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梁书死了。”

远离了大元帝国的两位邪修,其中一位至强者突然说道。

“金蝉脱壳,唯死才能深入黄泉。”

另一位人仙却道。

“当真是惊才艳艳之辈。”

“老谢头,你指的是谁?”

“谷梁书,百里飞鸿。”

这次里应外合,终于打破了镇魔塔。

他们才得以逃脱出来。

“谷梁书必须死,才能浇灭百里飞鸿的怒火。他若不是不死,我们在劫难逃。就算知道了源界的秘密,也难以真正抵达源界,就会被百里飞鸿拦截。”

老谢头抽着旱烟,眼中闪过一丝阴霾。

这时代崛起的强者,真的天下无敌了。

比之太一门培养出来的道主强太多了。

如今这一任道主,都在吃老本。

“谷梁书神魂三分术,一道在本体,一道进入黄泉路,一道在我们手里。”

“希望他说的秘密不会出错,不然我们这一趟,只能与他的三分之一的神魂同归于尽了。”

张麟轻笑道。

老谢头笑了笑。

拍了拍腰间缠着的黑魂玉:“谷梁兄弟还听着呢。”

“两位大哥,抓紧时间离开。百里飞鸿比我想象之中还要强大,选择两位大哥与我一同共享源界秘密,皆因为两位大哥不在名册之内,百里飞鸿不会知道你们的身份。”

谷梁书透过黑魂玉传递自己的话语。

“放心,就算是天星罗盘,也不能在定位你的位置。”

张麟自傲说道。

他有自傲的本钱。

不同于老谢头来自于宗门。

他曾经是大秦帝国的诸侯王,当年谷梁皇室争夺天下,若非太一门以及诸多宗门对谷梁太祖的支持,这天下理应属于他的。

谷梁小子当初带领的军队,可是打得不敢露面。

可惜,宗门最终选择了古梁太祖。

谁让他体内留着四分之一的大秦皇血。

那可是掠夺魔神的血液,融入了自身的血脉中。

“张大哥是没有见识过百里飞鸿的恐怖,此人简直是年轻时候的古人王。”

谷梁书无奈说道。

人王,乃是人类共主。

乃是站在人类历史的巅峰存在。

若非魔神的数量多,人类现在的社会,还是在人王的统御之下。

要知道,到达人王的境界,近乎永生了。

但最终还是难逃魔神的魔爪。

谷梁血脉中的诅咒,其实是有先例的。

当年诅咒魔神为了限制人王的寿命,诅咒人族拥有天人五衰之劫难。

越是强大的人,越是如此。

除非他离开这片天。

历史长河中很多赫赫有名的人王,要不就是寿终正寝。

要不就是带着部下,离开了这世界。

“源界,乃是人王共主开辟的天地,是留给我们人类最后的底蕴。”

张麟再次说道:“魔神们一直都想要寻找人王的源界,特别是祖人王的源界。”

“不错,魔神也开辟了很多源界,以掠夺我们世界的能量,削弱我们人族的潜力。更重要的目的,就是通过这手段,让这方天地能量枯竭,从而逼出人王源界,得到人族的至宝。”

老谢头眯着眼。

他是修炼邪法的人。

其实,在远古之时,功法没有正邪之分。

只有人有正邪之分。

他说这句话,是在提醒谷梁书,若是真的动用了人王的源界,极有可能会落入魔神的圈套。

“已经走到了这一步,我们没有了退路。”

谷梁书叹息道。

其实他的内心,却没有任何的波澜。

这是天大的机缘。

更何况,就算这道化身之魂灭了就灭了,他还有一条命正通过谷梁皇室掌握的黄泉之路,进入黄泉,走出界外。

“嘿嘿,老谢头,你什么都好,就是心软。我看你不应该被人称之为魔头。”

张麟嘲弄道。

“南亚之地,已经如此荒芜了吗?”

“我嗅到了黑天的气息。”

“快走,我留下的老巢已经还在。”

......

扬州城,镜湖。

站着一位青衣中年,浑身雅儒之气,他面无表情地看着镜湖。

“真龙尸体不见了。”

镜湖的秘密,乃是他最后的底牌。

就算是被关押在镇魔塔数百年,都念念不忘。

就是担心自己的这个秘密被人发现。

“是炼尸宗的人吗?”

青衣中年语气充满着怨恨。

唯有炼尸宗的人才知道这秘密。

就在此时,一尊武圣降临,警惕地看着他。

“前辈,不知道来扬州城欲为何事?”

武圣林甲沉声问道。

他的身体气血浮沉,武道意志锁住眼前这位青衣中年。

青衣中年看向武圣林甲:“龙宫是被你所发现的吗?”

武圣林甲心底一沉。

他已经猜测到了对方的目的。

真龙尸体。

真龙乃是堪比人仙巅峰的存在。

就算是死了,若是落在炼尸宗的手里,也能发挥出人仙的实力。

难怪我感觉到危险。

“龙宫并非我所发现,乃是炼尸宗发现,真龙尸体也非我所得,得到真龙尸体的人是百里飞鸿。”

“炼尸宗?百里飞鸿?”

被关押太久的青衣中年,并不认识百里飞鸿。

“龙宫是好地方,最后却被你这武圣所得。”

青衣中年没有出手。

眼前这位武圣巅峰的存在,一旦打起来,以他现在尚未恢复到巅峰实力的残仙,需要付出巨大的代价。

既然已经知道了真龙尸体被何人所得,等恢复实力,再夺取回来就是了。

“龙宫是好地方,前辈若是想要,我可以拱手相让。”

武圣林甲的态度,让这位青衣中年很奇怪。

他知道,在谷梁皇室夺取了天下后,这天地就被太一符诏所限制。

现在,天地初明,人仙之光再现。

但作为一名武圣巅峰的存在,绝对心存傲气,不可能轻易将到手的宝物拱手相让。

观察对方的一举一动,知道这位武圣极有可能是当地的世家士族。

一个洞天福地的存在,对于家族而言,可以连绵不断地培养杰出的强者。

“不了,真正的宝物已经被人所得。不过,拿了我的东西,这位百里飞鸿我是不会放过他的。”

青衣中年的话。

让武圣林甲一愣,他顿时明悟,此人极有可能是破了镇魔塔逃出来邪修。

看对方的态度,不用说,一定是大元帝国立国之初,关押的人仙级别的人物。

转眼间,这位青衣中年消失了。

武圣林甲感觉得到,对方离开了扬州城。

“呵呵。”

武圣林甲脸上闪过一丝讥讽。

人贵在自知。

刚才一番话,武圣林甲大方地说出真龙尸体在谁的手里,若是对方知道百里飞鸿,必定舍弃要回真龙尸体的念头。

可是眼前这人,却是对百里飞鸿的实力毫无所知。

从百里飞鸿的手里抢夺真龙尸体?

嫌弃自己命长了?

摇了摇头,返回家中。

他没有百里飞鸿的消息,若是有的话,一定会通风报信。

不过,他却见此消息传递给了当地的镇魔司镇守使。

尽管疯传镇魔司要脱离朝廷。

但这件事能否成功都另说。

百里飞鸿除非想要取代谷梁皇室,否则,镇魔司最后还是要回到大元帝国的怀抱。

青衣中年刚出扬州城。

一道光芒坠落,一位年轻人站在他的面前。

顿时,青衣中年满肚子的怒火。

“镇魔司的人,现在都这么莽吗?镇魔五老已死,镇魔司已经名副其实,竟敢手持天星罗盘,找到本座。”

青衣中年满面的怒气。

百里飞鸿一愣。

不久前他还通传天下,让这些邪修逃命。

可眼前的人,似乎并未听到自己的声音。

“我叫百里飞鸿。”

百里飞鸿嘴角翘起一抹笑容。

“你就是百里飞鸿?偷了我真龙尸体的百里飞鸿?”

青衣中年盯着百里飞鸿,确认道。

“原来你也知道真龙尸体,不错,真龙尸体在我的手里。”

百里飞鸿面露古怪:“你盯着我的嘴,是在读唇语吧?”

“何以见得?”

“若是你能听到外界的声音,应该知道,我宣告天下,要将你们这群破了镇魔塔的人送往极乐世界。但你显然没有听到我通传天下的话语。”

百里飞鸿摇了摇头。

曾经人仙层次的对方,耳朵却听不到声音。

说出去,别人都不相信。

“原来你是天残书生。”

百里飞鸿脑海浮现了关于此人的信息。

“天残生,这名字很久不用了。”

青衣中年勐地发动攻击,刹那间一把魔剑出现他的手里,一剑刺向百里飞鸿的腹部。

此剑一出,恐怖的杀戮之气笼罩此地。

剑芒如虹,世间难有人阻挡。

一只手,抓住他的剑,让天残书生寸步不进。

与此同时,恐怖的掠夺之力发动,瞬间将这位青衣中年的体内的力量掠夺。

随手一击,将这位天残书生斩杀。

天残书生到死,都不相信自己会死在一位镇魔司的人手里。

当初的他可不是镇魔司关押的。

而是被谷梁皇室抓住。

关押在镇魔塔,近乎八百年的暗无天日,并未磨灭他的道行。

可是他离开了那个暗无天日的镇魔塔,走在阳光下,却迎来了死劫。

这并不是个例。

百里飞鸿宛若天空的鲲鹏,飞越整个大元帝国,将不愿意离开大元帝国的魔头,尽数杀死。

天星罗盘上只剩下寥寥数人,不见踪影。

仿佛掌握了某些隔绝了天星罗盘的秘术。

又或者进入了横断山脉特殊的地方,将他们的气息完全隔绝。

也有另一种可能,他们已经被杀死了。

好比如当初杀了四海武馆的郑师傅的夜魔,至今百里飞鸿都没有找到下落。

但他相信,这夜魔已经死了。

这也是神监司制造出来的奇物的一些弊端。

搜索不到死物。

确认一番,名单上的人,除了找不到的七位,都已经被他所杀。

此番追杀,他的身影不断显现,行踪也没有隐藏。

落到了很多人的眼内。

自然包括谷梁皇室。

“谷梁书死了!

!”

“人仙,加上术士的仙神境,都未能威胁到百里飞鸿。”

谷梁靖彻底冷静下来。

百里飞鸿前往魔鬼海回来后,实力再次大幅度增长。

这不得不让他怀疑,百里飞鸿是否掌握了通往魔鬼海最深处,找到了源界。

此刻的百里飞鸿已经成为一座大山,压在他的头顶。

在谷梁靖的眼内,比起天妒女、道主、三大妖王威胁还要大。

就在此时。

百里飞鸿降临帝都北郊。

停在高入云端的楼顶,从楼顶进入镇魔司。

此时的镇魔司一片哀云笼罩。

镇魔五老死了四位。

只剩下一位从不问世事的青禾仙姑。

镇魔司的大统领,进退两难。

百里飞鸿只是巡逻镇魔使,也算是镇魔司的高层,但绝非决策层。

镇魔塔破了,百里飞鸿的一句话,将他推向了世人面前。

脱离大元帝国,镇魔司数十万弟兄的命运,都推向了大元帝国的对立面。

但若是不脱离大元帝国,以谷梁皇室的手段,未来一定会蚕食镇魔司,将镇魔司肢解。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yeguoyuedu. 安装最新版。】

青禾仙姑静静地坐在沙发上,看着窗外的云雾。

神色哀伤。

她与四位老大哥的情谊很深厚,却不曾想到,四位大哥以这种方式离开了人世。

若非四位大哥护住,这次她也命丧黄泉。

谷梁皇室!

曾经忠诚于大元一辈子的她,对谷梁皇室只有恨意。

“司徒彦此事,百里大人已经有决断,任何人都不得抗命。”

青禾仙姑眸光凌厉。

“背叛镇魔司者,斩。”

她是镇魔司最后一老。

她的话,比任何人都好使。

“从今往后,镇魔司是镇魔司,大元帝国是大元帝国。”

“我们欢迎任何人加入镇魔司。”

“镇魔司将会彻底改革,成为真正斩妖除魔,不受外界影响的势力。”

青禾仙姑心已决。

她的气机动荡,一缕仙光从丹田升起,气势开始发生改变。

这次的打击,让她坚定了自己的道心,一步迈出,窥破人仙之妙。

以她的天资,以镇魔司的资源,其实镇魔五老早已经有成就人仙的实力。

只是,天地受限罢了。

“恭喜仙姑,成就人仙之位。”

百里飞鸿走进司长的办公室。

“道友。”

青禾仙姑缓缓行礼。

并没有成就人仙的喜悦。

唯有她知道,四位大哥死之前,将自己的镇世法相本源之气,渡入她的身体,为她铸造了仙基。

也正因为四位大哥的赐予,她才能参悟镇魔六道经的第六道。

“镇魔司的名字也要改,镇魔公会。”

百里飞鸿脑海浮现一套方案。

让镇魔司不再受限于一城一国,成为人类最大的镇魔组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