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烟桉拖得太久了。

是时候结束了。

真正登临绝境的时候,百里飞鸿并没有忘记初心。

荟荟众生,都活在苦难中。

什么大元盛世,其实放在百里飞鸿的眼内,也不过是自欺欺人。

他是从繁华中走来,看见的都是苦难。

若没有见过繁华,他对这世界倒没有什么奢望,可以凭借自己去改变他。

但自己有能力,看见不平事,那就一件一件地将他铲平。

解决不了事,那就解决做坏事的人。

尽管百里飞鸿知晓自己的想法很偏激,前方的道路也会很艰难,他愿意做一位守夜人。

人族的历史,都是在严冬渡过。

妖魔,其实有人类的血气存在,倒是可以解决。

“布武天下,血气纵横世间,岂有妖魔存活的空间?”

很理想化的理念。

但所有的革命,都源于对未来的憧憬,源于心底中的理想。

百里飞鸿看着手中汇聚的情报,厚厚的一本书。

上面清晰记录了漕运帮与当地权贵的勾结,而花间派又处于什么位置。

清晰地将原材料渠道,记录在情报书籍上。

“元胎境以下的事情,交给五位镇守血将去处理。”

“元胎以上相关联的势力,就交给我一锅端了。”

翻到最后一页,上面记载着参与大烟贩卖的大势力。

【花间派】

【长公主】

【中州,陆家。】

【漕运帮】

“漕运帮背后的邪教。”

百里飞鸿没有忘记吴四海师父是怎么死的。

夜魔至今尚未寻找到。

百里飞鸿认为夜魔被某种神秘的力量笼罩,隔绝了寻魔罗盘的搜索。

但现在看来,幕后隐藏不少秘密。

【炼尸宗!】

情报上提到,高祖马踏江湖灭掉的门派炼尸宗,有重出江湖的痕迹。

脑海上关于炼尸宗的信息,涌现在脑海。

源于古老岁月的炼尸宗,开始并非是什么邪教。

而是人族处理魔神、妖魔尸体,并对这些尸体进行研究,聚集了一批人,从而解决杀死魔神、妖魔后,如何处理的一个特殊职业者。

后来,这群人渐渐地开枝散叶,招收了很多尸匠,最后研究出一种操纵尸体的神通法门,最终形成的一个神秘宗派。

炼尸宗鼎盛之时,太一门遇着了都要退避三舍。

谁也不知道,传闻炼尸宗曾经炼制一具魔神的尸体,将之成功转化为武器。

冥教的创始人也曾经加入炼尸宗,学习了炼尸宗的独门绝技,并开创了冥教。

其手法之恶劣,犹在炼尸宗之上。

“上古玄冰女寒素葬于大沥山万载而复活,其尸体保存下来的秘术,很可能是源于炼尸宗。”

“炼尸宗传承未断,默默地潜藏在大元帝国,并且参与了大烟贩卖、运送等环节,必定积累了大量的金钱。”

“金钱就是资源,可以壮大炼尸宗。”

镇魔司的焚尸匠,其实很多秘法也是来自炼尸宗。

在处理尸体,防止尸体发生诡变,炼尸宗的秘法无人出其左。

“关于炼尸宗的信息太过零散,而对方的人组织架构等情报都未查明,只是捕捉到了他们的痕迹,暂时可以放下,让镇魔司继续搜查。”

百里飞鸿将信息传递出去。

林公公在战后到来,其称呼已经表明态度。

他依然是大元帝国的镇魔巡逻使。

谷梁皇室是不会公开处理百里飞鸿。

百里飞鸿的声望,已经在大元帝国达到了顶点。

很多人未必知道新皇是谁,但一定知道百里飞鸿是谁。

这也多得了镇魔司同行们的宣扬。

他血气笼罩之地,当地的镇守使必定出声,宣扬镇魔司巡逻使血气笼罩此地,清洗天下妖魔鬼怪。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yeguoyuedu. 安卓苹果均可。】

一开始得到原因,是镇魔司为了笼络人心,聚集声望。

甚至当地的镇守使,也是借助百里飞鸿的声威,将镇魔司的权势推向巅峰。

有利于自己在镇守之地,拥有更高的地位。

等谷梁皇室发现不对的时候,已成定局。

当地的镇守使有时候根本不理会谷梁皇室的命令,暗中就将消息传递出去。

镇魔司需要一位镇压天下的人物。

镇魔五老已经太久没有人前显圣了,很多百姓都不知道他们的存在。

百里飞鸿是被同行推向了神坛。

【花间派,疑似在东洲境内横断山脉的神花谷。】

关于神花谷的详细地图,镇魔将肖筱雪已经用灵鹰传递过来。

并标明了百花镇至神花谷的线路图,也不至于让百里飞鸿在庞大的横断山脉内迷路。

横断山脉是混乱之地。

横穿大半个大元帝国境内,穿过十数省份,地势复杂,而且禁地众多。

当年大元帝国马踏江湖,血洗宗派,很多宗门弟子就逃到了横断山脉,躲过一劫。

曾有大元帝国人仙进入横断山脉,却在也出不来,消失无踪。

也断绝了谷梁皇室斩尽杀绝宗门武者的念头。

“横断山脉,存在魔神墓穴。”

“而且不在少数。”

“而大元帝国境内很多妖魔鬼怪,就是诞生于横断山脉。”

百里飞鸿血气横扫天下,唯独横断山脉内的诸多妖魔鬼怪躲过一劫。

整个横断山脉,仿佛被一股神秘的力量笼罩,人族的血气都不能入侵此地。

花间派,并不是最顶尖的教派,可是放眼天下,其教派也能跻身一流。

但比起真正的名门正派大派,底蕴相差太远。

其最厉害的功法就是幻魔大法,但真正让花间派出名的却是花仙子所修炼的阴属性炉鼎功法【姹女魔阴功】。

尽管底蕴不足。

不过,因为门派中的花仙子,下嫁给太多的宗门高层,天才弟子,也让花间派在宗门内拥有难以想象的人脉。

人脉错综复杂,一般而言,其他宗门对于花间派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甚至谷梁皇室也是如此。

“明明可以开青楼赚钱,明明可以开婚姻介绍所赚钱,偏偏要贩贩卖大烟。”

沿着地图,百里飞鸿日行千里,纵横在横断山脉内。

这并不是第一次进入横断山脉。

上次进入之时,还是寻找原始魔宗。

却发现了元复书院的存在。

匆匆忙忙,却没有细心观察横断山脉。

关于横断山脉的传说太多了。

此刻进入横断山脉,百里飞鸿很小心。

甚至制造了分身,留在东滨城原址的屋内,迷惑他人的视线。

他现在的一举一动,都受到各大势力监视。

他可不想花间派提前得到消息,将宗门给隐藏起来。

宗门之中的诸多手段,百里飞鸿在阴阳天宗见过一次。

很明白,若非本门弟子,想要找到宗门的地址是极为艰巨的。

每一个宗门的山门,都是这个门派最大的底蕴。

这些宗门走出过人仙,甚至更强大的强者,也使得这些宗门的底蕴一旦爆发,就算人仙当面,都无惧。

“这就是神花谷,真是美丽。”

百里飞鸿就像勐地撞入花海,被眼前的花之海眼迷失了眼。

神花谷收集了天下所有的花朵,并种植于神花谷,很多已经灭绝的灵花、神花在神花谷也随地可见。

各种花香扑鼻而来,霎时间,百里飞鸿仿佛眼前变了样子。

无数花朵,化作花仙子,千娇百态出现在他眼前。

清冷高贵,性感狐媚,娇小玲珑,可爱纯真......

天下美女站在百里飞鸿的眼前,像是一场万仙女舞宴会。

当真让人心旷神怡。

却见百里飞鸿大脑的元神睁开神眼,神光刺破花海,勾人心魄的花香再也迷惑不了他的心灵。

“难怪宗门之人,都喜欢花间派。”

“这门派是将人性看透了。”

何人不爱美?

而花间派却做到了极致。

“毁掉如此美丽的景色,确实是令人心痛。等会儿战斗起来,尽量选择快速解决对手,面对战斗太过长久,造成的能量波动,将神花谷给毁灭了。”

无需镇魔神目睁开,百里飞鸿的肉眼就看到虚空中,无数花瓣形态的符文,将神花谷笼罩着。

而花间派却藏身于此。

闪身,双手发动万物掠夺手,直接撕裂符文禁制,冲入了花间派的山门。

“铛铛铛”

钟声响起。

安谧的花间派,被吵闹的钟声惊醒。

多少年过去了,守护山门的这口钟早已经生锈,被尘埃堆满。

可随着青铜钟的敲响,整个山门都被震动,无数霞光被激活,仿佛一尊尊恐怖的天魔从虚空踏出,顷刻间,宛若仙境的花间派变成了修罗地狱。

幻魔大法!

由虚幻化真实之道,更是涉及到了高深心境的修炼。

阵法被激活后,沉睡不知道多久的山门大阵,被激发,立即启动了花间派的山门阵法。

万魔守护大阵。

天魔层层叠叠,罗列在花间派的上空。

恐怖的气息,让人惊悚。

每一位天魔,仿佛都拥有法相般的修为般,冲天的天魔气,卷席这片虚空。

它们的气息融合起来,更是缔造出一个古老的修罗战场,将外敌笼罩。

此时,花间派的圣主从闭关状态中复苏。

面色阴沉如水,万魔守护大阵一旦被激活,代表着来侵的外敌拥有威胁到了花间派存亡的力量。

“何方高人前来花间派?可是与我花间派有仇?”

白衣胜雪,拥有绝美脸蛋的美男子从花间派最高秘境走出来,站在百里飞鸿的面前,而他的四周是万魔围绕,将其当成了核心。

“没仇有怨!”

百里飞鸿叹息,高声回应。

他带着杀气而来,万魔守护大阵感应到了他的杀气。

“既然没仇,何来怨气?可是花间派招呼不周?还是花间派的花仙子得罪了贵客?”

“非也。”

百里飞鸿看向花间派的圣主:“看来你沉醉信仰之道,已无心耳闻世外之事。连我都不认识,遇到了敌人冲入山门,却第一时间想着化解仇怨,息事宁人。”

“当真是符合你们花间派的风格,净做偷鸡摸狗之事。”

花间派圣主面色微变。

他布局信仰之道,想要借助世间信仰愿力,打破武圣桎梏,晋升人仙,甚至半神。

这事情布局由来已久,却小心翼翼,不曾被任何人发现。

就算是花间派的人,只有极为少数被他幻魔大法掌控心智的人知道。

眼前这位年轻人究竟是如何窥破他的谋划?

“阁下,莫要胡言,大元境内,禁止走这信仰之道,收割万民愿力。”

花间派圣主的目光落在百里飞鸿身后的洞口上,整个外围笼罩的符文禁制,已经撕破出十丈半径的大口子,花间派内浓郁的灵气正往外面泄露。

来人很强大!

花间派的圣主内心阴沉,但想到自己身后有万魔守护大阵,心里及安定下来。

没有人能从万魔守护大阵下活着走出来。

除非是人王降临。

这是花间派的骄傲。

自从当年大元高祖马踏江湖后,各大宗派的山门的守山大阵,都投入了巨大的力气去布置。

这正是花间派圣主的底气所在。

当年的圣主并非是他。

他算是捡了一个大便宜。

百里飞鸿看着眼前这位花间派的圣主,顿感无语。

我都杀上门了,更是捅破了他收集信仰之力的事儿,对方还想要做老好人。

相当天真。

但有时候这种人,往往是没有道德观念的,他只是想要做成一件事。

至于做成这件事,过程之中,伤害了多少人,与他无关。

“种植、贩卖大烟呢?”

百里飞鸿嘴角冷笑。

再看花间派,很多年轻的少女,茫然又恐惧地看着他。

更恐惧的是自己家的镇山阵法。

这些涉世未深的少女,只是被花间派某些高层圈起来,用以培养出花仙子的弟子。

花间派圣主面色顿时变了。

“是你?百里飞鸿!

!”

看来花间派的圣主也不是一无所知。

阴霾、凶狠的神色出现在圣主绝世美颜的俊脸上:“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自来。”

“圣主对法拉帝国的文化还是挺了解的嘛。”

信仰之力,显然得自圣庭。

那是占据法拉帝国,甚至数十国家信仰的宗教。

“幻魔大法,天魔神国!”

花间派的圣主瞬间发动万魔守护大阵,从守护状态,改变成为攻击入侵者状态。

想要将百里飞鸿扯入天魔神国,永恒沉沦在天魔神国深处,沦为天魔的材料。

“万物归元鼎!”

一尊巨鼎,被百里飞鸿顶在头顶。

幻魔大法以及万魔守护大阵的力量触及万物归元鼎,立即被吞噬。

“万法不侵!”

神通无量,万法不侵!

“万物掠夺!”

鼎口化作巨大的黑洞,一口将万魔守护大阵以及花间派的圣主吞下去。

“数量,在我的面前,起不到任何作用。”

武圣层次尚能抵挡下他的万物掠夺手。

法相境武者,一念之间,他的生命甚至灵魂都会被百里飞鸿这最恐怖的神通掠夺吞噬。

百里飞鸿的神识掠过花间派,突然对着花间派的秘境就是一拳。



秘境之内,万物覆灭。

“小辈,尔敢。”

一道道古老的气息在升腾。

“我这人心慈手软,做不出灭宗之事。”

花间派很多弟子其实不足十岁。

更何况,这花间派的圣主以及花间派的宿老大意了。

若真的灭宗,爆出几尊人仙,拼死拉百里飞鸿下地狱,得不偿失。

“若让我再听闻花间派贩卖大烟,那就不是只杀一位圣主了。”

言罢,无视仙光杀到眼前,施展鲲鹏遁法,一念遁出百里,快速离开花间派的地盘。

然而,就在此时,天穹之上,乌云密布。

追杀而来的古老的残仙,仿佛不给天道盯上,一道道紫色神雷降落,又有诡异的气息在残仙身上弥漫。

寿元腐朽的人,难逃天道斩杀。

“天人五衰真的存在吗?”

百里飞鸿心里滴咕道。

因为太多古老的存在,靠着秘术,活得比王八还长命。

这些残仙,并未被雷劫所杀死,却因为诡异的气息入体,身体上的力量暴乱,肉眼可见,肉身在腐朽,灵魂在腐朽。

“我恨,小辈竟然修炼了鲲鹏神通!

!”

“天下第一遁法,竟然被人掌握!

!”

“燃烧了性命,却连人都追不上......我拼命何用?”

“太丢脸了,太丢脸了!

!”

四尊残仙咆孝道。

可是等待他们的却是死亡。

百里飞鸿没有停留,直接离开了横断山脉。

找上花间派,斩了他们的圣主,引出几位残仙,除了杀鸡儆猴外,那就是想要看看这些宗门究竟存在什么底蕴。

四尊残仙出现,却是让百里飞鸿感叹。

花间派放在所有宗门,排不进前十,可却隐藏了四尊残仙。

何为残仙?

以往曾是人仙境界。

但是天地受限,他们又遭受重伤,已经从人仙境跌落半步人仙境地。

但是,可以爆发秘术,短暂地恢复巅峰状态,这就是残仙。

“太一道主出手,并未遭受天人五衰劫,是否这位太一道主的年龄并未超过三千岁!

!”

又或者他有特殊的法宝,可以遮蔽天道,规避规则。

“这些残仙出手,若不是我逃得快,必定会受伤。”

百里飞鸿摇了摇头。

杀鸡儆猴是要做的,真的想要铲除天下大烟。

先从宗门开始。

他斩杀圣主,是警告花间派,同样也在警告其他宗门。

更是在宣扬他对大烟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