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轻人,未免太看不起我了。是生是死,是赢是输,你说了不算。”

第二代监正谷梁书面色难看。

他就算被关押在镇魔塔,就算成了罪人。

但眼前到来的却是他的三位老师。

愿意将一生所学传授给他的老师。

所以,在谷梁书的心中,没有什么比他三位老师更好。

他们的抵达,百里飞鸿的话说出去,不只是落了三位老师的面。

更是将他的尊严踩在地下蹂躏。

“生气了?”

“当你杀了镇魔五老中的四位,我很像知道,你是否也动怒了?”

百里飞鸿浑身不在意。

神监司三位宿老,从天而降。

以他们的耳目,自然听到了百里飞鸿的话。

眼神复杂地看了眼第二代监正谷梁书,这三位威望名震天下的神监司三宿老,对于眼前这位弟子,又爱又恨。

只能怪他们只是传授了本事给谷梁书。

却没有将他的品性教好。

星宿老人开声道:“百里飞鸿,我们倚老卖老,请给我们一个面子,将谷梁书交给我们对付,必定会将他重新关押在镇魔塔。至于镇魔塔被毁,我们神监司负责修复。”

“既然知道倚老卖老,那就不要出声了,我若不给你们面子,是否不尊老爱幼?”

百里飞鸿语气冷漠地道。

“谷梁书身上流着的是谷梁皇室最纯正的血统,你将他杀了,就是与谷梁皇室真正地决裂了,你应该为镇魔司多做考虑。”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yeguoyuedu. 安卓苹果均可。】

寒月道姑温声劝道。

“镇魔塔被破,不知三位前辈在哪里?”

百里飞鸿可没有给神监司的好面色。

一直以来,神监司成立,就是为了限制镇魔司的特权而设立的。

后来是为了研究谷梁血统如何获得长生。

这机构很神秘,但是,在对谷梁皇室的忠诚度上比镇魔司强太多了。

这也是谷梁皇室一直相信神监司,而排斥镇魔司,甚至打压镇魔司的缘故。

“是不想和自己的爱徒交手吧?”

百里飞鸿点破了他们的小心思。

神监司三宿老沉默。

“当然,这是我们镇魔司的事情,镇魔司四位前辈赴死镇魔,为吾等镇魔司做出了表率。”

“有魔必镇。”

百里飞鸿眼神越发冷漠。

谷梁书终于忍受不了对方的态度。

似他这般一代天骄,其内心本身就傲气十足,不将天下人放在眼内。

当初存在偏激的思想,就是自负地认为自己能解决一切的麻烦。

引动黄泉之路,让整个世界走出去,在他看来是大元帝国唯一的出路。

只是,他的理念遭到了镇魔司的反对,也遭到了皇室的反对。

才会被镇魔司设下陷阱制服。

现在人身自由了。

阻挡在他前方道路上的镇魔五老,死了四位。

又跳出了镇魔司的一位年轻英才,当着他三位敬爱的老师的面,对老师们不尊重。

这叫他如何忍受。

“你叫百里飞鸿是吧?”

“今天我谷梁书,看来要好好讨教下阁下的手段,看你如何杀我?”

第二代监正谷梁书浑身散发着仙光。

密密麻麻的符文咒术,渲染天地,不断地抵挡来自无量悬空的压制,甚至笼罩百里飞鸿创造属于自己的法术领域。

“让你见识下什么叫做法术。”

“我等着。”

烈阳老祖终于开口了:

“孩子投降吧,投降的话,还有活命。”

烈阳老祖很明白,此时的百里飞鸿内心处于盛怒之下。

任何人的面子都不会给。

谁出手,谁就是他的敌人。

他们三位宿老代表着的是神监司。

一旦出手,整个神监司将会走到百里飞鸿的对立面。

“我武道人仙,法术仙神,天下之间,能媲美我者,无非是魔鬼海的三头妖王。”

第二代监正谷梁书摇头。

他内心的自傲,不允许他投降。

他承认眼前这位年轻人,是他遇到最强大的对手。

但谷梁书自认,就算是太一门道主现身,想要赢下自己,都极为困难。

烈阳老祖没有再说任何的话。

他的心看得通透。

若是神监司出手,百里飞鸿绝对会将他三个老不死都杀了。

甚至将神监司都毁去。

这次时间,在百里飞鸿的认知里,已经明确地认为以谷梁皇室为首,诸多势力联手,将镇魔五老坑了。

烈阳老祖三人并不是不想出手。

而是他们三位被谷梁皇室的强者拉走,耽搁时间。

此话若是说出,对于整个大元帝国来说,都会产生极为不好的影响。

他明白,因为百里飞鸿的崛起,镇魔司的力量将会前所未有地强大。

有了百里飞鸿在背后支持,镇魔司将会压倒一切的势力。

百里飞鸿血气洗尽天下,获得了无量功德。

而他也是镇魔司的人员,对于整个镇魔司来说,威势达到了巅峰。

谷梁皇室是想要借助这次机会,搞镇魔司一波。

但是让镇魔五老死去,绝对不是他们的意图。

只是,谷梁皇室的人不明白,关押在镇魔塔内的强者太多了。

不少古老强大邪恶的存在,都是当年顶尖的人仙帮忙,才将这些邪修关押在镇魔塔。

星宿与寒月道姑面色阴沉。

也没有再出声。

百里飞鸿不会买他们面子。

“留你活了那么久,给足你的面子,让你见了你三位老师一面。”

百里飞鸿看着浑身围绕着仙光的谷梁书。

眼前的人真的很强大。

武道双修,乃是奇才。

尽管只是第六道的人仙,可是其力量已经不逊色于任何的开天境巅峰人仙。

至于他的所谓法术。

在百里飞鸿看来就是在神通上衍生出来的术。

释放没有神通那么麻烦,消耗也小,同时产生的威力却比一般的神通巨大。

谷梁书没有回答百里飞鸿的话。

漫天的法术轰击百里飞鸿。

在触及他百米处,一切的法术,都被化解。

像是支持法术的能量,瞬间肢解,变成一道道能量,注入百里飞鸿的身上。

“这就是术士?”

百里飞鸿摇了摇头。

“确实很强大,但在攻伐之上,并比不得武道强大。”

“却是去了巧。”

“以更小的力量,撬动天地的力量。”

百里飞鸿漫步于毁天灭地的法术中。

可他所到之处,法术就消散。

能量流转进入百里飞鸿的体内。

掠夺魔神的意志后,他的无量道术:万道归元术已经晋升第二层。

只要他愿意,他能在自己周边,制造掠夺域场,将万物万道都笼罩在自己的武道意志之下。

冷汗从谷梁书的脑门滑落。

他从没有见过如此诡异,恐怖的神通。

可以掠夺一切的神通。

“法术,是你这辈子最大的骄傲吧?”

百里飞鸿走近谷梁书不足百米。

谷梁书毛骨悚然,如临大敌。

“你不是人,绝对不是人。”

“吞噬魔神,绝对是吞噬魔神转世。”

谷梁书大喊道,连连后退。

“万道归元术!”

百里飞鸿眸光微冷。

对着谷梁书隔空一抓。

一瞬间,掠夺对方的法术。

此刻,神监司三位宿老心脏都跳出来。

“我的记忆?”

“我的法术根基?”

“我的仙基......”

三大光球,被隔空抓出,落在百里飞鸿的手里。

他随手丢入乾坤鼎。

“六道人仙,六道仙神,确实很强。”

“可惜你招惹了不该招惹的人。”

“我本就对你有意见。”

“现在,只剩下仇恨。”

百里飞鸿趁着谷梁书失神刹那,欺身到谷梁书的面前,一把抓住他的脖子,将他吊起来。

“万道归元术。”

肉眼可见,谷梁书身上的一切,都被恐怖的力量笼罩,并不断地百里飞鸿掠夺。

随着谷梁书的生命气息降到低点。

烈阳老祖低着头,情绪低落:

“走吧。”

简单的两个字,却蕴含着无限的心酸。

他也是镇压一个时代,位极人臣的高手。

可如今自己的爱徒,都保不住。

更可恨的是,自己这一身自傲的本领,现在在眼前的年轻人面前,只是比蚂蚁大了一点。

神监司三宿老转身离开。

他知道,属于谷梁书的时代已经过去了。

属于百里飞鸿的时代已经降临。

镇魔司脱离大元帝国,必定会掀起血雨腥风。

对逃亡的邪修,必定追杀到底。

星宿老人能在百里飞鸿身上感应到自己最得意的作品,天星罗盘。

作为神监司与镇魔司的友谊,在此刻彻底断掉。

第二代监正谷梁书尽管被关押在镇魔塔,可是神监司是沿着谷梁书开创的道路,一直在壮大术士的力量。

现在,术士的缔造者,已经死了。

就是这般轻易地被人虐杀。

百里飞鸿的实力,越来越强大了。

比起对抗妖后那时候,他更加深不可测。

现在,没有人知道他的深浅在哪里。

黄泉之门还在。

泄露的气息惊破云霄。

但这一次,冥府没有人来。

宗门没有人来。

谷梁皇室没有人来。

仅仅因为,百里飞鸿站在这里,将当初的惊世天才第二代监正谷梁书灭杀。

谷梁皇室的绝代天才的死去。

是死去了一个时代。

没有人希望现在面对盛怒之下的百里飞鸿。

只要他在这世上一天,东滨城原址,他们都不打算踏入一步。

百里飞鸿站在黄泉之门,看着四大斑驳的古城。

四大古城代表曾经属于中土最辉煌时代的人仙,驻扎的古城。

每一块砖头,都是以人仙巅峰的开天之力,缔造出来的坚不可摧的石头。

构造了四大古城,横列在某种特殊的虚空中,保卫着这世界的安危。

不让外敌入侵。

借助古城,上次进入黄泉路的人,很大一部分都滞留在古城。

借助古城的力量,抵御着邪鬼。

一种很特殊的邪祟。

诞生于黄泉之地。

黄泉,阴间,地狱,冥府都是指人死后前往的某种轮回中转之地。

今天百里飞鸿站在门外,看着门内的世界,他很想踏足这一步,就此离开这世界。

在黄泉地狱发下宏愿:

地狱不空,我不成佛。

他没有这般做。

暂时,这世界还存在魔鬼海,还能养得起他的野心。

让他变得更加强大。

等某一天,他清空了魔鬼海,荡平了人间妖魔鬼怪。

踏出这一步也不迟。

心念间,滔天的血气,冲入黄泉之门,沿着黄泉之路,笼罩四座古城。

此时的四座古城,仿佛绽放无尽的仙光,绞杀邪鬼。

恐怖的血气不断地蔓延,甚至将黄泉之路都点燃,将一切都焚烧。

暗黑的虚空中的邪鬼,仿佛遇到了克星,不断地后退。

退入黄泉虚空深处,不敢踏前一步。

此时古城内的人已经蒙圈。

他们能感觉到了这股血气是何等强悍。

已经超越了他们的认知。

修炼了邪法的人类,浑身难受,幸好血气不针对他们。

否则,只是被血气笼罩瞬间,他们已经化为飞灰。

血气化作打手,一瞬间,将大量的人从古城拉扯回来。

而古城内空留着邪修,面面相靓。

“我们被舍弃了。”

“舍弃?这条路本身就是我们自己所选择的。”

“对方留我们一命,已经算是仁尽义尽。”

“想办法,沿着冥府踏足的路,离开古城,继续深入黄泉,才是正道。”

......

很多人被拉扯回到了大元帝国境内。

压抑的恐惧,顿时宣泄出来。

更有武圣级别的存在,血气震荡,大声高呼。

百里飞鸿默默地,将黄泉之门收入地心世界,以乾坤鼎的力量封印住了黄泉的气息。

完全没有理会身后的人,在大呼小叫。

“这位......前辈,多谢相救。”

一位武圣拱手道。

却不提古城内的任何事情。

百里飞鸿没有理会,而是拿出天星罗盘,一步跨出,消失在众人的眼前。

“那是百里飞鸿?!”

江东流低声说道。

在古城这段时间,他收获不菲,已经达到了法相巅峰。

结果,回归却发现了是百里飞鸿所救。

“他,成就人仙了。”

江东流不敢相信道。

唯独这位武圣,感应天地,神态激动。

因为他知道,太一符诏消失了。

压制在他们头顶上的太一符诏终于消失了。

“我也有成人仙的机会了。”

他的心底呐喊道。

走出这方天地,不就是为了呈现吗。

现在,终于可以窥见人仙的希望,如何不开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