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天者,杀无赦!

!”

魔神虚影,顶天立地,对着万物归元鼎以手为斧头噼下,开天辟地,毁灭眼前一切。

又有魔神虚影从侧方杀来,手持杀戮之枪,凝聚杀戮法则,枪尖之处,却带着无穷无尽的被杀戮的血魂,刺入东滨城。

更有魔神虚影,背负混沌,双手化作阴阳大磨盘,缓缓压落,将此方天地归于混沌。

余下魔神虚影,顷刻间,将其施展杀招重现人间。

一时间,天地混沌,能量肆虐,飓风撕裂此地时空,将东滨之地拉扯进入归墟。

“周天星辰术,众神归御,拱我元神!”

百里飞鸿不慌不忙。

浑身透着白银神光,光辉如星,点燃窍穴。

一鼎一世界。

窍穴之世界,以周天星辰之阵,连接一起,绽放无量星光,落在识海元神。

居住于识海的元神仙魂,睁开双眸,成为周天星辰之阵眼,统御三百六十五道世界。

星辰如银河,汇聚无穷无尽的星辰之力。

心与神合一,统御身体。

力量暴增。

数十倍,其身躯如法身,象天法地,无限膨胀,将东滨城守护于身后。

面对漫天的攻击。

百里飞鸿嘴角轻扬:“这地上我最大,这天下我无敌。”

“区区虚影,想要杀我百里飞鸿?”

“万道归元!”

“掠夺!”

窍穴洞天之内,鼎化虚影,一尊尊朦胧星辰之神灵,踏足体内,无视一切,化作掠夺之规则,携带万物归元鼎而至。

脚下真正功法核心之万物归元鼎,一道道元鼎母气连接这些归元之鼎。

时空凝固,万物停滞。

鼎盖掀开,掠夺天下。

魔神虚影瞬间被吞噬。

漫天的英豪,被万物归元鼎笼罩,攻击陷入泥潭,其主导权被掠夺走,立即被炼化为一道道元鼎母气。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野果阅读,yeguoyuedu. 安装最新版。】

“炼化!”

须弥,混沌如鬼蜮般的异象,俄顷,消失大半。

唯有古人王虚影,伫立天庭,俯瞰大地,朦胧的面孔,充斥着无尽的威压。

从远古诞生的祖人王开始,自人王殇结束。

一共诞生九尊天地共主。

祖、盘、元、古、空、虚、始、信、殇。

又有三十六位踏上道主之境强者。

瞬息间,百里飞鸿窥见了人族九道。

体、元、通、法、圣、仙、天、道、王。

以六炼体魄为基,元胎参悟天地元气之妙,神通触及天地法则,凝聚法天象地,成就武圣。

以人道武圣为尊,破六为人之仙,开天踏入仙之巅。

掌御天道之权柄,脚踏万道为王。

“归元!”

万道归元术自此正式地施展完整。

万道归一,汇聚于体魄。

洞天神光,照耀古今。

凝聚万道归于一身。

如神火烘炉,焚烧万道,亦焚烧己身。

一股冲霄意志,裂开了这厚厚的天,阳光明媚,光耀照射下,此刻的百里飞鸿,无视天道,在万火焚烧之下,视线落在九尊古人王,以及三十六位道主虚影凝聚盛景。

“吾为人族镇魔巡逻使,拜见九位人王共主。”

百里飞鸿执晚辈之礼仪,躬身作揖。

魔神虚影、古之妖魔,乃异族敌人,自可吞之。

但眼前剩余之虚影,乃是人族先贤,百里飞鸿却不得无礼,行那妖魔之事,将人王留于此天地印记吞噬。

此乃大不敬之道。

“彩。”

虚影中央处,朦胧的祖人王赞道。

一声出,天地共鸣,万道祥瑞散落。

就算暴怒的天道,此刻隐去身影。

一时间,寰宇清平。

渐渐地,九尊古人王印记散去,隐匿天地。

三十六道主级英豪人物,也随之而去。

祥瑞霞光笼罩之下,东滨城终于稳定,滨虚球消失无踪,隐没于天地之间。

东滨城万民,也从过去时空,重现人间。

一时间,鼎盛沸腾。

恐惧之余,劫后余生,狂喜而泣。

但百里飞鸿法天象地却未散去。

万道为柴,归元为薪火,焚烧一切,归于一身,淬炼无上道基。

八镜,道主。

以太一门道主为尊,执掌天道,平衡世间秩序。

又有掌御阴阳法则,以阴阳之道,纵横世间,是为阴阳道主。

又有五行道主,掌御五行,理顺天下五行相生相克之妙。

又有雷霆道主,曾掌御雷道,化身天罚,灭杀世间妖魔。

可惜,如今不再见身影。

没有人知道,他们是否命陨黄泉,还是周游诸天。

唯一确定的是,人王殇肉身已命陨。

是否魂归黄泉,踏入六道轮回之地,谁也不知。

熊熊的道火在焚烧。

这是晋升之火。

百里飞鸿的脸上露出一丝痛苦。

他选择自己晋升,没有借助技能之书。

并非是为了剩下技能点,而是因为吞噬太多,获得了大量魔神印记的经验,明悟了前路。

心灵福至,明悟了道主之境。

也明白为何道主被成为半步人王。

唯有铸造无上道基,才能承受人王之重。

“我就知道百里飞鸿的功法,一定有弊端。”

“否则,他将所有强者都吞噬了,天底下还有人胜过他吗?”

“如此变态的功法,确实是世间罕有。”

“但他不应该吞噬如此多的魔神印记。”

“那可是包含魔神的威严。”

很多宗门强者叹息道。

能再见自己宗门的强者的虚影,其实对于他们来说是一件好事。

但是,如今的百里飞鸿登顶人仙巅峰不久,尚未完成底蕴积累,就急冲冲地将魔神虚影吞噬入肚子,这如何受得了?

第八道道主,其修炼方式,已经与前面的修炼方式略显不同。

更加注重悟道。

参悟大道,主宰自己的道。

什么叫做道主,什么叫做半步人王。

参悟出大道真谛,明悟自身性命。

铸造无上道基,种下人王的种子。

这就是人道道主,半步人王。

“魔神的印记,就是难以磨灭。”

9回想起自己在魔鬼海炼化的魔神意志。

百里飞鸿叹息道。

他以往突破都是利益技能之书突破。

但这次自己冲击第八道,却是难上加难。

“功法还需补全,才能真正的踏入道主。”

吞噬的魔神力量,不断地凝聚,形成一颗颗饱含魔神印记的魔神元气珠子,贮存在万物归元鼎。

身上的道火也开始熄灭。

他的身影在变小,同时,身上的气息急促下降,气息并不好。

仿佛这次遭受天劫,吞噬了魔神印记,遭到了反斥。

祥瑞之光,笼罩东滨城。

百里飞鸿却感觉到了自己的功德气运急促下降。

他维护天地,维护人族,清洗了如此多的妖魔,获得了滔天的功德气运。

受到天地垂青。

但这次弥天而行,逆转时空,将无数百姓的性命从毁灭中拉扯回来,却是罪孽深重。

此等虚无缥缈之说,百里飞鸿本身就不相信。

他从来都是相信自己双手,能创造一切。

可是他能感觉自己成了天弃之徒。

得不到这天地的任何气运加持,甚至会遭受霉运缠身,厄运入命。

积累的巨大功德,在这一次行动中已经将之消耗完成。

此时的百里飞鸿,如同病秧子,悬空而立。

但是,大元境内已知的诸多势力,并未出手对付百里飞鸿。

他心底闪过一丝失望。

“终于成功了。”

望着东滨城恢复,玄冰之海已经消失无踪。

百里飞鸿踏入自己的小屋。

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

以往他制造出来的小屋,只是凭借力量,重新建造。

现在自己的小院子算是真正的回归了。

“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东滨城将会成为天下最热闹的城市。”

百里飞鸿执笔,开始写信给镇魔公会的副会长司马彦。

【东滨之城,由虚化实,已成功,可将镇魔公会总部设立于此。】

若没有镇魔公会的入驻,未来东滨城将会陷入低潮。

很多势力都不敢踏入东滨城一步。

就是担心东滨城发生意外。

外界的人不敢进入东滨城,如何养活东滨城?

由虚化实的东滨城百姓,终究是受到了滨虚球的限制,不能随意踏出这座城市。

除了这座城市,很有可能就消失在这世界。

笃笃笃

敲门声响起。

“进来。”

百里飞鸿露出微笑。

却是老熟人丁博。

“镇魔使丁博,拜见大人。”

丁博神情很激动,但是他压抑内心的情绪。

“丁博大哥,很久不见。”

百里飞鸿连忙上前,抓住他的手,仔细打量对方的肉身。

这是真人!

他顿时放心了。

很显然,这次冒险举动,比他想象之中的还要好。

“多谢飞鸿兄弟相救。”

丁博终于控制不住,双眼含泪,想要跪地道谢。

“终究是我没有守护好这座城市,让你遭罪了。”

百里飞鸿将丁博扶起来。

“刚恢复不久,暂时不要外出城市。等过段时间,东滨城稳定,融入到了这方天地,你们才真正的恢复正常。”

百里飞鸿知道丁博听不懂。

但还是要交代一番。

“能继续活下去,已经是我三生修来的福分。”

丁博沉思片刻,又道:“如今镇魔司内,公羊大人不在,还请大人回去支持大局。”

丁博的记忆还处于当时被毁灭之初。

根本不知道这天下大势,已经发生巨大的变化。

连同镇魔司都改制,成为镇魔公会。

“也好,我也很像回到镇魔司一趟,看看熟人,看看熟悉的环境。”

走出家门。

却见昌盛街站满了人。

四面八方的城中居民还在往这边涌来。

见到百里飞鸿后。

城中居民跪在地下:“感谢大人相救,吾等才能得意复生。”

百里飞鸿受了这一拜。

心里一片暖和。

“诸位,以后还有很多不便之处,还请你们谅解。”

百里飞鸿明白,想要东滨城融入这片天地,融入这片时空,等命运修复他们介入的命运线,一切才会真正的正常。

现在外出东滨城,发生什么诡变,谁也不清楚。

走进熟悉的镇魔大厅。

百里飞鸿内心感叹万分。

“若是公羊大人在,见到了这一幕,一定会高兴坏了。”

丁博低声道。

百里飞鸿面上闪过一丝无奈。

他并不知道公羊琰如今处于什么位置。

已经很久没有公羊琰的消息了。

他回想起被毁灭的当天,若是自己明悟公羊琰的心,其实两人不会走到这一步。

公羊琰已经自闭心灵,真正地去追求自己未来的修炼之道。

她将醉心于此。

加上他有意躲避自己,想要找到她很难。

“看到你们我很高兴。但你们是镇魔司的人,如今这城市,处于特殊时期,还请诸位同仁,维护好东滨城的治安秩序。”

百里飞鸿的话不多。

一番勉励后,就是让他们各司其职。

坐在镇守使办公室,百里飞鸿神识笼罩全城,观看这城市如今的状况。

至少,现在运转正常。

但是,百里飞鸿知道,很快这城市就会出现动乱。

但这都是小事情。

他真正关心的是滨虚球的运转情况。

“一天一颗元鼎母气珠,真正消耗大户。”

百里飞鸿暂时没有办法改变这局面。

想要滨虚球运转,就需要大量的能源。

很显然,元鼎母气珠是最好的能量。

暂时任命丁博主掌镇魔司,其余之事,百里飞鸿管不过来。

司马彦将会亲赴东滨城。

商讨修建总部大事。

如今的镇魔公会已经进入正轨。

但为了维持镇魔公会的正常运转,百里飞鸿也不好在大元境内继续收割妖魔,获取技能点。

心里微动,百里飞鸿走出东滨城。

东滨城就算没有他,别人想要在这里搞破坏也是一件难事。

他不断地行走,来到了百花镇。

却见山头之上,站立一位青衣中年。

雅儒的气质,就算一位优雅的书生,像是登山看风景的游客。

但在百里飞鸿的感应中,这位神秘的中年人,却是一位强大的人仙巅峰。

“太一门道主?”

百里飞鸿沉声问道。

大元帝国境内有此高手之人,唯有神秘的太一门道主。

却见来人摇了摇头。

百里飞鸿轻蹙眉宇。

对方身上的太上忘情气息很重。

“我是公羊绝。”

书生模样的公羊绝澹然道。

“见过公羊前辈。”

百里飞鸿讶然。

在他的印象中,公羊绝只是一位巅峰武圣。

若是对方登顶人仙,早在数千年,已经是人仙境界了。

何须苟活至此?

“小琰为我从黄泉中带回了白骨花。”

公羊绝脸上终于有了一丝情绪。

“她是一个好孩子。不应该成为太一门道主的。”

公羊绝寥寥几句话,却将百里飞鸿心中的疑云勾起。

“公羊大人成了太一道主?”

“太上忘情书本身就是太一门不传之秘。”

公羊绝道出了太一门的秘密:“但,它散布人间,挑选太一种子。”

“小琰成功了。”

“什么?怎么可能?”

百里飞鸿惊讶道。

这是他听到最震撼的消息。

“上一任太一道主已羽化飞升,毕竟被谷梁皇室掌握的人王剑所伤,这也是唯一能伤到他的武器,他不得不阻断谷梁皇室的计划。”

公羊绝轻声说道。

“什么计划?”

“谷梁皇室很多强者,其实都被流放至界外。这是他们唯一能打破诅咒的办法,但这些强者只能出,不能回。”

公羊绝知道太多秘密了。

他是什么身份?

这不得不让百里飞鸿怀疑。

“当年人仙离去,其实是看上了一方世界,他们想要征伐那方世界,掠夺世界本源,恢复我们世界。”

公羊绝又道:“你这次进入第八道失败,其实很大的一方面是和这世界处于残缺有关。”

“唯有进入源界,才能获得本源之气,真正地踏足第八道。”

寥寥几句话,却道出了谷梁皇室的不甘心。

“我们太弱了,当初为了对抗魔神,付出太多,将这天地都耗尽,我们才接近成功。”

公羊绝仿佛自言自语般,并未让百里飞鸿插话。

“这次过来,是要提醒你,不要让太一门道主执掌天道。天道快要沦陷了,金乌帝君幕后还有支持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