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洗战场。

混乱一片。

宗门的诸多武圣,也反应过来,纷纷走出阴阳山。

他们面露悲伤。

宗门的损失,不可谓不大。

残仙重燃仙光,发挥最后的余晖,拖延了时间,也斩杀了大部分妖魔。

正是有他们的阻挡,妖魔大军才没有冲入人间社会。

但却付出了生命。

他们本可以活得很长久的。

甚至比一般武圣还要长久。

但义之所在,虽千万人吾往矣。

在守护人族的安危上,他们选择了大义。

百里飞鸿静静地站着,他的神念神识覆盖全场,将人族的尸体找出来。

至于妖魔异族的尸体,早已经在他的血气下化为飞灰。

乾坤道人面对百里飞鸿,面露异色。

转化妖魔的力量,宗门也有研究过,但是太过危险了。

他们只是单纯地以妖怪的血肉,炼制精血丹。

而且,还是经过复杂的工序,将妖魔之气剔除。

可从没有人敢直接炼化妖魔的能量。

因为妖魔的能量天生存在污染性极强的妖魔之气。

一旦进入人体,很容易整个人都会被魔化。

“乾坤掌教可是有疑虑?”

仿佛看穿了乾坤道人的内心,百里飞鸿澹然问道。

在暴露万物归元鼎后,百里飞鸿已经知晓自己将面临何等处境。

但现在的他,已经无畏任何的势力。

独立独行,不受他人所影响。

这就是掌握强大力量的底气。

“尽管本座所言会有所冒犯,但还想问阁下一句。”

乾坤道人却是神色坚定。

其余武圣,同样露出关注的表情,他们知道乾坤道人想要问什么。

“前辈,但说无妨。”

百里飞鸿口气却变得异常客气。

“你所掌握的功法,可是来自魔神法?此功法强悍无比,也霸道无比,是否会传承下去?”

若只是百里飞鸿一人掌握,已经是事实,难以更改。

但若是这部功法流传开来,他可以想象,这天下将会变成什么模样。

简直是吃人的世界。

是毁灭这世界的开始。

“并非来自魔神法。吾之功法,从血元功开始,经过数次推演,并融合了镇魔六道经,以及镇魔司诸多功法,以此创造出来的一本返本归元之功。”

百里飞鸿露出一丝笑容:“诸般机缘巧合之下,才走到了今天这一步。其修炼之难,就算传出去,别人也难以修炼。”

“我教导的几个徒弟,传授的都是镇魔六道经,这门功法本身就是最顶尖的功法。”

乾坤道人松口气,却露出敬佩的神色:“百里大人的天资,当真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此话亦有所夸大,可这一战之后,却没有人敢否认。

古之人王,在如此小的年纪,也不可能创造出一门夺尽天地造化,万道归元之功。

更不提百里飞鸿修炼武道,才多少年,已经站立在人类的巅峰,开天境。

世人都误认为人仙只是一种称呼,第六道就是开天境。

这只是他们接触不到的层次,所产生的误解。

开天境必定是人仙,但是人仙不一定能掌握开天之妙。

“谷梁皇室害人不浅,这次滔天的劫难,尽管被化解于无形,但是埋下的隐患永远都不会被消除。未来人类能否还在这世界继续生存,还要百里大人努力,若是能复归上古人王境,我们人族才是转危为安。”

乾坤道人再次开声,却是恭维道。

“前辈请放心,吾乃镇魔人,什么地方都不去,只想守护自己的一亩三分地。”

百里飞鸿如何不知道,乾坤道人话里藏话。

他给的就是答桉。

在没有解决魔鬼海这难题之前,他是不会离开这个世界。

他这人本身就没有什么太大的欲望。

穿越道这世界,不过是想谋求一方稳定,一场富贵罢了。

但造化弄人,他加入了镇魔司。

成为大元一位镇魔人。

尽管对谷梁皇室诸多不喜。

却明白,想要人族社会稳定,必定需要一位统治者。

百里飞鸿管不来天下事,没有野心当什么皇帝。

现在作为镇魔人,能守护同族,是自己的天大幸事。

庆幸自己力能所及,掌握不少力量,可镇守一方平安。

念及此,百里飞鸿脑海再次浮现东滨城。

若是东滨城不灭,那该是多好的幸事。

但事实已经造成。

不可挽救,不可弥补。

只能汲取经验,不要让错误再次发生。

“留下来就好,留下来就好。”

乾坤道人心里松了口气。

界外,对于任何一位强者来说,都充满着难以想象的诱惑力。

正因为这份诱惑力,人仙离开了残破的世界。

他们同样身负重任,砥砺前行,为寻求解决魔鬼海而努力。

也为人族未来,在界外,寻找一条出路。

他们没有错。

太一符昭的出现,也是他们所允许的。

甚至鼎力相助太一门道主,掌握天道权柄。

抛开门派之见,抛开皇朝世俗各种因素。

历史遗留的问题很多,矛盾也很多。

但,太一道主掌握天道权柄,是最适合人类,也是最符合人类利益的做法。

只是可惜。

太一道主的道心,还没有臻至完美。

斩杀武宗皇帝,是他做过最大的错误决定。

已经是天上的人,却干预了人间的事,导致被人算计。

乾坤道人看得很通透,他们已经忘记了人类的伤疤,忘记了先祖们面对的敌手是何等残暴、恐怖。

“诸位,束缚已开,仙道已现,尽快取得仙基,成就人仙。”

乾坤道人转身对着宗门的武圣拱手拜下:“未来,我们想要赢得战争,在面对魔鬼海,面对妖魔,甚至魔神,都已经是不可避免的。”

“单纯想要以武圣之身,镇压人族气运,已是不可能。”

“乱世来了,大变也即将开始。”

“就让吾等为人族再定乾坤,真正解决妖魔的祸根。”

就在乾坤道人提振人心的时候,百里飞鸿已经悄然离开。

他的离开,等乾坤道人等人再看百里飞鸿之时,才发现,这只是一道分身残影。

整个天下,人心惶惶。

这场战斗的余波,向着整个世界在传播。

恐怖的战斗余波传递而至,让这世界诸多的统治者震撼。

很多古老残存下来的存在,也被这次战争震醒。

帝都,大元宝殿。

此刻的谷梁靖端坐在帝皇宝座上,他目光穿透一层层障碍,落在大元帝国的南边。

战斗已经结束了。

他自然知道,人类已经获胜。

大元帝国的气运暴涨,连带着他的实力也在增长。

本应该达到极限的他,却感觉到了不知何时,对人间帝王的诅咒已经悄然散开。

“太一符诏,消失了。”

是的,这场战争。

没有将天地打碎,波及人间。

却让太一符诏彻底消散,被天道权柄所吸收。

束缚在他们身上的所有枷锁,都随之消散。

但谷梁靖的心中没有任何的喜悦。

这场突如其来的战争,表现出来的高手水准,已经超出他的认知。

纵然是谷梁皇室底牌尽出,想要赢得这场战争都未可知。

“百里飞鸿,已经成龙。”

“遨游天地的真龙。”

天龙仪榜首,名副其实。

“你将朕如何待你?”

“爱卿?!”

谷梁靖冰冷的声音在大殿内回荡。

人王之姿。

谁敢在人王面前称王称帝?

就算谷梁靖不动手,皇室也不会将这威胁,留在大元。

他的存在,已经威胁太多人的利益。

但转过来,此时的皇室,甚至他谷梁靖能动百里飞鸿吗?

没有了这尊开天境界的强者存在,谁来抵挡妖魔三大王。

“妖魔势力隐藏何其深也。”

“妖魔始祖尚未找回来镇压,这又冒出了三尊妖魔之王。”

哎!



“看来,唯有将计划提前了。”

“我来这世界,只有一个目的。”

“夺取永恒道种。”

“大元帝国若是崩了,那就崩了。”

“谁也不能阻挡我。”

谷梁靖漠然地抬头。

不愧是存在永恒道种的世界,隐藏的水太深了。

不过,我还有机会。

凝聚大元国运,我的气运之盛,无人及我。

想要得到这虚无缥缈的永恒道种,并不是靠实力就能获得。

他需要机缘,泼天的机缘。

为了得到永恒道种,忍辱负重如此多年,到头来若是一无所得,那才是最大的笑话。

“血卫。”

谷梁靖冷漠地喊道。

“陛下,在。”

血卫统领身影无声无息地出现。

他的脸上没有任何情感波动,就像一把冰冷的武器。

“通知边关,出兵北蛮,我要将北蛮之地纳入大元的版图。”

“拟圣旨,传令镇南水师,进军法拉帝国。”

谷梁靖动了动嘴,却动用了大元帝国海陆两支精锐部队,对外战争。

“陛下,镇南水师若是离开魔鬼海峡,未必是法拉帝国海军的对手。”

血卫统领提醒道。

“无妨,军部将派遣十位武圣,进驻镇南水师,作为威胁蛮夷的力量。”

谷梁靖嘴角轻勾。

镇南水师若有反抗之心,那就将燕飞换掉。

再不济,制造一些意外,还是能轻易将镇南水师夺取过来。

“另外,派遣被北极水师、东海水师攻打樱花国,我要在年末之内,将樱花国尽数拿下。”

谷梁靖明白,自己想要将实力提升,最好的办法就是增强国运。

而增强国运关乎疆域、人口、信仰等问题。

他要征伐四方,就是要增大大元帝国疆域领土。

让大元帝国的国运更胜一筹,用以突破人仙,踏足第六道,甚至第七道的境界。

而且,他要凝聚战争的神格。

借助前世的力量,方能在这世界争夺永恒道种。

这世界的天才太多了。

永恒道种泄露出来的气息,让本土生灵总能诞生出极为不同寻常的强者。

自远古以来,人类崛起,与魔神战争开始,应该是这颗永恒道种在作祟,帮助人族,抵挡住了外来者。

炼气老祖投掷下来的一道光,非同凡响。

所有的炼气士都是人类。

真正的人类。

永恒道种天生就趋向人族。

所以,无论魔神如何寻找,都寻找不到那一束光。

“陛下,我们尚未准备好。”

血卫统领低着头。

“朕,已经准备好了。”

谷梁靖露出神秘的笑容。

人人都以为谷梁皇室衰落了。

等我一统人类的世界,带领人类,踏平魔鬼海,获取永恒道种,谷梁皇室的威名自然达到鼎盛。

而谷梁靖将会成为人类救世主。

天下归属于他,就算百里飞鸿再天才,也难以获得永恒道种。

到时候,他只需要将整个世界掌握在手心,永恒道种终将属于他。

战争,于他而言,不过是家常便饭。

转世之前,他可是天族的大军统帅之一。

“去准备吧。”

谷梁靖挥挥手,将血卫统领赶出去。

血卫统领忠心于他,但始终是这世界的人。

闭上眼睛,脑海不由自主地浮现百里飞鸿年轻过分的脸孔。

天族纵横诸界多年,什么天才都见识过。

比之百里飞鸿更出色的天才,最后都会臣服在天族脚下。

“如今我是人族。”

“无论是血,还是魂,都是人族。”

“尽管人族孱弱。”

“可却是最顶尖的种族,其潜力无穷。”

“天帝,你可要等着,未来,我一定会以你最忌惮,却最鄙视的人类身份,踏足天界,掠夺你所有在意的一切。”

谷梁靖面露狰狞。

若非他服用了从炼气士遗迹得来的轮回真灵不灭丹,他将魂飞魄散,永不超生。

但他一点真灵不灭,踏足轮回长河,注意到了黄泉路,看见了一束光。

跟随着永恒的光辉,抵达了这世界。

渴望,眼中只剩下渴望。

此刻的谷梁靖终于露出了他内心隐藏的最大秘密。

所谓的国运,开疆拓土,都是假的。

唯独战争,才是他最终的目的。

一颗黑色的石头出现在他的手里。

点点星星的神光,在绽放不朽的光辉。

这世界,没有天地众神。

天生的灵,本就是天地诞生的神。

但是被这世界诡异的妖魔之气压制,再也诞生不出神灵。

更不要提更古老的灵,他们早已经被魔神吞噬一空。

这个世界,已经被耗尽了资源。

再也诞生不出一尊神来。

北部边关。

北斗雄关总兵身边出现了一位浑身穿着血色铠甲的人。

“刘总兵,这是陛下的密旨。”

血卫将圣旨递给北斗总兵。

刘总兵面无表情,将密旨接过来,翻开一看,终于露出了一丝笑容。

“陛下没有忘记我们这帮兄弟。”

“这位天使,还请告诉陛下,三月之内,北斗雄关的兵马将攻陷北蛮之地,横推三千里,灭了北蛮诸部落。”

与此同时,北极、东极两支水师同时接到了命令。

尽管他很好奇,南荒现在发生如此大事,陛下为何要发动战争。

但攻击的对象是樱花国,他们自然没有意见。

魔鬼海峡。

燕飞总督沉默着,接过圣旨。

看完后,面无表情对着卫兵道:

“来人,将几位武圣大人安顿好。”

这次,谷梁靖没有给他选择的机会。

但却派遣了十位武圣。

燕飞知道,这是自己的机会。

男儿谁不想建功立业。

若是能在海上将法拉帝国的海军歼灭,于镇南水师而言,就是称霸眼前辽阔海域的大好机会。

镇南水师,将真正成为天下第一的水师。

“不必了,燕总督还是尽快做出安排,明天一早,就出海。”

派遣过来的武圣,以命令的口气说道。

燕飞拱手道:“是,武圣大人。”

势比人强。

谷梁靖派遣武圣过来,说是军部的支援。

但燕飞知道,军部根本没有这么多的武圣。

陌生,不曾听过名字的武圣,一定是谷梁皇室隐藏的力量。

他若是不同意,未必会死。

但另一道旨意必定让他看到。

那就是解除他在镇南水师的职务。

建立如此多年的镇南水师,花费了燕飞无数心血,他不想落入他人手里。

并非想要将它当成私军。

而是担心,地下的兄弟被人指挥不当,葬送了生命。

“听说飞元岛上的镇守使,经常来魔鬼海峡吧?”

这位陌生面孔的武圣突然询问道。

燕飞抬起头,露出一丝冷笑:“武圣大人,最好不要有任何想法,我可不想整个镇南水师为武圣大人陪葬。”

这位武圣眼中寒芒闪烁。

“圣旨提及,诸位武圣大人协作本总督,并配合镇南水师的战略?可是当真?”

燕飞浑然不惧这位武圣凌厉的目光,而是澹然说道。

“自然遵命。”

十位武圣中,一位女武圣出声道。

“那就好,之后命令,若有得罪之处,还请诸位武圣大人谅解。”

燕飞只是神通境。

但他身上积累的大势已成。

他不知道谷梁靖想要干什么。

但这不重要。

镇南水师已经恢复了实力,甚至借助南亚大陆的资源,让镇南水师更加强大。

十位武圣离开。

“这位燕飞,是在找死。”

被燕飞出言警告的武圣,愤然说道。

“陛下都动不了他,你还是收敛自己的小心思。像要从他弟子口中获知万物归元鼎的秘密,是想要将我们的性命都拖累吗?”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yeguoyuedu 安装最新版。】

女武圣冷漠地道。

“收起你的气焰,百里飞鸿要杀我们,如今的陛下也拦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