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泉之门的封印被打破了。”

百里飞鸿凝望一眼,虚空一握,将封印再次加持。

“留着黄泉之门,终究是隐患。”

百里飞鸿沉思片刻,却没有将黄泉之门毁坏。

并非是因为大元很多高手通过黄泉之门,进入黄泉之路。

而是他也需要为自己留一条后路。

若那天魔鬼海真的将这世界给吞噬掉,他只能踏上黄泉之路,寻找界外之路,寻找界外世界。

是否存在另一个世界?

别人或许存在怀疑,百里飞鸿不会。

因为,他就是一位穿越者。

若有可能,重回故乡,他也想要回去看看。

满目疮痍,一场战斗下来,整个东滨城原址再次破碎。

武圣的武力,已经可以轻易毁掉一座城市。

“谷梁皇室未来将视我为仇敌。”

“但那又如何?”

“我现在还是镇魔巡逻使。”

“一个不受约束的镇魔巡逻使。”

人总要工作的,百里飞鸿也不需要闲下来闭关修炼。

他不是躲在古墓里的老不死。

年轻就是他的优势。

以他的生命力,活三千年都不成问题。

若是修为精进,修炼成人仙,万载寿元也是很轻松。

“亏死了,亏死了。”

身穿八卦道袍的道士,远离东滨城原址后,一路不停留,不断转化自己的遁法,消除自己的痕迹,返回宗门。

作为隐世宗门,属于道门的一个分支。

以道恒的道门放在宗门界,任何宗门都要几分薄面。

凭借着他的八法八相,天下能胜他者寥寥无几。

本以为这次出手,夺取了龙魂刀,参悟真龙之秘,就算不能领悟人仙之道,也能获悉远古真龙血脉的秘密。

“徒儿啊,若非为师为你夺取机缘,也不至于落到现在这下场。”

特别是替死之物被激活,是道恒最为心痛的。

这可是一条命。

现在这条命是没有了。

横断山脉深处。

此地地势险恶,邪雾笼罩,甚至有恐怖的嚎叫传来,带着毁天灭地的恨意。

而险恶之地中央的峡谷,一座道庙坐落,古朴的道庙散发着玄妙的道韵,将此地完全镇压。

道恒回到道庙,道庙内人数不多,每一位都是极为恐怖的高手。

除了他的弟子以外。

“师父,你回来了。”

一个小男孩乐呵呵地冲出来,缠着道恒的腿。

“师父,这次外出有没有给我带礼物?”

“听说外面很好玩,什么时候带徒儿出去玩?”

小男孩的好奇心很重。

道恒看着自己弟子,抱着他的右腿,抬起头,充满着希冀的眼神,脸上带着向往和欢乐。

他愤恨不平的内心得到了平息。

“师父这次外出是去办很重要的事情,忘了给我的小宝带礼物了,很抱歉。”

道恒将小男孩抱起来。

“咦?不对,师父,你是不是又跟人打架了?”

“打架是不对的,这可是你教我的哦。”

小男孩面色严肃教训起来道恒了。

“好好好,是师父不对,下次不会了。”

“这才对。对了,师父,你打赢了吗?”

在小男孩的眼里,师父就是天下最强的人。

哦,除了师公之外,还是师叔公,还有师伯......

“你猜?”

“徒儿猜,师父是打输了。”

“为什么?”

道恒很好奇地问道。

他手中的男孩,绝对是道门不出世的天才,天生就拥有先天元胎,尽管很微弱,可正是这先天元胎的天赋,让他在修炼上,一日千里。

只有五岁的他,已经抵达了炼窍境。

想到了炼窍,道恒眉头一皱。

回想起百里飞鸿,他似乎忽略了对徒儿的炼体境教导。

以徒儿的天赋,未来成就武圣的机会很大。

“因为师父不开心,愁眉苦脸的,丑死了。”

小男孩都着嘴说道。

“哈哈哈,师父自然没有输。”

道恒硬着头皮说道。

没有输?没有死,已经是侥幸了。

百里飞鸿的战力无双,若说百年之内,能有人突破人仙境界,重回武道盛世,一定是此人开启的。

年纪才多大,修炼出如此多的神通。

就算是从娘胎开始修炼神通,也不可能达到此等地步。

“师父骗人。”

小男孩满面不高兴。

“师父没有骗人。”

“师父明明输了,我还能感觉到师父被人打伤了。哼,将来我一定要好好修炼,守护好师父,然后为师父报仇。”

小男孩满面坚毅说道。

“徒儿你有心就好。”

道恒露出一丝苦笑。

若是放在以往,他徒儿这般说话,道恒还是相信,未来一定能实现。

自从见了百里飞鸿后,道恒知道,不可能有比百里飞鸿更加天才的人存在。

“道恒,你来我这一会儿。”

道庙的道长传音而来。

所谓的道庙道长,就是他们隐世宗门的掌教。

只是,他们不愿意以掌教称呼道庙的道长,而道恒的师父正是这位道长。

“小宝,自己去玩吧。你师公找我。”

道恒将龙小宝放下来,转眼面色严肃走向道庙深处。

道庙深处,一位白发苍苍的老者,盘膝而坐,他身上的灰尘,已经将他的白色道袍污染成黑色。

长长的白色眉毛,垂落到了颈部。

这是他的特色。

若是上古玄冰女寒素还在这里,他一定能认得出,这位道人的身份。

“师尊。”

道恒恭敬地站在白眉道长的面前,大气不敢出。

“黄泉之门出世,天妒女作乱,我让你外出是调查这两件事,为何你要与人发生争执?更与谷梁皇室联合对付一位年轻人?”

白眉道长没有睁开眼,甚至嘴唇都没有动,仿佛像是凋像般,不能动弹。

但是道恒却知道,这是自家师父封锁了精气神,进入一种极为玄妙的修持状态,以此来锁定他的寿元。

“是徒儿错了。”

道恒低着头认错,不敢反驳。

“黄泉之门是否开启了?黄泉之路可是一条邪恶的道路,当年为师曾经进入过黄泉之路,并且在人王建造的四大古城内,参与镇守吾等人族的边关,很明白若是黄泉之路开启,吾等世界将会面临何等恐怖的势力窥视。”

白眉道长心传道音,道恒能从师父语气里,体会出师父心中的担忧。

“黄泉之门被开启了。不过,横渡黄泉之路而来的邪鬼,已经被尽数斩杀。”

“可曾有人进入黄泉之路?”

“中土上不少势力,都有人通过黄泉之门,离开了我们的世界。”

道恒如实报告。

“这就糟了。”

白眉道长幽幽一叹。

“师尊,现在的黄泉之门已经被关上了。”

“没有用的,他们一定会抓住我们的人,搜索他们的记忆,从而获知我们世界更多的信息。”白眉道长没见多了一团忧愁,“毕竟,那些魔神留下了很多信物,他们一定会很感兴趣。”

“为了得到魔神的恩赐,他们一定会找上门来的。”

白眉道长说出了很多道恒都不知道的秘密。

“师尊,为什么调查天妒女?”

道恒很好奇地问道。

“她本是天定人王,奈何却陷入情劫不能自拔。若是正常人,就算动了情,误了自己,也不会陷入如此长久的疯癫状态。唯独她修炼了太上忘情一直在影响着她。”

“可怜的孩子,殇若是知晓,必定会很难过。”

白眉道长叹息道。

“吾难以猜测她是单纯地为了复仇,还是将这个不值得她留念的世界,拉入无尽的深渊。”

道恒听后,沉默起来。

他并未打探到天妒女有用的信息。

“天妒女惹了不该惹的人,有人会对付她。”

道恒只是简单说了一句。

白眉道长却冷哼:“道主都不敢招惹天妒女,这方天地就没有人能对付她。此时的天妒女是最弱的时候,你是不曾见过她曾经的雄风。那风采,就是年轻时候的人王殇,都要逊色几分。”

道恒不再解释。

百里飞鸿这等人,是真的可怕到极致。

如今,他已经没有了敌人。

接下来只剩下成长的问题。

练武两年不到,已经成为人间天花顶战力,何人敢小觑他。

真的给他千百年成长,道主又算什么。

他开辟出来的神通之上,无量悬空,简直是将武道推向另一种层次。

只需要境界不断提升,未来成为人王都未可知。

“你受伤了?替死之物也被消耗,代表着你被人杀了一次。”

白眉道长突然问道。

“是的,师尊。徒儿死了一次,联合大元帝国七尊攻伐无双的武圣,都不敌对方,若非对方只是将吾等视为陪练,可能我们八位都得死。”

返回的路上,他一直在复盘这场战斗。

道恒明白,不该李飞鸿想要杀死自己和其他武圣,只是多费一些功夫罢了。

而对方没有,给了他们逃遁的机会。

百里飞鸿也没有继续追杀他们。

“哦?是何人也?难不成是第二代监正吗?”

在白眉的眼内,谷梁皇室诞生以来,也只有第二代监正入得他法眼。

“不是,一位不足二十岁的少年镇魔人。”

白眉道长的身体动了下。

却没有在发出声音。

这消息对于白眉道长来说,也是极为震撼的一件事。

“而且,对方练武不足两年。”

“不可能!

!”

白眉道长冷声道。

“可事实就是如此。我们要对付他的时候,他才是法相境,在与我们八位武圣战斗,才临阵突破。”

道恒深吸一口气,说出这段话的他,也是鼓足了勇气。

“除非对方是魔神转世,或者人王转世,宿慧未灭,或许有这般可能性。”

白眉道长提出了可能性。

“尽管时间很短,可对方一路走来,修炼却是异常平稳。”

道恒沉声道。

“盯着他,真的是多事之秋。若真的查出,他是魔神转生,吾等这群老不死,只能冒着天人五衰,拼死也要将他杀了。”

白眉道长冷漠地道。

“山里出了一条妖龙,你可去将其抓来,为小宝铸造道基,提升血炼层次。”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yeguoyuedu. 安装最新版。】

“是,师尊。”

道恒松了口气。

人族已经经不起内耗了。

希望百里飞鸿不是魔神转世。

让百里飞鸿意外的是林公公身影再次出现在校园门外。

“林公公既然来了,何须多礼?莫不是担心飞鸿对公公不敬?”

百里飞鸿轻声说道。

一挥手,再次将茶桌摆好。

“打扰百里大人安静,却是洒家的错。”

林公公脸带歉意,进入百里飞鸿的家里。

“大人果然是神通无量,虚空造物,栩栩如生,这一手斡旋造化,我看大元境内,就找不到第二人达到大人的境界。”

林公公恭维地道。

“林公公说笑了,天地元气衰减,人仙不显,魔神踪影难寻。就我这几手神通,在这些前辈古人面前,拿不出手来。”

百里飞鸿并未自傲。

说的却是实话。

如今的时代,天花顶太低了。

才会显得武圣的强大。

真放在八百年前,人仙尚未失踪,武圣也仅仅是一位一流的高手。

称不上什么绝顶。

“古人有古人的强大,百里大人不过是生错了时代,若是在上古,说不定能登临人王之境。”

“人王之境是何物,我都不知道。更何况,人王乃是天下共主,我这人清闲惯了,不喜欢管人。在飞元岛上当镇守使之时,镇魔司的活儿都是司里几位有经验的老镇魔人打理。”

百里飞鸿为林公公倒了茶。

“公公也不需要试探我,我的脾性不喜欢与人为敌,乐得清闲。若是圣上叫你来试探我的态度,我只有一句,谷梁不惹我,我主动动手。”

百里飞鸿面容渐渐严肃:“但他人若是欺负我年轻,那就对不起,纵九死,也要将敌人拉入深渊。”

一抹杀气发自心底。

林公公如坠冰窟。

他也是武圣,而且是顶尖的武圣。

自然能体会到眼前这位年轻的镇魔人,是何等恐怖。

“以大人的名声与实力,洒家相信,除了不长眼的人外,都不愿意招惹大人你。”

林公公郑重说道。

态度,很重要。

但实力更重要。

“希望如此。”

百里飞鸿低着头喝茶,也不再说话。

林公公识趣地离开这座院宅。

在林公公离开后,百里飞鸿的身影,却出现在横断山脉。

他派出去的五位镇守将,收集大元大烟桉情报,并毁灭网络销售渠道,都在如荼如火地进行。

同时,也动了花间派的利益,甚至大元帝国某些人的利益。

“是时候结束大烟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