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吞噬神通?”

大元军神武伐浑身笼罩煞气,武圣的煞气如铁幕,化作千军万马,一人独自站着,其意志、气势已经联通大元整个军伍。

如此恐怖的战力,就算是面对八法八相的八卦老道士,也丝毫不差。

可他面色极为凝重。

仿佛回到了深入北蛮,杀死烂柯寺活佛后,面对老活佛的时刻。

要知道,这尊老活佛早已经成了真佛。

只是天地大变,人仙不出,又被人重创,其道行衰退而已。

可就是一尊残仙,也不是武圣所能抗衡。

这是他最艰难的一战,差点战死在北蛮之地。

再看眼前这位悬空而立的少年,其身披无尽星芒,其背后虚影是层层叠叠的洞天虚影。

此等神威,此等气势,比之老活佛,更像初升的骄阳,力量浩瀚无边。

神通之上,无量悬空?

此等秘法境界,是何等的霸道!



仿佛站在身前的年轻人,仿佛真的神通无量。

这一招群星陨落可是无上神通八重天。

却没有伤及眼前此人丝毫。

“只差一步,只差一步。”

军神武伐低吼道。

若真的能将这一招军道杀伐的无上神通,推演至第九重天,必定能将群星陨落。

斩杀了眼前这位少年郎君。

百里飞鸿感受体内不断蜕变的生命,天帝四方用来的力量,淬炼着自己的体魄与元神,让他跨入武圣之境后,快速完成生命的升华。

神通之上,无量悬空,群星闪耀,天地伟力加持。

并非是在应敌,而是借助八位武圣的力量,来助他完成这一次蜕变。

“只差一步?愚蠢至极。就算让你的神通修炼至九重天,那又如何?这位老道士倒是聪明,爆发出绝学,将自己推上半步人仙之巅。可却迟迟不出手,是在等你们出手,打破我的周天星辰之阵,在逃跑吧。”

百里飞鸿嘴角的弧线翘起,满眼的嘲笑。

八卦道袍的道恒却没有回应,眉头紧锁,身后八法八相正在缓慢地融合,他要尝试八相合一,超越神通,达到无量层次。

如今的他,并非不出手,而是在观察百里飞鸿的神通境界。

窥视无量之境。

“一矛杀不死你,不知道你还能挡得住接下来的攻击呢。”

天空悬挂的古老星辰虚影,绽放光辉,一道道星辰之光凝聚,化作无量神矛,瞄准的就是道恒。

道恒暗骂一句:“武伐将军,尔等还是使出七杀阵,速速破了他的无量悬空,老道伺机重创他,至少打断他的武圣腾升进程。”

眼前这位初登武圣的镇魔人太过恐怖了。

皆因为他的底子雄厚,已经超出他们的认知。

武伐与其他武圣相互看了一眼。

其余六位武圣尚未出手,一言不发。

但事情发展太快了,已经超出他们预想之中。

望着被远古星辰占据的天穹,他们很明白,就算现在想要撤离,已经迟了。

“为天妒女准备的手段,果真不凡。”

出身于西北最顶尖公冶家族武圣,将身后的剑匣取下。

“唯有动用此神兵了。”

公冶家族世代铸造神兵,乃是当世第一铸兵世家。

此剑匣装着的却是公冶家族最得意之作,十柄半步人仙武兵。

“年轻人,就是狂妄。吾等前来,自然是有把握对付你。”

说话的却是当年太祖麾下先锋大将,尉迟神风。

他魁梧的身躯,宛若一座山,站立在虚空,仿佛将四周的空间都压垮。

同时,对方也是一位血炼者。

一位修炼到了三十四炼血的血炼者,放在武圣之中,都是最顶尖的存在。

“听说你是血炼中的天才。”

尉迟神风声音很低沉。

他什么没有将百里飞鸿放在眼内。

血气最是能隐藏,在很久以前他不能突破人仙境,就将修炼放在血炼修炼之道。

“一般般,相比前辈,不足一提。”

百里飞鸿露出意外的表情,但很快就笑了。

登临武圣后,人的生命将会发生重大的改变,这种改变是彻底改变凡胎肉体的一次极大升华。

这也是百里飞鸿明明比列国公周东海强大,可是想要压倒对方,甚至杀死对方,都极为困难。

跨越一个层次后,武道的境界之间的差距将是巨大的。

这也是为何八位武圣一直在旁观,看着列国公周东海被百里飞鸿压着打,感觉到很惊讶。

法相境界挑战武圣,武圣竟然拿不下对方。

如今,他们落场战斗,百里飞鸿却临阵突破。

这才让他们意识到,百里飞鸿已经打破了武道极限,超出了他们的认知。

尉迟神风冷哼:“六道镇魔经我曾经参与过编制,其中在血炼之道,颇有成就。你的血镇山河学得很好,就是不知道比我的血镇山河如何?”

百里飞鸿听了此话,略显惊讶。

就算是道恒面色都微变。

六道镇魔经的参与创造者之一?

可想而知,眼前何为先锋大将在炼体之道,甚至在血炼之道的恐怖。

百里飞鸿收敛笑容:“那我可要好好请教了。”

“杀!”

“血镇山河!”

尉迟神风身影闪烁,铁拳无双,手握血镇山河,凝聚英灵之魂,带着粉碎一切的武道意志冲向百里飞鸿。

“血镇山河!



百里飞鸿以同样的神通,回应对方。

两人的双拳狠狠地相碰。

黑色斑纹出现,那是一道道粉碎虚空后留下来的裂痕。

恐怖的力量,炽热的血气,将天空都焚烧。

甚至其余七位武圣凝聚的神通、法相,在血气的笼罩下,他们身体的力量都被压制得死死的。

但百里飞鸿的神通之上,无量悬空的境界,并未因此破灭,激荡的血气与力量,尽数被吸纳进入星辰。

深空之处,巨大的黑洞之口,像是倒扣的青铜鼎口,将扩散的力量吞噬。

七位武圣内心一沉。

心里已经明白,百里飞鸿的无量,可以将一切力量都掠夺。

而百里飞鸿的力量越来越强,身上的圣痕越来越多,恐怖的气息反过来压着尉迟神风。

他身上的血气在蜕变,一拳一淬炼。

血气激荡,甚至产生某种异象。

“炼功?”

武伐冷哼一声。

“杀!”

“群星陨落!”

“百战于野!”

“万军莫敌!”

一招一式皆是绝学,皆是神通,轰击像百里飞鸿。

“不败金身!



百里飞鸿身上绽放金色光芒,密密麻麻的圣痕呈现,血液如真龙,恐怖的力度一拳将尉迟神风轰飞。

面对武伐的攻伐之力,全然不惧。

硬是以不败金身接下来。

衣物破碎。

武伐的攻击如雨水般落在百里飞鸿的身上。

每一击都能让山河破碎,屠城灭国,可落在百里飞鸿身上,只是让金光震荡。

军神武伐骇然。

他知道,就算是对方横练功已经通天,也难以抵挡他的攻伐之力。

就算是人仙之身,也不敢硬抗他的攻击。

吞噬之道,正在化解他的攻击,掠夺他的力量,将之化为己有。

任何攻击,都难以对他造成伤害。

这是如何做到的?

任何人都有承受伤害的极限。

同时,他的每一击力量都融合了他自身的武道意志,武圣的武道意志,才是武圣历练最厉害之处。

任何人都掠夺不走。

可对方的诡异神通,能将一切的力量掠夺,包括他的意志。

这才是最恐怖的。

就算遇到最恐怖的妖魔,都未曾有如此邪恶的力量。

前所未见。

邪恶,太过邪恶了。

这是隐藏至深的恶魔,不,是魔神。

唯有魔神转世重修,才能在极短的时间内走到这一步,达到这层次。

因为魔神的出现,比之天地还要长久。

天地未生,吾已成道。

“舒坦!”

百里飞鸿一把抓住武伐的手,露出舒服的表情。

“我已成圣,看来尔等是拿不下我了。”

语气中充满着失望。

一招四海拳法,将武伐轰飞。

两位顶尖的攻伐武圣,近身战都未能将百里飞鸿攻下。

“哎,诸位,还请放下心中的骄傲。”

八卦道袍的道士叹息道。

他差点就死在百里飞鸿的手里,若非得到奇宝,以替死之法活过来,他宗门都要断绝于他的手。

所以,他才知道百里飞鸿是何等可怕。

当今天下,武圣之境,唯有道宗靖皇帝可以与他一争。

除此之外,就是藏起来,不敢露面的老不死。

再不就是天妒女、太一门道主等最神秘的传承者。

但不管如何,百里飞鸿鱼跃成龙,谷梁皇室动用真正的底蕴,或许才能威胁到他。

道恒是看得出来,六道镇魔经只是百里飞鸿所修炼的一部分功法。

他真正的功法,是可以掠夺万物的一种奇功。

“他已将武道修炼核心本质,凝练成自己的道,真正属于自己的道。”

道恒警告几位武圣道:“这般强者,放在以往,已成就人仙,甚至冲击人王层次。”

随着道恒的警告,七位大元帝国的武圣面色沉默,萧杀之气弥漫天际。

他们已经看得出来。

与尉迟神风战斗,窥视对方的炼血之秘。

与武伐战斗,借助对方无双攻伐之力,淬炼自身体魄。

眼前这位登临武圣的镇魔人,正在借助他们的力量,来将自己的武圣境界夯实。

真正达到不败不漏境地,完美无瑕,没有任何的弱点。

百里飞鸿浑身骨骼在噼里啪啦地响动,在这股强大的攻伐之力攻击下,他身体出现任何损伤,都立即会被元鼎母气修复,并进行改造,让自己身体真正做到完满无瑕。

蜕变还在继续。

三百六十五道窍穴,就是三百六十五道通天桥梁,在无量悬空下,不断地吞噬恐怖的能量,用以满足武圣境界突破,身体、灵魂、境界所需能量的要求。

“现在发现了吗?”

百里飞鸿仿佛听到他们的心声般,冷笑说道。

“既然你们不愿意出手,那我可要出手杀了你们了。”

一挥手,漫天的星光神矛对着八位武圣落下。

杀!



道恒八法八相合一,其身上恐怖的仙光仿佛打破了桎梏,冲向百里飞鸿。

公冶狱剑匣打开,十道锋芒冲霄而起,瞬间释放出半步人仙武兵的极限。

十剑合一,化作一道仙光,斩向百里飞鸿。

其他武圣同样动用了自己的底蕴。

此刻的百里飞鸿在面对八道仙光的攻击下,也面色凝重。

“神通无量!”

一瞬间,无穷无尽的神通符文在身上释放。

他掌握的一百多道的神通一瞬间尽数打出,以万物掠夺之手为核心,组建成神通无量,对着八道仙光挥动手。

与此同时,漫天远古星辰破碎,如银河悬挂而落,笼罩在百里飞鸿的身上,他的力量瞬间暴增,将力量推向极致。

东洲省府亿万众生,诚惶诚恐,跪倒在地,瑟瑟发抖。

仿佛下一瞬间,这漫天异象将会把他们尽数吞没。

太守府内。

列国公面色阴沉如铁,有顶尖的医生正在围绕着他做手术,将他的身躯缝合。

服用了皇级造化丹后,总算将生命维持着。

林公公面色凝重,看向天边。

“公公,百里飞鸿已成气候,就算没有人仙武兵,想要将他杀死基本上不可能。除非镇魔五老出手,神监司三宿老协助,才能将他封印起来。”

列国公周东海用虚弱的声音阐述这事实。

唯有与百里飞鸿战斗过,才会明白百里飞鸿的恐怖。

法相境已经压着他打,最后,他用出合道天地,百里飞鸿未必需要动用人仙武兵才能将他重创。

现在百里飞鸿已经成圣,代表着他的实力将会迎来质的飞跃。

试问大元境内,哪一尊武圣能同时对付眼前这八位武圣?

“当真是铸成了不败金身,立于不败之地。这一战无论成与败,他已经不是随意被人拿捏的角色了。”

林公公感叹道。

第一次见百里飞鸿的时候,对方很强大。

但是在道宗的威压下,百里飞鸿也只能当君下之臣,不敢违背命令。

可当了镇魔巡逻使才多久,就已经可以媲美道宗皇帝存在了。

这应该与他斩妖除魔有关!

如今天柱山妖魔始祖出世,天龙仪受损,天下武运不再被束缚。

其百里飞鸿已经博得头筹,天下武运是斗,他独占三斗。

这何其可怕。

“杀”

“血镇山河!

!”

万物掠夺手直接将八道仙光掠夺,百里飞鸿已经觉血气圆满,一招血镇山河使出,恐怖的血气直接笼罩八位武圣,无尽的拳影直接将他们轰飞,打残废。

八位武圣吐血逃遁。

神通之上,无量悬空已经破了。

他们自然逃离战场,他们的任何攻击,都对百里飞鸿没效。

继续打下去,就真的是拼命,拼了自己的命。

百里飞鸿没有追。

一挥衣袖,斡旋造化,再次将东滨城的一角制造出来。

八道仙光入体,凶险万分,他需要压制它们,将八道仙光炼化。

杀人从来不是目的。

他甚至没有追杀八位武圣。

百里飞鸿知道,继续追杀,谷梁皇室以及诸多宗门,必定动用对付魔神的手段对付他。

现在让他们活着,是借助他们的威望,将百里飞鸿的声势推高到极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