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家曾经担心过燕飞的安危。

现在的燕飞是燕家对外展示家族的代表人物,他不能出事。

所以,燕家的法相老祖已经前往了魔鬼海峡。

守护在燕飞身边。

“飞元岛我是不回去的了。”

颜如玉却拒绝道。

尽管她已经知道百里飞鸿成就武圣。

却不想将自己的麻烦带给了百里飞鸿。

更不希望,在百里飞鸿面前,被人看轻。

事到如今,她还处于梦境中,这一年半的时间发生太多的事情,让她应接不暇了。

东滨城的毁灭。

公羊琰的失踪。

百里飞鸿成就武圣,更是创造镇魔司历史上,从没有人敢做的一件事。

血气凌空,清洗大元境内妖魔鬼怪。

多少百姓,未来的命运因此而改变。

“凌家我会拒绝他们,你既然不想去飞元岛,就留在本家好好修炼,争取尽快结出元胎。”

燕家家主无奈地说道。

其余燕家的高层,并没有出声,只是静静地听着。

事关颜如玉的婚事,他们已经插不上手。

甚至,不敢插手。

颜如玉松了口气。

她并非不想嫁人,而是不喜欢家族的安排,更不喜欢以联婚这种形式嫁人。

再次施礼,退回她的楼阁,闭门不出。

凌家世子提亲不理会就是了,不过却要躲着他才是,否则以这位世子的品性,不知道做出什么事情来。

百里飞鸿默默地收回神识,继续在扬州城内行走。

其实以他现在的修为,整个扬州城内的一举一动,都可以掌握在他的心里。

甚至,扬州城两位武圣的呼吸,他都能在他们毫不知情下监视。

想要找到颜如玉,于百里飞鸿而言,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初识颜如玉,对方给予百里飞鸿一种很惊艳的感觉。

后来颜如玉在镇魔司帮了他不少忙,两人的关系就渐渐好起来。

在东滨城内,以当时的百里飞鸿的观念,以后总要成家立室的。

若是能娶了颜如玉这么漂亮的妻子,也算是白赚了。

可经过一段时间的历练,百里飞鸿明白,以现在自己的处境,并不能给人家姑娘一个稳定的家。

默默地离开。

他也看得出现在的颜如玉终于将心思都放在武道上,当初她只是炼骨的武者。

现在已经是炼神境了。

而且她修炼的武道功法,还与百里飞鸿有点渊源。

“现在朋友关系也不错。”

真的踏出最后一步,那就是各自的累赘。

以百里飞鸿现在的处境,他站立的高度,已经决定了未来无数看不清的敌人想要他死。

颜如玉真的跟了他,必定要承担集中在百里飞鸿身上的火力。

兰若瑄离开自己隐秘购买的大宅院后,回到了兰家。

兰家在扬州城算是二流的世家。

祖上曾经诞生过法相境存在。

可是这位老祖已经身死。

而兰家的家主顶多是一位神通主。

兰若瑄的父亲在兰家中并没有什么地位,现在全靠着兰若瑄支撑。

谁让兰若瑄是花间派的高徒,未来前途无限。

“若瑄,回来了?”

长相英俊,扮相潇洒的兰雷虎老远就对着女儿打招呼。

兰若瑄轻皱眉头,她落在魏宪手里很多年,其实内心已经发生巨大的变化。

尽管不喜欢眼前的父亲。

但父女关系是改变不了的。

“说吧,爹,这次要问我要多少钱。”

兰若瑄直言道。

“若瑄,我的好女儿,父亲在你的眼内,就只有钱了吗?”

兰雷虎满面委屈地道。

“父亲,我这人喜欢直接,不喜欢转弯抹角,过期不候。”

兰若瑄面若如霜。

她最讨厌的就是别人的欺骗。

魏宪的很多变态举动,已经深深影响她。

同时,她也看到一个男人,一位神通主被人欺骗后,最后落下的下场。

“不是钱不钱的问题。”兰雷虎警惕地看向四周,“若瑄,父亲是担心你的感情。燕家嫡子终究不是良配,我觉得凌家的世子倒是不错。我得到消息,燕家拒绝了凌家世子的婚事,你正好有机可乘。”

兰若瑄冷哼道:“这里有十万两,花完了再问我要。至于我感情的事情,你就不必过问,也无需担心,我知道自己要什么。”

与燕家嫡子接近,不过是宗门任务。

宗门想要什么,其实兰若瑄已经心里明白。

无非是盯上了燕家掌握的镇南水师。

将自己卖了,若是能换来掌控镇南水师,掌控魔鬼海峡的机会,这绝对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但为了完成大人的任务,兰若瑄不得不与花间派虚与委蛇。

她还要继续在花间派待下去,就不能背叛宗门的命令。

凌家很强大,在兰家这种二流家族眼内,是高攀不起的庞然大物。

但兰若瑄是宗门弟子,很明白,单纯一个凌家尚未能压得下花间派。

就算对方家族存在一尊武圣,也会忌惮自己身上的标签。

花间派的花仙子。

当然,凌家的世子尚未知晓兰若瑄是花间派的花仙子,甚至不知道兰若瑄这一号人。

她返回扬州城时间太短了。

凌家世子就不知道她是花间派弟子的身份。

兰雷虎按耐着激动,接过兰若瑄给过来的钞票。

十万两银元,可以让自己在扬州城烟花之地,流连忘返,谁会管女儿的婚事。

兰若瑄也明白,自己花间派花仙子的身份,其实并不是什么保护伞,反而会招蜂引蝶,甚至一些强大的人还会用下三滥手段,将自己掠夺。

是的,就是掠夺。

魏宪将她禁锢了几年,却没有动她,她的守宫砂还在。

而再次掠夺她的人,将会视她为宠物,当她为练功的炉鼎。

花间派的花仙子,在外人的眼内,就是炉鼎,是房中极品玩物。

“我发誓,绝对不会让人在以这种方式触碰我!我的命运,只能由我做主,就算是花间派的高层都不行。”

兰若瑄脑海浮现百里飞鸿的容貌。

若是大人想要,她不介意。

以后,她就是百里飞鸿的人。

不管对方认不认,死皮赖脸,都赶不走自己。

“大人对大烟很痛恨,这是我的机会。”

“花间派并未将大人的话放在心上,掌管着大烟渠道的其他花间派弟子,也绝对不会放弃手中的好事。”

“而且,炼尸宗与花间派合作很深,大烟同样是炼尸宗最终的资金来源之一。”

兰若瑄分析,炼尸宗能不被暴露出来,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对方的资金充足,有大量的金钱掌控凡人,驱动凡人贪欲,去收集他们想要的物资。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yeguoyuedu 】

“谁?”

兰若瑄面露煞气,勐地回头。

却见自己的深闺庭院的凉亭上,坐着一位气质优雅,面容姣好的少妇。

她一身黑色长袍,将自己遮得很严密,身上甚至没有发出任何的气息。

“花间派的后辈,莫要紧张,老身孟婆。”

妇人为自己倒了一杯茶水,喝了起来,轻描澹写地说道。

孟婆?

冥府孟婆?

兰若瑄浑身一震,立即恭敬地行礼:“花间派弟子见过孟婆前辈。”

旨在冥府阎王之下的孟婆,在是冥府之中属于高层人物。

但一直以来,对方都是神龙见尾不见首。

江湖上只是流传这号人物的传说,并未见过她的真身。

“不知道前辈上门所为何事?”

兰若瑄只是觉得局势越来越诡异。

扬州城可能要出大事了。

真的是风云汇聚。

冥府有多恐怖,兰若瑄很清楚。

花间派也是邪派,可在冥府面前,根本不值一提。

放在原始魔宗面前,冥府都未必会逊色。

“只是听说炼尸宗恶心的家伙们重出江湖,并在扬州城散播真龙尸体信息,老身只是来确认下,这消息是否存在真实的可能性?”

冥府孟婆抬起头,白皙如霜的肌肤,让人心底发冷。

“晚辈不知,只是接到了宗门的指令,全力配合炼尸宗在扬州城的所有动作。”

兰若瑄低着头,直接将花间派与炼尸宗给出卖了。

“也就是说,炼尸宗并非散播谣言,而是真龙尸体极有可能埋在扬州城吧?”

“这只是传说,但是否真的存在,无人知晓。”

冥府孟婆没有再看兰若瑄。

只是花间派的一位弟子,像她这般修为,自己想要拍死她,比踩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扬州城是你们花间派的大本营,青楼无数,处处是耳目,老身希望得到准确的消息,代价由你来开。”

冥府孟婆突然说道。

“晚辈明白,不知道如何才能找到前辈?”

兰若瑄询问道。

“不该问的不要问,你只需要叫我,我必定能找到你。”

冥府孟婆说完,化作烟雾,消失不见。

兰若瑄沉思片刻,渐渐地嘴角露出开心的笑容。

来吧,最好天下间的邪教都来了。

参与的人越多,大人应该越高兴。

作为镇魔司如今的扛把子,大人对于这些邪教,可没有什么好面色。

自己弃暗投明,算是走对了一步棋。

“冥府的孟婆,已经有了法相巅峰修为。这代表着十殿阎王,都是武圣?”

兰若瑄心底盘算着,尽管很吃惊,但得到这情报,收获也巨大。

冥府的高层神秘莫测。

冥府究竟隐藏多少实力,外界都很难知道。

就是担心谷梁皇室与镇魔司对他们下死手。

“冥府炼魂,炼尸宗炼尸,原始魔宗玩弄人心,这是最邪恶的三大门派。”

百里飞鸿接到了兰若瑄的消息。

获知了冥府介入。

“我还以为,上古玄冰女寒素进入黄泉之门,冥府将会隐匿一段时间。现在看来,冥府对于黄泉之路的追求,一直在暗中进行。”

“收集真龙尸体,对于冥府来说,究竟是为了什么?制造黄泉之门?将其固化成为法宝?”

百里飞鸿杀过邪鬼。

很明白这些邪鬼的恐怖。

若冥府真的做到随意开启黄泉之门,对于整个世界来说,都是一场灾难。

被一群极端的人掌控着操控这世界危机的能力,去相信他们未来不会毁灭世界?

“都来了。”

“不知道始魔宫是否会出手?”

真龙,最低境界也是媲美人仙。

就算是尸体,都拥有难以想象的伟力。

百里飞鸿带入始魔宫的思维,很轻易找到了如何操控真龙尸体的方式。

“能发挥出人仙完全实力的尸体,放在当今世界,对任何势力都是巨大的威胁。”

江南省扬州城池内最为着名的景点莫过于镜湖。

它处于扬州城内,整个扬州城最核心的地区,就是镜湖柳岸。

十里烟花地,可是远近闻名。

“大哥,书籍上的古墓,真的存在扬州城底下?”

三位黑衣人,拿着罗盘,推算墓穴所在之地。

“不会错的,这古墓很神异。应该就是最近流传开来的真龙之墓。”

为首者披头散发,形象邋遢,唯独双眼,散发异光。

他盯着波光嶙峋的镜湖水面,水面风平浪静,湖边两侧尽是欢声笑语。

“真龙宝藏?若是我们得到,以后就真的发了。”

跟在他身后的小弟,双眼放光。

他们三人的修为都不低,拥有着元胎境的实力。

幼时得到了某古老的宗门传承,在寻龙探穴上,拥有非凡的造诣。

“大哥的寻龙诀越来越厉害了。”

杨程听后摇摇头。

他只是假设真龙墓穴真的存在。

然后根据扬州城的地图,一点一点地推敲,真龙墓穴若真的存在,存在扬州城何处?

夜时,正在寻花问柳的他,无意间听到一句,镜湖龙宫相关的诗句,顿时开窍。

扬州城内两位武圣的存在,以及大大小小的法相、神通主,若真龙宝藏真的存在,早就被人挖掘走,根本就瞒不过他们的耳目。

若真龙宝藏真的存在龙之墓穴内,必定与镜湖龙宫有关。

再次拿起罗盘,观星象,看地势,寻龙探穴,越发觉得镜湖的不简单。

“避水珠拿出来,这次潜水寻找龙宫,只能靠这颗避水珠了。”

杨程对着身后的两位小弟说道。

他们三兄弟纵横天下那么多年,从没有失手,挖掘了大大小小数千墓穴。

得到的财富,都换成了资源用来修炼,将他们三人都推上了元胎境。

若这次得到真龙宝藏,未来武圣可期。

扑通

三人跳下水,很快消失在湖面。

“龙宫?原来是天星派的传承人。”

一位面部僵硬的中年人,走到了三人下水之处。

挥一挥手,一条狗出现在他的脚下。

“跟着他们。”

黑狗嗅了嗅残留的气味,毫不犹豫地跳下镜湖。

它早已是死尸,根本不惧窒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