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圣凌霄被妖魔始祖附体?”

“魔神法存在漏洞,镇魔经可以弥补漏洞?”

世家氏族的武圣还不相信镇魔司所颁发的通缉令。

误以为百里飞鸿是在找凌家的麻烦。

但是,看到了镇魔司发的通缉令,再看朝廷发现来的圣旨,不得不让人相信,这就是事实。

这让很多武圣开始不安。

这种不安全感,是高高在上的武圣不曾体会过的。

他们已经太久没有这类危机感。

“释放天柱山妖魔始祖的人找到了吗?”

阴阳天宗的乾坤道人看着手里的通缉令,神色越发凝重。

天底下最多武圣的地方,就是各大宗门。

这些妖魔始祖都是各大宗门的先祖们,付出了血的生命,才将它们封印在天柱山。

甚至为了镇压妖魔始祖,更是将天地主梁给斩断,制造成为天柱山,才将妖魔始祖封印。

数千年过去了,天柱山的封印在衰弱,主要是天地环境所致。

元气的下降,让天柱山的威能不再强盛。

但太一门以天龙仪为核心,凝聚天下武运,加强了天柱山的封印。

付出了多少人的鲜血,才换来的封印,竟然被人给破了。

乾坤道人明白,一般情况下,就算是人仙,都很难打破天柱山的封印。

这也是他们笃定,天柱山封印不会破。

太一符诏被减弱,太一门的封印加持出现了漏洞,让天柱山的妖魔始祖寻到了机会。

里应外合下,打破了天柱山的封印。

“太上忘情道的力量,其实这门功法源于太一门创建者太一道祖。”

“但这门功法,并非太一门掌握。”

“漫长的战争,早已经将这门至高无上的道门经典扩散至。”

“以我对太上忘情道的了解,除了天妒女修炼的太上忘情书,还有公羊绝修炼的太上忘情刀,都是从太上忘情道演化出来的功法。”

“留在天柱山破坏封印的气息,有一些太上忘情道的痕迹。”

“我只是不确定,这是不是天妒女的局。”

天妒女隐藏在幕后,若她想要释放天柱山的妖魔始祖对付太一,对付谷梁皇室,是有可能的。

阴阳天宗的剑圣却漠然以对。

他终于被掌教允许出关了。

“和你说这些,你又不懂。”

乾坤道人神色渐渐变得冷漠起来。

这世界越来越乱了。

果然,被谷梁皇室掌控天下,只会祸乱这世界。

狼子野心的他们,脑子里唯一的想法,就是破除诅咒,拥有漫长的生命。

“宗门之内,参研魔神法的人很多。”

“我们的神网计划正在进行,联盟之时,已经到了关键的时候,绝对不能出错。”

乾坤道人厉色道。

“师兄,这很简单,将所有武圣都召集起来,只需要以阴阳天镜一一确认即可。”

剑圣终于开口了。

此物品是来自阴阳天宗天之一脉的至宝,唯有修炼天脉功法的人,才能动用。

乾坤道人内心松了口气,师弟算是开窍了。

百里飞鸿不知道庙堂与江湖,都因为他再起波澜。

他并不在意。

他所住的地方已经对外暴露。

前来拜访他的人,络绎不绝。

其中包括燕家的人。

自然是被他拒绝了。

扬州城,如今最难受的就是凌家。

凌家武圣老祖入魔,已经传播开来。

数百年建立的家族威望,顷刻间化为虚无。

凌家世子,面色惨白。

以前的他有多嚣张,现在就有多恐惧。

以往在扬州城作威作福,又有老祖喜爱,基本在扬州城可以横着走。

唯一吃瘪的就是想要娶燕家的女儿,颜如玉。

可这位改变姓氏的燕家人,在他看来不重要的旁系女人,却被燕家强硬拒绝。

就算是搬出武圣凌霄来,燕家人依然不同意。

如今,他一无所有了。

不得不躲在家族中,靠着家族的力量,免去被人刺杀的危机。

“老祖怎会入魔?”

“他可是武圣。”

“都怪百里飞鸿。”

“这该死的家伙......”

凌少卿压低声线,唯恐被百里飞鸿听到他的咒骂。

如今的百里飞鸿就在扬州城。

冥府来袭,被百里飞鸿赶跑了。

听说地藏与十大阎王都现身了,在百里飞鸿面前,没有勇气打起来。

这位被天龙仪定义为天下第一的武圣,他的威势在扬州城府本身就巨大,经过这一次守护扬州城,他的声望如日中天。

“不行,盯着我们凌家财富的人太多了,若不能改变现在这局面,我们所有人都要死。”

凌少卿尽管是二世祖,但他并不笨。

反而天资聪慧。

否则,凌家的老祖凌霄也不可能钟爱于他。

“扬州城内,唯一能救我们凌家的只有林家了。”

武圣林甲还在。

武圣林甲与老祖凌霄是出生入死的战友。

他们的友谊,是整个扬州人都耳闻。

“单凭这份友谊,只能让凌家不被是灭门。”

“想要保持凌家现在的地位,唯一的办法,就是联婚。”

凌少卿面色阴沉明灭。

林家现任家主有一位女儿,长相丑陋,天生面上有胎记,占据半边脸蛋。

除了这缺点,林灵儿再也没有任何的缺陷。

但正是这胎记,却无从消除。

林灵儿曾经将半边脸皮割下来,再用最极品的丹药,让皮肤生长回来。

但是脸上的胎记,却再次长出来。

此事,甚至惊动了武圣林甲。

林甲亲自出手,都威能压制她脸上的胎记。

后来武圣林甲却道,这是林灵儿的天赋,胎记是血脉显化的印记,一旦她的天赋能力觉醒,将会带给她难以想象的力量。

林灵儿天赋极好。

与凌少卿相比,他们甚至不相上下。

唯一让林灵儿产生自卑的就是这胎记,造成了她对自己信心不足,不敢见外人。

就算是外出,也是头戴面纱笼罩面容。

有一次凌少卿见林灵儿的身材曼妙,投手举足,充满着神秘气质,让他着迷,还缠着她一段时间。

而林灵儿对于凌少卿同样死心塌地。

但自从见识过了林灵儿的容貌后,凌少卿再也没有任何的非分之想。

“灵儿钟情于我,或许,我应该娶了她。”

“我若是成了武圣家族的女婿,凌家敌对势力的人,见到我也不敢下死手。”

“我们凌家,也能休息养性。”

“等我成了武圣,家族的厄运将会解决。”

凌少卿雷厉风行,立即找到自己的父亲,将此事提出。

凌家家主已经是焦头烂额,自然是想要通过联婚,解决凌家的困境。

现在自己的儿子提出,让他欣喜若狂。

“少卿,只能委屈你了。”

凌家家主叹道。

儿子多情风流,在身边的女人,都是扬州城最顶尖美人儿。

现在娶了林家的丑八怪,确实是为难他了。

吾儿的天资,未来必定能成为武圣。

可惜,时不待他。

但让凌家家主欣慰的是,经过这件事,他发现儿子成熟了。

开始自己谋求人生。

单纯放下偏见,与林灵儿结婚,就是巨大的进步。

“这件事,就让为父出马吧。”

凌家家主明白,老祖出事,对凌家打击很大。

凌家的厄运尚未降临,就因为百里飞鸿还在扬州城。

没有任何势力,敢在他的眼皮子底下犯事。

另外,武圣林甲的态度也是很重要。

凌家的势力还在,只是看这次联婚,付出多大的代价。

更何况,老祖只是被妖魔附体,却不是死了。

他的存在,同样在威胁很多势力。

凌少卿与林灵儿即将成婚的消息,很快就传遍整个扬州城。

燕家。

燕家家主燕鸿海轻皱眉头。

“现在林家一家独大了。”

“不行,必须要拜访百里大人成功。”

“这是我们燕家保住在扬州城根基的唯一出路。”

燕鸿海再次来到了百里飞鸿在扬州城的府邸。

“镇南水师总督燕飞堂伯父,燕鸿海求见。”

燕鸿海这次直接用燕飞的名字,双手恭敬地递上拜帖。

站立在百里府邸门前的人,燕鸿海看得出,这是天罡神通撒豆成兵制造的神通主。

就算他是法相境的强者,却不敢小觑眼前这两位神通所化的人。

站在他眼前的两位金人,漠然地看了他一眼,将拜帖接上,直接打开了看。

“燕家家主,主人就在里面,请随我来。”

神通金人转身推开大门,走进了府邸内。

燕鸿海不敢有任何逾越的想法,一直低着头,跟着神通金人往前走。

兜兜转转,他终于来到了百里飞鸿的面前。

而此时的百里飞鸿,却在观阅镇魔司传递过来的情报。

“燕家家主,随便坐。”

百里飞鸿没有抬头,而是轻皱眉头。

镇魔司的情报内,传来消息,宗门的武圣将会在阴阳天宗召开盛会。

但是根据天剑老人的推测,这次召开盛会,很有可能是与妖魔始祖有关。

宗门的武圣,多多少少都修炼了魔神法。

尽管学艺不精,可道行或许都出现了一些问题。

乾坤道人很有可能,是想要借此盛会,看武圣们是否真的被妖魔始祖附体。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yeguoyuedu 】

另外,天剑老人曾经提到,飞元岛提供给镇魔司的灵魂检测器,或许能觉察到妖魔始祖的存在。

除非,这位武圣,已经完全被妖魔始祖所吞噬。

另外,镇魔司查阅了大量的典籍,终于找到了妖魔始祖的数量。

真正的妖魔始祖一共有一百二十八位。

他们曾经的修为,处于半神层次,比一般的人仙还要强大。

只是通过封印,天柱山不断地磨灭他们的力量,让他们的实力大幅度下降。

最弱可能就是法相境,最强甚至比一般的武圣强大。

由于妖魔始祖的力量体系,与人类不一致,所以,很难用言语描述他们的真正实力。

“看来,要走阴阳山一趟。”

百里飞鸿心里道。

如此多的武圣汇聚,若是出了什么变故,局面将会变得更加复杂。

将书信收起来。

百里飞鸿脸带微笑:“燕都督在魔鬼海,可是逍遥自在。燕家主却在为他稳固大后方,可是难为你了。”

在燕飞带着镇南水师前往魔鬼海峡,镇魔司与总督府的关系改善了。

燕飞自然放弃飞元岛,将飞元岛的地盘留给镇魔司,确实是拿得起放得下。

更何况,燕飞做足了姿势,让世人都以为他投靠了自己。

百里飞鸿没有所谓,反正他是接纳了。

团结能团结的人,才能让自己活得更加轻松。

燕家的目的很简单,这次上门,就是希望百里飞鸿成为严家的靠山。

“燕家押注太子殿下,本是十拿九稳,按照礼法,他早应该登基称帝,在操办武宗葬礼。”

燕鸿海无奈地说道。

太子是储君。

储君在,任何皇子都没有机会登基。

朝廷甚至皇室很多注重礼法的前辈高人,都认定了太子为圣君。

若非最后一晚,太子不出事,现在坐在皇位的就是他。

“世事无常,乾坤未定,谁又能知道真正的皇帝是谁?”

百里飞鸿澹然道。

他看得出来,燕鸿海对道宗皇帝内心有很大的怨气。

也明白,他们如何怨恨,甚至反抗,都无力回天这局面。

自古以来,成王败寇。

太子死了,就是败了。

而九皇子赢了,自然是皇帝。

“圣上对我成见很深,甚至比你们燕家还深,你贸然找上门来,就不怕圣上找你们麻烦?”

百里飞鸿冷声说道。

“我们燕家现在大可撤离大元境内,前往飞元岛,或者魔鬼海峡。但扬州城是我们的根,这根不能丢。”

燕鸿海神色坚定地道。

“这世上没有免费的午餐,燕家主,你还是回去吧。”

百里飞鸿摆了摆手,让燕鸿海退下。

他能见燕家家主,释放出去的信号,也能威慑很多人。

其实燕家能利用好这条信息差,可以暂时保住燕家,逃往飞元岛。

“我们会付费。”

燕鸿海抬起头,看向百里飞鸿,眼中充满坚定。

既然免费的不能吃,那就吃豪华套餐。

百里飞鸿来了兴趣。

“哦,能让我感兴趣的东西不多,你们燕家能付得起吗?”

燕鸿海抬起头:“百里大人,应该知道我先祖曾经斩妖于东滨城。”

百里飞鸿点点头。

“百里大人可知晓,这头鲲鹏妖的来历?”

百里飞鸿摇头。

“我先祖斩杀鲲鹏妖,从鲲鹏妖腹部取出一块石碑,这面石碑可通往鲲鹏妖诞生的世界。”

燕鸿海咬着牙,将燕家的惊天秘密说了出来。

“先祖是从此地,参悟出了逍遥游。”

百里飞鸿很惊讶看着严家家主。

这秘密,可是价值连城。

燕家家主舍得放手?

“此物足够了。”

“但我们亏了。”

燕鸿海态度却强硬起来。

“你们想要什么?”

“我要大人娶颜如玉。”

燕鸿海说出这句话,心里却松了不少。

石碑是至宝,这件物品,唯有每一代家主才知晓。

他也曾经尝试过,进入其中。

却无论如何都打开不了。

唯一打开石碑的人,却是先祖燕南天。

他真正受伤,是在鲲鹏界受伤。

百里飞鸿迟疑了。

“婚姻不是儿戏,还需两情相悦,才能走得更远。”

百里飞鸿内心没来由心慌。

实力再强大,也是年轻小伙,正是血气方刚年龄,还是有一颗对异性躁动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