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道怒火持续十天,震撼了很多关注百里飞鸿行踪的强者。

如今,仙道之门已经打开,但是想要修炼成为人仙。

确需要仙基。

至于仙基是什么?

武圣巅峰,好比如一个膨胀到极致的圆,而仙基就是突破这个圆的一个凸点。

有强大的武圣,却将目光放在妖魔始祖的身上。

妖魔本源本身来源于魔神力量,若是能解决能量污染的问题,将其提纯对人体无害的能量,这绝对是武圣的仙基。

“我需要一个锚点,才能确保,连绵不断地吞噬魔鬼海的力量。”

能量传输渠道很重要,同时,若是传输渠道出现问题,对于整个人类世界都是一场灾难。

“当初,我将妖魔炼制成为精血丹,这办法却是可行。”

“让滨虚运转,可以有两种方案。”

“吞噬魔鬼海的力量,凝聚成结晶,确保滨虚正常运转数百年不出问题。”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yeguoyuedu. 安卓苹果均可。】

“就算出问题,也可以吞噬天地元气来代替。”

“按照我的预估,滨虚想要彻底融入天地,至少需要数代人的努力。”

而解决这办法的最好手段,就是滨虚内折射现实的人,与大元帝国的子民通婚,通过繁衍后代,将滨虚变成真正现实世界。

而人类交替血脉,也将变成现实。

而非借助滨虚的力量,幻化在这世间。

“三百年,足够了。”

“三代人的努力,老一辈死去,全新的世界将会诞生。”

“虚幻与现实的结合,不知道诞生出来的后代,是否血脉中存在什么变化呢?”

百里飞鸿带着滨虚,直奔魔鬼海。

穿越东海,却看见樱花国的战争,正在进行的如火如荼。

整个樱花国都陷入了火海。

武圣级别的战斗,尤为可怕,对残存的樱花国子民造成的伤害,不比火龙神炮差。

百里飞鸿并没有出手阻止。

直奔魔鬼海而去。

“那是百里飞鸿?”

“他进入魔鬼海了?”

“为什么进入魔鬼海?”

谷梁皇室的武圣滴咕道。

对于这一尊的存在,谷梁皇室无比忌惮。

他的存在,已经影响到了谷梁皇室对中土的统治。

但却爆出了三大妖王的存在,不得不让谷梁皇室允许百里飞鸿的存在。

依仗他的力量对抗三大妖王。

幸好,谷梁皇室的诸多天机师对百里飞鸿进行推演,百里飞鸿生性孤僻,难以合群,不可能勾结宗门以及其他势力,取代谷梁皇室对大元帝国的统治。

这是唯一的好消息。

现在的谷梁皇室诅咒已经被破除,只要给他们时间,他们有足够的能力培养出更多的人仙。

介时,这天下还是谷梁家族的。

对于中土的统治地位,无人能动摇。

特别是在宗门的力量遭受到损伤后,谷梁皇室的敌人又少了一个大敌。

但百里飞鸿的一举一动,他们都极为关注。

他一旦出动,必定是为了做一件大事。

“吾皇即将成就人仙。”

“作用天下,有国运的支持,若是成了人仙,百里飞鸿的危险将会减弱。”

太一道主重创,丧失了掌控天地的权柄。

太一符诏已经被天道所吞噬,就算太一道主再制造出太一符诏,也难以控制天道。

“樱花国的武圣,已经穷途末路,斩杀他们,不要发生任何的变故。”

谷梁玉朗声道。

下方的东极水师、北极水师也开始停止了火炮的轰击。

开始登陆,清除樱花国的有生力量。

他们的任务已经完成了大半。

谷梁玉说完,也不想在等,加入战场。

手中的人仙武兵剑,无比匹练,一剑将一位掌控火道天忍斩杀。

折身,再将武士道的剑圣灭于剑下。

两位武圣都遭受了重创,在他的人仙武兵下,他们难逃一死。

“樱花国就算毁灭,也不会让你好过。”

残存一口气的圣阴阳师吐着血。

以他为中心,巨大的法阵呈现。

圣血流入大地。

突然,整个樱花国四分五裂。

突然起来的炸裂,让十位武圣色变。

刚登陆的两大水师士兵在惊恐中,沉入海底。

却有不少强者凌空飞起,退出樱花国,惊恐地看着眼前毁天灭地的一幕。

大地沉沦,四分五裂,整个樱花国被巨大的力量震裂,沉入海底。

一股让众人都感觉到惊惧的气息传来。

“逃,带着水师逃离樱花国海域。”

谷梁玉暴怒,却没有忘记大声吼道提醒两支军队。

这都是谷梁皇室掌控天下的精锐。

培养起来一支军队不容易。

需要大量的时间、精力、资源。

若是东极水师与北极水师都毁灭了,大元帝国未来对外战争,将会长时间陷入低谷。

灭了樱花国不算什么。

海商的敌人,可不止是拉法帝国。

整个西方世界的崛起,气势如虹。

特别是在海洋上的势力,其实是强于整个大元帝国的。

魔鬼海峡能被抢夺过来,那是有百里飞鸿的功劳。

想要以一个镇南水师,挑战西方诸多强国的海军,根本不现实。

“该死的家伙,他们早已经打定了主意。”

“召唤所谓的魔神意志是幌子,真正的目的就是建立毁灭这片岛国的法阵。”

“若是樱花国灭了,他们就没有打算让大元占据这岛国。”

谷梁玉面色阴沉如水。

樱花国底下是东海泉眼。

泉眼通往魔鬼海的深处。

那是人类不曾接触道的禁忌之地。

尽管很多强者,都想探索这片人类的禁地。

但东海泉眼若真的开启,首当其次,受到影响的还是大元帝国。

普通人就像安安分分地度过这一生。

不像他们,想要追求这世界的真相,探索这世界的真理。

谷梁玉并没有后退,而是对着另外九位武圣道:

“我们现在布置下镇魔大阵,暂时将东海泉眼镇压,让周都督返回大元,通知宗人府,让他们请出镇魔司的无上至宝,镇世印。”

“这......”

有武圣略显迟疑,显然有顾忌。

这是人之常情,以东海泉眼的恐怖,他们需要不间断地加持封印,才能勉强压制住东海泉眼。

而且,还是暂时的。

等时间一久,东海泉眼爆发的力量越来越大,以他们十位武圣的力量,都不敢保证能镇压得住。

不少武圣脑海竟然浮现百里飞鸿的身影。

若是他刚才停下来,东海泉眼根本不可能被打开。

想不到最后胜利的时刻,被这小鬼子阴了一招。

一旦处理不好,大元帝国都难以承受,东海泉眼爆发出来的魔鬼海祸乱。

海平面被污染成墨汁般。

墨汁般的海水不断蔓延,开始冒出水面,往外扩散。

对于人类来说,是致命的能量外泄。

可是对于天下妖魔鬼怪来说,此乃一等一的修炼宝物。

吸一口东海泉眼的海水,就能让他们脱离散兵,进阶真境。

十大武圣此时已经没有选择。

他们必须阻止这场浩劫的降临。

十位武圣在谷梁玉等带领下,开始快速结印,同时释放圣血,笼罩数百里,驱散妖魔,压制东海泉眼的气息。

巨大的镇魔大阵缓缓压下,深入海底,镇压裂开的海底裂谷最深处的海眼。

巨大的阵法,终于将海眼堵住,黑色的泉水不再往外冒。

但是十位武圣的面色却不好看。

他们吞云吐雾,吸纳天地元气,不断地恢复自身的力量。

同时,全力施展能量,维持着镇魔大阵的完整性。

他们能感觉到镇魔大阵下,恐怖的东西,正在不断地冲击镇魔大阵。

很显然,东海泉眼被打开,已经惊动了魔鬼海最深处的怪物。

这是他们最担心的事情。

东极水师的都督将指挥权交给北极水师的王都督,化身长虹,往帝都赶回去。

他这是去找救兵过来。

......

天柱山。

此时的天柱山,已经彻底成为很多宗门修炼者的圣地。

以天柱山凝聚天地元气的特性,此地的元气比宗门内的秘境,都要强大十倍,甚至更多。

除了宗门的弟子在修炼外,还有很多散修,慕名而来,争夺天柱山的地盘,开始修炼,冲击当前的境界,突破新高。

除了夜晚时分,因为争夺最好的位置,出现抢夺地盘之外。

天柱山从曾经的封魔之地,变成了真正的修炼圣地。

“想不到我,最后竟然回到了天柱山。”

公羊羽在自己开辟的洞府,眺望着天柱山外的景色。

他释放了天柱山的诸多妖魔。

但从没有想过天柱山内镇压的妖魔,竟然是妖魔始祖。

他只是觉得这些妖魔很强大,足够给镇魔司一壶喝。

甚至给百里飞鸿一个教训。

曾经,他是名满天下的羽公子。

现在,他隐姓埋名,躲在天柱山暗中修炼。

此时的他已经踏足法相境。

尽管不是他想要的镇世法相,但如今的法相,却是极为强大。

以他现在的力量,武圣之下,可以无敌。

可以说,是公羊家族老祖之下第一人。

但现在外面的环境,发生的事情告诉他,这天下再不是武圣的天下。

残仙重燃仙光,将生命之力以及仙基耗尽的宗门前辈告诉他,就算是踏足人仙都不能保证自己,能否活命。

“天龙仪没有我的名字了。”

“一年之后,我的名字将再次出现在天龙仪上。”

羽公子霸气说道。

他恢复了自己的信心。

对于自己的天资,公羊羽从来没有怀疑过。

只是这世界上,有太多变态的存在了。

想当年,九皇子谷梁靖见到他也是客客气气。

而他的心里曾经对于这位九皇子根本看不上。

在他看来,未来的九皇子最好的归宿就是进入宗人府。

惊世逆转的九皇子,成了皇帝,而且是比武宗还要强大的皇帝。

天意弄人。

公羊羽心中暗自叹息。

当初,在他眼内,不过是随手可以捏死的蚂蚁,妹妹身后的下属,已经已经成为天下第一的高手。

谁能想到。

他还要阻止妹妹与他相近,将其嫁给第十八皇子。

十八皇子已经死了。

若是没有死,妹妹真的嫁给了他,整个家族都会受到牵连。

一想到妹妹还在横断山脉,闭关修炼忘情天刀,他脸上就露出痛苦来。

就在此时,公羊羽汗毛竖立,感受到死亡的阴影笼罩着他。

天柱山,仿佛被阴云笼罩,整座山都处于死亡的威胁中。

“不好,快逃。”

公羊羽施展遁法,速度消失在天柱山。

“咦,是这小鬼?”

“倒是机灵,算了,看在你将我释放的份儿上,饶你不死。”

“嘿嘿嘿”

身穿着黑色破旧铠甲的鬼车凌霄凝望着天柱山。

正是这座山,以及山顶上的天龙仪,将他们镇压在不见天日的山底下数千年之久。

如今,重见天日,对于此山的深厚感情,不得不报。

更何况,他需要炼制一件武器。

这破烂的世界,能让他看得上眼的东西,已经不多了。

“太一道通过天龙仪,聚集天下武运。”

“我要重续武道,掠夺天龙仪上的武运,对我而言,是大补之物。”

鬼车凌霄扯着洁白深寒的牙齿,看着宛若仙境的天柱山,喃喃自语。

至于天柱山的宗门弟子,饿了那么久,将他们吞食,填饱肚子。

恐怖的阴影,笼罩天柱山。

天柱山上聚集数以万计算的武者,正在闭关修炼。

突然间,感觉到世界末日的到来。

天空变作黑色。

一尊比天柱山还要巨大的魔神法相,出现在众人眼前。

却见他张开大嘴,一口含住天柱山,将天柱山上的一切,都吞下肚子内。

“痛快,太痛快了。”

发出巨大的笑声,一把抓住天柱山,将天柱山拔起。

“小,小,小”

天柱山不断地缩小,最后变化成为一根石棍。

扛着石棍,这尊恐怖的存在,一步跨出,冲天而起,消失不见。

“不要做无谓的反馈了。”

“我们的融合,是你天大的机缘。”

“新生的我,既是鬼车,也是凌霄,何乐而不为。”

天柱山被夺走,引发中州动荡,各种天灾,瞬息降临,整个能量磁场无比混乱。

待鬼车凌霄离开后,中州的武圣家族,前来查探天柱山,却是傻眼了。

被拔走的天柱山,留下的巨坑,正在冒着水。

蕴含着巨大能量的地下河水,从地下冒出来。

被震撼的武圣,顿时双眼冒光。

立即将自己得到的秘境,堵住了泉眼,大量吞噬这些灵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