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公公道:“人仙武兵非比寻常,列国公还是小心为妙。”

列国公周东海却自信满满道:“人仙武兵终究只是一把兵器,只是拥有部分人仙的威能。就算是武圣持有,也不能持续爆发出人仙武兵的威能。毕竟龙魂刀需要的力量,并非是血气,而是元气、法力。”

百里飞鸿持续暴血半月,血气如骄阳,笼罩大元帝国每一寸地方。

清除妖魔无数,但在列国公眼内,尽管自己不是血炼者,可血气并不差。

八百年的修持,血气没有增进,甚至衰弱不少,可成就武圣并非是完全看血气,而是看境界,看神通,看掌握的天地法则。

百里飞鸿再天才,他能达到法相境,已经是人中龙凤,不可能体内积累的元气比他这位老牌武圣还强大。

林公公笑笑不语,他的神识、武道意志与百里飞鸿在短暂地接触时有过交锋。

但以他的实力,并未占据优势。

传闻,百里飞鸿极有可能将镇魔六道经记载的所有神通都修炼完成。

镇魔六道经上有一道无上神通,三道极道神通。

若是将神通修炼至七层以上,爆发出来的威能,堪比武圣。

神通是最难修炼的法门。

很多顶尖的武圣,也只是将一道神通修炼到九阶。

能将无上神功修炼到高段,都是最顶尖的武圣。

列国公周东海就是顶尖的武圣。

他血气尽管衰弱,可是在是武道修为上,却已经达到了武圣的巅峰。

更是将一道无上神功修持至第七重天。

这也是他的底气来源。

“公公,若是不介意,本将军暂行告退了。”

列国公周东海起身,脸带笑容,一步跨出太守府。

太守微弓着腰,走到林公公身前。

“天使,列国公真的能将百里飞鸿拿下来?”

“拿不拿下来,其实不重要,重要的是他能消耗百里飞鸿的实力,龙魂刀乃是天地间最强大杀伤力的武器之一,圣上将他赐予百里飞鸿持有,是看得出天妒女必定要杀他,所以将龙魂刀给他防身。”

林公公的防身之说,东洲太守并不相信。

君子藏器,伺机而动。

圣上真正的目的应该是重伤天妒女。

以百里飞鸿法相境界,瞬间爆发龙魂刀的威力,是可以重伤天妒女。

龙魂刀落在谷梁皇室很久,他们自然对龙魂刀有所研究。

“却不曾想到百里飞鸿天生反骨,想要从他手里拿回龙魂刀,已经是不可能。如今,百里飞鸿铸造功德金身,皇室不能动他,只能是其他武圣出手。”

林公公叹道。

若是谷梁皇室能出手对付百里飞鸿,也不需要害怕龙魂刀了。

谷梁皇室可是有其他人仙武兵,足足十七把人仙武兵。

只需要派遣两位武圣,手持人仙武兵出手,百里飞鸿就算有人仙武兵在手,也只有死路一条。

“天下百姓,吟唱百里飞鸿的功德,他只能死后封神。”

林公公脸上闪过一丝阴霾。

功德之说,虚无缥缈。

但是气运之说,皇室却是清楚。

一个人得到了天下百姓的人心,他一言一行都会影响到谷梁皇室对大元帝国的统治。

东洲省府太守默默不说话,涉及到的战争,已经超出了他的能力范围之外。

若是介入进行,说错话,丢了乌纱帽事小,脑袋分家才是大事。

“好了,不用陪洒家,你去忙,洒家就在这里静候好消息。”

列国公周东海手持铜锤,宛若一尊神灵般,腾云驾雾,来到了东滨城原址。

此地已经被冰封,身在云端处,俯瞰而下,将天妒女的一掌完全看得清楚。

此等威能,让列国公周东海心寒。

天妒女绝对是当今世上,除了太一道主之外最强的人。

若非她的实力受损,人仙再世,在她面前都抬不起头。

上古人王殇之女,其天资恐怖,甚至不逊色她父亲。

列国公周东海是知道这位奇女子为何叫做天妒女。

她拥有连天道都妒忌的天赋资质。

若是天地环境处于巅峰时期,她甚至有希望超越其父。

在人族漫长的抗争史中,人王代表着天下共主,更代表着一个境界,一个能抗衡魔神的境界。

如今的武道强者追逐的是成为人仙,而三古时期,人仙追逐的武道巅峰却是人王,甚至是魔神。

人王只是媲美魔神,但魔神也有强与弱。

顶尖的魔神,根本不是人类能对抗的。

只是他们对此界并不感兴趣,人类才能成功将此界的魔神赶出去,或者杀死。

玄冰状态的五指形状海域,其中心处,却出现了碍眼的建筑。

“真是破坏了此地的美景。”

列国公周东海不屑地道,扛着铜锤,从天而降。

落在不完整的街道上,此街道唯一完整的地方,就是百里飞鸿的小院子。

“低劣的神通手段,神通就是神通,并不能将原来的东滨城给恢复过来。”

院子内的百里飞鸿将茶杯放下,他知道会有武圣来杀他,却不曾想到竟然是东洲省府坐镇的武圣。

列国公周东海。

这位武圣也算是传奇人物。

他真正崛起的时候,是高宗皇帝下达马踏江湖的时候,这家伙是先锋将军。

当年多少小门小派,都丧命在他的铜锤之下。

一锤砸下,天翻地覆。

整个山门都犁平,山门内的所有人,都被他瞬间杀死。

百里飞鸿曾经在东滨城镇魔司的藏书阁看过关于他的传记。

威压如山,充塞天地之间。

空气中仿佛十万大山压来,恐怖的威压,能将整个玄冰海域都压碎。

顶尖的武圣意志,将虚空都封锁,隔绝了百里飞鸿施展神通遁走的可能性。

“神通从来都不低劣,列国公是在说我的神通水平低吧。”

百里飞鸿缓缓站起身,施展神通血镇山河,凝聚无边血气。

同时,体内的不败金身,与血气相结合,将血气渲染成为万道金光。

而百里飞鸿就像天上的骄阳,冉冉升起,恐怖的血气在神通加持下,扛住列国公周东海的武圣威压。

列国公周东海略显惊讶,“难怪你有恃无恐,待在东滨城不走,原来是有这般本事。二十四炼血,家上神通九阶的血镇山河,在肉身上就能持平武圣的差距。”

“谢列国公夸赞,能入得你老人家这尊武圣的法眼,飞鸿受宠若惊。”

百里飞鸿不缓不慢地道。

甚至,并没有取出人仙武兵。

窍穴之内,一道道神通种子,化作符文星辰,开始从沉睡中复苏。

筋骨如一条条真龙般,在咆孝着。

万物归元鼎转化万般力量,化为元鼎母气,无时无刻不在淬炼自身的根基。

按照他现在的状态,其实一念之间,就能晋升武圣。

只是被百里飞鸿压制着。

全心全意在淬炼法相。

万物归元鼎是他的功法,不适合作为法相之用。

后来,金光不败横练功进入第四层,百里飞鸿再次推演这门功法。

并将其推演为不败金身。

此时的他,已经进入不败金身第五层。

对应着的正是武圣。

筋骨上,一道道金色的纹路,就像是法则凝聚的符文。

识海处,一尊金色的神灵,端坐中庭,统御全身诸般力量。

不断地掌握万物归元鼎,将万物归元鼎内的元鼎母气融入身体之中,在身体每一寸细胞、骨骼、筋骨、窍穴、经脉凝聚神通法则符文,强化自身的力量。

万般伟力加身,他的身体就是法相,法相就是他。

何须以神通种子凝聚庞大的元气,缔造出属于自己的法相形态呢?

最强的法相就是自己。

这就是炼体的灵肉合一。

列国公周东海似乎看出了什么。

站在他身前的年轻人,胡须都未长的人,却像那天柱山耸立天地间,平静地看着他。

这与他的预想不同。

他以为百里飞鸿在面对他的时候,会拿出人仙武兵,戒备地看着他。

可是眼前这位年轻得可怕的巡逻使,却出奇地平静,赤手空拳,站在他的武道意志压迫之下,浑身却没有受到任何的影响。

“真是天纵奇才的人物,竟然想要走远古炼体之路,并将太古炼血之法完美融合。”

三古时期,每一个时期都有代表性的武道理念诞生。

太古人族学习魔神体魄之道,模拟出武道炼体之法,以万般伟力加身,凝聚无敌的身躯,拥有如同魔神的身体。

人族炼血,乃是最古老的传承之法。

太古炼血之道,远古炼体之道,而上古人仙之道。

三种体系,此时完美地出现眼前这位年轻人的身上。

列国公周东海的话,百里飞鸿并未露出吃惊之色。

元复书院的藏书阁,他看到了太多道藏经典,也获知了很多修炼之秘。

正是受到了道藏的知识影响,百里飞鸿才以自身为种,尽可能地将炼体、炼血、炼元三种修炼方式融合,形成自己的武道体系。

“列国公见笑了,只是瞎琢磨,练着练着,就成了这般三不像。”

两人的武道意志在虚空中交织对抗,整个东滨城原址上空都被杀机笼罩。

法相境路过,都可能被他们的武道意志绞杀。

“你若是瞎琢磨,本将军修炼数百年,又算得什么?”

列国公周东海已经少了来时的自信。

“难怪天使林公公,与你见面后,都不做表示直接离开。原来是因为他没有把握对付你,所以才让本将军来对付你吧。”

列国公周东海嘴角轻勾,冷冽的杀机,宛若飓风。

天地沉寂,飓风掠过,虚空都被搅碎,但却没有传出一丝声音。

仿佛,整个东滨城原址,变成了修罗场,一切都在飓风下覆灭。

百里飞鸿身上的衣服猎猎作响,列国公周东海引动的异象,只是他神通之一的外在异相表现。

如此沉重如山的武道意志,也是他修炼的神通之一。

百里飞鸿同样冷笑回应。

列国公周东海至少修炼了镇魔六道经上记载的两道法则神通。

法则神通的强大,甚至不比极道神通弱多少。

其最大的表现,就是通过法则神通,掌握一切能量的外相运用。

雷火风水冰土金木暗九种能量法则,近乎将天地能量的变化都包括在里面。

“交出人仙武兵,你若是独自离开大元,皇室也那你没有办法,毕竟,世界之大,并非是大元全部占据之。”

列国公周东海将肩上的铜锤举起,指着百里飞鸿道。

铜锤笼罩浓郁的飓风能量,九道恐怖的飓风凝聚成雾气,压缩到极致的能力,空间都难以承载,让铜锤的四周陷入一片漆黑。

这是武力破坏达到极致的表现,将真空粉碎。

百里飞鸿双掌垂落,同样是九道飓风凝聚于掌间,双手四周呈现粉碎真空异象。

“列国公,谁胜谁输,尚未可知。”

“不过,我若是你,有多远就逃多远。”

“我怕战意上心头,一不小心将你打死了。”

“一位武圣的陨落,对于人族而言,是很可惜的。”

“天地异变,魔神的意志出现,妖魔始祖出世,黄泉之门洞开,外界已经联通,灾难也将会降临,你若死了,人族少了一位镇压气运的底蕴。”

“人仙已去,每一位武圣,都是人族的顶梁柱。”

百里飞鸿震声而道。

“与我何干?”

列国公周东海冷漠地道。

“我在意的是人仙武兵,上面记载着人仙之妙,若是能用人仙武兵作为物体参悟,必定能窥见人仙秘密的一角。”

“你们镇魔司的人什么都好,却有一点自以为是。”

“视斩妖除魔为己任,心存怜悯。”

“可越是怜悯,你心里的羁绊就越多,你想要继续往上前行,却越来越艰难。”

“唯有至诚,唯有纯心,唯有道心清明,才有机会踏上人仙。”

列国公周东海又道:“既然你不使用人仙武兵,想要赤手空拳与我战斗,你的命本将军要了。”

百里飞鸿摇了摇头,轻笑起来:“我从来没有说过,我不用人仙武兵。”

“你没有机会了!”

“无上神通,重光!”

列国公手里的铜锤举起,一道黑色的光柱从百里飞鸿脚下升起,将他笼罩在黑光内。

百里飞鸿顿时感受到一股重力,自己身体被牢牢地笼罩在重光下。

千倍、万倍、甚至数十万倍的重力将他束缚。

“飓风灭世!”

双手持着铜锤,此刻的铜锤仿佛有九世飓风之能附加其上。

随着他的铜锤落下,东滨玄冰海域瞬间破坏,漫天的冰渣激射。

当真世人对列国公周东海评价这般,破世武圣!

这一击,已经具备无上破坏力。

铜锤上交织着的无上神通重光,与灭世飓风,狠狠地轰然砸下。

“万物掠夺手!”

百里飞鸿双眸绽放强大战意,斗射九天,刺破重光的暗黑,落在铜锤上。

却见他双手如梦似幻,一手抓住重光神通,一手抓向铜锤。

“神通很强大,却是不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