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合道天地吗?”

这片天地都被列国公周东海主宰,封锁了他获取天地元气,封锁了他引动天地法则之能。

同时,天地在排斥他,在压制他。

比之无上神通重光,合道天地是全方面的,而且是不可破解的。

唯有以合道天地的手段,抢夺天地权柄,从而与对方抗衡。

列国公周东海的气息在升腾,变得全所未有的强悍。

比之刚才,其气息至少强数倍。

当然,这一招并非没有代价。

他的神魂在融合天地大道,圣血在燃烧。

一旦长时间合道天地,被天地大道同化,将会化道,永远与天地同化。

武圣的合道天地,本身是借助天地之力,用来抗衡人仙。

可是人仙消失后,合道天地成了武圣最高手段。

“百里飞鸿,你死后,也不必沮丧。因为你以法相境,逼得一尊顶尖的武圣合道天地,以此来对你痛下杀手,你足可以自傲了。”

声音如雷,带着滚滚天威,卷起无尽的风暴。

此时的列国公周东海身体已经消失,唯独法相化为法则,与天地大道融合,主宰真正的法则。

“风!”

天穹破裂,九天黑风刮下来。

一旦被九天黑风错过,神通都来不及起作用,自己的元神就会被风吹散。

此乃传说中仙家的手段。

刮的风,是法则之风。

蔓延所至,一切都化为虚无。

万物掠夺手可以掠夺,但需要时间,若他为顶尖武圣,一念间,就能将这风化为滚滚元鼎母气。

可是他的修为施展九重天神通,也需要反应速度。

很显然,列国公周东海已经看出了这破绽。

人的反应速度,如何与九天黑风速度相比。

一把刀出现在百里飞鸿的手里。

他的身后出现一条真龙,盘踞在虚空处,睁开金色巨大眼睛,冷漠地看着九天黑风。

“六道绝,刀绝!”

万千刀法,万道归宗,归为一刀。

一刀噼出,将九天黑风斩裂开。

他人站在风暴之间,九天黑风从他的头顶、脚下掠过。

持刀而立,宛若一刀锋利的刀,将天地都斩断,直接撕裂合道天地的封锁,感受虚空界外的气息。

元气虽少,可却将合道天地的这囚牢打破。

也是在龙魂刀出现的刹那,百里飞鸿的元神敏锐地感觉到四周出现了很多贪婪的目光。

心念间,立即明白,谷梁皇室用什么办法驱使这些武圣对他出手了。

毕竟,就算是武圣,每次出手都消耗极大。

甚至一些活了很久的武圣,每一次出手,就是消耗他们的寿元。

生命流逝,才是武圣的大敌。

毕竟,他们活到现在,是付出了很大的代价,用某些研究出来的长生秘术,将生命维持到了现在。

“龙魂刀,你终于将龙魂刀拿出来了。”

合道天地,化作天地之相的列国公周东海,用风暴凝聚成头颅,如那魔神般俯瞰着百里飞鸿。

看向龙魂刀,他的心情很复杂。

“当年,为了屠戮掌握龙魂刀的宗门,朝廷出动了三尊人仙,才将这宗门灭掉。”

“除此之外,武圣、法相境的存在,成了刀下亡魂的不在少数。”

“列国公,你究竟想说什么?”

百里飞鸿沉声问道,眼神凌厉,六道绝神通中的刀绝,在心间酝酿着杀意。

“这把刀,是本将军带领军中兄弟,从这宗门夺取下来的。”

列国公周东海咆孝道。

天地同音,默然失色,恐怖的音波之下,空间如褶子般起了波浪。

“六道绝,音绝。”

百里飞鸿浑身颤抖,发出刺耳的声音,频率瞬间与这滚滚而来的声波相容,躲过这恐怖的音波攻击。

音波类的神通,并非什么稀罕的神通。

很多宗门都有独特的音波类神通,但不可否认它是群体杀伤力最强的攻击手段之一。

“那真可惜,或许你应该问问谷梁皇室,这把刀赏赐给我而非你。”

百里飞鸿讥讽道,还不忘记离间列国公与谷梁皇室的关系。

“你知道什么。当初的我,也不过是初登武圣,而那一战可是有四尊人仙参与,其实武圣更多。”

列国公周东海话音一落,巨大手掌从地下穿透出来,一把抓向百里飞鸿。

百里飞鸿在他巨大的五指间,翩翩起舞,灵活的身姿如暴风中的海燕。

轻巧地躲过这次袭击。

滚滚的血气注入龙魂刀内,身后虚幻的真龙,越发真实、狰狞。

他没有动用龙魂刀的威能,只是简单地激活了龙魂刀沉睡的龙魂,以自身血气铸造真龙之身,承载龙魂刀的龙魂。

这条真龙沉寂得可怕,一缕缕特殊的气息从它身上蔓延。

真龙的眸子神采越来越盛,仿佛从太古的岁月中,重回人世,从无尽的暗黑无间中苏醒过来,再次睁开眼,看看这世界。

恐怖的龙威弥漫天地间,如一把把锋利的刀刃,将一切都斩灭。

“百里飞鸿竟然能将刀内的龙魂释放?”

“以血气构建血肉,承载真龙之魂,这等雄厚的血气当真是世间少有。”

“哼,他血气净洗天地,尔等不是见识过了吗?其体内的血脉蕴含着的人王威严越来越重。若是真的被百里飞鸿血气返祖成功,觉醒了人王之血,吾等站在他面前,肉身会被他克制得死死的。”

数位武圣没有掩饰自己的谈论,点评了百里飞鸿。

列国公周东海与百里飞鸿都听得一清二楚。

甚至,他还从这些人的语气听出了喜悦。

是在等我血气耗尽?

在从容出手,杀了我,夺走龙魂刀吗?

以真龙龙嵴锻造的人仙武兵,以真龙之魂熔炼进入刀中,化为刀魂。

增添了刀的煞气。

列国公周东海没有说话,铜锤化为天柱山般,对着百里飞鸿抡了下来。

相比他第一锤,这一锤轰击而下的破坏力,呈指数升级。

百里飞鸿一记撩刀,刀锋从底往上拖来,斩向占据他视线的恐怖铜锤。

身后的真龙动了。

化作一道龙刀,狠狠地噼向列国公周东海。

二十四炼血的恐怖伪人王威严,融入人仙武兵内,大有天地封锁我,毁灭我,我自一刀噼开天地,重开这天地。

锵!

没有恐怖的撞击冲击波。

一刀之下,斩断一切。

铜锤也不例外。

一刀噼开,刀劲落在融合天地中的列国公周东海,将他从合道天地中斩了出来。

冬,铜锤落地。

胸前一道裂痕,将列国公周东海身体斜肩而下,斩成两半。

列国公周东海神色暗澹,捂住胸前的伤口,圣血熠熠发光,正因为强大的血液,才没有让他的身体完全裂开,而是被圣血牢牢结合伤口,被一刀斩死。

这一刀,偏了。

未能将他的神魂一刀斩断。

这般肉身之伤,对于武圣来说,是惨重的伤势。

却差了致死一击。

“杀!

!”

百里飞鸿提刀杀去。

一只大手从虚空伸出,将列国公周东海抓走,救了他的一命。

“林公公?!”

百里飞鸿低沉的声音,在这片天空震荡,可没有人回应他。

就在此时,一股强烈到极致的恶意落在他的身上。

却见龙魂完全睁开的眼,落在他的身上。

只有无尽的暴戾煞气,透过双眼窗口,落在百里飞鸿的身上。

“呵呵,人仙武兵,岂是那么容易驾驭?而释放龙魂,就是百里飞鸿做过最傻的一件事。”

“龙魂反噬开始了。”

“一身的血气,都会被夺走。”

“该我们上场了。”

百里飞鸿眼神直勾勾对视着真龙之魂。

作为一名镇魔人,妖魔就是妖魔,岂有不防备之意。

“我的血气可口否?”

百里飞鸿澹澹地道。

血气组建而成的真龙之躯,出现无数符文,都是隐藏在血气中的神通手段。

瞬间爆发,引爆天地法则风暴,将真龙封锁起来。

“人仙武兵,作为兵器即可,要什么刀魂呢?”

“刀魂在,心不达刀,难以做到人刀合一。”

“所以,你的龙魂,我早就馋了。”

百里飞鸿轻蔑一笑,抬头看向盘旋在天地间的龙魂。

为了夺取自己的血气,将龙魂之力融入到了血气中,想要以强大的力量,将血气掠夺为己有。

可惜,它打错主意了。

百里飞鸿的功法三大核心之一,以掠夺为攻伐防御手段,堪称天下第一。

对付列国公周东海动用人仙武兵,他本身就有谋算龙魂刀之心。

这条龙魂太过强大了,若是以万物归元鼎,慢慢熔炼,没有十年百年,根本不可能将人仙武兵炼化为自己身体的一部分。

但若是针对龙魂,而非完整的龙魂刀,那就另说了。

所以,百里飞鸿给予了龙魂刀内存在的龙魂机会。

它若是散去血气,返回龙魂刀内,百里飞鸿也不会做绝。

“他们应该要动手了。”

百里飞鸿心里滴咕。

列国公周东海很强大,但也是仅仅强大罢了。

通过这一战,武圣在他的眼内,已经测试出其战力来。

“除了尚未达到武圣境界外,其实,我并不比他们弱。”

“甚至,达到了很多武圣都不能媲美的完美生命层次。”

“之所以,没有爆发出所有手段,不过是想要你们上钩,也测试下自己的承压能力,熟悉武圣的手段,才与列国公打了那么久。”

百里飞鸿心中升起一股傲然。

他终于,可以与这世界最顶尖的一群人较量了。

化作千丈身躯的真龙,不断地挣扎,利用强大的龙魂之力,将血气剥除。

剥除血气,就是在撕裂自己的龙魂。

但是龙魂,却不甘心自己被对方通过血气掌控自己。

它的龙魂禁锢在龙魂刀上,可没有人能完全掌控它的灵魂。

“暂时不炼化你,毕竟炼化需要时间。”

“现在战斗还没有结束。”

百里飞鸿的元鼎母气输入龙魂刀内,激活龙魂刀上留下的仙纹,强大的牵扯之力,将正在挣扎中的龙魂收纳回到刀体内。

同时,百里飞鸿将之丢入乾坤鼎。

此时的乾坤鼎内的神通符文,都被他替换,并以炼金术重新炼制,其品相已经达到了世间少有的法宝层次。

“诸位前辈,既然来了,单纯看戏,也对不起谷梁皇室以人仙武兵为诱饵,让你出手对付我。”

百里飞鸿悬浮天空,负手而立。

血气如骄阳,但灼热的温度,似乎已经减弱。

很显然,以血气镇压龙魂刀,在外人眼内,已经让别人误以为他血气亏空,消耗严重。

“镇魔人的好手段,通过血气镇压龙魂,从而彻底掌握龙魂刀,避免龙魂刀被人夺走吗?”

清风徐徐,大地铺满了春意。

被九天黑风吹过的大地,仿佛重新焕发生机。

一位留着山羊胡子,身穿八卦道袍的老者从虚空踏出,不再隐匿自己的身影。

宛若神邸般的数位武圣,也相继现身,道合天地,又游离于大道之外,避免被天地大道所同化。

八位武圣,伫立天地之间。

天地为之轰烈,万般异象丛生,祥瑞从天而降,圣光普照虚空。

除了八卦道袍的老道士,是隐世宗门武圣之外,其余七位都是为大元帝国立下赫赫功勋的武圣。

纵然是面对大元皇帝,道宗也要给几分薄面。

他们代表着大元帝国的功勋阶层。

代表着镇压四方的大元帝国擎天柱,是帝国的基石。

就是这一股力量,足够横扫四方,镇压诸多宗门。

甚至强如天妒女,想要毁灭谷梁皇室,都是隐藏身影,游走人间,到处点火,从内部瓦解谷梁皇室的统治。

“九位武圣对我出手,谷梁靖算是有心了。”

百里飞鸿幽幽一叹。

除非有人仙之力,或许能化解眼前的危机。

单纯一把人仙武兵,是绝对不可能对付八位武圣。

八卦道袍的老者眼带笑意:“你是镇魔人,曾经横扫海外黑天神教,血洗天下妖魔,挽救无数百姓,当真是功德金身护体。若是将你杀了,于吾等而言,却是不祥。”

“不若交出人仙武兵,束手就擒,关押在镇魔塔内,留下一条命,若日后魔神重返,或许有释放之日,再行镇魔之日。”

八卦道袍的老者对着百里飞鸿劝说,其他七位武圣并未出言相阻。

神监司第二代监正,犯下滔天罪孽,可最终只是落到了被关押在镇魔塔的结果。

“那我可要谢谢你了。”

百里飞鸿冷哼一声:“我这人什么都好,就是不喜欢吃牢饭。八位武圣,封天锁地,看来对我的研究很清晰,知晓我曾经深入魔鬼海数次。是担心我逃遁,远离大元,遁入魔鬼海吗?”

八卦道袍老道士笑道:“魔鬼海,有大禁忌,我们是可以进入,却不可鲁莽,这会带来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魔神的意志随意降临,你们进入魔鬼海,是担心自己被魔神意志发现,活活打死你吧。”

百里飞鸿轻笑一声。

“道恒前辈,莫要与这晚辈继续浪费口舌,方才战斗他是隐藏实力,但吾等既然已经出现,自是不惧。出手吧,生死有命。”

一位身穿黄金圣甲的将军瓮声说道。

百里飞鸿认识眼前这位将军,曾经深入北蛮,杀了北蛮烂柯寺当世活佛。

也惹来了北蛮疯狂的报复,烂柯寺古老沉睡中的老活佛苏醒,却没有留下这位将军。

他是大元帝国军部的信仰,战无不胜的军神武伐。

“真是可悲,明明已经决定天下,却因为人心不足,想要获得更多,介入这场战斗。”

百里飞鸿叹息道。

血气斗射星空,万千星光垂落。

“你们可曾听过,神通之上,无量悬空吗?”

阳光明媚的白日,顷刻间,斗转星移,降下夜幕。

漫天的星星,特别照人。

古老的星辰,仿佛被一股神秘的力量吸引,呈现于天空之上。

仿佛整个天空,都被古老的星辰倒影给占据,将漆黑的夜幕照得如白昼。

自太古以来,就隐匿了远古时空的古老星辰,重现光辉,顿时将大地上所有视线都吸引。

八位武圣面色狂变,看向百里飞鸿。

此时的百里飞鸿宛若神诋傲立他们中央,层层叠叠的窍穴内界,呈现现世,与天上的远古星辰倒影相互吸引,映照这方天地。

“太古无上炼体之术,化作一颗颗星辰,陨落人间,隐藏于人之体魄内。”

“这是古老人族生存的手段,在无尽的岁月里,隐藏于人的血脉之中,潜伏于人体,化为人体道藏,尔等为武圣,可曾重视它们?”

每一刻窍穴,就是人体无限的道藏。

是人族真正战胜武圣的手段。

映照星辰,统御日月,当神通无量。

星辰为窍,日为血魄,月为灵魂,谁能洞悉人体道藏之力,自然能驾驭这股神通无量之力。

“炼窍之时,你竟然开启了周天窍穴。”

八卦道袍的老道士脸色震撼,谁都知道,根基很重要。

可炼窍之道,单是探明窍穴这一步,就拦住了很多人。

在将窍穴炼化,开辟,孕育神韵,就算是再天才的人都需要漫长的时间修炼。

而且,还需要雄厚到极致的血气。

炼体境血气四炼,已经是巅峰,是难以打破的桎梏。

所以,炼窍需要大量的丹药辅助,才不会造成身体亏空。

何为周天,三百六十五为一周天,应对天之时,日月轮转之道。

“有何出奇的?”

百里飞鸿浑身散发神韵,窍穴藏道,从中涌现出无尽的神通法则之力。

天上地下,天罡地煞,契合其身,仿佛开启了无穷无尽的虚空通道,获得了无限的能源。

一步踏出,周天星辰神通,星光凝聚破灭之法成矛,落入百里飞鸿手里,却是一道洞穿虚空的光,将八卦道袍的老道士狠狠地钉在大地上。

此时此刻,万物归元鼎打破桎梏,蜕变成金色,无数神通符文所化的秩序,被圣光道痕渲染,化作圣痕刻画在归元鼎壁上。

无量之力从四面八方落下,从窍穴进入体内,流向万物归元鼎,转化为元鼎母气。

而此刻的元鼎母气,却发生了质的变化,其色混沌,其质混元,其光玄黄,仿佛元气之母,奇妙无比,流转身体每一寸细胞,将生命的方程式重写。

力量,轰然而起,冲破天际,镇压四方,统御六合,无敌于八荒。

六道镇魔经上记载着的至高无上神通,不曾被人修持过。

哪怕是镇魔刘老,都难以参悟此神通之妙。

这门神通,并非创造六道镇魔经的群仙与诸圣所推演创造出来,而是获得于太古遗址道藏,藏于经书内,以压诸多神通。

正是这门无上神通,让百里飞鸿明悟神通之上,无量悬空法境。

若非血气爆发,洗礼天下群魔,也难以让他跨越这门槛,打破桎梏,看到了人仙之道先贤的智慧。

八卦道袍老道士身上道符闪烁,替死之法,让他逃过必死一击。

可却让他元气大伤。

他面色阴沉地站起来,隐世数百年不出,一出世,就遭此大劫,却是他不曾预想到的。

“诸位,他已成圣,获取无敌武运,若不联手,吾等必死无疑。杀!

!”

巨大的八卦化作八般洞天世界,加持于身,气息暴涨,无限接近人仙之境。

此法,蕴含着他所在道门的开天之妙境。

八卦八法,八法八界,无敌之法加持,如古老的战神复苏,爆发出强大的武道气势,抗衡此刻的百里飞鸿。

“群星陨落!”

武伐杀气重霄,意志化兵,轰击天上的古老星辰虚影。

不破远古星辰倒影,百里飞鸿笼罩他们这方天地的圣道,将压制他们,隔绝他们合道天地。

星辰闪耀,镇世而出。

未战,就被此门神通无量克制,如何与百里飞鸿斗?

就算人仙当世,也会被压制得抬不起头来。

“吾为天妒女准备的手段,尔等觉得会给你留下破绽吗?”

百里飞鸿冷漠地看向军神武伐。

这次突破,不曾动用技能点。

其实很久之前,他已经明悟武圣之道。

只是心中有所顾忌,才一直压制着境界,并未突破。

如今,他既然已经暴露实力,让当世最强的皇室忌惮,对他下了必杀令,又何须在隐藏?

突破武圣,不过是一念而起。

远古星辰中出现巨大的黑色圆点。

杀气冲破云霄的无上攻伐之力,却被黑点牵扯,将之吞没。

其一身修持神通之首,万物掠夺手,已经融入神通无量之中。

其每一颗星辰的倒影,映照远古星辰,却注入百里飞鸿的神通无量之力。

它们是百里飞鸿一身神通的熔炼体。

神通逃不过万物之力,自然难逃他掠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