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功勋,承诺成就人仙?”

镇魔公会成立。

镇魔司尽数纳入镇魔公会内。

同时,公会的制度下发。

整个宗门、世家都在热议。

“元鼎母气?乃元气之母,可延寿,可恢复青春,可破境!

!”

“原来百里会长修炼的功法叫做万物归元功。”

“其功法源于血元功,进一步可修炼炼血归元功。”

“炼血归元功可以炼化食物、丹药、甚至妖魔丹,将能量转化为血气,夯实血炼的基础,其淬炼效率是血元功的数十倍。”

“此法乃是万物归元功的核心。”

“有了血炼归元功修炼镇魔六道经,将会事半功倍,只要资源足够,就可以踏入第六道。”

“百里会长真是当世奇才。若吾等都修炼了血炼归元功与镇魔六道经,参悟出其中玄妙,未尝不能与百里会长这般,融合成为万物归元鼎。”

宗门之内,议论纷纷。

百里飞鸿的功法他们是见识过的。

掠夺对方的能量不过是一念之间。

完全无视对方妖魔之气的无缘,真正走到了万物归元。

就算是妖魔之气,也难逃被炼化成为自身能量。

其功法之根基来源于血元功,其功法之架构来自镇魔六道经。

甚至,百里飞鸿公开信息,炼血归元功就算在魔鬼海中也能修炼,只需要自身的血炼境界达到九炼后。

已经能预知到了人类将面临魔鬼海恶劣的生存环境,若是能得到血炼归元功,未来就算人类的世界被妖魔所覆盖,也未尝不能在魔鬼海这般环境生存。

这也是修炼者看重的地方。

同时,镇魔公会也吸纳外界的成员。

任何人都可以加入镇魔公会。

获取功勋与积分,背靠镇魔公会,获取资源,成为强者。

宗门的人很快就反应过来,这是给修行者们都开了一条路。

不过,练武这东西,并不是有武功秘籍,有丹药服用,就能学会。

他们还需要人引领入门,还需要别人指引道路。

当然,若人人都是百里飞鸿,他们也认了。

镇魔公会的制度非但没有抢夺宗门的声音,甚至可以弥补宗门的很多资源不足。

他们可以依附在镇魔公会下,借助镇魔公会这个平台,不断地获取更多的资源。

同时,整个镇魔公会除了三人不可取代之外。

宗门加入这平台,也可以借助镇魔公会的制度,帮助宗门发展。

毕竟,只要功勋得到一定的地步,他们在镇魔公会的等级就会提升。

若是率先进入决策层,将会影响整个镇魔公会。

到时候,原来的镇魔司就成了他们的势力范围。

镇魔司很多镇守使甚至镇守统领,其实都有宗门的背景。

但因为谷梁皇室一直在搞平衡,他们在镇魔司内的影响极为有限。

现在不同了。

整个镇魔公会除了百里飞鸿这位会长外,两位副会长之一的青禾仙姑不问世事。

司马彦作为副会长,但是他的修为是硬伤。

所以,一旦他们成为镇魔公会的决策层。

按照决策层的规定,镇魔司内重大的决定,都要经过决策层商议,少数服从多数后,决定一项政策。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yeguoyuedu. 安装最新版。】

除了会长拥有一票否决权外。

副会长手中的票,司马彦手里有三票,代表着以往的镇魔司。

青禾仙姑拥有五票,代表着镇魔五老的意志。

其余决策层,都是人手一票。

“全力帮助镇魔司,完成镇魔公会的改制。”

不少宗门暗自下达命令。

镇魔司从大元体系分离出来,同样能削弱大元帝国。

同时,这样一股势力,也限制了谷梁皇室胡作非为的行为。

如果所有宗门弟子,都成了镇魔司的人,这股力量甚至能抗衡大元帝国,完全无视谷梁皇室的存在。

......

与大元政体的地方冲突,其实一直存在。

但是,随着宗门的加入,各地各省的镇魔公会成员得到加强,威慑了地方政权。

持续三个月,整个镇魔公会的改制才结束。

有百里飞鸿压着,并没有出什么大事。

京城的气氛很严肃。

谷梁皇室对镇魔司的离开,视而不见,并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这正是谷梁皇室的高明之处。

现在有百里飞鸿在,皇室示弱。

若是百里飞鸿不在了,他们随时可以不承认镇魔公会,甚至将整个镇魔公会夺回来。

百里飞鸿坐镇总部这段时间。

帝都静悄悄地。

没有任何事情发生。

谷梁皇室视而不见,该干什么就干什么。

道宗皇帝悍然发动战争。

此时的大元帝国,已经陷入战争的泥潭。

北蛮之地,若是能轻易打下来,太祖时代已经收复了北蛮之地。

法拉帝国的崛起,已经成为海商的霸主之一。

镇南水师靠着地利,并未输得太惨。

现在北极、东极两支水师南下,形成合力,并没有想象之中对法拉帝国摧枯拉朽。

法拉帝国的战争潜力,绝对是当时第二。

甚至超越大元帝国。

只是,罗刹狄国在西大陆挑起战事,牵扯了很多法拉帝国的精力。

三方暂时都没有破坏公约,派出高端战力,介入战争。

一旦战争发展到了武圣级别的强者出手,那就是不死不灭的世界大战了。

百里飞鸿站在楼顶,眺望大元气运。

大元气运所化的金龙,原本是祥瑞、仁慈之神圣形态。

可如今,犄角如刀,其肤玄色,鳞甲分明,形态狰狞,似那为战争而生的凶兽。

“谷梁靖,他究竟想要做什么?”

百里飞鸿不清楚对方想要做什么。

猜测不透对方的心思。

但是两人的默契并没有打破。

尽管没有再次见面交流。

但大元帝国不管百里飞鸿如何折腾镇魔司。

他们都不会管。

唯一一点就是,他们想要做的事情,百里飞鸿不能出手干预。

否则,就是鱼死网破。

此态度很强烈。

百里飞鸿对于统治中土大陆,压制了宗门的谷梁皇室其实也有很大的忌惮。

特别是对方挖掘了人王殇的坟墓。

必定从人王殇的坟墓中得到人王生前使用的武器。

不要怀疑谷梁皇室的底蕴。

否则,他已经被宗门,被其他势力给灭了。

......

修长、锋利的指甲,轻易地将眼前这位人族的脑袋摘下来。

身穿黑龙铠甲,面色苍白,身躯修长的邪鬼之王,拿起脑袋,轻轻一吸,就将这位邪修人族的灵魂吸入体内。

随着灵魂落肚,邪鬼之王脑海浮现大量关于人族世界的记忆。

“魔神陨落之地。”

“诞生魔鬼海,正合吾等心意。”

邪鬼之王露出邪魅的笑容。

“很有意思的世界。”

“黑天落子,原始播下种子,诸多魔神的虚影都出现在这世界。”

“若能将这世界化为鬼国,主宰这方天地,吾将收获诸多魔神留下来的烙印。”

邪鬼之王看着四周的古城。

斑驳的痕迹,充满着族人与人族战斗留下的痕迹。

现在,古城已经沉寂。

在没有人生存于此。

但是,邪鬼之王得到了他想要的信息。

“有偷渡者进入黄泉,受到了阴司的庇护。”

“这就说明了,存在渡洞。”

“孩子们,去,将渡洞找出来。”

滔天的鬼气笼罩古城,顷刻间,鬼文密布四座古城,彻底将其炼化为鬼蜮。

邪鬼之王反手一握,千年万年留下来的怨气、残念,开始往城中心汇聚。

四棵鬼母树飞速成长,结下密密麻麻的邪鬼之果。

而每一颗果实,就是一个新生的果实。

生长,成熟,坠地,邪鬼新生。

帝都之内的百里飞鸿面色微变。

他看向乾坤鼎承载着的地心世界。

黄泉之门正在发出璀璨的光芒。

被谷梁书打开的黄泉之门,并未关闭上,只是被百里飞鸿封印。

“多事之秋。”

百里飞鸿呼了口气。

他研究过黄泉印记,这东西一旦出现,就不会消失。

只要积攒足够多的阴司之力,就能幻化成黄泉之门。

封印也没有用。

附近有人死亡,阴司法则降临,接引亡者进入轮回阴司之地,就会泄露隐私之力,被黄泉印记所捕捉到。

“我观黄泉印记,其痕迹并非自然而成,极有可能是某些强大的存在,投射而下的标记。”

这也是百里飞鸿一直担心的事情。

这三个月来,他一直在研究黄泉之门以及镇魔公会。

他已经掌握了使用黄泉之门的方式。

同时,百里飞鸿这三个月,将镇魔司收集的功法,残法都观阅了一遍。

从远古流传下来的残法到大元马踏江湖获得功法,尽数装入他的脑袋里。

“帝都,终究是大元帝国的心脏。”

“并不能作为镇魔公会的总部所在。”

“而飞元岛在海外,不利于掌控国内的镇魔公会。”

不由将视线落在滨虚这件炼金器物之上。

这绝对是一件开天级炼金器物。

“想要将滨虚由幻化实,必须要有外界的人进入滨虚,通过红尘之力,以及繁殖后代,由虚与实,不断地交织,最后才能真正融入这世界。”

若是将镇魔公会搬迁至滨虚,镇魔公会拥有一件强大的物品守护总部。

不担心外界任何势力突袭镇魔公会总部。

同时,也能让滨虚更快成长,完全将那片时空给从折射变成现实。

“黄泉之门再次异动。”

“我正愁如何处理这道黄泉印记,现在万事皆顺,只欠东风。”

“就将他再次镇压在大沥山内吧。”

没有遮掩自己的气息。

百里飞鸿一步跨出,化作鲲鹏,扶摇直上九天,一刻钟后他的身影落在了东滨城。

看着玄冰永固的海。

百里飞鸿内心多少有点激动。

不同于虚构世界。

他是要逆转时空,将时空某个节点通过滨虚,投射在现世。

这是逆天而行。

历史上从没有过的创举。

若是不成功,这个时间节点将会覆灭。

没有第二次机会。

而且,百里飞鸿将要面对的可不是这方天地对自己的惩戒。

他真正的敌人是天妒女。

过去鼎盛时期的天妒女。

凝望了一眼,体内的窍穴,宛若诸天星辰环绕自身,一星辰一世界,一世界一归元鼎。

此刻的他,已经将万道归元术修炼到了第三层。

并未动用技能点。

第三层已经是自己能承受的极限。

至于万物归元鼎这门功法,同样是修炼至第七层圆满。

再往上修炼,需要重新推演第八层的功法。

但是血炼修为,却没有极限。

他多次进入魔鬼海,凝练元鼎母气珠。

积累的元鼎母气珠已经高达三千颗。

足够让他不断地淬炼血气。

如今的他,已经拥有五十八炼血。

理论上,已经成就半步人王血。

这也是百里飞鸿的底气所在。

百里飞鸿身影再次出现东滨城原址。

顿时引发了大元境内所有势力的注视。

甚至是冥府的地藏王等人都将炼制黄泉之门的任务放下,关注起百里飞鸿的一举一动。

一切的起始都源于东滨城。

源于那一则预言。

大元崩灭尚未实现。

但东滨城已经毁灭了。

正是东滨城的毁灭,在他们看来,铸造了百里飞鸿的崛起。

如今的东滨城变成了海,上古玄冰女的玄冰还在凝固着海水。

而海水之上,被百里飞鸿以大神通缔造了半条街以及他曾经的简陋房子。

平静的大元境内,实质上暗地里,却是波涛汹涌。

冥府的黄泉计划。

妖魔始祖们的失踪。

宗门的联盟以及天心世界计划。

谷梁皇室主动发起战争。

夺取天柱山的鬼车凌霄,不见踪影。

隐世宗门悄无声息地被人猎杀。

镇魔公会的成立。

都赶在这短短三个月时间内。

唯一让人安心的是镇魔塔关押的囚犯,逃脱后,没有掀起风浪,就被百里飞鸿斩杀。

也正是这番杀戮,让所有势力都停下来。

关注着百里飞鸿的一举一动。

一只球形,绽放璀璨金光的物品被百里飞鸿取出来。

霎时间,整个东滨城卷起浓浓的元气雾,笼罩整个东滨城。

这些天地元气,都是被滨虚球锁吸引过来。

这一次,百里飞鸿没有动用无量悬空领域,将东滨城的原址覆盖。

整个天都阴沉下来。

天地异象丛生,无数魔神的幻影,仿佛被天道召唤而来,将整个东滨城原址给围困住。

一旦百里飞鸿真的动手,他将面对的是,被天道印记从时空长河拉扯过来的无数强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