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间派圣主在自家的山门被杀?”

消息传出去后,立即引发轰然大波。

整个横断山脉内的宗门势力是最先得到消息,甚至知道花间派的山门大阵都开启了,依然阻挡不了百里飞鸿对花间派掌教下手。

“一尊巨鼎出现,瞬间将万魔守护大阵以及花间派圣主杀死?”

这巨鼎应该就是百里飞鸿的法相吧。

从古至今,却没有人凝聚出巨鼎的法相,更没有这方面的功法。

这让诸多顶尖高手感觉到诧异。

“百里飞鸿不是修炼镇魔六道经吗?”

“这巨鼎是什么功法?竟然可以克制万魔守护大阵?”

“吾等若想要得到关于百里飞鸿的功法,应该去询问与他战斗的九位武圣。”

宗门之内,对于百里飞鸿的忌惮,一下子提升到了极致。

神秘的功法,无敌于武圣的修为。

如此年轻的武者,在这末法年代,竟然修炼出这般惊天动地的修为。

天才也需要成长的时间。

可是百里飞鸿自从学武以来,才两年多的时间。

放在一般人身上,能进入炼血境都不错了。

“太邪乎了。”

“此人不得不防!”

“就算是魔神转世,也需要时间凝练这一身力量,除非他得到了某位魔神的底蕴。”

“不管如何,不调查清楚百里飞鸿身上神秘的疑点,我们都不会安乐。”

宗门之间,是存在沟通的渠道。

神识法网近乎笼罩横断山脉,组建成宗门最神秘的神网。

任何宗门弟子,都可以通过精神,在这神秘的神网上进行某些联系。

尽管只是用于初试阶段,却是宗门至高机密。

现在宗门动用神网,大量的宗门高手,开始密集相聚,讨论花间派圣主死亡之事。

事关花间派,却没有人为花间派圣主讨公道,反而是对这位花间派圣主被杀,隐隐有一种幸灾乐祸的心理。

很显然,这位圣主在各大宗门高层,风评不好。

毕竟,对方曾经游历西方,与圣庭的关系不清不楚。

中土宗门对于圣庭的态度,一直都是竞争的态度。

而且圣庭的势力越发巨大,,让圣庭达到了巅峰。

而且对方走的是神道,与中土门派走的天道路子不同。

理念之争,越发让中土与西方之间的关系紧张。

花间派圣主想要在中土推行神道,以神道突破当前的境界,获得长生不死。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yeguoyuedu. 】

在宗门高层中并非什么秘密。

他们只是让花间派圣主在尝试,等花间派圣主真的找到了一条路,在出手收割也不迟。

任何一条路,都危机重重。

有人愿意趟雷,这些宗门的高层为何不愿意。

现在最重要的是查出百里飞鸿是否真的是魔神转世,才是最重要。

若是魔神转世,那就准备迎接宗门所有人的敌意。

若非魔神转世,真的是人族惊天动地的大才,那就更好办,让他野生生长,自己不去得罪。

太一门道主自然会找他麻烦。

太一门的霸道,所有宗门都看不过眼。

但打不过太一道主,只能无奈接受现实。

不过,神网计划已经开始,各大宗门在神网之内,已经开始达成初步的联合。

无论未来如何风云变幻,他们只要联手,就能应对这世界发生的任何事情。

这就是他们的底气所在。

“魔神复苏的迹象越来越明显,我们不能听天由命,必须要遏止魔神势力再次出现在我们的世界。”

阴阳天宗的乾坤道人一语定调。

一番话,就决定了对百里飞鸿的态度。

必须调查清楚。

与此同时,镇魔司也收到了消息。

“百里巡逻使是越来越强大了,这一身修为都不知道是如何修炼的。”

司马彦感叹道。

他已经传令镇魔司,让各地镇守使出手,全面扑灭大烟的蔓延,禁止任何人吸食大烟。

站在他办公室的天剑老人,负手而立,以俯瞰的视线看着繁华的帝都。

“每一个时代,都会出现一个属于时代的轿子。”

天剑老人不由想到了谷梁太祖。

当年大秦暴戾,但是实力之鼎盛,比之现在的大元强大十倍。

谷梁太祖起兵谋反,无异于自寻死路。

可谷梁太祖就如同天助般,运来之时,天地同力,硬是将大秦帝国灭了。

大元的开国之战,背后隐藏诸多秘密。

涉及到了魔神重现世间的战争。

否则,太一门道主都不会选择站在谷梁皇室背后。

尽管谷梁皇室的做法,得罪了很多人,但在组建镇魔司,镇压天下妖魔这事情上,对于万民来说绝对是好事。

镇魔司的成立,一开始并非是为了镇压妖魔。

而是收集魔神的信物,将他们尽数封印、镇压。

将魔神留在这世界的信物,都被毁坏,断了他们回归的念头。

“这个时代属于年轻人的。”

司马彦看向了皇宫,同时也看向了东槟城原址的方向。

“听说陛下有意重建东滨城?”

天剑老人突然问道。

“是的,陛下已经让内阁开始着手前期的工作。”

司马彦轻皱眉头。

东滨城原址还被镇压着黄泉之门的印记,重建东滨城岂不是让灾难,再次发生?

“陛下的谋求甚大,而且百里飞鸿给予了他巨大的压力,他不得不考虑,如何将百里飞鸿困死在一地。”

天剑老人突然说道。

“东滨城镇守使?”

“可以这般说。”

“看来陛下是知道,百里飞鸿心里唯一有羁绊的地方就只有东滨城了。”

司马彦语气显得很无奈。

争斗,是无时无刻都存在的。

陛下也是属于天资盖世,是这些年来,登临武圣第一人。

结果这荣耀尚未在身上多久,就被百里飞鸿夺走。

应该被天下瞩目的圣君。

却被自己的臣子给夺走了风采。

九位武圣的出手,却没有将百里飞鸿拿下,以几位帝国的武圣重伤为结局,暂时画下句号。

“不,飞元岛才是他真正的大本营。”

天剑老人毫不忌讳说道:“镇南水师尾大不掉,以往是属于太子的部下,受到太子掌控。但是镇南水师遭遇两次战败后,朝廷都没有支援,反而是百里飞鸿支持他们,夺取了魔鬼海峡。”

如今,魔鬼海峡掌控在镇南水师手下。

以魔鬼海峡为据点,占据南亚大陆。

现在更是与百里飞鸿来往密切,完全是将百里飞鸿当成了靠山来看。

道宗当年夺位,其手段隐蔽,但事后很多势力还是查出了一些机密之事。

比如,始魔宫宫主的出手,就是和十八皇子合作。

甚至渠道是通过诸葛青龙联系。

诸葛青龙何许人也?

弑主之臣。

就是他解决了十八皇子,才被九皇子靖王有机可乘,一举出击,斩杀了冥府的人,爆发出武圣的修为,以武力定乾坤。

获得国运的认可。

他们都猜测到了诸葛青龙就是九皇子的人。

只是,谷梁靖的手段太狠了。

但,世人有目共睹。

太子一脉无力回天,却是将这事情记在心里。

燕飞现在牢牢地将镇南水师掌握在手里,并靠向了百里飞鸿,他的位置就稳如泰山。

道宗不想魔鬼海峡出事,只要倚仗燕飞继续掌控镇南水师。

但这都是暂时的。

毕竟,与法拉帝国的海上战争,尚未结束。

法拉帝国必定派遣人反攻。

“前辈,我们镇魔司现在何去何从?”

司马彦最担心的还是镇魔司。

“换了那么多的圣上,可无论怎么剥削镇魔司的权力,最终都不敢动镇魔司的底线。我们掌握的秘密,足够毁灭这世界。”

天剑老人轻声说道。

镇魔五老,在大元帝国,就如同五位镇国神将般。

他们的地位,不可动摇。

就算谷梁皇室遇到他们,都要给予足够的尊重。

这与他们手里掌握的秘密有关。

当初组建镇魔司,太祖找了他们五位实力并不出众的人,组建了大元帝国最庞大的机构。

看中的是他们的品质。

不畏皇权,才能守住镇魔司的底线。

事关人类的生死。

皇室会做出错误的抉择,而镇魔五老不会。

他们的生命已经与镇魔司连在一起。

一旦镇魔司毁灭,镇魔五老将会带着秘密,离开这世界。

司马彦想要询问,却突然意识到,有一些秘密是自己不能窥探的。

“百里飞鸿并非魔神转世,他的强大应该与他自创的功法有关。”

“前辈,为何你笃定百里飞鸿的功法是自创?”

司马彦好奇询问。

“他的功法很神奇,但却是以镇魔六道经为核心,创造出来,这一点是没有错的。若是魔神转世,他修炼不了镇魔六道经。”

天剑老人轻笑道。

“镇魔六道经的第六道,基本上没有修炼成功。但也可以说,镇魔种子都修炼了第六道。它已经根深进入练功者的灵魂,若是灵魂出现异常被魔神夺取,镇魔六道经就是它的封印。”

司马彦听后,立即松口气。

他是镇魔司的大统领,镇魔司官衔最大的一位。

自然是纯正的镇魔人,修炼的功法也是正宗的镇魔六道经。

“修炼了镇魔经,或者镇魔六道经,只会被妖魔、魔神杀死,却永远不能被这些异类所侵占身体。”

“你着手文书,将此信送往各大宗门掌教手里。我们镇魔司的底线,是不容许外界质疑的。”

天剑老人回身看向司马彦,吩咐道。

此行而来,他是为百里飞鸿收拾尾巴来的。

宗门没有那么简单。

毕竟,宗门的传承太过久远了。

当然,他们镇魔司也不是好欺负的。

八百年来,镇魔司负责对付邪教,若没有自己的底蕴与手段,单凭他五位老不死,镇魔司早就被人邪教所灭了。

“是,前辈。”

司马彦恭敬回应。

而天剑老人满意离开了。

“看来,我们镇魔司不久,就会多一位宿老了。”

镇魔五老,以后就真的成了镇魔六道。

天剑老人让他发书信,其目的不言而喻,是宣告世人,百里飞鸿是他们镇魔司的人。

镇魔司永远是百里飞鸿的靠山。

同时,也在回应近日来宗门掌教质问五老,关于百里飞鸿身份的问题。

江南省府,扬州城内。

作为大元帝国最繁华的城市之一,扬州城,无灾无难已是多年。

扬州城的镇守使,更是一位镇守统领级别的人坐镇。

但镇守使的权柄,在扬州城内的诸多世家氏族眼内,其实不过如此。

百里飞鸿曾经血气笼罩扬州城,却引来了数道强大的血气回应。

踏入扬州城,实属第一次。

宰了花间派的圣主,吞了万魔守护大阵,将之炼化后,百里飞鸿接到了自己探子的密报。

花间派的玫瑰仙子兰若萱传来消息,在扬州城内,接触到了炼尸宗的人。

当初为了潜入元始宫,在元始宫魏宪洞府救下的花间派女弟子,现在发挥了作用。

按照兰若萱的说法,她返回花间派,将自己被魏宪软禁的事情告知师尊,后来趁着魏宪被杀,自己逃了出来。

她师父并未怪罪兰若萱,反而器重她,让她返回扬州家中,并负责扬州城内外的情报收集工作。

同时,让她接触燕家嫡子。

燕家,正是燕飞身后的家族。

此时的燕家并不好过,他们是太子党的人。

太子尚在世,太子倚仗他们牢牢掌握扬州城。

但道宗谷梁靖继位,太子身死,燕家在官场上自然受到来自对手的打击。

扬州城知州丢了,江南省府太守的位置也丢了。

可谓是一场大溃败。

唯独扬州镇魔司还安插了大量的人手。

当初,燕家的老祖作为镇魔司第一代天守将,其在镇魔司的地位很高。

百里飞鸿自然知晓燕家。

东滨城第一位镇守使,就是燕家的老祖。

颜如玉应该被叫做燕如玉。

但颜如玉却是燕家的旁系血脉,颜是其母亲的姓氏。

这些都是燕飞都督,不,应该叫做燕飞总督告知他的事情。

显然是知道自己与颜如玉这位外侄女关系很好。

在接到兰若萱的情报后,百里飞鸿暂时放弃再东滨城继续凝练【滨虚】这件炼金物品。

【滨虚】这件炼金物品,事关重大,关系着他参悟开天境玄妙。

更是他寻找人仙之路的一条思路。

这些时日,他不断研究【滨虚】这件炼金物品,越来越觉得以往自己的相反太过简单。

“这就是扬州城?”

多了一份人文气息,少了东滨城的市侩、激进。

“大人,你来了。”兰若萱美眸放光,看向百里飞鸿。

百里飞鸿已经易容,但凭借着灵魂上的神通印记,兰若萱第一时间认出了百里飞鸿来。

此时的兰若萱光彩照人,如那盛开的玫瑰花,美艳不可方物。

比之魏宪洞府所见,气质、心态都发生巨大的变化。

这些时日,兰若萱可是知晓,眼前这位大人在大元帝国闹出了多大的风雨。

念及自己也是被百里飞鸿从魏宪这位魔头手里脱困,她的内心越发感激。

同时,随着花间派圣主的死,也让兰若萱明白,投靠百里飞鸿对于自己百利而无一害。

自己宗门最强大的掌教,都死在对方的手里,兰若萱如何敢背叛百里飞鸿?

其实,兰若萱明白,自己只是大人随手布置的棋子。

以大人的本事,时间久了,自然会忘记自己。

但兰若萱不希望自己被百里飞鸿忘记。

以她的天资,想要将自己遭受的羞辱事情,还给自己的师父,不知何年何日得偿所愿。

在听到百里飞鸿宰了自己宗门掌教后,她第一时间发动自己在花间派的关系,查看花间派内关于贩卖大烟的所有情报。

却得到了意外之喜。

炼尸宗重出江湖。

这消息秘而不宣。

得到消息后,兰若萱并未妄动,而是寻找炼尸宗相关信息,终于发现他们在扬州城存在据点。

“若萱,你做得很好,若真的抓到了炼尸宗的弟子,一定重重有赏。”

百里飞鸿踏入兰若萱为他安排落脚的庭院。

江南庭院,一步一景,景色优美,让百里飞鸿很满意。

可能是前世的习惯,他对房子还是比较敏感。

“谢谢大人,能为大人效力,是若萱三生修来的荣幸。”

兰若萱露出甜美的笑容。

这正是她看重的东西。

别人或许摄于百里飞鸿的威势,站在百里飞鸿面前都会紧张,甚至说不出话来。

但兰若萱似乎觉得眼前这位名动天下的人,其实内心很纯粹,若是与他相熟,就更好相处了。

“这庭院花费不少钱吧。”

百里飞鸿欣赏着江南建筑风格的美景。

兰若萱陪在他身边,听了此话,立即道:“这庭院曾是某位富商花巨资建造,不过房子修好了,可一家人却惨遭灾祸,死于非命。”

“小女子返回扬州城,秘密委托人购买下来,外人不知道。本是做为别院,闲时想要独享片刻情景,就过来这边住下。”

“不过,大人过来,我就不方便再住在此地。”

兰若萱没有隐瞒。

她知道在百里飞鸿这等顶尖高手面前,她的任何谎言,都能被觉察出来。

“凶宅啊?有故事的房子,我喜欢。”

百里飞鸿想到东滨城自己的小庭院,第一晚住进去,就闹鬼了。

幸好时纪小倩和傻丫头。

念及纪小倩,百里飞鸿不由为她叹息。

挺纯真的姑娘。

“说吧,这庭院已经被我隔绝,再强大的神识,也窥探不到我们的谈话。”

百里飞鸿这点自信还时有的。

就算扬州城存在武圣,他也敢说这句话。

“大人,扬州城曾经闹过水灾,那是很久很久以前的事情。”

兰若萱提及很久之前的扬州历史。

“炼尸宗最感兴趣的还是尸体,难道你说的水灾,与此有关?”

“大人真是聪明。”

“一条真龙尸体。炼尸宗的人在借助我们花间派的情报,搜寻这条真龙尸体的下落。”

兰若萱低声说到。

真龙尸体?

龙魂刀的龙魂还在被自己炼化状态中,现在又冒出了一条真龙尸体。

这引起了百里飞鸿的兴趣。

“这段时间,我会在扬州城,盯着他们。”

若真是有真龙尸体的存在,炼尸宗的高手一定会到来扬州城。

现在派遣过来扬州城,通过同花间派搜索真龙尸体,很可能是未验证的消息。

对方这是通过花间派将消息传开,不费任何力气,就调动大量的人手,将扬州城挖地三尺。

扬州城存在武圣,对方还敢这般做法。

很显然,炼尸宗一旦确定真龙尸体的存在,绝对会动用炼尸宗的底蕴。

两位武圣的存在,不会成为他们的阻碍。

“大人,我明白。现在不止是我在盯着,宗派内的很多长老,都派遣人在搜集线索。”

兰若萱露出灿烂的笑容:“若是他们知道大人在扬州城,我估计,他会直接放弃搜索。”

“所以,我的行踪你要守口如瓶。对了,以后不用称呼我大人,若是遇到了,就叫我黄公子,或者黄麒英。”

百里飞鸿说完,不自觉地笑了笑,他虚空一握,一条项链成形。

“这件信物,你戴在身上,作为保命用。”

兰若瑄欣喜若狂。

手掌接过信物,却未感受到任何的能量气息。

“将你血气与神识输入炼金项链,就能释放我留在项链中的神通。”

这件信物是一件炼金物品。

“多谢大人。”

兰若瑄带上项链,小心翼翼,离开了庭院。

百里飞鸿可是花间派的头号公敌。

若是被人发现,她已经叛变花间派,成了百里飞鸿的间谍。

花间派必定不回绕过她。

除非以后跟在大人身边。

不过,现在有了这条炼金项链,在任何极端情况下,都能保住自己的生命。

兰若瑄离开后,百里飞鸿在空荡荡的房子内转了一圈,自觉没有意思,换了一身衣服,手持白扇子,扮作书生,在扬州城内转动。

扬州城府,玄武街,燕府。

燕府只是作为燕家的门面,在城外某镇子才是真正的燕家祖地。

整个镇都是燕家的领土。

但以往门庭若市的燕府,却显得异常冷清。

颜如玉面色如常,施施然行礼,道:“拜见家主。”

此时,燕府正厅,坐着燕家的上层人物。

每一位都愁云惨澹。

颜如玉内心也不平静。

曾经无限风光的燕家,现在正处于风雨飘零状态。

“燕总督来信,提及你,让你前往飞元岛镇魔司任职。”

燕家家主内心挣扎良久,还是选择相信燕飞。

如今燕家,唯一在大元帝国掌握权势的也只有燕飞了。

“家主,凌家世子已上门提亲,我若是此时离开,是否会激怒凌家?”

颜如玉很平静地道。

“哼,凌家提亲,我燕家就一定要答应吗?”

凌家的老祖尚在世,而燕家的老祖却因为斩杀鲲鹏妖,而遭受诅咒之伤,却没有这般长命。

尽管燕家没有武圣支撑,可也不是任人欺负。

只是太子命陨,凌家见燕家衰落,欺负上门来罢了。

若是寻常女人,燕家家主也就同意了。

但燕飞在信中提及,颜如玉在东滨城镇魔司任职,若非外祖母病危,她也会遭此大难。

同时,他提及,百里飞鸿精通逍遥游。

极有可能是颜如玉泄露,教导给百里飞鸿。

若是寻常女人,燕家主绝对会责罚于她。

但他明白,燕飞这是打算将百里飞鸿当做靠山。

提及百里飞鸿此人,大元帝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血气凌空,扬州城两尊武圣血气升腾,都压制不住对方。

前段时间爆发的武圣之战,恐怖的星辰异象,笼罩大元上空。

让许多人见识到了这位年轻武圣的恐怖之处。

破境进入武圣,在武圣之中,立即登顶。

天柱山上的天龙仪渐渐恢恢复功能,潜龙榜与天龙榜再次出世。

天龙榜榜首赫然就是百里飞鸿。

牵扯到这尊恐怖的武圣,无论如何,燕家家主都不愿意得罪她。

只是暂时不想与百里飞鸿扯上关系,因为他的敌人太多了。

他们本身就是太子党,道宗谷梁靖看在世家面子上,网开一面,若是在扯上百里飞鸿,大元帝国之内,就真的没有燕家立足之地。

颜如玉很感动,但却明白燕家如今的处境。

“家主,要不我们燕家一族,都搬迁至飞元岛?”

颜如玉提议道。

燕家家主却摇头。

远离大元,确实是世外之地,但是对于燕家往后在大元帝国的发展,却是致命打击。

就算道宗不喜燕家,七十年后,燕家还能翻身。

这就是世家氏族的优势所在。

皇帝不过百,下一任皇帝继位,未必会针对燕家。

甚至,早已经忘记他们作为曾经的太子党。

世家氏族支持龙争,选错队的不在少数。

一般皇室不会责罚。

毕竟,世家氏族都有自身的底蕴所在。

谷梁皇室不会贸然得罪天下世家氏族。

这是大元帝国的基石,动摇了世家氏族,就是动摇大元的根基。

燕家遭到排斥,一是因为镇南水师掌握在燕飞手里,二是因为燕家不曾有武圣作为底蕴。

但若让燕家舍弃此时掌握的镇南水师,燕家人绝对不同意。

镇南水师掌握了海外贸易的命脉航道,只要燕飞在位,燕家就能掌握巨量的财富。

至于斩杀燕飞都督?

除非大元帝国冒着失去魔鬼海峡的掌控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