妖魔大军,倾巢而出。

没有人会想到,横断山脉,竟然隐藏如此多恐怖的妖魔。

当这支大军出现,百里飞鸿已经明白,人类在这场战争之中,没有任何的优势。

隐藏在妖魔大军幕后的九尾妖狐,太过恐怖了。

已经超出了百里飞鸿的认知。

更不用提,这群妖魔大军之中,堪比武圣气息的恐怖存在,就多达数百。

最弱的妖魔,也拥有神通主般的力量。

斩杀无数妖魔的百里飞鸿对于妖魔的实力等级研究,也有一定的了解。

妖魔中达到真妖、真魔级别,就掌握了一定的诡异规则。

类似于神通。

也属于法则类的能力。

不过,比人类掌握的神通,更加邪恶、凶险。

这只是其中之一。

真境级别的妖魔,人类除了武圣能将其彻底杀死外,就算法相境界的存在,只能通过镇魔方式,慢慢地将妖魔的本源枯竭,让它们自生自灭。

圣血是克制真境级妖魔的最有效手段。

当然,血气超过一定极限的时候,同样对真妖真魔有效。

所以,镇守血将,在任何势力中都是最为特殊的存在。

“我能怎么办?”

百里飞鸿叹息。

身为镇魔人,他是不可能退避的。

阳州省属于南荒边境。

一旦阳州省沦陷,大元境内全境全线沦陷。

没有任何的办法,将妖魔大军清除。

如此恐怖、邪恶的一支大军,冲入人类世界,掀起的必定是一场场大屠杀。

“我心尚有一丝慈悲。”

“看不得人类流血。”

“山河破碎,非我所愿意看见。”

百里飞鸿嘴角勾起一道弧线,或许看起来很傻。

但是作为一名镇魔人,他坚守了自己的原则。

妖魔降临,绝对不退缩。

镇魔不成,便成仁。

恐怖的妖魔气息卷席大地,惊悚万物。

仿佛一切都即将迎来末日的审判。

妖魔气息让万物窒息,为大元带来了不可抗拒的天灾。

一直以来,人类的高层,都认为人类已经赢得了对魔神战争的胜利。

就算残留下来的妖魔,是恶疾,总归有一天被除去。

绝影,人仙人去不留影。

天下间武圣称尊。

以人类如今武圣的圣血,对妖魔的克制,其实想要灭了所有妖魔,并非不可能。

事实上也是如此。

拥有高等智慧的妖魔,他们潜伏在万妖魔谷潜修,不敢踏足人类的世界。

为祸人类的妖魔,也只是它们的后裔,或者天地新诞生的妖魔。

更有甚者,是人类自己制造出来的妖魔鬼怪。

人心如鬼,自然能诞生妖魔鬼怪。

可妖后出世,降临人间。

以妖魔始祖本源之力为诱饵,鼓动他们,踏足人间,扫荡人间势力。

如此值得狂欢的日子,岂能不让它们嚣张?

气焰嚣张,重霄笼罩天地,像众生传递它们的恐怖。

杀戮时刻,即将开始。

属于妖魔的时代,已经到来。

没有人能阻止人类的步伐。

帝都。

悬挂在天坛上的警世钟,无人敲打,却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响彻天地之间。

传递世人,人类末日时刻的到来。

这件奇宝,乃是人道气运所诞生的珍宝。

与世人息息相关。

最近一次敲响,还是大秦帝国举国信仰黑天魔神。

近千年以来,警世钟再也没有敲响过。

在很多人的眼内,警世钟已经沦为一件装饰物。

只是,警世钟落在谷梁皇室上,太祖曾经交代过,必定要好生维护,此钟不能有失。

所以,警世钟从大元帝国立国之日起,一直悬挂在天坛上。

如今由神监司负责照应。

警世钟的敲响,惊天动地。

很多人都不知道钟声从何处传来,却耳闻警世钟的钟声。

一股恐惧袭来,让人烦躁不安。

神监司现任监正从天而降。

身穿宽大的道袍,头戴方巾,束缚着长发。

他背负双手,走至警世钟的旁边,面色凝重。

很快,神监司的三位宿老也降临于此。

星宿老人、寒月道姑、烈阳老祖。

此三位神监司最神秘的宿老,终于露面。

“拜见三位宿老。”

监正青松道人拱手道。

“不必多礼。”

星宿挥动衣袖,将监正青松道人扶起。

“警世钟响了,意味着足可威胁人族的大事,要发生了。青松,你可查到大元境内,何处出现异常?”

一般情况都是星宿老人在主持大局。

自然由他来发问。

“星宿前辈,此事应该与宗门的聚会有关。”

青松道人沉声说道。

“这次宗门的事情,我也知晓些许,可绝对不是宗门联合起来,对付大元帝国残害百姓。”

星宿不满地说道。

“宗门就算对皇室有诸多不满,都不会做出这般丧尽天良的事情。”

寒月道姑发声说道。

她本身就是来自古老而隐秘的道观。

为了传承她这一脉,当初答应了太祖,进入大元帝国,建立神监司。

尽管是宗门出身,但以往寒月道姑这一脉,是一脉相传。

为了改变命运,才打破藩篱,在神监司内招收诸多徒子徒孙。

“我认为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

烈阳老祖身形魁梧,浓密的黑发披肩,他身穿古老、残破的战甲,浑身散发着一股凶气。

不同于星宿老人仁慈的面孔,寒月道姑端庄秀绝天下的容貌。

他就是一个粗人。

但整个大元帝国,提及烈阳老祖,都不得不竖起大拇指。

他是秦朝的将领,为了人族大义,与秦朝割裂。

这男人撑过了大秦帝国所有刑罚,一声不吭。

后来被太祖招安,与星宿、寒月共同组建了神监司。

以日月星辰为号,监督天下。

“烈焰大哥,莫非你真的相信谷梁书的话?”

寒月道姑询问道。

“谷梁书乃是盖世奇才,若不是做错了路,这天下第一高手非他莫属。”

烈阳老祖惋惜道。

第二代监正谷梁书是他们三人的徒弟,继承了他们三人的传承秘法。

又因为他是皇室的人,无论镇魔司的镇魔六道经,还是谷梁皇室的皇极经世书,他都参悟通透。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yeguoyuedu 安卓苹果均可。】

凭借一己之力,抵挡太一符诏的诅咒规则。

至今被关押在镇魔司镇魔塔内。

镇魔塔乃是天下第一人仙武兵,将第二代监正谷梁书关押后,谷梁皇室还请动了谷梁皇室手中人王器,用来当镇魔塔的核心。

“尽管如此,但小书的能力,你们应该清楚,独自开辟了术士这条路。”

烈阳老祖对于自己这个徒弟,非常满意。

就算他的理念有误,却不妨碍谷梁书在他心目中的地位。

“金乌、九尾、鲲鹏、白虎四大妖王?”

星宿滴咕道。

“他们真的存在吗?”

“鲲鹏不是吾等杀了吗?”

寒月道姑反问道。

“所以,谷梁书在为吾等印证,四大妖王的存在。”

烈阳老祖又道:“鲲鹏的来历神秘,它是嗅到了黄泉之路的气息,才抵达东滨城。这神秘的鲲鹏妖,一心只想回到自己的世界,所以被我们所猎杀。”

“谷梁书推演中的其他妖王,我们寻找了数百年,不曾见到踪影,如今烈焰大哥却断定这次警世钟为三大妖王敲响,我确实是不信。”

寒月道姑又道:“青松已经查明,危险的来源是阴阳天宗附近一带,那我们也不需要再等下去,将镇魔五位前辈找来,一同前往查探就是了。”

“希望我们能赶得及。”

就算施展再厉害的遁法神通,从帝都抵达阴阳天宗地带,都需要数个时辰。

“宗门所有武圣汇聚一堂,若是他们都抵挡不住这次危险,我们的处境将危危可及。”

烈阳老祖摇头道。

“通知天守将,这次所有天守将,都要出动。”

“此次之外,还请圣上,协调各大家族的武圣,宗人府的武圣,都往南荒一带聚集。”

烈焰老祖以命令的口吻对青松道人道。

冥冥中,一股邪恶的力量传递至帝都。

作为镇守人族气运的存在之一,他能感觉到气运发出的预警。

大元宝殿。

此时的谷梁靖并没有往常般安静,大元帝国这艘船,被天妒女预言后,风波一浪接一浪。

妖魔始祖的出世,已经让人头痛了。

幸好,镇魔司的力量也不弱,有一位百里飞鸿在追捕这些妖魔始祖。

现在边境告急,作为大元帝国的皇帝,他是最先感受到了威胁的人。

他观照国运,整个边境处,一头遮天蔽日的九尾妖狐,正张开獠牙扑向气运金龙。

这是金龙的预兆。

是人道气运的警醒。

“通知血卫,以最快的速度抵达阳州省,查明南荒妖魔入侵事宜。”

谷梁靖对身后的血卫统领说道。

幸好,百里飞鸿尚在阳州省。

以他的脾性,必定不会坐视妖魔入侵大元领土。

在整个镇魔司里,百里飞鸿绝对是最恪守镇魔人原则的人。

这也是谷梁靖在派遣九位武圣试探百里飞鸿后,知道百里飞鸿不好惹,于是收手。

并没有动用谷梁皇室的底蕴,对付百里飞鸿。

“现在只能倚仗宗门武圣和百里飞鸿了。”

幸好宗门召开了武圣宴会。

谷梁靖还忌惮一番,现在看来,这无意之举,暂时对大元帝国有利。

“不曾想到,竟然还有抵达真境的妖王在世。”

想必是知道太一道主重创,太一符诏减弱,才以潜伏状态出山,对付大元帝国。

“法拉帝国是西方的一极,尔等妖魔为何不去对付法拉帝国?”

“就因为法拉帝国信奉的圣神,就因为那是圣神的牧场,所以你们不敢去吗?”

谷梁靖不满地道。

若是留给他的时间足够充裕,他无畏无惧。

可如今大元帝国百孔千疮,需要修补的地方太多了。

而道宗上位不久,尚未收复大元境内所有的势力。

若是给他三五年时间,血卫成长起来,妖王再世又如何?

可惜,天意弄人。

阴阳山的诸多武圣站立起来,他们神色凝重。

对于武圣来说,天地任何的异动,都难逃他们的法眼。

自然与百里飞鸿那般,看到了南荒十万大山与横断山脉交界处的异常。

恐怖的妖魔大军,正在向着他们杀来。

一股股不逊色于自身武道实力的妖魔气息,让诸多武圣为之色变。

“诸位道友,此地有我们阴阳天宗在,进入天心世界的人由我们阴阳天宗守护即可。”

天宗剑圣站出来,神色严肃道。

“还请诸位道友,斩妖除魔。”

剑圣拱手作揖。

有武圣默默地点头,一步跨出阴阳山,阻挡在妖魔大军的前方。

恐怖的妖魔气息不断地冲击他的武道意志,但他却昂然不动。

他为自己算了一卦,凶多吉少。

身边越来越多的武圣站立在同一个战线。

除了留守阴阳天宗的武圣外,尽数悬空而立。

站立之处,就是人族防线。

让众多武圣意外的是,他们前方站着一位身穿镇魔蟒袍服的年轻人,气宇昂然,手扶腰间大刀,无畏无惧地看着前方。

放眼看去,千山万水,此刻化为妖魔炼狱。

扑向他们的妖魔无穷无尽,翻天覆地,让人心生绝望。

“还请诸位武圣,将血气渡给我!

!”

站在前方的百里飞鸿以低沉的声音,传递至所有武圣的耳朵中。

“镇魔司何方神圣?”

玄天剑宗的宗主开声问道。

“镇魔巡逻使,百里飞鸿。”

最后四个字的名字,却带着一股让人信服的魔力。

百里飞鸿谁人不认识?

血气悬空,普照中土。

将大元帝国境内的妖魔,清洗一空。

还天下朗朗乾坤。

早应该想到了!也只有他才有此气度。

“在座一百四十多位武圣,若是将血气渡给你,你会爆体而亡。”

玄天剑宗的宗主知道眼前的镇魔人很强大。

有天下第一人之称。

但是,单是想要接受他们的血气,以一人血肉之躯,必死无疑。

“无妨,唯有借助尔等的圣血之气,才能让我的血镇山河,发挥出无穷大的威能,阻挡如潮水般的妖魔。”

百里飞鸿背对众圣。

却没有任何的担忧诸位武圣背刺他。

从古至今,唯独在对付异族时候,人类可以放下所有偏见,团结一致,抵御魔神,抵挡妖魔。

“神通之上,无量悬空!”

漫天的星辰垂落,化作滚滚的星辰之气,笼罩着他。

连绵不断地为他提供无穷无尽的能量。

“还请诸位道友助我。”

百里飞鸿吼道。

万物归元鼎从他的头顶冉冉升起,笼罩这片区域,鼎口内一缕缕的元鼎母气,如汪洋般浩瀚。

“好!

!”

玄天剑宗宗主喊道。

血气如龙,注入到了百里飞鸿的身上。

玄天剑宗宗主乃是宗门德高望重之辈。

他的支持,打消了所有武圣的顾忌。

释放血气,特别是一些年迈的武圣,就是在消耗他的寿命。

但他们毫不犹疑,全力爆发自身的血气。

完全不惧血气亏空。

决绝的武道意志,让一百四十多位武圣众志成城。

恐怖的血气,化作血龙,汇聚在百里飞鸿的身上。



澹薄的人王威严被激活,顷刻间,驱赶了九尾妖狐带来在心灵上的压迫感。

“血镇山河!”

百里飞鸿感觉到了万物归元鼎差点爆炸。

毫不犹豫,全力施展血镇山河。

同时,一股明悟在他的心间升起。

双手一挥,血气被他揉成一团,化作万里血气长城,阻挡在妖魔大军的前方。

通天绝地的圣血之气,形成一堵隔绝天地的墙壁。

墙壁之内,尽是漫天的太阳,悬浮在天穹上。

无量悬空,圣血化作骄阳,释放出照耀天地的光芒,驱赶暗黑邪恶。

冲锋在前的妖魔。

瞬间灰飞烟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