樱花国的修炼派系,学自中土,但多数是以往被灭门的邪道宗门小宗。

随着被召唤出来的魔神意志所化的妖魔被斩杀,十位武圣的目光,再次落在樱花国的修炼者身上。

寥寥数位武圣级别的存在,却是不伦不类,被称之为天忍。

至于他们引以为傲的阴阳师和武士道诞生出来的顶尖强者,只有两位。

五位天忍,一位圣阴阳师,一位剑圣。

就是樱花国的最大底蕴。

“倭寇之祸,来自武士道,这位所谓的剑圣就交给我了。”

谷梁皇室中的某位神秘武圣,冷漠地看向身穿和服,凝聚强大杀戮意志的樱花剑圣。

恰恰他也是练剑的,一直听闻樱花国的剑圣,在剑道上有什么非凡的成就。

甚至名满整个世界,让拉法帝国皇帝也称赞其为天下第一剑。

只是,这天下第一剑却从没有踏入过中土。

大元鼎盛之时,樱花国曾经俯首称臣,为大元帝国的附属国。

只是樱花国狼子野心,在人仙离开后,一直在窥视大元帝国。

大动作没有,小动作不断。

谷梁皇室曾出言灭了樱花国,都被历任的皇帝否定了。

毕竟,樱花国的底蕴也不错。

但如今看来,樱花国很多顶尖高手,并未留在本土。

这次战争,在大元帝国的不宣而战下,一日之内,已经攻陷了他们的国都。

“小心了,樱花帝国的底子不止这些。”

来自宗人府的武圣冷漠地看向陷入战火中的樱花国。

若非樱花国下镇压着东海泉眼,他们十位武圣出手,可以将整个岛国击沉。

但现在人可以死,樱花岛要保留下来。

“放心,不过是一些小鬼子罢了。”

谷梁玉满不在乎道。

樱花国那边。

召唤魔神意志降临,本身是一步险棋,现在魔神的意志在对方人仙武兵下,已经瓦解。

樱花国仅存的武圣,根本无力对抗谷梁皇室。

“诸位,准备玉碎。”

武士道的剑圣冷漠地说道。

幸好,这次樱花国过半的武圣离开了本土,前往了魔鬼海探索。

否则,这次樱花国的修炼界将全军覆没。

战斗再次开始。

下方的战争也如荼如火地进行着。

火龙神炮咆孝着,将樱花国国都洗地一遍。

恐怖的火焰,让樱花国子民连鬼都做不成。

与此同时,北蛮、镇南水师都开始发动进攻。

战争的气氛笼罩大元帝国境内。

南荒爆发出来的惊天动地的妖魔战争,百姓也没有再多关注,被朝廷引导至对外的战争关注中。

而整个南荒都实行了封锁,不泄露一丝一毫的消息。

若是被人知晓妖魔的恐怖实力,整个大元帝国都会人心惶惶。

掀起战争,是将矛盾引导的最好方法。

......

横断山脉深处。

一颗尘埃,不断地变大,恐怖的气息笼罩一方。

万物灭绝,威压不断扩散。

沉睡在横断山脉深处诸多古老的存在,被这股气息惊醒,将视线投入此地。

也有诸多镇守魔神尸体的隐世宗门,被眼前一幕给惊吓住。

“魔神的复苏?”

“魔神真的能死而复生还是魔神的尸体被妖魔始祖所炼化?”

“大事,大祸降临。”

“吾等镇守的魔神尸体,是否也会发生此变故?”

顿时,很多隐世宗门忧心忡忡。

但很快,魔神的气息急剧收敛,潜伏于虚空内。

秘境也消失不见。

“鬼车成功了!

!”

某宗门内,一位年轻的弟子正在沉醉于长老的讲经。

却被这股突如其来的气息惊醒。

“看来,我也要加快崛起,尽快修炼成为武圣才行。”

妖魔始祖脸上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

不同于鬼车这位妖魔始祖,他选择了一位年轻的武者,将他的灵魂完全吞噬融合,变成真正的人族。

“真的有意思,我心魔一脉的天赋能力,竟然人类开发到极致。始魔心符,确实强大,却适合我。”

“不过,真正的心魔之道,人类终究不是魔,他们参悟不到精髓。”

“等我成为武圣,始魔心符晋升为始魔心祖符,这始魔宫必定被我所掌控。”

“单打独斗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想要瓦解敌人,就要利用敌人,并从敌人的内部击垮他们。”

这位妖魔始祖眼中闪烁着智慧之光。

更何况,原始魔宗是建立在原始魔神的传承上。

那可是原始魔神。

黑天魔神被世人所忌惮,但黑天魔神在原始魔神面前,什么都不是。

原始魔神化身三千世,光照万道,乃是天地间最强大的强者之一。

他化身于此界,播下道统。

人类的武道,乃是人类文明起源的源头之一。

其他魔神的尸体,他并不感兴趣。

真正让他感兴趣的是原始魔宗内某件原始魔神的物品或者他的化身之物。

若是能得到原始魔神的传承,继承其智慧。

他就算是妖魔之身,也能摆脱生命的缺陷,沿着原始魔神之道,追寻那永恒不灭的光辉。

“鬼车为我们开了一个好头。”

“不过,有十五位同胞,却出事了,被封印在我都不知道的地方。”

“结果比落在三大妖王的手里,好很多。”

提及三位妖王,他的内心闪过一丝阴霾。

他们都走出了各自的路,真正踏上了魔神之道。

未来成就魔神,只是时间上的问题。

别人不知道,妖后狐九妖目的,但他知晓。

她想要带着她的万妖魔谷,卷席天下,将他们赶尽杀绝。

吞噬他们的本源,夯实她的道基。

相比起金乌、白虎两位,这小狐狸的根基,是单薄一些。

“三大妖王,想要踏上魔神境界,所需要付出的代价、时间都是难以想象的。唯一让我不安宁的却是人类,明明已经走到尽头的命运,竟然出现了拐弯。”

“人皇谷梁靖,镇魔人百里飞鸿。”

关注着天下事情的他,很轻易就找到两人的信息。

别人的关注点都在百里飞鸿身上,但这位统御了九十八位妖魔始祖的领袖存在,一手策划了这次天柱山逃狱事件。

他很明白,太一道主刺杀的不只是武宗皇帝,更是斩断了谷梁皇室的未来的命运。

常人难以觉察,他却看到了未来的断点。

可现在人类的命运被改变,作为人类的大敌,妖魔的命运将变得难测。

魔鬼海的存在,是对人类的巨大威胁。

可他却看到了人类解决魔鬼海的契机。

百里飞鸿与妖后之战,所暴露出来的恐怖武学,就是解决魔鬼海的最凌厉的手段。

“如此手段,若是能为我所用,我未来成就魔神将是注定。”

念及百里飞鸿的武学,他内心就变得无比炙热。

无心始祖低下头,再次聆听始魔宫长老的教学。

他需要学习人类文明的一切。

“就让鬼车去闹吧。”

“十年八年,我们都应该能成长起来了。”

“江南武圣凌霄,可是我为你挑选的寄生对象。”

“你可不要让我失望了。”

无心始祖

东滨城原址。

大雾遮掩这这一处地域。

若非百里飞鸿若有若无的气息,镇压一切,不知道能吸引多少天地诞生的妖魔鬼怪,蜂拥而至此地。

镇魔司已经得到情报,镇魔巡逻使坐镇于此,根本不需要他们担心。

百里飞鸿想要做什么,外人都干预不了他。

天穹之上,那一双冷漠无情的眼睛,盯着百里飞鸿。

却被雾霭所掩盖。

一道道神通交织成为大网,凝聚出天地间最强大的阵法天罡地煞大阵,遮掩了时间的逆转的气息。

小屋内的百里飞鸿,头顶悬浮着篮球大小的,绽放真理之光的滨虚。

记录着东滨城毁灭前的一刻。

百里飞鸿没有出手干预,也难以干预天妒女毁灭东滨城。

当初的自己,就算身怀技能之书,积累诸多技能点,都抵挡不住天妒女的这一掌。

更何况,这一掌来得太突然了。

本以为解决了鲲鹏妖鬼的威胁,解决了大沥山黄泉印记的威胁,东滨城的被毁灭的预言,就已经解决了。

谁能想到,天妒女亲自下场,实现了她的预言。

他再次经历一次东滨城毁灭的景象。

此刻的百里飞鸿心情很平静。

以一个第三者的角度看着这一切。

站在局外人角度,注视着天妒女的一举一动。

想要通过时空残留的信息,找到天妒女的痕迹。

可眼前这一幕,却将百里飞鸿震惊了。

他看见时空长河在眼前流淌着,也看见了这一掌来自何处。

过去!



遥远的上古时代的过去。

一位身姿卓越的女子,浑身散发着镇压天地的气势,随手探出一掌,打到了万载之后的东滨城。

甚至,两人的目光隔着过去与未来在时空长河中对视。

但很快,眼前的一幕消失。

东滨城也随之毁灭。

“是幻觉吗?”

以他如今的修为,以及一双看透真理的眼睛,事实告诉他,这不是幻觉。

天妒女隔着万古,随手一击,落在了如今的东滨城。

尽管落下的攻击力,万不存一。

但威能绝对有武圣的巅峰。

“原来这一切,早已经注定的了。”

百里飞鸿浑身冰冷。

滨虚已经炼制而成,将两年前的东滨城人文气象都烙印在这件炼金器物上。

只要他愿意,就能将整个东滨城,都从幻象之中显化出来。

但现在面临唯一的问题,想要提供滨虚足够的能量,将往昔的影响投射到现实,从而走到复活整个东滨城,所需要的能量是难以想象的。

就算是百里飞鸿自己,也撑不到滨虚完全融入天地,让东滨城真正地复活。

“另外,我就算赋予滨虚吞噬天地元气的能量,这会将中土的修炼环境变得异常贵乏。”

“一发不可收拾,牵连整个天地环境,引发元气锁链式变化,造成魔鬼海入侵蔓延速度更快,也让这世界真正进入末法时代。”

东西是制造出来了。

这件炼金奇物,并没有毁天灭地的力量。

却拥有最具特殊的力量。

它可以颠覆这个世界的认知。

“若不融入大元帝国这个社会,我将地心世界取出来,将滨虚与地心世界融合,就足够让滨虚演绎成为一个全新的东滨世界。”

而且,消耗小。

但,这又有什么意思呢?

“吞噬元气不行,若是吞噬魔鬼海的特殊力量呢?”

“无非是能量转化的问题。”

“我只需要将自己的核心力量刻画在滨虚内,再引导魔鬼海的力量进入滨虚,就可以抽取魔鬼海无限的力量,连绵不断底供应滨虚所需要的能量。”

这可是唯一解决滨虚现世,重现东滨奇境的唯一办法。

深深地望了眼天穹,隔着遥远的时光,仿佛梦回上古。

那时候的天妒女,尚不叫天妒女。

而是叫做姑射。

世人称为姑射仙人。

“你已经预见未来的自己,为何还能被天祖所暗箭所伤?”

百里飞鸿不明白。

他想不通。

以当时的姑射仙人之能,何须沦落到今天天妒女的地步。

天祖的厉害,百里飞鸿也是知晓。

能与当时的道主争天,其天资必定超绝,乃是世间少有的强者。

历经万载天祖陨落,姑射仙子成了今天的天妒女。

沧海桑田,已经将历史的真相,掩埋在时空长河内。

走出小屋,迷雾散去。

九天雷霆倾泻而落。

若天有怒,此乃天怒之罚。

逆转时空,企图改变过去,干预未来。

如今天道轮转,太一符诏不存。

天道释放它的怒火,将冒犯天道者,想要狠狠地击碎。

每一道雷霆,都是灭杀人仙的恐怖兵器。

漫天的雷罚,企图将百里飞鸿这大逆不道者灭除。

“万物归元鼎,现!

!”

“万道归元术,吞!

!”

百里飞鸿不惊不慌,将万物归元鼎悬挂头顶,万千元鼎母气垂落,将他保护。

同时,万道归元术化作黑洞,牵扯着天穹降临的雷罚怒火。

将这股庞大到极致的力量引导至万物归元鼎内,转化为最上乘的元鼎母气。

连绵不断的雷罚,惊悚万物,震慑中土妖魔鬼怪,让这些邪恶的存在们,瑟瑟发抖,惶惶不可终日。

而宗门、皇室刚放下的心,再次被百里飞鸿的举动给吊起来。

天劫之罚!

自古以来,从未有之。

皆因为,太一掌握天道,人定胜天。

可现在太一符诏被天道所吞,太一道主已经失去了对天地权柄的影响。

第一次呈现世人的眼前,竟然是以这般方式。

持续十天,从红色的神雷到金色、紫色、白色、黑色神雷,多彩多样化,将雷之一道演绎到了极致。

想要将百里飞鸿除掉,可是天道任何的手段,最终都难逃万物归元鼎炼化的结果,并归元为元鼎母气的结局。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yeguoyuedu 安卓苹果均可。】

仿佛被百里飞鸿所震撼。

天罚之眼消失不见,消散无踪。

碧空万里无云,澄清得让人心旷神怡。

百里飞鸿缓缓地收回万物归元鼎,这一次吞噬天罚之怒,他体内的洞天染上了天的气息,更加稳固,洞天都呈现出密密麻麻的法则气息。

这是开天境踏足巅峰后的异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