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革是必然的。”

百里飞鸿看着眼前两位镇魔司的高层。

未来镇魔司还需要他们主持。

单独将他们撇开,成立镇魔公会,将镇魔司从大元帝国拉扯出来,以他的声望是可以做到。

但是,他在镇魔司内,并没有那么多人脉。

真正想要将镇魔司的精锐,都带到镇魔公会,一定要让大统领与青禾仙姑出面。

没有他们两人出面,根本成不了事。

要做成一件事,并不是拳头硬就行。

还需要关键的人支持。

百里飞鸿只能作为他们坚强的后盾,抗住四面八方的压力,庇护镇魔公会成长,庇护镇魔公会得到众人的认可。

成立镇魔公会,在百里飞鸿的设想中,以如今的镇魔司的人手为核心,以任务悬赏的形式,吸纳各方势力。

镇魔公会未来将会分为镇魔司人员以及外部公会人员。

成立人类第一个半公开化的组织。

唯有如此,镇魔公会才能在大元境内生存得更久,同时激发更多人员参与到斩妖除魔的事业中。

百里飞鸿开始阐述他对镇魔公会的设想与未来的架构。

青禾仙姑倒是认可。

司马彦却陷入了沉思中。

按照百里飞鸿的设想,未来镇魔公会将会出现在任何一个国家,并成立机构。

这会是所有修行者的平台。

但是有一个问题,那就是镇魔公会的悬赏如何支付?

斩杀妖魔,需要支付大量的悬赏金,来吸引强者加入镇魔公会。

“功法,丹药,武器,我们镇魔司的资源,将会是吸引所有人参与这场战争的关键。”

“其中核心就是功法。”

百里飞鸿突然笑了。

“我会将我修改的血元功,也就是炼血归元功作为悬赏金,支付给积累到一定积分的成员。”

“而镇魔公会将会设置超高的积分,兑换六道镇魔经,将这门功法作为最高悬赏。”

迫使很多人不断地积累积分。

不停地接受任务。

等他们积累足够多的积分,获得了镇魔六道经后,就吸纳他进入镇魔公会的高层。

他将会成为镇魔公会的有力支持者。

成为镇魔公会的高层,将会有机会得到他的教导,甚至帮助。

全力帮助对方,突破人仙。

“另外,我将会拿出大量的元鼎母气,作为奖励。”

“相信很多宗门的高层,一定对元鼎母气感兴趣。”

当初武圣、残仙们血气汇聚在他身上,同时,百里飞鸿以元鼎母气反馈他们。

让他们的寿元、生命力都得到充分的增长。

尽管残仙已经死了。

但掌握宗门的武圣们,为了身体的机能恢复青春,一定会不惜一切代价,得到元鼎母气。

元鼎母气,乃是元气之母,元气之本源。

若是得到大量的元鼎母气,他们可以让生命回到巅峰层次,这对于宗门武圣突破人仙,无疑增加几分成功率。

更何况,想要成就人仙,仙基岂是那么容易获得的。

以百里飞鸿如今人仙巅峰,开天境巅峰的修为,制造出来的元鼎母气,就是最好的仙基。

“至于底层人员,未来鬼斧神工堂将会侧重于炼丹与制造武器。”

百里飞鸿沉声道:“我会将炼器之术与炼金术,形成一套特定的丹方与造物方,确保他们能为镇魔公会提供更多的资源。”

“另外,妖、魔、鬼、怪被杀死,被收容,其身上的一些物资,可以尝试转化材料的特性,满足我们的材料要求。”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yeguoyuedu. 安装最新版。】

“甚至,开通交易。”

“他们可以将功法、丹药、天灵地宝、武器等等物质,兑换积分。”

“我们只需要收取一定的手续费以及交易费,就能确保未来镇魔公会,在资源和金钱上的无忧。”

百里飞鸿将以往游戏、小说中的一些赏金公会、冒险工会等等一些制度摘取出来,形成自己的一套组织架构,用来说服司马彦与青禾仙姑。

司马彦也开始发表意见。

青禾仙姑也不再沉默,提出了自己的建议。

三人在这办公室内,不断地敲定未来关于镇魔公会各项制度。

而皇宫内,一直都在监视着镇魔司的动静。

百里飞鸿将镇魔塔逃出来的人员,尽数斩杀。

无论躲藏在何方,都难逃他的追杀。

这次逃出来的逃犯,没有一个被收容,都在逃亡过程中被百里飞鸿拦截杀死。

这些都是顶尖的高手。

不少人都是史书留名的存在。

可作为主心骨的谷梁书被杀死后,竟然成为一盘散沙,被百里飞鸿逐一斩杀。

就算汇聚了十来个高手,准备伏杀百里飞鸿,可到头来却是送菜。

百里飞鸿所表现出来的恐怖实力,着实让谷梁皇室颤抖。

明知道百里飞鸿进入帝都,却不敢有任何人阻拦。

如今的他,宛若人间神只,镇压这方天地。

从什么时候开始,这位年轻的镇守使,一发不可收拾,走到今天这一步?

仿佛战斗没有损害他的实力,没有对他造成任何的伤害。

反而是一场战斗下来,百里飞鸿的实力得到飞速的进步。

南荒阻击一战,百里飞鸿不过是最顶尖的武圣,其战斗力不逊色于人仙。

但在这场战斗尾声后,却能打退妖后妖九狐。

妖九狐乃是超越人仙巅峰的存在。

她是后魔神时代,妖魔最强者之一。

是人类的头号大敌。

“还在商议吗?”

“是的,陛下,百里飞鸿、青禾仙姑、司马彦三人正在敲定镇魔司改革的制度。”

林公公低着头,大气不敢出。

沉重的气氛,让他轻易感觉到谷梁靖这位皇帝内心的怒火。

陛下越来越强了。

若是没有百里飞鸿,陛下将会是有史以来,除了太祖与高祖之外,最强大的皇帝。

“继续打探,我需要镇魔司内部的一举一动。”

谷梁靖手指敲打着龙椅,哒哒哒,声音清脆,在偌大的宝殿内回荡。

他闭上眼睛,身上的威严越来越重。

正是百里飞鸿的出现,打断了他的很多计划。

如今想要重拾山河,却被人断了最重要的一臂。

镇魔五老的死,其实对于谷梁皇室没有任何损失。

反而让他们更轻易地掌握数十万人的镇魔司。

通过掌握镇魔司中低层,这张遍布全国每一寸角落的巨网,将会为谷梁靖未来的制度改革,带来难以想象的好处。

可是,这张巨网已经脱离了他们的掌控。

镇魔司脱离大元帝国的风声已经传出去。

朝廷之内,议论纷纷,可是廷议却没有大臣提出任何意见。

仿佛,不知道此事般。

低着头做鸵鸟。

并非这些朝中大臣没有见识。

而是镇魔司这张巨网遍布全国,又有监察百官的权力,让很多大臣在下方做事,都绕开镇魔司的耳目。

如今,镇魔司脱离大元帝国,尽管损伤了大元国运。

可对于百官来说,却是悬挂在脑袋上的刀,终于被解除了。

而且,镇魔司只是脱离朝廷,并非离开大元。

脱离朝廷的镇魔司,还是镇魔司,还是在守护人间,做着斩妖除魔的事情。

至于其他权力却是没有了。

尽管如此,很多人的心里也不舒服,未来的镇魔司什么定位?

国中国?

这将会是一段漫长适应的过程。

甚至,大元帝国这庞大的体系,将会与新生的镇魔司发生剧烈的冲突。

“樱花国已经毁灭,这场战争的果实,已经点燃了我神格的五分之一。”

“北蛮之地,并非良善之地,其战争潜力巨大,想要攻陷北蛮之地,却是艰难,但这正是我想要的。”

收获果实固然有喜悦感。

可是只能收割一波战争之力。

大元与北蛮的交战,如火如荼,却是谷梁靖所喜欢见到的。

“北蛮为我提供的战争之气,足有十分之一。”

“镇南水师如今在海上与法拉帝国的战斗,正拉开帷幕,想要维持这场战争继续下去,单凭镇南水师一支,是很难取得胜利的。”

“北极、东极两支水师是时候支援镇南水师。”

镇南水师的影响力太大了。

而燕飞是站在百里飞鸿这一边。

他暂时不好动燕飞。

少了燕飞的镇南水师,将是一盘散沙。

也非谷梁靖愿意见到的。

有了两支水师的加入,他的神格,将很快被点燃。

“不急,时间在我。”

“人世间的权力,终究是虚妄的,随着岁月烟飞云灭。”

点燃神格只是第一步。

谷梁靖来到这世界,是被永恒道种的光辉吸引过来。

正因为如此,他一直认为,这颗永恒道种不被魔神所得,不被这世界的人王所得。

一定是在等候自己的到来。

他才是真命天子。

“百里飞鸿想要玩什么,那就让他玩。”

“他已经被红尘所锁。”

“脱不出困境。”

“成立镇魔公会,是一件好事。”

“解决了朝廷的很大一部分的财政支出,同时,宛若一张巨网,将百里飞鸿锁住。”

享受多大的权力,就被多少因果束缚。

谷梁靖同样如此。

但是,他却可以随时退位让贤。

百里飞鸿不行。

一旦他退位,离开了镇魔司,镇魔司将没有任何镇压这个组织的底蕴。

随之而来,将会给镇魔司带来无尽的灾难。

公告终于发出。

告全体镇魔司同僚中内容详情不谈,却与谷梁靖所猜测的不差。

“百里飞鸿的身份存疑。”

谷梁靖拿着手里的公告,仔细阅读起来,越是看下去,就越觉得心惊。

“我曾经所在的世界,人间就存在这般的组织,名曰冒险公会。”

“其制度很相似。”

“那可是让天族都要忌惮的组织。”

谷梁靖仔细回忆,没有出错,尽管组织架构很多不同,可是有冒险公会的影子。

若非自己是过来人,他也不会怀疑百里飞鸿。

可正是自己投胎转世此间,才让谷梁靖明白,有自己这般奇特的存在,必定会有第二人。

“我早已经猜测到。”

“莫非,百里飞鸿得到杀戮神格?”

神格,其实是一种很奇特的法则种子。

只是,神格赋予的力量,太过强大了。

点燃神格,立即拥有神灵的力量。

最低等层次的神灵,也不比人仙差。

而且潜力无穷,所修持的方式,也无需受到天地能量所限制。

谷梁靖反而松了一口气。

若是百里飞鸿真的轮回宿慧觉醒的人,这类人并非真正的无敌。

因为他如今的强大,是在转化前世时候的道果。

等到达前世极限之后,他想要在做突破,就难上加难。

谷梁靖为何不走天族的路子,而是走神族的路子强大自己,就是因为他知道,走天族的路子,自己顶多进入第八道。

而走神族的路子,将作为天族时代修持的道行转化为养分,集合这世界的武道,将会走出属于自己的独特道路。

未来,他可以走得更远。

尽管知道了这秘密,但谷梁靖内心反而松了口气。

百里飞鸿的恐怖在于他的年轻,若是他没有特殊的秘密支持他走到今天这一步,谷梁靖不知道自己的道心是否能撑得住呢?

本土崛起的天才,一旦走出一位蛮不讲理的天才,注定此人在这世界无敌于天下。

任何阻碍,都只会沦为他的踏脚石。

“也罢,镇魔公会的成立,也是一件好事。”

谷梁靖明知道镇魔公会未来将会成为一支强大的势力。

但修持了战争神格的他明白,镇魔公会的成立,将拉开人类与妖魔的战争。

对于持有战争神格,并将其点燃了的神明,谷梁靖可坐享渔翁之利。

“我们以后怎么办?”

一位镇守使呢喃道。

看似没有改变,却迎来了最大的改变。

未来,镇魔司将不受朝廷管辖。

他们获得了自由。

他们唯一要遵守的就是公会法则。

并不是所有人都陷入迷茫。

比如飞元岛。

本身就是朝廷管控弱的地方,镇魔司就是最大的势力。

但是,随着镇魔公会的诞生,镇魔公会飞元公会的挂牌,飞元岛近乎掌控了全岛屿。

似乎,很多人都猜到,未来的镇魔公会总部将会放在飞元岛的上。

改变,意味着矛盾的爆发。

总部大量的镇魔统领,视察镇魔公会改革情况。

所有镇魔统领都得到承诺。

尽职尽守五年,通过考核,镇魔公会帮助他们晋升法相境界。

入职三十年,或者得到足够的功勋,可获得总部帮助,晋升武圣境界。

进入决策层,可获得晋升人仙的支持。

脱离了朝廷,看似失去地位,可他们将有机会踏足这辈子都未必能踏足的山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