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施主,你的杀心太重了。”

柔和的声音传来,一股慈悲的意志,从侧面压向百里飞鸿。

“杀意重?魔神的皮肤,这件事我还没有与你们冥府算。”

百里飞鸿浑然无惧,视线穿过千重障碍,落在遥远处的地藏王身上。

此人面相普通,身披古老陈旧的袈裟,双眸紧闭,满面慈悲。

“魔神的皮肤非吾冥府意愿,寒素前辈作为冥府的祖师爷,吾等决定不了她的意志。”

地藏王双手合十,无奈地说道。

“猫哭老鼠假慈悲。地藏王,出手吧。”

百里飞鸿刀意凝聚,锁定天空的十大冥府凝聚的阎罗殿。

“施主的功力是越来越精进了,与前些日子相比,你的武圣之道,越发完善。吾等非施主之敌,不如作罢。”

地藏王突然伸出手,施展了诡异的神通,压制百里飞鸿的血气。

天穹上的十大阎罗殿刹那间遁入虚空,不见踪影。

“地藏王,好手段,好神通。”

百里飞鸿面色凝重。

“还需多谢施主,若非施主施展无量悬空,吾等也不曾知道武圣境界,神通九重天是可以打破,踏入神通无量境地。”

地藏王微微鞠躬,强大的武道意志涌动,隔绝了百里飞鸿的视线。

百里飞鸿眯着眼,心中酝酿的杀意渐渐散去。

单凭一个地藏王已经很难对付,再有十大阎罗环视四周,一旦开战,百里飞鸿必定顾彼失此。

“地藏王不简单,他的境界绝非武圣那么简单。”

想来也是,当年大元帝国建立,地藏王已经存在世上很久很久。

人仙横行的时代,也不见其他宗门能将冥府消灭。

足可以知晓,地藏王的修为,早已经是人仙。

只是受到天地影响,又或者自我封印,才表现出来像一个武圣。

这个时代,人仙消息了,但人仙之道的秘密,对于一些大势力来说,并不是什么秘密。

只是环境不允许再突破武圣,成为人仙。

“谷梁皇室为了打破诅咒,以人道气运冲击天道,终将太一符诏削弱,削弱的还有对众生的限制。”

“相信不久,人仙重现世间,只是时间的问题。”

“冥府已经走了,这真龙尸体是我的了。”

百里飞鸿呢喃道。

至于炼尸宗,他们若是出来,倒是好办,将他们全部杀了就是。

若是不出来,想要真龙尸体,不要妄想了。

闭着眼睛,脑海中却浮现冥府功法的特征。

若说冥府是邪恶,但阴阳有序,冥府中人走的是阴间路,自然与阳间路不同。

对于百里飞鸿来说,这次窥见了冥府功法的玄妙,却是让他大开眼界。

他走的是纯阳路线,对于至阴之力的功法,并未真正参悟到了精髓。

地藏王、十殿阎罗的出现,却让百里飞鸿见识到了什么叫做至阴之道。

并非阴阳那么简单,所谓阳力与阴力,只是在能量属性的区别。

而冥府走的至阴之道,也就是黄泉道,是修炼理念上与武道区别开来。

镜湖恢复了平静,但是湖底下却波涛汹涌。

凌家的武圣与炼尸宗的人发生了冲突。

恐怖的能量冲击,能将镜湖的水都炸裂,淹没沿途的扬州城街道。

只是被百里飞鸿以强大的力量镇压,外人看不出什么波动。

“炼尸宗的弟子只是法相境,却靠着炼制的尸体,扛住了武圣凌霄的攻击。”

“这就是炼尸宗的手段吗?驾驭尸体越强大,他们的实力就越强大?”

如此诡异的修炼之道,实属超越了武道手段。

难怪炼尸宗的人,被诸多宗门忌惮,被所有势力忌惮。

谁也不希望自家的祖坟被炼尸宗挖掘出来,被他们炼制成强大的尸魁。

甚至,若是他们死了,尸体落到了炼尸宗的手里,也没有什么好下场。

“镇魔六道经,第二道,镇之力。”

百里飞鸿双手接引,释放镇魔六道经第二道的镇之力,形成阶段的符文阵法,笼罩镜湖,隔绝一切的力量外泄。

而他也随之进入镜湖底下。

站在湖边的武圣林甲,面带好奇,看向了镜湖。

他并不知道镜湖发生了什么,竟然引动了天下最顶尖的高手前来争夺。

幸好镇魔巡逻使百里飞鸿身在扬州城,为扬州城挡住了这一次的劫难。

十大阎罗任何一位,都是武圣林甲惹不起的存在。

“凌霄,希望你不要出事了。”

扬州城有两位武圣,因为有他们的存在,扬州城才会有今天的繁荣。

武圣镇压一地。

武圣的血气如龙,宛若骄阳。

有武圣的城市,妖魔鬼怪都不敢明目张胆踏入这座城市。

但是不小心就被武圣血气笼罩,化为飞灰。

“扬州城,希望你能平安度过今晚。”

武圣林甲知道,无论扬州城内有什么宝贝,对于扬州城来说,是祸不是福。

东滨城就是前车之鉴。

“炼尸宗消失了那么久,竟然死灰复燃。”

“该杀!”

林甲眼中闪过一丝煞气。

但心里还是保持着绝对的理智。

百里飞鸿在,他不敢有任何异动。

东滨城武圣之战,影响极为深远。

他们这些属于大元帝国的武圣,并不知晓现在百里飞鸿的态度。

是敌是友,尚未可知。

对于林甲此等武圣来说,百里飞鸿的出现,意味着自己主宰不了自己的命运,意味着威胁在身边。

这种感觉对于任何一位高高在上的武圣来说,都极为难受的。

同是武圣,差距如此之大。

林甲收敛气息,并没有离开,而是戒备地站在镜湖。

今夜,注定是不眠夜。

百里飞鸿坠落湖底,昏沉的湖底,并未见武圣凌霄与炼尸宗的法相强者。

他感觉到一股力量阻止自己,踏入那神秘之地。

很显然,他被视为被威胁,被镜湖地下神秘的力量拒绝进入。

“拒之门外?”

“真是可笑!”

镇魔神眼下,在镜湖湖底流淌着的神秘力量,清晰可见。

他施展神通大小如意,化作尘埃般大小,刹那间钻入神秘力量之间。

再次睁眼,珊瑚如玉,绽放琉璃光彩,万千祥瑞在水中流淌。

一股神秘的力量笼罩整个水底,让人在水中也能呼吸自如。

岁月不曾在这水底下留下痕迹,绝伦绝美的水底,就是传说中的龙宫。

这片神秘之地,已经不知道多长时间,没有人进来了。

巨大的轰隆声传来。

武圣的血气、意志在激荡。

抵挡武圣这般恐怖攻击的却是两尊巨大的尸体。

百里飞鸿的进入,立即被人发现。

除了武圣凌霄与炼尸宗法相境的存在争斗外,还有三位元胎境的武者在索索发抖,可两股力量的余波并未伤害他们。

皆因为,他们身后盘踞着一条浑身青色的真龙,散发着一股柔和的力量,抵挡住了武圣级别的冲击。

百里飞鸿轻皱眉头。

作为一名镇魔人,他感觉到了极为邪恶的力量。

而这股力量并非来自炼尸宗,反而是武圣凌霄的血气。

人族无论修炼血炼,还是元气之路,最后肉身的蜕变,都会带来血液的改变。

何为武圣?

并非是指武者的道德高尚,而是武者的血液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让血液带有一股克制妖魔鬼怪的神圣骄阳之力,正因为达到了武道第五境,发生了如此大的变化,才让人族在漫长的战争之中,无论是对抗魔神,还是魔神的爪牙妖魔,以及天地诞生的邪恶鬼怪,都拥有天然的克制作用。

炼尸宗的尸魁尽管可怕,可面对同级别的武圣,尸魁最终的命运就是被武圣给净化。

可武圣凌霄的血液发生了改变,他的血气失去了武圣血气的特征。

正因如此,炼尸宗的法相境存在,靠着两具武力不逊色于武圣的尸体,可以与凌霄一较高下。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yeguoyuedu. 安卓苹果均可。】

武圣凌霄失去了圣光。

这让百里飞鸿很是错愕。

他不曾见过这类情况。

甚至观看了元复籍,都未曾找到类似的典故。

可凌霄的血气看起来圣辉灼灼,并未发生什么改变。

但是,百里飞鸿却感应到,这圣光灼灼之下,却是滔天的邪恶。

武圣凌霄很是焦急。

他自己都想不到,自己的身体会出现如此巨大的问题。

若是按照以往,眼前这位炼尸宗的法相长老,早已经被他杀死。

甚至炼制的尸魁,都会被他斩杀,磨灭成为飞灰。

这一场战斗,将会成为他众多功勋之战的一次。

“嘿嘿,你的血已经变了,还是接受我吧。我带你见识这世界真正的面目,让你站在更高的山上,俯瞰这世界。”

内心的妖魔始祖一直在叫唤着。

“唯有我们妖魔,才能真正的领悟魔神法,你若是接受我的力量,也可以修炼出真正的魔神法,踏入真正的永生不灭的道路。”

“莫要担心,我对你的灵魂、肉身不感兴趣。”

“我只是对你的意志,对你的信仰感兴趣。”

“投靠于我,你不会被夺舍。”

“以我的力量,也难以夺舍一位武圣的意志。”

“但是,你的道心出了问题,被我的妖魔本源之力污染,迟早要出问题。”

“唯有加入我,才能快速地成长起来。”

“否则,你抗拒越久,处境越是不妙。”

“等你被本源的力量侵蚀,一定会被人发现。”

“而你浪费的时间,是浪费你抵挡来自内部危险的时机。”

妖魔始祖不断地提醒着武圣凌霄。

但武圣凌霄有他的骄傲,他的心不会向妖魔低头。

“来人了!

!”

“是他!

我感觉到了人王的气息!”

“就是他,逼迫我们妖魔始祖,不得不隐藏于人类体内,不敢显出真身,行走世间。”

“也是因为他,你才会沦为今天这般处境。”

武圣凌霄手中的刀,大开大合,不断地与两位武圣级别的尸魁对战。

心底间烦躁的声音再次响起,甚至带着一丝惊慌。

很显然,来人已经威胁到了他们这些诡异的妖魔始祖。

人王的气息?

武圣凌霄内心一紧。

来人只有两种可能,一是谷梁皇室的人,一是镇魔司的镇守血将成就的武圣。

谷梁皇室的人不会到扬州城来。

只有最近崛起的镇魔巡逻使百里飞鸿。

“逃吧。”

“若不逃走,你会被杀死的。”

妖魔始祖喊道。

“我若身死,你必定暴露,同样难逃厄运。”

武圣凌霄对着妖魔始祖心道。

“嘿嘿,看来你是不清楚我们妖魔始祖的本质,我这一脉妖魔不灭,我就不会灭亡。所以,你们人族才会将吾等妖魔始祖,镇压在天柱山。”

妖魔始祖不慌不忙地道。

武圣凌霄内心一沉。

他自然知晓这位妖魔始祖所说的话,却是真话。

妖魔始祖从来不提及它的真名,更不提他属于什么妖魔。

就是担心,有人针对他,刻意灭杀它散播在这世间的妖魔种子。

甚至,这妖魔始祖没有以真面目示人,让人看不清它掌握的力量本质。

“现在逃跑,你还有一线生机,我可以帮你。”

妖魔始祖话语意味深长。

“......”

武圣凌霄迟疑了。

他活得很久,但越是活得长久,就越畏惧死亡。

若是按照他年轻时候的脾性,绝对选择与妖魔始祖玉石俱焚。

百里飞鸿轻皱眉头,一直在留意武圣凌霄。

作为扬州城的两位武圣,他踏入扬州城,就打听了两大家族拥有武圣的底细。

武圣凌霄与天守将燕南天是同一时代崛起的人。

当年,以天守将燕南天最具天资,是当之无愧的人仙种子。

那时候,留在人间的人仙还有不少。

更没有现在的人仙道路断绝的说法。

天守将燕南天的武道天赋,可是闪耀了那一个时代。

若非镇守东滨城,出了事情,造成本源伤害,他就算不成人仙,也是天下间一等一的武圣。

“究竟是什么环节出了问题?”

百里飞鸿心里滴咕道。

他的感应没有错,眼前这位武圣凌霄出了问题。

“是练了什么邪恶的功法吗?”

“不行,这件事要调查清楚。”

却见他身影一动,速度快到极致,手中的龙魂刀瞬间掠过两位尸魁的脑袋,将之斩下来。

随手一个禁锢神通,将炼尸宗的长老封印。

整个过程,不足一秒。

眨眼的工夫,战斗结束了。

但百里飞鸿并没有结束,强悍的武圣之血,笼罩着武圣凌霄,却未见对方被自己的血气灼伤,甚至发生其他类似妖魔鬼怪、邪恶修士被血气笼罩出现的异象。

“凌霄前辈,你的圣血是怎么回事?”

百里飞鸿单刀直入。

武圣凌霄张了张嘴,却哑口无言。

他满面的苦涩。

“魔神法......有毒......”

百里飞鸿一愣。

正是一愣的工夫,却见武圣凌霄身上爆发出巨大邪魔本源之力,瞬息之间,跨越虚空,打破龙宫,消失无踪。

百里飞鸿立即追踪,却发现这股邪魔本源的力量已经断头了。

而武圣凌霄的身影,却隐匿起来,遁走不知道多少千里之外。

“我的构想没有错,武圣之血就算被污染了,一样属于人族的圣血,他能破除人族血气对我们妖魔的克制。”

“哈哈哈,成功了,终于成功了。”

“克制,不,这是最古老人王对我们的诅咒,刻画在血脉中的诅咒之力,形成了独特的血气力量。”

“凌霄,你或许能成为第一位踏入魔神道的人。”

“如此纯净的人王气息血脉,刚才的年轻人,他的血脉返祖可不是什么好事。”

“他若是血液返祖,体内诞生出属于人族全新的人王血,未来将会成为所有魔神的公敌。”

“唯有你凌霄,将会踏足魔神,永恒不灭,成为人族的神灵。”

横断山脉内,停止步伐的凌霄,听着内心中妖魔始祖的话语。

并未露出痛苦与抵抗的表情,而是默然接受。

他的武道意志已经发生了改变,他的心也出现了蜕变。

“邪魔,现在可以告诉我,如何踏入半神半魔的办法了吗?”

凌霄神态冷漠,完全变了一个人。

甚至,他的身上流淌着一股奇特的力量。

是圣血与妖魔本源结合的全新力量。

“放心,当你接受我的本源之力,就是接受了曾经属于魔神的力量。这魔神死后,留下的力量与诅咒,诞生了全新的我,而你接受了我的力量,就是接受这股属于魔神的力量。”

“魔神的种子,已经诞生于你的体内,正在融入你的武圣之道。”

“以你圣道为养分,种入的魔神种子,将会诞生全新的元胎。”

“而这元胎,也是魔神元胎。”

武圣凌霄默默点头,道:“我已经暴露,镇魔司一定追杀我。更可怕的是百里飞鸿,他绝对不会放过我。我的家族,将会出事,甚至毁于一旦。付出了如此代价,你不会以为现在的我,已经鱼跃龙门,海阔天空?”

“不,不,踏足横断山脉,我带你去一处地方。”

“一处你们人类不敢踏足,甚至不曾踏足的神秘之地,只有在此地,才能让你真正蜕变成长起来。”

妖魔始祖露出神秘的笑容。

“横断山脉来源很神秘,现在的人类,能知道这秘密的人,我估计不超过三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