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魔塔破封了。

没有人知晓,这座被称为天下第一监狱的镇魔塔,究竟镇压了多少穷凶恶极的魔头。

但是威震天下的第二代监正,就被关押在这座塔内。

第二代监正创造了术士职业。

尽管百里飞鸿没有接触过,对术士不了解,作为一个新道的创始人,其天赋必定远超他人。

就算是百里飞鸿,都不敢提自创一个体系。

可想而知,第二代监正的恐怖。

“等会再收拾你们。”

百里飞鸿恶狠狠地瞪了眼谷梁玉。

谷梁皇室就没有干过一件好事。

但也不可否认,东海泉眼比镇魔塔更重要。

“只能将他们全部抓回来了。”

百里飞鸿满面的无奈。

唯一让他担心的是第二代监正。

至于第二代监正,为何被关押在镇魔塔。

他不曾耳闻。

以他现在的地位,如果他想要了解此人,镇魔司的所有机密,理论上他都能观看。

只是,他这段时间醉心于滨虚。

“或许,将他们抓起来,关押在滨虚之内,也是一件不错的事情。”

滨虚乃是百里飞鸿缔造出来的盖世奇宝。

当今天下,能在炼金术上超越他者,已经没有。

他正在创造炼金术这门职业的巅峰。

前无古人。

当然他也融入了大元武道的炼器之道。

结合炼器之道,以及武道上的一些见解,滨虚的存在,已经难以用等级来衡量。

总之,百里飞鸿的道行有多高,这件物品的潜质就有多高。

这是开放性、成长性的炼金器物。

“百里大人,我们跟你一起回去。”

谷梁玉咬着牙说道。

“你自己惹出来的烂摊子都没有收拾好,好好守住东海泉眼,若是镇魔印被人再次掀开,东海泉眼爆发,你就罪大恶极。”

百里飞鸿冷冷地回应。

谷梁靖不会出手的。

他要的是战争。

任何战争,甚至杀戮、争斗,都能给他提供某种力量。

这位大元圣上可是神秘得很。

百里飞鸿逆转时空,都未能看到谷梁靖的命运线。

唯独知晓,未来的大元帝国将被他带入无限战争的泥潭。

但这并非坏事。

至少在百里飞鸿的眼内,不是坏事。

如其被人来攻打,还不如主动发动战争。

若是能统一整个世界,将所有人类纳入大元帝国的领土,这对于未来对抗魔鬼海是有很大的帮助的。

单纯靠百里飞鸿的掠夺,降低魔鬼海的能量,给他一万年都未必能将魔鬼海消灭。

而且,魔鬼海深处建立的妖魔王朝。

妖后已经出现,还有两位神秘的妖魔之王,其力量比妖后大得多了。

堪比魔神般存在。

百里飞鸿化身金光,一掠而过,就是千里之路。

速度之快,让人吃惊。

但是樱花国与大元帝国的距离,还算得上遥远。

等他回去,却见到镇魔塔四周一片狼藉。

镇魔塔的位置,唯有五位宿老知晓。

如今,镇魔塔的封印被破,天下势力都知道镇魔塔现在的位置。

对于镇魔司来说,这是极度危险的。

这些势力,若是趁机夺走镇魔塔,对于镇魔司来说,这是巨大的损失。

这是镇魔司真正的镇司之宝。

五位镇魔五老,死了三位,重伤两位。

位置就在帝都五百里的一个山谷内。

整个山谷都化为废土。

九层镇魔塔,也被人掀了塔盖。

出现了残损。

天剑老人命陨一线。

另一位镇魔宿老青禾仙姑,只是受了轻伤。

镇守镇魔塔的其他镇魔血将,全部牺牲。

诸多统领级别的人,尸骨无存。

还有魔头在肆虐。

疯狂地收拢镇魔司死去的灵魂,夺取镇魔血将的肉身。

青禾仙姑努力撑着,维护未死的人。

就在此时,一道烈阳悬空而至。

所到之处,所有魔头化为飞灰。

死去的同仁,也在这股血气下,进入阴司,投胎做人。

百里飞鸿冷面如霜。

他双眸赤红,看着眼前被毁灭的一切。

从破开封印,到杀死镇魔司的人,速度太快了。

真正的强大的魔头已经离开,留在此地的邪修,其实力并不高。

青禾仙姑松了口气,但玉脸露出一丝悲伤。

百里飞鸿走到天剑老人的面前。

这位老人以剑插地,面色惨白如灰,血气干枯。

油枯灯灭,无力回天。

“飞鸿,你来了。”

镇魔一辈子的老人,露出一丝笑容。

“少说话,我为你治疗。”

“没有用的,若是肉身的伤势,我倒是不担心,但我的灵魂中了谷梁书的仙咒术,灵魂已经被焚烧殆尽。”

天剑老人轻声说道,他在强撑着。

“我明白了。”

百里飞鸿没有再出手。

他能除掉仙咒术,可天剑老人的灵魂只有一息尚存。

在他开始施救的时候,天剑老人就撑不住。

“飞鸿,我们镇魔司,有仇必报。”

天剑老人说完,就闭上眼睛。

“你说得对,有仇必报。”

百里飞鸿冷漠地说道。

至于镇魔塔内关押的邪修,既然有好吃,有地方住都不想待。

那就全部下地狱。

不,下地狱都便宜他们了。

此刻的百里飞鸿动了杀心。

“镇魔司对镇魔塔内的魔头们,是否留下气息记录?”

百里飞鸿扭转头,看向青禾仙姑。

“有的。”

“那就行,将他拿给我。”

青禾仙姑反掌间,一件罗盘出现她的手中,被无形的力量托住,飞到了百里飞鸿的手里。

“你们先回帝都。如果谷梁皇室发难,那就打回去。若敢还手,就告诉我,谁动手我灭了谁。”

百里飞鸿看着活下来的镇魔人说道。

未等他们反应,一步跨出。

青禾仙姑面上怒气一闪而过,并非针对百里飞鸿,而是谷梁皇室。

此地与帝都不过五百里。

镇魔塔有任何异动,谷梁皇室都能轻易地觉察道。

“对了,回去后,告知谷梁小儿,镇魔司从今以后,不归大元管辖,独立于世。”

百里飞鸿的声音传播得很远,很远。

远到很多地方都能听得到。

“唯有如此,才能履行镇魔之职责。”

至于谷梁皇室如何反应,百里飞鸿不想理会。

但是,若是对方想要动手,他不介意让人取代其位置。

再不行,那就走向共和。

天下是天下人的天下,而非某家姓的天下。

并非百里飞鸿叛逆,而是他的灵魂本身就来自地球,共和的观念已经深入灵魂。

他的声音在天地震荡,久久不绝。

帝都。

无数人色变。

愤怒的看向镇魔塔这边。

这代表着镇魔司已经与谷梁皇室决裂。

当然,镇魔司的人,其实可以离开镇魔司。

但是没有了镇魔五老的镇魔司,将会沦为人人可以欺负的存在。

他在愤怒表达自己的意志。

谷梁皇室,终究与百里飞鸿走向决裂。

“谷梁小儿?谷梁小儿?!

!”

道宗皇帝谷梁靖怒气冲天,在大元宝殿咆孝如雷。

却没有人回应他的话。

南荒一战,百里飞鸿一人独当妖魔军团,那时候他们已经觉察到,大元帝国一位比太一门道主更加强大的强者崛起。

他的意志凌驾于众生之上。

“皇上,镇魔司若是与大元帝国分裂......”

镇魔司麾下,中低层的力量在大元帝国那是一极的存在。

他们是镇压天下妖魔的先锋。

“要不要神监司出手?”

林公公低声说道。

但谷梁靖却冷静下来。

百里飞鸿这话是对他说的。

谷梁皇室逼迫镇魔司拿出镇魔印那一刻开始,其实今天的事情已经可以预兆。

但是谷梁皇室对镇魔塔的存在,不管不顾。

当数百年关押着的最强邪魔破开镇魔塔的封印,杀死了镇魔司镇魔五老其中四位宿老开始,镇魔司的使命在谷梁皇室眼内,已经被决定。

未来的镇魔司,将会被取缔。

只留下神监司和天守府的存在。

镇魔司存在那么多年,若真的让镇魔五老修成了人仙,这将会对整个谷梁皇室形成巨大的威胁。

毕竟,镇魔五老联手,就算是圣上都难以调用国运镇压镇魔司。

毕竟,大元的国运已经与镇魔司紧密相连。

中土的人类的命运,多次被镇魔司所救。

如此大的功德,功高震主。

以往有宗门的存在,有太一门的存在,更有谷梁皇室诅咒的存在。

他们必须要镇魔司这把刀。

现在这把刀用完了。

他们不费吹灰之力,就将这把刀摧毁。

镇魔五老,一直都是镇魔司的顶梁柱。

若是镇魔司五老都全死了,镇魔司彻底完了。

眼见着百里飞鸿进入魔鬼海。

在魔鬼海内感应不了大元帝国发生的事情,若是镇魔塔真的破了,他们的计划也就成功了。

现在,事情败露。

百里飞鸿的态度,是如此决绝。

“百里飞鸿说得出做得到。”

此时的他,就算动用了谷梁皇室的底蕴。

也未必能抵挡住百里飞鸿。

因为,他能觉察到百里飞鸿同样有底牌。

那恐怖的功法,当世无敌。

谷梁靖很明白妖后妖九狐的恐怖。

真真切切的第八道强者。

就算是前世的他,也只是这一层次。

可是百里飞鸿在面对妖后之时,从容不迫。

硬是将妖后给赶跑。

动用底蕴,或许能抵挡百里飞鸿。

但是,谷梁皇室掌控天下的力量,也将不会丧失。

大元在他的手里,也会崩灭。

愤怒过后,谷梁靖冷静下来,他已经跨出半步,即将成就人仙。

等他完成了自己的计划,借助帝国的力量,发动战争,点燃战争神格的神火,未来成就神灵,必定不弱于魔神。

他将一跃成就第九道。

以他掌握的庞大帝都与国运,取代人王殇的血,成为天下共主,也不过是时间的问题。

现在,暂避锋芒。

百里飞鸿,百里飞鸿,现在你不识抬举,成为我的拦路虎,未来莫怪我心狠手辣。

“镇魔司去留,全凭自愿。”

冷静下来的谷梁靖,声音冷漠地在宝殿回荡。

此话一出,整个朝廷,无数人跺脚。

大骂道宗皇帝是昏君。

唯独宗人府没有发话。

默许镇魔司出事不救援的是谷梁皇室,谷梁皇室背后是宗人府。

他们担心惹火烧身。

百里飞鸿的强大,已经超越了想象。

放在上古时代,能比他强者,也是寥寥无几。

“桀桀,终于回到了家乡。”

“还是熟悉的味道。”

“只是物是人非。”

“哈哈,既然如此,就送你们去见你们的祖先。”

一尊邪修疯狂大笑。

天地元气异动,钻入他的身体。

他是镇魔塔建立之后,被关押的第一批邪修,当时已经拥有邪仙的实力。

这些年来,对于邪法的研究越发精湛。

尽管修为不增并且下降至武圣,但现在天地变了,他恢复人仙实力,不过是短暂的时间罢了。

“腐朽的肉身,需要血肉精华来弥补,腐朽的灵魂,需要亡魂来弥补。”

“这座城市,本座要了。”

临仙城,乃是中州的一座古老的城市。

曾经这座城市走出几位人仙,他们的事迹传播天下。

乃是天下间最古老的城池之一。

因为有特殊的阵法存在,此地百姓很少遭受妖魔鬼怪的迫害。

此时,数百万人口的临仙城,宛若中土的一颗明珠的存在。

却被恐怖的邪恶气息笼罩。

就在此时,一道强悍的武圣血气爆发,抵挡住这股邪恶的气息。

“咦?原来是你,林家主。想不到当初古梁太祖跟前的护卫,竟然将修为修持至武圣境界。不过,就凭也想要阻扰本座,嫩了点。”

“前辈,还是尽快逃吧。你们走出镇魔塔就算了,为何要杀镇魔司的人,还是镇魔五老。”

林家武圣叹息道,看向眼前这位盖世邪修,尽是怜悯。

他自然知道,眼前这位邪修是多么恐怖,就算自己能撑过一小时,以他的手段必定屠戮半城人口,吞噬血肉灵魂,恢复自身的力量。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yeguoyuedu. 安装最新版。】

那时候他必败无疑。

但林家的武圣却不惊慌。

惊慌会乱了分寸。

“镇魔五老死了四位,还剩下一位青禾仙姑,何惧之有?如今天地明朗,本座恢复实力,天下何人能阻我。”

这位邪修狂妄地说道。

他曾经是邪王派创始人。

可邪王派已经被谷梁皇室所毁灭,自己被困了七百多年。

林家家主却摇头:“都说了,逃就逃了,隐藏起来,就不该出来杀人,或许还有一线生机。”

再看眼前这位邪王派的创始者,宛如看到了死人般。

“小小护卫,看本座将你打成丧家之犬。”

恐怖的邪法,笼罩临仙城。

林家家主双手抱拳,微微作揖:

“谢百里大人。”

这位邪法通天的邪修面色剧变,勐地回头。

“曾经我还想着,将你们抓到滨虚,将你们关押,磨灭你们的邪性。”

“现在看来,是我太过柔弱了。”

“既然你们不愿意在镇魔塔好好呆着,那就不要待下去了。”

随着百里飞鸿的到来,傲立天空。

临仙城万民跪地,拜谢百里飞鸿。

声音起伏如浪潮。

可此时的邪王派的老祖,却满眼的惊惧。

恐怖的血气笼罩着他,仿佛天地烘炉包裹着他全身。

“饶命”

施展邪法,涌动着无穷的邪恶力量。

这尊曾经的邪仙点燃了仙基,将其焚烧,以获得力量冲破天地烘炉。

但是,他小看了眼前的人。

无论他如何冲击,都难以撼动眼前这人的血气。

万道仙火,钻入他的全身每一寸窍穴,蔓延至他灵魂每一寸,将他活活地烧死。

化为一道仙光无瑕的仙丹。

七彩璀璨,光芒洞穿天地。

“既然你们都不想活了,我百里飞鸿成全你。”

以六道绝极道神通中的音绝,将此声音传播天地。

“逃吧,游戏开始了。”

“莫说我不给你们机会。”

“记住我的名字,镇魔人,百里飞鸿。”

恐怖的气息,随着声音,蔓延至大元帝国每一寸地方。

他的血气也随着声音光耀中土大陆,蔓延至每一寸土地。

夜空之下,宛若血阳,悬挂天空。

第二代监正谷梁书轻皱眉头:“什么时候,这天地出现这一尊恐怖的强者。”

“不过,血气对我没有用。”

运转皇极经世书,抵挡来自这铺天盖地的血气。

他被关押在镇魔塔,消息不灵通。

若是灵通,绝对不会与镇魔司为敌。

在他看来,偷袭杀死镇魔五老,让镇魔五老没有动用镇魔司的底蕴。

只要杀了其中一个,他们今后就可以在这片大地上安然无恙。

尽管他神通盖世,窥见这天地的变动。

但事关个人,却没有这般厉害。

“黄泉之门已经被打开一次。”

“我现在前往东滨城,应该还能找到黄泉印记。”

第二代监正无视这尊狂妄的强者血气,肆虐妄为。

在他的眼内,只有再次打开黄泉之门,去印证自己这些年来的推测,获知某些真相才是最重要的。

若非感应到了黄泉之门被打开,谷梁书倒是觉得镇魔塔是不错的地方。

锁住了自己的寿元不说,还能逃避很多麻烦的事情。

“要快。”

对方动用的罗盘,应该是星宿老师炼制的天星罗盘。

镇魔司保留着我的血液,动用这罗盘,可以轻易找到我。

除非我不在这世界了。

第二代监正谷梁书信手画符,牵引法则,形成法则。

激活法阵的瞬间,他跨越了万里,来到了东滨城。

眉头轻皱,被他点为大元财穴的大沥山已经消失不见。

留下来的却是万年不化的玄冰之海。

双眸绽放星芒,收集此地之气息。

想要找到一些关键的信息,获取这片大地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这片土地,却存在一股莫名的力量,阻扰了他的收集。

“是天妒女吗?”

“我听说了预言,始于血,东滨毁,大元崩。”

“也唯有这位女疯子才能做出这般可耻的事。”

谷梁书无奈地说道。

再看向四周,数百里的玄冰之海,在其中央处,一座诡异残破的空城出现。

这座城,唯有一座小屋是完整的。

“好神通,好强大的神通主。”

谷梁书不由赞叹道。

此时的他,见到了这诡异的城池,本应该离开的。

说不得危险随时都会出现。

不过,这座小屋的存在,却引来了谷梁书的好奇心。

以他现在的力量,同样能做到这一步,由虚化实,造化天地。

自持自己修为通天,就算缔造这片诡异存在的残城主人回来了,他也能从容离开。

一步跨出,破除禁制,踏入小屋。

简简单单的小屋,并没有什么看头。

唯一让他留意的是榕树下,立着木牌,上面写着纪小倩之墓。

“一定是他很重要的人。”

谷梁书摇了摇头,再次走出小屋,回到了大沥山原址。

“镇魔五老的封魔大阵,上古玄冰女的玄冰。”

“镇魔司与冥府发生了冲突。”

“镇魔司,可惜了。终究被皇室死死压住。”

谷梁书浑不在意,他一挥手,玄冰化去,露出了镇魔大阵。

被镇魔大阵镇压的黄泉印记,却是如此清晰,甚至能幻化出黄泉之门。

“正合我心意。”

谷梁书露出笑容。

是时候离开此地了。

镇魔五老的封魔大阵,他随手可破。

毕竟,当初研究封魔大阵之时,他可是帮了镇魔司不少忙,自然对封魔大阵很熟悉。

谷梁书结印,不断地将仙光注入黄泉印记内。

黄泉印记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化为黄泉之门。

“大元别了。”

谷梁书想要抬脚,正好离开,却僵在原地。

他回转过身,却看见一位身穿白衣蟒袍的年轻人站在他的身后。

身上没有半点气息,甚至他的抵达,都未曾惊动自己。

“我不知道评价你,说你聪明,却差点被你逃了;说你愚蠢,难道你不知道,别人的家,没有请问主人家,贸然跑进去,是很危险的事情吗?”

百里飞鸿负手而立,面带笑容看着这位被称为盖世奇才的第二代监正,拥有纯正谷梁皇室血统的谷梁书。

他的创举,他的传说,百里飞鸿听到耳朵都起茧了。

百里飞鸿看向黄泉之门:“黄泉之门曾经被你开启,留下了印记在此地。东滨城因此而繁华,因此而毁灭。”

“说起来,东滨城变成这般样子,也有你的一份子。”

谷梁书定睛看着眼前这位年轻人。

他不得不回头,也不得不停止脚步。

只要他往前跨一步,他就必死无疑。

一步之遥,却无论如何都迈不出去。

“镇魔人,百里飞鸿?”

谷梁书惊疑问道:“刚才传话,你还在中州,片刻之间,却出现在我的身后,这般速度,当真是天下一绝。”

“不知阁下阻拦我是何意?镇魔司的人非我所杀。”

“却因你而死,一切都因你而死。”

百里飞鸿脑海浮现繁华的东滨城,放眼看去,却是万年不化玄冰。

“你以为你能阻止我?”

谷梁书身上出现一股极为霸道的力量。

上天入地,唯我独尊。

这就是皇极经世书。

他的武道修为同样修炼到了人仙层次。

他开创的术士体系,也抵达了自己设定的仙神之境。

“阻止你?不,我是要杀你。”

“我已经说过了,镇魔塔你不愿意待,你们都得死。”

“上天入地,无人能救你。”

百里飞鸿冷漠地说道。

“小辈,狂妄至极,我谷梁书什么人仙没有见过,却从没有见过像你这般自大的人。”

谷梁书脸上怒气一闪而过。

他是谁,谷梁书,第二代监正。

神监司真正的开创者。

建立术士体系的存在。

纵观天下,能入得他法眼的人都不多。

别人关押在镇魔塔,是被折磨,修为不得精进。

他关押在镇魔塔,不仅凭借自己的智慧,踏足人仙,更是踏足术士的至高境界,成就仙神。

就算是镇魔司五老,在他的面前,也要客客气气。

谷梁皇室任何人见到他,也要叫他一声老祖宗。

“就让我......”

眼前的人消失无踪。

等他觉察到不对,排山倒海的力量轰击而来,将谷梁书踢飞数百里。

谷梁书站起身,面色沉着,深深地看了眼天穹。

不知何时,漫天的星辰,将这片天地都围绕在一起。

他一眼就看出,这道恐怖的神通,是在无上神通周天星辰术改造而来。

“小辈,黄泉之路上的强者,应该感应到了此界,你阻碍了我,却是给了黄泉路上的邪鬼机会。”

谷梁书抹了抹嘴角的鲜血。

他差点被拦腰踢断。

“我知道邪鬼想要锚定此地,但那又如何。”

百里飞鸿背负着黄泉之门。

隐隐若若中,黄泉之路出现,无数邪恶到极致的目光,凝视这黄泉之门。

但是,四大古城阻挡在黄泉之路必经之地。

此时的四大古城,已经有了人影活动的动静。

他们也觉察到了黄泉之门的开启。

前些时间,进入黄泉之门的人,现在却想要逃回大元。

可是,黄泉路上的邪鬼,却牵制住他们了。

“黄泉之门开得越久,吸引的邪鬼大军就越强大。”

谷梁书眼中闪过一丝焦急。

他是经历过一次黄泉之祸的人。

自然明白,开启黄泉之门的风险。

一般在一分钟之内,一定要关闭黄泉之门。

否则,窥视死亡的人,必定被拉扯进入地狱。

“我也在等他们的到来。”

“不过,首先要杀了你。”

百里飞鸿却看向左边的天空。

神监司三宿老的身影,由远渐近。

“我算给你面子,让你见了三位你师父一面再死。”

百里飞鸿露出一丝冷笑。

“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