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地是魔鬼海,这是魔神甚至妖魔的主场。

他们可以掌控四周魔鬼海的力量,化为连绵不断的力量,将自身的力量发挥超越极限。

魔神意志凝聚海量的能量,化作漫天的黑炎,凝聚成为一尊超过千丈的身躯。

由虚化实。

恐怖的威压,镇压这片魔鬼海。

整个魔鬼海千里之内,被他所掌控、主宰。

他就是这天地的主宰,统御者。

俯瞰着眼前这位宛若蚂蚁般的人仙,多少年没有见人仙出现在魔鬼海了。

尽管魔神意志姿态傲慢,但是他对于眼前这位人类,将警戒心提高到极致。

“我的命运,将由我决定。”

百里飞鸿嘴角勾动一抹笑容。

看向眼前高大,威压通天贯地的魔神化身。

以海量的黑色火焰组构成魔神的身躯,精湛入微的火焰法则掌控,形成一道道火焰法则的身体。

连带着周遭都被他的火焰法则所影响。

万物都在燃烧。

法则威压。

这是魔神。

天生主宰着法则,乃是天地法则所化,所孕育的恐怖存在。

“狂妄的人类。”

巨大的手掌,遮天蔽日,一手抓向百里飞鸿。

而这位人仙并没有躲避。

而是满面笑容地看着他,仿佛看到了满意的猎物。

这眼神让魔神的意志很愤怒。

浩瀚如海的火焰钻入人类的身体,他要将这人族烤成美味的点心,慢慢享用。

可是,眼前的人类,身体比魔鬼海还要广阔深邃,他的力量不算传输进入他的体内,也没有破坏人类的身体。

反而像是百川归流,融汇于海水内。

多少能量都不够对方吞噬。

“舒服。”

百里飞鸿遭受魔神的火焰焚烧。

可他非但没有感觉到难受,反而有一种说不出的舒坦。

对于能量的攻击,到了百里飞鸿这境界,已经难以伤害到他。

因为这股能量的攻击,看起来很恐怖,实质上打破不了自己的万道归元术。

破不了万道归元术,魔神意志的能量攻击,只能沦为自己的力量。

到了这一步,百里飞鸿已经舍弃其他神通武学继续精进,而是一门心思想要将这门无量道术提升到极致。

发动无量道术万道归元术,经验值正在不断上升。

每一次的道术发动就是一场实战修炼,比之自己修炼,增加经验快多了。

魔神意志双眸绽放血光,暴戾之气冲霄。

“竟敢吞噬本座的能量,那你就吞吧。”

“本座身处魔鬼海,拥有无限的能量供应,你根本杀不了我。”

魔神意志没有松手,反而加大了能量的传输。

掌御千里之内的魔鬼海能量,转化为漫天的黑焰,继续焚烧百里飞鸿。

一人一魔神意志的交锋。

没有拳脚的对轰。

就是双方的角力。

其凶险之处在于,只需要任何一方弱小,就会被对方杀死。

不是被火烧死,就是吞噬魔神意志而死。

百里飞鸿笑意吟吟,体内的万物归元鼎不断旋转,识海中绽放无量仙光的元神,不缓不慢地窥视魔神力量,开始推演魔神法则力量的玄妙。

这魔神掌御的天地与自己的无量悬空很相像,甚至比无量悬空更为霸道。

与魔神较量,对于百里飞鸿来说,就是一场送经验的战斗。

角力不断。

一人与魔神意志已经陷入僵持状态。

魔神脸上的冷笑渐渐消失,表情变得凝重。

很显然,掌御如此大的天地,主宰天地内无数法则,融合黑色火焰,是需要消耗极大的能量与意志。

他毕竟是魔神意志,只是一道意志化身而已。

并非魔神的本体。

所以,魔神意志消耗越大,他的力量就越弱。

万物归元鼎内的元鼎母气珠不断增加。

短短数个时辰的较量,百里飞鸿已经炼化出了上百颗珠子。

这比他的效率高太多了。

所以,百里飞鸿并没有杀死这尊魔神。

而是让对方抓住自己,使自己不断地吸收他的能量。

“可恶的人类,去死吧!

“给我焚烧。”

“本座不信,你能将这些能量都吞噬掉。”

“该死的家伙,本座要你死。”

魔神在叫嚣着。

他的另一只手,同时对百里飞鸿发动攻击。

换来的结果是一样的,他攻击的能量,都被百里飞鸿吞噬掉。

落在他身上的力度不痛不痒。

难以伤害到他的身体。

一天一夜过去了,百里飞鸿就像看小丑般看着魔神的意志。

他的身躯已经缩小了十倍。

魔神意志想要逃走,但是他不敢停止能量攻击。

因为他一旦停止,百里飞鸿身上带着的恐怖吞噬力,将会在一瞬间将他的意志给吞噬掉。

此时的魔神意志已经骑虎难下。

这一缕意志却是刚,依然死撑着。

安慰自己,眼前这位人类,马上就死了。

死了,自己就夺取他的一切。

连本带利给吞回来。

“已经到了垂死挣扎的地步了吗?”

百里飞鸿大笑道。

一道道符文秩序,穿透魔神意志,将魔神意志封锁,强行拉扯进入万物归元鼎内。

“我可要好好感谢你。”

“为我提供如此多的资源。”

“至于你的意志,放心,我现在可不会将你灭了。”

“对于魔神,我的了解不深,就从你这一缕意志开始。”

“你的意志记忆,可都是好东西。”

“很多我不曾见识过的秘闻,将会在你的记忆中找到。”

“放心,以后你的鱼塘,由我来打理。”

“我会定时收割这些鱼苗。”

残酷的命运,降临到了魔神意志身上。

在万物归元鼎内,无论他如何咆孝,都难逃他被幽禁的下场。

“被你耽搁了一天一夜。”

“这大元帝国,战争在如火如荼进行着。”

“若是出了什么大事,没有我守着,那可不好。”

百里飞鸿一步跨出,但很快停顿脚步。

他回眸看向魔鬼海深处。

他能感应到很多视线落在自己的身上。

这些都是顶尖的强者。

比人类的强者,强大太多了。

“你们可要好好修炼,待我再次降临之时,说不得就遇到你们了。”

“放心,你们将会享受魔神的待遇。”

“沦为我的资粮。”

百里飞鸿狂野的面孔,带着邪魅的笑容。

至少在魔鬼海的诸多强者眼内是如此。

恐怖的人族,终于冒出了一位人王级天赋强者的存在。

跨出魔鬼海界线。

“咦?”

魔鬼海缩小了百里。

雾霭也少了几分危机、邪恶、沉重感。

再次回到了东海。

扑面而来的战争气息,尚残留在海风中。

那是无尽冤魂的怨念。

陈横天空的阴司法则,正在不断地引导着亡魂,沿着特定的印记消失无踪。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yeguoyuedu. 安卓苹果均可。】

百里飞鸿面色微变,看向东滨城原址。

甚至横断山脉的更深处。

他能感觉到呈现出来的阴司法则,正在被两股微弱的力量偷窃。

“是黄泉印记。”

东滨城的原址内,黄泉印记被镇魔五老封印住。

但是,以镇魔五老的实力,其实并不能完全将它封印。

它在渴望得到阴司法则的力量。

而不是在封印中消散。

“横断山脉深处,应该是冥府的人制造出来了全新的黄泉之门。”

他脑海浮现地藏王。

这一尊古老的怪物,可是给予百里飞鸿很大的压力。

十殿阎王更是顶尖的武圣。

每一位都能位列天龙仪前十的存在。

只是,他们通过特定的方式,避免了天龙仪觉察到他们。

“亿万生灵的涂炭,引发的天地变动,若是继续如此下去,就算没有冥府的黄泉之门,黄泉路上的怪物,也能嗅着味儿,找到我们的世界。”

百里飞鸿心情越发沉重。

但战争的气息,已经开始降临。

甚至他能从未来多次见到这一次世界大战影子。

没有人能阻止战争的到来。

这已经不是一两个人的意念,而是众生的意念,命运的趋势。

“我灭绝了大烟。”

“谷梁皇室还处于鼎盛时期,大元还是兵强马壮。”

“其他国家想要胜利,很难。”

触及了大元帝国的诸多秘密,百里飞鸿很清楚谷梁皇室一直在隐藏着实力。

他们的力量有多强大,比之所有宗门联合起来,都要强悍。

以往还有太一道主的限制。

现在太一符诏已经被天道所吞噬。

完全融入到了天道中。

太一符诏已经脱离了太一门的掌控。

太一道主现在根本不是谷梁皇室的对手。

这只是百里飞鸿的一面之词。

当不得真。

太一门道主,能震慑整个中土,他必定有过人之处。

抬头看向天穹,白骨王座魁梧的骷髅坐着,无数骷髅亡灵,不断地挥动镰刀,收割着眼前的亡魂。

但很快,幻影就消失不见。

很显然,这不是圣者能见到的死亡国度。

放眼看向樱花国。

这片庞大的岛国,陆地已经消失不见。

百里飞鸿眉头轻皱。

樱花国是大元面向东海深海的一面屏障。

百里飞鸿不反对发动战争灭了樱花国,却明白樱花国的岛屿若是掠夺在手里,将会是大元水师的重要基地。

现在这屏障没有了。

若是东海深海的魔鬼海出现变故,妖魔大军率先冲击的就是大元帝国的沿岸城市。

海岸线狭长的大元海边,不可能派遣兵力守住每一寸海岸线的。

大元帝国多少兵力都不够。

没屏障可守,首先出现伤亡的就是大元帝国的子民们。

普通老百姓是无辜的。

此时的樱花国原址上方,存在十位武圣,正在盘膝修炼,恢复力量。

一位残仙遥远地看着他。

都是谷梁皇室的力量吗?

这股势力,已经超越很多一流的门派。

海底一道封魔气息存在。

百里飞鸿面色微变。

以他炼金术的厉害,很轻易就发现这封魔气息的来源。

镇压东海海眼的是镇魔司的至宝。

镇魔印。

“镇魔印不是在镇压镇魔塔吗?”

“唯有镇魔塔与镇魔印相结合,才能确保镇魔塔万无一失。”

“谷梁皇室究竟想要做什么?”

百里飞鸿一个起落就抵达了樱花国的原址。

面对眼前的残仙,百里飞鸿质问道。

镇魔塔乃是镇魔司掌控。

里面关押着的都是数百年来纵横天下的邪修。

有很多邪恶存在,他们进入镇魔塔之前,就已经是人仙。

现在过去那么多年被封印在镇魔塔内,以他们的天赋,静下心来,推演自己的功法,这一群人若是出世,将是一场浩劫。

却见百里飞鸿身上缠绕着无尽的杀戮气息,他的到来,让这位残仙陷入无尽杀戮的幻境中,道心摇曳,自己差点沉沦其中。

百里飞鸿!

尽管没有见过百里飞鸿是何人。

但是他年轻的面孔,以及他身上的蟒袍,这让残仙第一时间脑海浮现这位绝世高手的名字。

以往镇魔司的人,就算镇魔五老见着自己,都要叫他一声前辈。

可站在眼前这位镇魔人,却为自己内心带来无尽的恐惧。

十位武圣被惊醒。

“百里飞鸿!”

谷梁玉惊道。

“你……”

“回答我的问题。”

百里飞鸿沉声说道。

“百里大人,请听我说,樱花国并非我们沉没的。而是樱花国自己的武圣,设置了通天的阵法,打开了东海泉眼,让整个大陆毁灭。”

百里飞鸿听后才面色舒展。

“镇压东海泉眼也不需要镇魔印吧?”

面对百里飞鸿的问话,谷梁玉并未回应。

因为他知道,谷梁皇室的至宝,却不能用来镇压海眼。

否则,谷梁皇室将会失去一件至宝。

至于镇魔塔封印的邪修,若是他们越狱了,那是镇魔司的事情。

所以,当初他才叫人,让朝廷想办法,将镇魔印拿来,镇压东海海眼。

“若是东海海眼泄露,连绵不断的魔水流入东海,很快整个大元帝国都会受到魔水的影响。”

“生灵涂炭,这不是你愿意见到的吧。”

谷梁玉反问一句。

他渐渐回过神来,他是谷梁皇室的人。

又没有冒犯百里飞鸿,却是不怕他无缘无故,将自己打杀。

“哼,镇魔塔的封印若是破了,到时候你们面对的处境,并不一定会比这里好。”

百里飞鸿很想说,你们谷梁皇室收藏至宝,为何不用。

“唯有镇魔印,才能抵挡魔鬼海的力量,不断侵蚀,其他宝物抵挡不了那么久。”

谷梁玉仿佛知道了百里飞鸿的心思般。

“放心,镇魔司还有其他的宝物,可以暂时代替镇魔塔。而且,镇魔塔本身就是一件镇魔之宝,比之镇魔印更加强大。”

百里飞鸿却摇着头:“你们太小看第二代监正的实力了。”

话音刚落,大元帝国方向,一道通天的光芒照耀天际。

无数符箓现世,密密麻麻,整个天空都被符箓所覆盖。

“我,出来了。”

随着第二代监正的话落下,诸多魔道的气息在腾升,宣告世人,他们走出镇魔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