凌家。

凌家世子,乃是凌家的老祖宗钦定的继承人,未来的凌家家主。

其天赋异禀,生有异象。

今年不过二十岁,已是元胎境界。

更重要的是,其血气雄厚。

“燕家,竟敢拒绝我。”

凌少卿长相俊美,乃是扬州城府有名气的美男子。

他想要得到的女人,就没有失手过。

但是自从见了颜如玉后,一见钟情,满心都是颜如玉的容貌。

再看其他女人,索然无味。

故有提亲,将颜如玉娶回家之说。

颜如玉在燕家并非嫡系血脉,按理说一位不跟着本家姓氏的旁系女儿家,燕家不会因为颜如玉得罪现在的凌家。

抛开武圣不论,燕家的势力确实比凌家强大。

整个扬州城府在鼎盛时期,都被燕家把控着。

毕竟,燕家是太子党的核心支持者。

“太子已经倒台,你们燕家还神气什么。”

凌少卿冷漠地道。

但是,世家氏族都有自己的规矩,一些极端的手段他是不能用。

燕家还有一支在海外,牢牢掌控着魔鬼海峡。

麾下的镇南水师就是威慑海外的重要力量。

所以,就算燕家是太子党,这事情已经成了过去,现在掌握魔鬼海峡的是燕飞。

“只能拜访老祖,让老祖出面了。”

凌少卿叹息道。

老祖曾与人相斗,伤及了本源,一直都在家族租地闭关修炼。

故此,帮助不了凌家太多。

但一位武圣的威慑力,是无与伦比的。

放在大元帝国,能拥有活着的武圣家族,都绝对是一流家族的存在。

“玄孙拜见老祖宗。”

凌少卿跪拜在家族禁地门外。

“你所来为何事而来?”

武圣凌霄询问道。

“玄孙想要娶燕家的一位旁系的姑娘,可却被燕家拒绝了。”

凌少卿很简洁地说了句。

在武圣面前,不要想着说谎。

“你想要我为你出面?”

“是的,老祖宗,只需要你书信一封,以现在燕家的处境,必定不会拒绝。”

太子党已经倒台,燕家已经没有靠山了。

“当年燕南天乃我挚友,就算燕家衰落,我也不能用武圣威严压迫燕家。”

武圣凌霄叹息道,似乎想到了当年,他与天守将燕南天马踏江湖,屠戮邪修。

当时的燕南天何等天资,若非前往了东滨城,为了妖杀鲲鹏妖,灵魂遭受重创,莫说是武圣,以当时的天地环境成就人仙也是必然的。

凌少卿大失所望,落寞地道:“如今玄孙的心,已经情根深种,若是不能取得这女子,这辈子都困在此地。”

“痴儿。”

武圣凌霄无奈道了句。

“我手书一封,与燕家现任家主说亲,若是燕家再拒绝,此事就此作罢,你也断了这条心。”

凌少卿惊喜万分。

拿着武圣凌霄的书信,再次托人去燕家。

凌家的祖地内。

武圣凌霄面部扭曲,他在极力抵抗着什么。

“凌霄,难道你不想成为人仙吗?难道你不想成为人王吗?”

内息深处传来极为诱惑的声音。

“邪魔,无论你如何诱惑,我都不会上当。”

武圣凌霄动用圣血开始镇压妖魔。

“没用的,没用的,你的血液已经被魔功所玷污,是你抵挡不住诱惑,修炼了魔神法,让我有机可乘。”

“残缺的魔神法,本身就存在极大的心灵漏洞,你的武圣之道,已经被玷污,圣血于我而言,是杀不死的我的。”

潜伏在凌霄体内的妖魔始祖发出嚣张的笑意。

武圣凌霄沉默。

默默底运转镇魔功。

压制气焰日益增长的妖魔始祖。

若是能修炼镇魔六道经,必定能彻底将妖魔始祖镇压下去。

可惜,就算是武圣凌霄,想要得到完整版本的镇魔六道经,都极为艰难。

“燕南天他一定将镇魔六道经留在了燕家。”

扬州城府内,就没有修炼镇魔六道经的人。

除了燕南天极有可能留下后手。

“嘿嘿,跟你说一件有趣的事情,当年背叛我们的妖龙,他的龙宫似乎被人找到了。”

“或许你可以尝试下,以真龙之血,弥补你身上的缺憾。让圣血更进一步,或许能将我驱赶出你的躯体。”

这位妖魔始祖诱惑道。

武圣凌霄却不相信。

“对了,龙宫就在镜湖。”

武圣凌霄突然站起来。

若龙宫真的存在,也只能存在于镜湖。

他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再也坐不住的武圣凌霄,没有理会妖魔始祖的聒噪,离开了凌家的祖地。

就在炼尸宗的中年男人,已炼制的黑狗跟踪天星派的扬程三人,花间派密布扬州城府的眼线,也汇报了关于真龙尸体被葬于镜湖的消息。

“龙宫?!”

“镜湖龙宫传说?”

兰若瑄很愕然。

但仔细推测,立即明白,真龙尸体真的存在的话,极有可能就存在于镜湖。

镜湖龙宫的民间传说,可是由来已久。

“炼尸宗的人已经知道了这消息,我现在要做的是将这消息传递给冥府。”

“至于大人那边,估计已经得到了消息。”

“但还是要将消息传递给大人。”

这属于态度的问题。

她知道百里飞鸿的强大,完全可以将神识笼罩扬州城。

不过,在这之前,先将冥府的人扯入局。

“孟婆前辈可在?”

兰若瑄轻声叫唤。

“可有消息了?”

随着声音落下,一道云烟从远处飘来,凝聚成为美艳少妇。

正是冥府的孟婆。

“已经确认真龙尸体的位置,就在镜湖下,可能存在的龙宫之内。另外炼尸宗已经知道消息,前辈若想要抢先一步,最好现在出手。”

兰若瑄恭敬地说道。

冥府孟婆沉思一会儿,道:“镜湖龙宫?这说法倒是新奇,不过,若真龙尸体真的存在扬州城,藏于镜湖至内,概率很大。”

她抬起头,视线落在兰若瑄的身上。

“我需要付出什么代价,来支付你这次的情报?”

“传闻冥府中研制出一种丹药,这种丹药在灵魂遭受重创的时候,可以治愈灵魂本源上的伤势。”

兰若瑄没有拒绝报酬。

冥府孟婆从怀中掏出一瓶丹药丢给她。

“无论情报是否正确,这颗丹药都给你了。”

说完,冥府孟婆化作烟雾消失不见。

兰若瑄郑重地将这颗丹药收纳怀里。

这可是好东西,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这颗丹药就是保命丹。

“冥府的人想要真龙尸体,是打算将真龙炼制成为传说中的黄泉之门吗?”

出于对百里飞鸿的好感,兰若瑄是查阅了东滨城那边的情报,引发东滨城动荡开始的就是黄泉之门。

冥府孟婆到来,相信大人一定很高兴。

此时的百里飞鸿,已经出现在镜湖边缘某青楼上,坐在湖边,一个人听着琴声,喝着酒。

镜湖的一举一动,都在他的眼皮底子下。

“冥府孟婆?”

不知何时起,整个镜湖都陷入一种朦胧的雾景。

“冥雾封湖!”

独木舟在湖面上滑动,波光嶙峋,一位身穿黑裙的女人撑着船,在湖中慢悠悠地划着。

“凌家的武圣有古怪,但他的实力不错,这位冥府孟婆施展这般冥府的神通,就不怕被武圣凌给宰了?”

百里飞鸿嘴角轻勾。

这只是第四波进入镜湖的势力。

他还以为会有更多的强者参与进去,结果冥府的孟婆一上来,就将镜湖封锁了。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yeguoyuedu.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明显是在摊牌,告诉所有人,镜湖龙宫内的真龙尸体,他们冥府要了。

“从东滨城的黄泉印记,到现在的龙宫真龙尸体,冥府的人越来越霸道了。”

“他们对东滨城动手,也假借魔神的皮肤对东滨城动手。”

“现在明牌,这表明冥府掌握了更加强大的力量。”

“甚至无惧我们镇魔司的力量。”

“看来,窥视了黄泉印记的他们,获得的力量非比寻常。”

百里飞鸿心中如此想道。

与此同时,一尊武圣降临,却是扬州城另一家的武圣,感应到了惊呼出现强大的邪恶力量,所以才赶过来。

可天空之中,肉眼难以见到的虚空。

阴森古老冥府出现,宛若传说中的阎罗殿,散发着恐怖的阴间气息。

地狱降临人间,阎罗殿封锁扬州城。

一旦动手,这位阎王爷不介意,收割扬州城的万民。

无声的威胁,阻挡了这位武圣的步伐。

“大鱼终于出现了。”

对于冥府,镇魔司的研究还不如原始魔宗。

他从元复书院看过冥府的历史书籍,明白冥府这邪派是按照传说中的阴司众鬼神来搭设组织架构。

孟婆,十殿阎罗,以及掌管冥府的地藏,若是追朔更古老的冥府创始人,其职位只有一个,那就是阴天子。

这位神秘的冥府始祖,其身份之神秘,实力之强大,宗门都少有知晓深浅。

他是上古之人,是生是死,都无人可知。

而唯一的线索,就是他留在冥府内的黄泉之路的信息。

如今,冥府的人已经踏上黄泉之路,留在这世界的冥府的人,也掌握了开启黄泉之门的方法。

低调,一心想要长生,踏入黄泉之路,建立真正的轮回阴司的他们,越发变得神秘可怕。

威胁扬州城林家武圣的阎罗王,其实力之恐怖,丝毫不逊色于百里飞鸿面对过的乾坤道人。

百里飞鸿第一次见识到冥府邪派中真正修炼出来的冥府。

透露出来的气息,已经与真正的黄泉无二。

“吸收了真正的黄泉之力,终于迎来了蜕变了吗?”

这或许就是孟婆的底气。

但是,你千不该万不该,用扬州城百姓来威胁林家的武圣。

酒杯重重落于桌面,咯,的一声在天地间回荡,虚空都出现恐怖的波纹。

六道绝,音绝。

封锁着扬州城府的阎罗殿力量,如玻璃破碎,消散天地。

那封锁着惊呼的冥雾,也瞬间被荡平。

站立在独木舟上的女人,如遭遇雷击,首当其冲,身体被恐怖的音波震碎。

唯独炼出来的冥府裹着灵魂,想要遁入阴司,借助阴司法则逃遁。

“我让你走了吗?”

满城喧闹的青楼之地,此时显得格外安静,面露恐慌。

百里飞鸿从窗台上跨出,步步生莲,行至镜湖之内。

天穹中降临的阎罗殿,打开了大门。

一道恐怖的黑影呈现,纯正到极致的黄泉之力,喷涌而出,仿佛要将整个扬州城化为死地。

柔和的血气,随意散发,将铺天盖地而来,毁灭世间的黄泉之力,遇到了阻碍,无论如何都降不下来。

“冥府十殿阎王之首,阎罗王,久仰久仰。”

百里飞鸿嘴角轻勾。

却没有正眼看在血气中挣扎的冥府孟婆。

“镇魔巡逻使,百里飞鸿。”

阴冷的声音响彻云端,数百万人的扬州城众生的心头一紧,仿佛主宰他们生死的阴司阎罗降临,一眼即可夺走他们的性命。

生命在恐惧。

“装神弄鬼,在用你阴森森的语气吓唬人,信不信,我将你的舌头割了。”

百里飞鸿负手而立,冷笑地看着对方。

“就凭你?“

回应冥府阎罗王的却是无穷无尽的圣血,眼前这位年轻人,仿佛是从大地升起的太阳神,恐怖的灼热血气,瞬间撕裂他的黄泉之力,冲击他的冥府。

冥府阎罗殿的大门打开,无数阴魂蜂拥而出,抵挡着这股血气。

整个黑夜,都被染上一层金光。

阴霾的天穹,在节节败退。

冥府的孟婆,却是瞬间被血气灭了。

“凝练了黄泉之力,就以为你们冥府天下无敌了吗?”

百里飞鸿血气如日照,照亮半个苍穹。

相比起他血气洗天下那会儿,还没有过去多久,此时的他血气变得更加恐怖。

“难怪天龙仪将你定为天龙榜榜首。”

阎罗殿内的黑影赞叹道:“如此伟力,无敌于武圣。”

就在此时,天空呈现另外九个古老、邪恶的大殿,与阎罗殿连接在一起。

“十大阎罗都来了吗?”

百里飞鸿浑然不惧,龙魂刀不知不觉出现在他的手里。

“你们想怎么死?哦,对了,冥府的主宰者地藏是否也来了?”

打量着十位阎罗,十位顶尖的冥府阎罗联手,抵挡住了百里飞鸿的血气。

这是一场棘手的战斗。

一不小心,扬州城就会被毁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