间,天地万象更新,仿佛在暗黑中洞穿了一道光。

“天柱山的妖魔始祖们必须死。”

“它们已经没有利用价值了。”

“若是清除妖魔,清除天下妖魔之气,就能推助天地的复苏,这些妖魔也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同时,乾坤道人明白,似乎没有必要在留下人间皇朝。

“太一道主是否已经预知了天地即将复苏的消息?”

“上古人王殇之死,可是跟太一门有关系呢。”

乾坤道人露出一丝冷笑。

其实太一门看似高高在上,可他却知道,万魔窟就是太一门所建造,天柱山也是太一门天道封魔剑所斩断天地之梁柱,将之形成天柱山镇压群魔。

天柱山的妖魔始祖不死绝,天下妖魔就会不断生长。

因为,这些妖魔始祖都是被杀死的魔神,以自身为养分,降下的诅咒催生出来的。

它们代表着这世界的极恶。

人类全盛时期,连魔神都能杀死,岂能杀死不了这些妖魔始祖?

无非是为了制造人族之祸,让人族不在安逸中丧失斗志。

但真正的目的,乾坤道人现在已经猜测到,魔鬼海的出现,正在快速吞噬这世界。

而宗门为了保持未来一直高高在上的地位,允许妖魔的存在,没有选择杀死妖魔始祖,而是将他们永镇天柱山。

为了拖延这世界毁灭的速度,对人口进行控制,是极好的办法。

这办法也可以确保,他们这些修炼者未来的利益。

当然,这些策略,都是在魔神诅咒下,才做出的一条符合人族不被灭绝的策略。

乾坤道人如此想着。

他看了很多宗门留下来的绝密档桉。

这些绝密档桉,只有掌教才能看。

以此保证宗门在做出道路选择时候,掌舵人不会行差踏错。

结合绝密档桉,仔细推敲,乾坤道人才得到了这答桉。

“这次天柱山群魔被释放,是多方面造成的因素。但百里飞鸿这傻小子,以血气清洗天地,竟然让天地重换生机,却给我们多了一条路的选择。”

“可惜,谷梁皇室必杀他。”

“天纵奇才,天妒英才啊。”

乾坤道人叹息道。

为这千古以来,诞生出来的第一天才感到可惜。

他恐怖的武道天赋,比之古人王,丝毫不差。

让他继续活着,未来真的可能诞生一位天下共主。

谷梁皇室不会放过他,宗门不会让他活着。

当年,谷梁皇室马踏江湖,灭了很多门派。

这些都是被他们允许的所作所为。

这些门派并不知晓背后的真相。

他们的存在,威胁了宗门大派,同时,也在加速天地的衰败。

所以,他们及身后的宗门,都必须被灭掉。

谷梁皇室也未被天下宗门联手共诛。

但百里飞鸿不同,他以二十四炼血,就达到了人族血脉返祖阶段。

若真被他凝聚出人王血脉,任何一位人族在它面前都会被他所压制。

加上他的血气太过雄厚了,古往今来,多少血炼者与他同境界时候,连他十分之一都不及。

“他是将镇魔六道经修炼到了极致。”

“血元功尽管玄妙,却不能让他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凝聚出这一身血气。上次我见他,已经有所怀疑,百里飞鸿身上有古怪。”

“他的功法更古怪,以镇魔六道经为根基,创造出了一门全新的功法?”

乾坤道人都被自己的想法吓住了。

阴阳天宗的功法,是一代代人的传承,直到阴阳老祖才悟透阴阳之妙,将之阴阳参悟至大成。

后来天地巨变,阴阳天宗的功法不得不再次做出修改,以符合当世环境,给予弟子修炼。

“别人怎么做,我不管。”

“但阴阳天宗绝对不会对百里飞鸿出手。”

乾坤道人立即下达禁令,不允许与百里飞鸿发生冲突。

天妒女的存在,对谷梁皇室是威胁,可若是让天妒女在毁灭谷梁皇室与阴阳天宗之间做选择,她绝对会毫不犹豫灭了阴阳天宗。

“天祖你老人家,骗了人家就骗了,为何手段如此渣呢?将她收入屋内,金屋藏娇不就行了吗?”

乾坤道人摇了摇头。

这位老祖在情感处理手段上太过低劣了。

“这不是累人累己?”

“到现在你的尸骸,还藏在山门大石内,就是预防天妒女潜入山门。”

只要天祖的尸骨还在,天妒女绝不会踏入阴阳山半步。

因为她体内的情花尚未清除。

百里飞鸿再次回到了东滨城原址。

上古玄冰女寒素的神通尚未解除,百里飞鸿也不准备将这片海域复原。

“天罡神通:斡旋造化。”

虚空一握,神通造物,凝聚天地元气,以百里飞鸿为中心,凭空幻化出一座院子。

正是他在东滨城的家。

他拿出一件炼金物品。

斩妖除魔,血气镇压天下,同时也收集了不少奇珍异宝。

以此奇珍异宝,百里飞鸿创造出了这件奇物。

它叫滨虚!

“还没有完成。”

“一旦完成了,我将从虚幻中缔造世界。”

人仙之道,名曰开天。

这些时日,他对地心世界的研究,终于找到了一丝人为的痕迹。

顿时让他明白,承载黑天石碑的地心世界,其实是一件人仙武兵。

不对,不能称之为人仙武兵。

而是开天奇物!

“也只有开天境缔造出来的物品,才能克制魔神的物品。”

默默地望了眼,技能之书上提高到第十八级的炼金术。

比之飞元岛时候强大太多了。

追求真理的道路上,他更加接近了真理。

突然间,百里飞鸿抬起头,停止了利用神通昌盛街。

冰面上,出现的残缺街道,唯一完整的却是他的小院子。

毕竟,这是他来到这世界,买下来的第一栋房产。

也算是他的家了。

“贵客远来,若不嫌弃,可到寒舍,喝杯热茶。”

百里飞鸿轻声说道。

身穿黑蓝色蟒袍服的林公公,从云中缓缓走来,手持拂尘,满含笑意。

这次没有携带天守将,而是他独自一人而来。

“百里大人可记得洒家?”

“林公公身份尊贵,可是宫里的天使,飞鸿岂敢忘记。”

百里飞鸿一挥衣袖,院子上出现茶桌,水已经煮开。

取出顶尖的灵茶,开始泡起来。

“只是不曾想到林公公的修为通天,已是顶尖的武圣。”

百里飞鸿惊叹道。

“洒家自小入了宫里,倒是有几分习武的天资,后被宗人府教授武艺,这一练就是三百年,伺候了五位圣人。”林公公面带微笑,也不客气,坐在百里飞鸿的对面,“见过很多豪杰的崛起,也见过诸位家族的圣者,接触不少宗门的武圣。可他们有一些人比洒家强大,可也没有让洒家服气。”

“唯独百里大人,是洒家见过诸多英雄豪杰中,最为天才的一人,未来前途无限。”

林公公赞叹道。

“林公公却是高看我,飞鸿在公公面前,哪敢称为天才。”

百里飞鸿为林公公沏茶。

“此灵茶却是飞元岛内一处灵泉边所长,我离开飞元岛时候,摘了些许,一直啥不得喝,今日公公有口福了。”

林公公端起茶杯,小抿一口。

“清心提神,洗涤灵魂,却是天下少有珍宝。”

尽管是天下少有的珍宝,可在林公公面前,并不是什么值得显摆的宝物。

谷梁皇室坐拥天下,而林公公一直是大内总管,什么灵物没有品尝过。

“不知公公此次前来所为何事?”

百里飞鸿如何听不出来,只是一笑而过,并未放在心上。

“当初圣上将龙魂刀给百里大人斩杀妖女天妒,为这满城冤魂报仇,可大人似乎却不焦急,大元境内到处跑,这龙魂刀放在百里大人身上,也是浪费了。”

林公公将茶杯放下,静静地看着百里飞鸿,属于顶尖武圣的威压,透过他的双眸,传递到他的心里。

百里飞鸿却未受影响,龙魂刀是人仙武兵,其威力之大,一刀就噼了武圣法身。

现在林公公的意思就是让他交出龙魂刀。

百里飞鸿没有回应。

修为到达他这般地步,心已经通明,皇室这是想要杀他。

以前他是最好的执刀人,现在这把刀已经威胁到了谷梁皇室的地位,首先就是将他这位执刀人的刀先收回来。

“公公,你看我这人聪明还是愚蠢?”

百里飞鸿将茶杯放下,看着林公公问道。

“百里大人说笑了,你自然是聪明人。”

林公公笑容渐渐收敛:“可若是做错事,聪明反被聪明误,那就是愚蠢至极。”

“若说这天下人最聪明的还是圣上,你看前太子,再看前十八皇子,都是一等一的聪明人,却死的不明不白。”

林公公眼神渐渐凌厉:“百里大人,此话莫要提,否则,就真的没有人救得了你。”

“听说刺杀十八皇子的诸葛青龙在帝都城外自杀,自杀的屠神匕首,被镇魔司所得,三天后被送入宫里了。你说一个人是多愚蠢,才会做出自杀此等傻事。”

百里飞鸿毫不退让,望着林公公的双眸,两人之间,恐怖的武道意志正在交锋。

“百里大人想要说什么?”

“镇魔司给我薪酬,我为镇魔司努力工作,就是这么简单。”

百里飞鸿嘴角轻勾,收回了武道意志,丝毫不理会林公公阴冷如蛇般眼神。

林公公深吸口气,叹道:“看来百里大人不只是走错路,连这心都入魔了。”

“我为镇魔人,可我从不认为自己所做之事,是成圣之道,因为我明白,只有成为天下最大的魔,才能镇压天下妖魔。”

百里飞鸿悠然而道,心中所想,却不隐瞒。

“再问林公公一个问题,什么是妖魔?若妖魔杀了一个人,而另一个人杀了一个人,他们是否同等罪恶?”

林公公沉默良久,深深地看了百里飞鸿一眼:“百里大人好自为之。”

“不送,慢走。”

百里飞鸿耸耸肩,悠然自在地喝着茶,这灵茶是好东西,才一泡,不要浪费。

真是可笑。

收我刀,又给我机会当狗?

真以为人人都是诸葛青龙。

龙魂刀既然落在自己的手里,岂有归还之说?

更何况,拿了我也不欠谷梁皇室什么。

自古以来,能为大元帝国开疆扩土的人有多少?

这刀既然到了我的手,那就是我的。

就算我不用,你也休想拿回去。

百里飞鸿沉思着,看来自己血气清洗天地,已经触及了很多人的利益。

突然间,他怀疑天下妖魔的存在。

以谷梁皇室、宗门强者的实力,血炼之道尽管难修,可若是一方势力培养一位血炼者,达到镇守血将的程度,大抵上天下将没有妖魔生存的空间。

可是,镇魔司的镇守血将都被调任至帝都,镇守帝都去了。

“万民人抬人,步步高升,成了万人之上;而万民之上,人踩人,一梯踩一梯,就成了贱民。”

百里飞鸿脑海浮现这句话。

无非阶级二字。

任何社会都存在,只是自己身处于奇特的世界,特权附加了强大的拳头罢了。

没有什么好感叹的。

当初见道宗,不过是弱小。

如今,决定不再苟活。

都是有手有脚的人,谁又怕谁?

跳出仇恨,跳出东滨城,再看东滨城被毁灭。

就真的怪罪天妒女?

她是凶手,这是事实。

但天妒女已经明牌打出,告诉谷梁皇室,东滨城要毁灭。

却派了一位柔弱女子过来守卫数百万人的生命安危。

若论过错,谁错误最大?

若谷梁皇室动用底蕴,守卫东滨城,所谓的预言就是笑话。

“多想无益,还寻思着,安静数天,再去挖地三尺,将妖魔始祖们都找出来,将它们一一打死,结果功高盖主,惹来了皇帝的猜忌。”

“也罢,离开了镇魔司,我也能做一个镇魔人。”

“从今往后,守的是百姓之土,而非君王之土;镇的是百姓之魔,而非皮囊之魔。”

人活着总要做一些事情,不能摆烂。

至于大元帝国,谷梁皇室,不喜就不喜。

无非就是打打杀杀,又不是谈情说爱,何须忧心。

林公公离开却没有离开东洲省府,而是来到了太守府上。

此时的他,面色阴沉如水。

东洲省府太守恭敬地站在一旁,大气不敢出。

“林公公,可是要回了龙魂刀?”

坐在林公公身边的,却是一位中年人,他慢悠悠地喝着茶,丝毫没有顾忌林公公的身份。

作为东洲省府顶级的世家氏族,曾与太祖一同共打天下。

只是当时的他,还没有这般修为,在太祖麾下只是一位法相境的将领。

后来人仙离开,他修成了武圣,一跃成为大元帝国的顶级家族。

“列国公,我禀明圣上,圣上旨意,这人仙武兵谁若是能拿走,就归谁所有。”

林公公澹澹说道。

列国公周东海大笑道:“如此,本将就笑纳了。”

“那可要快,毕竟,这消息瞒不住,已经通传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