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要开始了。”

百里飞鸿抬起头,看向帝都。

随着修为越来越高,他的神通逆知未来也越发厉害,睁开眼,就能看到无数未来幻影片段在灵魂流淌过。

并非是他身体出现问题。

而是灵魂达到了极致,纯粹如霞光照耀内心。

心如玲珑,轻易地接收到到天地的特殊信息。

再看天地,已无美景。

阴暗如鬼的雾气,不断地蔓延,代表着元气的光明,不断地受到压制。

同时,一股股红色的杀戮之气,在天空之中流淌,汇聚进入帝都。

是杀戮,也是战争。

“谷梁靖,有问题。”

百里飞鸿沉吟片刻,得出了这结论。

夺取皇位的手段,躲过太多人的视线。

一个意外,是意外。

但是两个意外,那就不是意外了。

百里飞鸿就是其中之一的意外。

超出大元帝国任何人的意料之外,他的成就,没有人能预见。

皆因为他是穿越者,是带着外挂而来的穿越者。

他属于意外,在百里飞鸿看来,不算意外。

但是谷梁靖呢?

天下间最尊贵的帝者。

其武道达到了武圣巅峰,借助大元帝国的国运,就算是人仙都未必能说百分百能胜他。

太一门道主刺杀大元皇帝。

被武宗所伤。

相信,就算是太一门道主都不敢置信。

谷梁皇室八百年的统治地位,获取的资源,是超越任何人的想象。

而且,找到了这世界太多的秘密了。

镇魔司、神监司两大机构,掌控天下、监控天下,获取的资源、秘密,很大一部分流入谷梁皇室手里。

镇魔司越来越弱,其实也是有此祸根的存在。

谷梁皇室从镇魔司手里得到的东西太多了。

造成镇魔司不断衰弱。

能将太一道主重创,并不是什么意外。

若非太一道主刺杀太过突然,鹿死谁手,尚未可知。

“传闻谷梁家族能成为皇族,皆因为他挖掘了上古人王殇的大墓。”

“抽其血髓,融入谷梁血脉中,形成了独特的皇族血脉。”

“皇极经世书成为谷梁皇室血统唯一能修炼的功法,全因为谷梁血脉流淌着人王殇的血脉传承。”

“谷梁靖发动战争,收纳杀戮、战争之气,尽管不知道他是为了什么,但一定不是什么好事。”

百里飞鸿沉吟片刻,压抑心境,从天地中抽身而出。

观看太多,容易沉迷其中。

从乾坤鼎取出炼金物品滨虚,将注意力放在了此物品中。

他已经掌握了开天之力,也掌握了炼金之力,更掌握了造化之力,这件残品也是时候将他炼制出来。

同时,他的一份心神,也放在了技能之书。

【技能之书】

宿主:百里飞鸿

武道境界:人仙巅峰(开天境)

炼体境界:四十八炼血(伪人王血【48/99】)

天赋:镇魔神眼

天赋:神通之上,无量悬空。

天赋:掠夺

天赋:炼化

天赋:归元

技能点:4,887,897,980(可升级技能,可合成技能,可推演技能)

功法:万物归元鼎(第七层)

功法:金光不败横练功,第七重巅峰。

武学:鲲鹏遁法:无上神通,九重天重。

武学:血气长城无上神通,九重天。

武学:万道归元术,无量道术,一重天(0/100,000,000),可用技能点提升。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yeguoyuedu 安装最新版。】

武学:六道绝,极道神通,第九重天。

武学:天罡地煞一百零八道神通,第九阶。

武学:剑道无双,极道神通......

......

武学:周天星辰术,无量道术,一重天(0/100,000,000),可用技能点提升。

技能:炼金术(第十八层,可升级。),可窥视万物之真理,掌控万物之规则。

技能之书上的技能点,积累了很多。

但百里飞鸿却没有立即使用。

他需要沉淀。

唯一让百里飞鸿意外的是,自己登顶了人仙巅峰,修炼的三大核心理念,成为了他的天赋能力。

这说明,掠夺、炼化、归元已经深入到了他的灵魂。

这辈子都不可能在改弦换张,修炼其他功法了。

唯有一条路走到底,那就是将万物归元鼎修炼到极致。

同时,伪人王血显示的数值告诉百里飞鸿,他需要将血液提炼九十九次,才能触及巅峰,最后,突破九十九炼血将血液再次升华。

变成真正的人王血。

“九十九炼血,古代的人王,简直是疯了。”

百里飞鸿滴咕道。

但想到了人王对魔神的克制,对阴邪的克制,又了然。

人王可是斩杀魔神的存在。

炼金术提升至十八层,也就没有动静了。

但是,百里飞鸿却对这门追逐真理的炼金之道,产生浓厚的兴趣。

只有修炼万物归元鼎这门功法的他,才明白将炼金术提升的意义。

让他对万物的了解,进入一个更深层次。

从而施展万道归元术,更能随心所欲,轻易地找到万物之间的弱点,将其掠夺。

“滨虚,该将它炼制出来了。”

双眸绽放无尽的星辉,世界的奥妙在他的眼中闪烁而过,百里飞鸿以血为引,在篮球带下的滨虚上,刻画出一道道的符文。

符文引动天地法则垂落,被这件神奇的炼金物品吸收,很快,以百里飞鸿的小屋为中心,原来的东滨城以肉眼可见,不断地浮现。

仿佛从虚幻,慢慢地变成现实。

天罡神通逆知未来逆向而行,往过去而走,走到了天妒女神掌天降那一刹那。

时空被定制在这一刻。

此时,天空密布乌云。

恐怖力量降临,笼罩着东滨城原址。

......

横断山脉深处。

气质大变的凌霄斩了一头蛟龙妖,烤着来吃,他面色沉着,双眸充满邪魅光芒。

眉心处浮现特殊的符文,符文以一朵不知名的黑色花朵呈现。

“快了,快了。我感觉到,那座魔神墟,尚未被人发现。”

内心中的妖魔始祖催促道。

他似乎比凌霄还要焦急。

“南荒爆发的战斗,妖魔一方究竟是谁?”

凌霄享受着大餐,不慌不忙地说道。

正是一句话,却将心中的妖魔始祖激怒:“莫要提这下贱的叛徒,叛徒!

!”

“哦?叛徒吗?我还以为你们妖魔始祖是妖魔之中最强者,看来被你们视为叛徒的妖魔,是何等可怕。”

凌霄讥讽说道。

这些时日与妖魔始祖相处,他已经发现内心中的妖魔始祖,并非真的那么可怕。

若是重新给他选择一次,他会选择将妖魔始祖关押,永远地关押在他的心底里。

借助妖魔的本源之力,踏入魔神之路。

“可惜,你现在没有机会了。你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一路走黑,成就真正的魔神,方能将我从你的心中拔除。就算我现在想要离开你身体,我自己都做不到。”

妖魔始祖却开心说道。

“放心,你迟早会离开我的身体。”

凌表现得轻描澹写,但想要踏足魔神的境界,是何等艰巨。

“但在这之前,我希望你能回答我的问题。”

“九尾妖狐,这天地祸乱之力诞生的妖魔。”

妖魔始祖提及这位妖后,声音都出现颤抖。

“吾等诞生于魔神邪念中的妖魔始祖,其实一开始是拥有三百六十五位,满大周天之数,可如今只剩下九十九位。”

妖魔始祖语气中充满恐惧,但更多的是怒火。

“所以,死掉的都被她吞食了?”

凌霄眼睛亮了亮。

“不,狐九妖是最弱的一位。”

妖魔始祖冷笑道。

“你们人族,若是没有天妒女这位疯婆子在,以人族现在的实力,早已经被灭了。”

“他是谁?”

“金乌帝君!



仿佛永恒的太阳,在凌霄的心间升起。

“他并非诞生于被斩杀的魔神邪念,应该是某位魔神临死之前,以无上魔神之力,孕育出来的一尊恐怖的妖魔之王。”

妖魔始祖又道:“天妒女全盛时期有多恐怖?这尊横空出世的妖王,被她斩掉九条命,才逃脱,从此忍姓埋名,躲避天妒女。”

凌霄轻皱眉头,他知道天妒女在人类的历史中,都是禁忌般的存在。

却对天妒女实力有一个清晰的印象。

唯一知道的秘闻,就是天妒女与天祖爱恨情仇。

正是天祖的出手,让天妒女成为了女疯子。

今日换成妖魔始祖说天妒女,他才意识到,这位人族曾经的骄傲,是何等强大。

“百里飞鸿与她有仇,若是她真有你说的那般强大,这场戏一定很好看。”

“你嘴里提到的百里飞鸿,应该是南荒与妖后战斗的那个人仙。”

“人仙?”

凌霄眼睛一亮,但很快就暗澹下来。

他已经沦为魔道,人仙,曾经必生的梦想,将随之消散。

大口大口地吃着蛟龙妖肉,补充体内的消耗。

同时,踏入神秘的世界。

一处微弱,不可察觉的入口,被妖魔始祖指引让凌霄找到了。

“大小如意,无形无常,你若是做不到这一点,永远都难找到这处墟。”

妖魔始祖大笑道。

“确实颠覆我的认知。”

凌霄还以为魔神墟将是一处浩大的秘境。

却不曾想到只是一粒尘埃般的存在。

“大小,只是相对而言。一粒尘埃,也可以是一个世界。”

凌霄没有再听妖魔始祖的话,身化无形,流淌进入这一粒尘埃的世界。

“终于,我再次回到了家。”

妖魔始祖大吼道。

在此时,凌霄感觉到一股恐怖的力量蜂拥而来,将他包裹着。

他甚至来不及抵抗,浑身血肉都被无穷无尽的恶鬼在啃食。

“莫要抵挡,让我们一起融合吧。”

“否则,你的一切都会被吞噬。”

妖魔始祖冷漠的声音传来。

“你......”

“我可是妖魔始祖,你连我都信。”

伴随着恶鬼啃食的声响传来,很快凌霄就没有了动静。

再次站起来,全新的生命体出现。

白皙的皮肤下血管流淌着的却是黑色的血液。

“终于成功了吗?”

“我是凌霄?还是妖魔始祖?”

新的生命体回答不上这问题。

或者是全新的生命。

尘埃之内,隐藏巨大的国度。

阴霾的四周,却因为凌霄的到来,绿色妖异的火焰在天空燃起,将整个世界映照成诡异的绿芒。

如凌霄的眼前,却是一座山般的巨大尸体,陈横在这粒尘埃内的世界。

纵横数百里之巨。

神威如狱的气息,非但没有让凌霄感觉到难受,反而有一种亲切感传来。

这种感觉,仿佛在感受他,他们本是一体。

“弥补了生命缺憾的我,拥有这尊魔神的本源。”

“活该我继承这尊魔神的力量,踏上全新的生命。”

......

“大人,樱花国血祭魔神,招来了怪物,我们的兵力损失惨重。”

东征大军,以东极水师为首,北极水师辅助。

跟东极水师周都督汇报工作的正是北极水师的王都督。

“有请武圣大人斩妖。”

周都督只是冷冷地说了句。

占据半边樱花国的恐怖妖魔,正在肆虐他的士兵。

士兵四窜逃避,都往他占据的港口而来。

“另外,火龙神炮准备,瞄准樱花国国都,一日之内,我要樱花国国都夷为平地。”

周都督冷漠地下达命令。

火龙神炮乃是神监司打造的最新武器,甚至镇南水师都未装备,却给东极水师尽数替换了老旧的火炮。

万炮齐发,恐怖的火龙咆孝,落在樱花国国都。

所到之处,一颗炮弹,带来的是无尽的火焰,无情地吞噬樱花国国都内的卷席。

而樱花国的子民,也在这一轮的炮弹轰击下,死伤惨重。

整个樱花国瞬间沦为炼狱。

北极水师的王都督不忍观看,别过脸。

“看来王都督是没有吃过樱花国倭寇的苦,若是你见识过樱花国民族的劣根性,就不会露出这般表情。”

周都督嘴角勾起,勾动的却是无情的冷漠:“火龙神炮这般武器,自然要用畜生来检验下武器。”

他的目光,却落在十位武圣的身上。

迫降的魔神意志所化的妖魔,实力还行,但在十位武圣的围攻下,庞大的身躯很快就被打散。

“大人,我只是觉得,若是将整个樱花国的民族灭了,就算我们占据了樱花国,得到的也只是一个残破的国家。”

王都督叹息道。

“帝君要的是疆土,至于樱花民族,若是被灭绝了,这片疆土再也没有人会反抗。”

周都督只是简单地陈述一句话,语气极度不耐烦。

“至于你担心的妖魔鬼怪?十位武圣镇压此地,血气清洗一遍,再被熊熊大火焚烧的樱花民族,就算做鬼都做不成。”

王都督不不再话。

十位武圣灭杀了魔神意志降临在妖魔身上的鬼东西后,他们没有停止杀戮的步伐。

将目光瞄准了樱花国的修炼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