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厉飞的话,让百里飞鸿对这个世界彻底产生了一种深深的怀疑。

魔神抵达我们的世界,是因为一位炼气老祖,在这世界散播了一颗永恒道种?

这永恒道种究竟是什么东西?

连同魔神都来争夺?

炼尸宗从魔神的残骸中提取的信息,是否真的正确?

韩厉飞离开了,毫不停留。

宗门已经结束了大烟的生意,雷厉风行,直接逃往魔鬼海,根本不给百里飞鸿接触的机会。

韩厉飞明白,这是宗门已经完成了第一步计划。

至于争名夺利,从来不是炼尸宗的任务。

他们一直的目标就是挖掘这世界魔神的尸骸,通过魔神的尸骸获得这世界的起源真相。

“这世界怎么了?”

百里飞鸿闭上眼睛,在思考着韩厉飞的问题。

永恒道种究竟是什么?

若魔神都是为炼气老祖的一颗永恒道种而来,是否说明,还有存在比魔神还要厉害的强者。

大元的武道,其实到达人仙,已经走到了尽头。

这是人类的尽头。

人王是人仙之中最为厉害的人物。

从古至今,真正达到人王层次角色,不过是寥寥几人。

就是这寥寥几人,保存了人类的火种。

其实,上古战争结束之前,魔神都占据着绝对的优势。

只是,某一天,厉害的魔神都离开了这世界。

残存的弱小的魔神,被人类斩杀。

元复书院之中曾经记载大量的三古战争传记,但是这些史书传记,都偏向于人类的丰功伟绩。

人类能胜利,真的是靠人类自己胜利的吗?

“人仙,是人类武道的顶点,人王是怎么诞生的?”

百里飞鸿突然提出这问题。

武道的尽头,就是人仙。

人王是能斩杀魔神存在的强者,代表着人王的武道层次,已经超越了人族武道之巅。

“是否人王就是获得了永恒道种的那群人?”

百里飞鸿深表怀疑。

想要突破极限,除非有巨大的机缘。

比如自己,拥有技能之书。

比如人王,或许拥有不属于这世界的金手指,让他们开挂了,才能超越这世界的极限。

“谷梁皇室,盗取了人王殇的尸骸,提炼了人王血,融入谷梁血脉内,形成了如今的人皇血统。”

“谷梁皇室一定知道其中的秘密。”

“如此说来,天妒女的血脉之中就隐藏着很关键的信息。”

百里飞鸿的内心开始躁动。

到达他这层次,环顾四周,其实自己的内心是迷茫的。

他根本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

净化寰宇?好像自己已经做到了。

真正威胁人类自身的妖魔鬼怪,经过他一轮血气净化,已经将妖魔鬼怪的危害降低到了极致。

至于妖魔始祖,这等危害的源头。

百里飞鸿自然知晓它们的危害,只是妖魔始祖太过狡猾罢了。

以人类武圣为躯壳,寄生于武圣的身体,借助武圣特殊的生命,将它们的气息给掩盖。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yeguoyuedu 】

说出去,外人都不相信。

但这却是百里飞鸿亲眼所见。

“天下武圣,或多或少,都接触到魔神法。”

“在谷梁皇室尚未禁止武道流通天下之时,民间都散播着大量的魔神法。”

“很多邪教就是建立在魔神法之上。”

“武圣凌霄在最后关头,跟我说了,魔神法有毒,尽管信息很短暂,但意识尚且清晰的凌霄,一定是想要透露魔神存在的隐患。”

百里飞鸿没有研究过魔神法,不知道魔神法究竟有什么奇特的存在。

但他明白,若是魔神法真的存在【有毒】,对于现在人类顶层的武道强者来说,就是巨大的灾难。

与此同时。

扬州镇守使郝金生的密函,已经通过秘密渠道传递至总司。

“武圣凌霄被妖魔始祖寄生了?”

司马彦看到这消息,顿时懵了。

他立即将消息传递给天剑老人。

其余镇魔五老,都有各自的任务。

唯有天剑老人,是负责整个镇魔司的事宜。

天剑老人很快就出现在镇魔司总司。

“百里飞鸿说的?”

“是的,前辈。”

“那就没有错,武圣凌霄应该修炼了魔神法,而且这魔神与这头妖魔始祖同源。”

天剑老人面色凝重地道。

司马彦急了:“前辈,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妖魔始祖真的能通过魔神法的漏洞,无视武圣圣血护体,入侵武圣的身体?”

“你知道当年为何要组织天下至强武者,汇聚一堂,研究出镇魔六道经吗?”

天剑老人仿佛陷入了沉思。

“为了能找到一套镇压妖魔,克制妖魔的功法。”

“是的,但同时也是为了保护我们。”天剑老人叹息道,“其实修炼镇魔经,就可以堵上这漏洞,妖魔始终不是魔神,就算是妖魔始祖诞生于魔神力量中,也难以依附修炼镇魔经的人类。”

司马彦听后,松了口气。

但很快他面色就凝重。

“东滨城甲等镇魔使,曾经被魔神的皮肤附体,他同样修炼了镇魔经,可却没有效果。”

天剑老人摇头道:“魔神的力量,诡异非凡,人类的诸多手段,其实对魔神来说,是没有任何的效果。唯有人王血,才能伤及魔神。”

“人类已经诞生不了人王,若是魔神降临......”

“谷梁皇室的血统,其实就是为了应对魔神降临,宗门联合创造出来的一种替代品。”

天剑老人突然说道。

这可是惊天之秘。

“当年大秦皇室,修炼了魔神法,其实对我们人类的血统污染极为严重。为了保持人族纯正的血脉,吾等只能灭秦,扶植谷梁皇室登临帝位。”

天剑老人说出的话,很多都不记载在书籍之中。

“谷梁能上位,是因为他们找到了人王殇的墓穴,太祖也得到了殇的传承。”

寥寥几句话,却将谷梁皇室能夺取天下的主要原因道尽。

当年的古梁太祖太过惊才艳绝。

年纪轻轻,早已经登临人仙之巅。

如今的太一门道主,天剑老人看得出来,这人是太一门徒继承了道主之位。

上一代的道主,早已经离开了这世界。

“前辈,这如何办?”

“放心,我们镇魔司的功法,其实早已经流传天下。除了镇魔六道经,绝大部分的武圣,都修炼了镇魔经,想要推演出镇魔六道经的玄妙。如今,这件事只需要传开,这些武圣,就不会出现任务问题,毕竟,作为这世界的最顶尖武力,他们的智慧也不是吃素的。”

天剑老人提及扬州武圣凌霄:“武圣凌霄,没有修炼镇魔经,其实皆因为燕南天,他内心一直都在妒忌燕南天,造成了他抗拒修炼镇魔经,甚至看不上镇魔经,才造成如今这个局面。”

“另外,很多老牌的武圣,其实知道魔神法的缺憾。但是,他们还是去修炼,研究魔神法,并非是为了走魔神之路,而是埋下祸根,等待一些隐藏至深的东西,找上他们。”

“比如魔神的意志。”

“一旦,魔神的意志进入武圣的身体,武圣的身体就是巨大的囚牢,将魔神意志封印,从而夺取魔神意志中的秘密。这对于任何一位武圣来说,魔神意志拥有的信息,都是巨大的财富。”

天剑老人的一番解释,让司马彦松了口气。

“既然前辈都已经知道,我也放心了。我现在就下达通缉令,全国通缉武圣凌霄。”

“去吧。”

天剑老人眉宇间的忧愁并未解决。

妖魔始祖被封印在天柱山,已经是很久远的事情。

就在司马彦离开后。

天剑老人的眉心出现一道神秘的妖魔咒文符号,但很快就被他压制下来。

正如他所说,很多人都在等待机会。

而天剑老人同样如此。

“将我释放,吾将赐予你通往魔神的道路。”

内心深处的牢狱,妖魔始祖露出了巨大的真身。

三千丈的真身,堪比魔神之躯。

但它的身躯却被永久禁锢于此。

“当你主动送上门来,冒险想要寄生于我,已经失败了。失败者,是没有条件谈判的。”

天剑老人冷漠地道。

“嘿嘿,那你休想获得人仙们离开后,所追求的道路任何信息。”

妖魔始祖并未焦磊。

甚至放松状态,静静地享受被关押在牢狱中的待遇。

“先祖们留下了宝贵的世界给我们,却断了前路,已经告诉吾等,前方禁止通行。”

天剑老人不缓不慢地说道。

人仙离开,其实是断了后继者的道路。

同时,三古战争之中人类对于魔神、界外、本源界等的研究,尽数抹除。

谷梁皇室能胜利,就是答应了这些人仙的条件,抹除人仙们想要抹除的痕迹。

古梁太祖他做到了。

三古战争涉及到的范围,远超所有人想象。

若是暴露,本身对于摇摇欲坠的人类而言,就是一场绝望。

魔鬼海可不止是魔神死亡后力量所造成的那么简单,它的存在涉及到了真正的禁忌。

“你将我禁锢于心,代表你还有念想。相信我,未来你一定会同意我的要求,我的寿元无限,而你不过千岁之命,已经迈入腐朽。”

妖魔始祖神态更加轻狂。

“相信我,你们妖魔始祖真的出去,会死得很快。”

天剑老人突然说道。

妖魔始祖突然沉默。

“是感觉到了吗?人王之血,正在崛起。”

天剑老人笑得很冷漠。

“所有的人王,都不是此界之人,天剑,你应该知道。”

“是人族就行。”

天剑老人低语道。

是人族就行,这就是他的回答。

“你会明白,有时候人类,会比我们妖魔更加让人恐惧。”

妖魔始祖突然看向了帝都中心地带。

“命运从来都没有意外,除非改变命运的人,本身就不属于此界的命运中的一根线。”

天剑老人没有说话,而是看向帝都皇宫。

皇宫之内。

“陛下,你交代的事情,已经完成。”

谷梁靖站在皇家后花园,而他的身边出现了一位笼罩在血雾中的守卫。

“黄泉之门,已经为我们所掌握,但是镇魔司曾经镇压的诸多源碑,已然成迷。”

谷梁靖轻声说道。

他并不怕暴露自己的目的。

“黑天石碑,在百里飞鸿的手里,但据我所知,黑天神教应该还掌握其他黑天源碑。”

血卫统领冷漠的语气,不带一丝情感。

“暂时不要碰百里飞鸿。而且,黑天太过棘手了,这家伙是没有脑子的毁灭者,只想要将一切都投入无尽的暗黑深渊,让世间一切都陷入无尽的暗黑苦海。”

谷梁靖提及黑天魔神,语气存在不屑。

“吾皇,我们寻找源碑,真的只是为了进入魔鬼海的中央吗?”

血卫统领突然问道。

“源碑是通往这世界真正本源界之地,当年,魔神们已经接近了真相。”

“但人王鸿的出世,打乱了魔神的计划,让本源界消失无踪。你以为这些魔神真的看得上我们这小世界吗?皆因为,传说中炼气老祖投掷在我们世界的一道光,将这些所谓的魔神吸引过来。”

谷梁靖提及炼气老祖,双眸却是绽放灼热。

他舍弃了一切,转生此界,可不是为了当这小小的皇帝。

而是知道,那位炼气老祖的恐怖。

终结暗黑动乱,终结了一切祸乱的源头,超脱了一切,成就真正永恒。

他投掷而下的永恒道种,就是通往真正永恒的道路线索。

“更何况,我需要进入魔鬼海深处,找到突破天道的力量,真正破除太一符诏。”

谷梁靖语气平静。

他的时间不多了,只有六十余年。

大元尽管残破,敌人可不弱。

“陛下,请放心,血卫的培养一直在进行,只是宗人府那边,对我们的存在产生了怀疑。”

血卫统领沉声说道。

“无妨,如今的我继承大统,未来数十年,他们能指望破解诅咒的人,只有我。”

谷梁靖自信满满地说道。

“百里飞鸿那边的消息,密切关注,他身上存在很大的谜团。上次见面,我将龙魂刀给他,是让他为我承担来自天妒女的压力。现在,他的存在,已经威胁了很多人,所有人的焦点都会在他的身上,这对于我们来说是好事。”

谷梁靖脑海浮现百里飞鸿这位年轻人。

当真是惊才绝艳。

不过,天才他见得多了,比百里飞鸿更加天才的人他都见过。

在修炼这条路上,对方已经达到了顶点,而他却只是踏出了起点的第一步。

“属下明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