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就是东滨城?”

魔神皮肤祸害所造成的城市破坏,尚未完全修复。

所以,很多人进来之后,看到的是萧条的东滨城。

而且,作为曾经大元第一港口,当年被天妒女所毁去,如今尚未恢复以往海外贸易地位。

对于整个东滨城来说,还处于劫后重生阶段。

想要恢复以往的繁荣,还需要一些时日。

恢复市场,需要时间。

整个东滨城,到现在为止,其实已经彻底与大元帝国割裂。

在大元帝国的版图中,东滨城已经消失。

就算恢复之后,大元国运也不曾笼罩此地。

谷梁皇室很清楚这件事,却没有出手。

因为,他们知道,东滨城的恢复,属于一种不可复制的特殊状况。

整个城市,介于虚幻与现实。

看似现实,东滨城的百姓,尚未从时空中完全回归这世界。

他们需要一段漫长的时间修复,才能融入此方世界。

“从时空中折射而落的城市,从毁灭中复苏,如此手段,闻所未闻,就算是古之人王,也不可能做到这一步。”

“是啊,会长是真的厉害。”

“当然厉害,如今的天下第一人,非他莫属。”

李立航赞叹道。

其实他们都比百里飞鸿加入镇魔司的时间长。

修炼时间同样更长。

他们是镇魔司钦定的镇魔种子。

百里飞鸿不过是承受了镇守使公羊琰的恩情,被赐予了镇魔六道经,结果两三年时间内,对方已经成人仙。

一身神通,神鬼莫测。

更是将天罡神通之一的逆知未来修炼到了极致,以此逆推过去,找到东滨城毁灭的那一瞬间,以器道将时空投影刻画下来,呈现这世间。

如今正是太一符诏消失,天道崛起之际。

趁着天道混乱,一举成功。

就算面对漫天的魔神虚影,古之人王,古之道主,也能从容而退,功成东滨。

凝望着远处的镇魔总部。

却是眼熟,想必就是镇魔司的总部,以莫大的神通搬迁至此。

作为镇魔司的种子,他们很明白帝都发生了什么事情。

镇魔塔乃是镇魔司的核心圣地。

当镇魔塔破碎,被关押在镇魔塔内的邪道巨头出世,本应注定祸乱天下。

却被百里飞鸿追杀,将他们尽数斩杀干净。

之后,成立镇魔公会。

短短三个月,已经笼络一大批的宗门、世家力量,聚集在镇魔公会之内。

未来,镇魔公会将前途光明。

谷梁皇室就算想要发难,也要看百里飞鸿是否同意。

以百里飞鸿的年龄,再活三五千年,甚至万载,都没有问题。

以后的世界很难说,就算谷梁皇室灭了,镇魔公会都未必会毁灭。

他们都是天之骄子,自然有眼光看到未来。

这也是他们欣然接受镇魔公会新任务,赶来这座闻名中土的城市原因之一。

另外,邀请卡中已经明确,镇魔公会将会为每一位镇魔巡逻使培养出镇世法相,成就法相之境。

日后的路,能否成为武圣,成为人仙,就看自己个人的造化。

只要获得足够的功勋与积分,他们就可以兑换镇魔公会最顶级的资源。

而且,身为镇魔巡逻使,他们只需要花费别人一半的价格,就能兑换这些资源。

百里飞鸿对于仙道的阐述与理解,同样挂在镇魔公会,是所有成为人仙的人,心目中最想要得到的传承之一。

是的,在他们看来就是传承。

兑换的不是什么,是百里飞鸿的亲自教导。

不需要拜师,也能享受百里飞鸿弟子的待遇。

李立航看向四周,从远处赶来的镇魔种子,年龄普遍都不大,处于当立之年。

气宇轩昂,气度不凡。

都是他这次竞选镇魔巡逻使的劲敌。

人数多达三百多位。

“三百多位?”

李立航叹息。

当年镇魔司找到他的时候,可是对他说,你天赋异禀,乃是修炼镇魔六道经的好苗子。

若是成为镇魔种子,未来成就神通,将会得到镇魔司的重用。

有机会成为镇魔第六老。

如今想来,当初镇魔司对很多人都说过这些话。

天才?

或许吧。

镇魔种子被很多势力针对,能存活下来的人,其实只是其中很小的一部分。

可见,这些年镇魔司招了多少镇魔种子。

但念及镇魔司数十万人,只有三百多位镇魔种子,人人都是天才,这天才标准有点低,但也是百里挑一的存在。

李立航在看别人,其余镇魔种子也在看他们。

大家的心情都一样。

若非这次总部召回,他们都不知道,自己苦苦隐藏的身份,原来有点掉价。

“你说他们都是镇魔种子?”

站在镇魔司总部天台,百里飞鸿轻易能分辨出这群进入东滨城的人,就是镇魔种子。

他们身上都有一股让百里飞鸿感觉到亲切的气息。

那是修炼镇魔六道经有成的人。

最低修为也是元胎境。

最高是神通境。

实力倒是均匀。

可是三百多位的镇魔种子,着实让百里飞鸿都料想不到。

如此看来,当年公羊琰将镇魔六道经给他,很显然是知道了这情报数据。

公羊琰是真的不稀罕这镇魔种子的身份。

“人数是有点多,这些人中,有镇魔五老找到的,有镇魔巡逻使找到的,当然,也有不少大统领级别的镇魔人找到的。”

司马彦尴尬一笑。

其实他一直知道这种情况的存在。

但这些年,无论是邪教、宗门,还是世家势力,都在猎杀镇魔种子。

他们招收这些镇魔种子,其实也是一种风险投资。

毕竟,没有人能保证,天才种子都被这些势力给杀了。

而且,有一些人的天赋不高,但是潜质很高。

“当年你们究竟招收了多少人?传播了多少镇魔六道经?”

百里飞鸿的心情同样很郁闷。

他还以为镇魔六道经作为镇魔司的传承功法,能修炼镇魔六道经的人,其实不多。

可眼前的事实告诉百里飞鸿,是他以往想多了。

“传承不绝,镇魔的火焰将不绝。我们都在时刻准备着,就算镇魔司解散,高层全部身死,但镇魔六道经的传承不能断。唯有这种办法,才能保证镇魔六道经一直在人类中流传下去。”

司马彦很想说,你们是否对镇魔种子有所误解?

镇魔种子,可不是局内一些老忽悠所说,是镇魔司未来的继承人,是五老的接班人。

这话没有错。

任何一位镇魔人都是镇魔司未来的继承者。

每一位镇魔人都是镇魔五老的接班人。

前提是你要活着,并将镇魔六道经修炼到极致,踏足镇魔五老踏足的境界,才有资格继承镇魔司大统,成为新的宿老。

“所以,我们这些镇魔种子,其实是功法的携带者,是镇魔六道经的传承者?”

“是的,你们的存在,一旦镇魔司发生灾难性浩劫,你们其中一人走掉了,镇魔司的传承就能传下去。”

司马彦却面色严肃。

百里飞鸿撇开身为镇魔种子荣耀心外,再来思考司马彦的话,立即明白了镇魔司高层的心。

镇魔司未来可能不存在,但是镇魔司的核心传承功法,付出无数人心血的镇魔六道经必须传承下去。

很显然,镇魔司做得很不错。

毕竟,人人都以为自己是镇魔司的未来。

他们遵守秘密,他们遵守镇魔人传承的规则。

一直到现在,都不曾出现过,镇魔六道经泄密出去的事情。

“三百多号人,我们镇魔公会才多少镇守使级分会?”

百里飞鸿本身是打算挑选数十位典范,成为镇魔公会震慑其他势力的一个机构。

三百多位镇魔种子?

若是当年镇魔司挑选几位好的苗子,帮助他们成就武圣,现在镇魔司也不至于流落至此。

五老死了四位。

镇魔塔内的精锐死伤无数。

能镇守镇魔塔的镇魔人,最低修为也要神通主。

否则,难以抵挡邪道巨头的诱惑。

“大元帝国,一千二百州府,五十六省府,地域何其庞大?”

司马彦叹息道:“就算是鼎盛时期的镇魔司,也未能在每一个州府设立镇魔司机构。这也是镇魔司达到了炼神层次,就能成为镇守使的原因之一。”

那确实是庞大的地域。

中土尚且如此。

整个人类活动的范围呢?

若是加上魔鬼海,镇魔公会培养出三百多位镇魔巡逻使,以应对未来复杂的环境,还真的不多。

“行,这次培养巡逻使,我要花费巨量的资源了。”

百里飞鸿想通了,道心自然坚定。

比起当初万妖魔谷那一支大军,武圣级别的存在妖魔都超过三位数。

算上真境妖魔,这只大军真的能横扫天下。

可惜,他们遇到了我。

同样遇到了残仙。

百里飞鸿明白,天道新生,太一符诏被吞噬,未来将会诞生更多的武圣与人仙。

镇魔公会若想要强大起来,三百多位巡逻镇守使是真的不多。

现在看起来很臃肿,可是分散到了全世界,这数量并不多。

“镇魔公会需要枝干,才能将整个公会支撑起来。我相信会长改制镇魔司,一定有更大的用途。此时的投入,是壮大镇魔公会的基础。”

司马彦一番话,却点明了百里飞鸿的野望。

镇魔司对于百里飞鸿来说,只是累赘。

又有谷梁皇室在节制,百里飞鸿想要借助镇魔司的力量办事,是不可能的。

而镇魔司若是失去了百里飞鸿,很快就湮灭在历史长河中。

“放心,我会加速他们的成长。”

加速成长,并非坏事。

这些镇魔种子根基很扎实,百里飞鸿助他们修炼,不会拔苗助长。

......

“还没有找到裂痕吗?“

邪鬼之王显得不耐烦。

古城之内残留的怨气,诞生了大量的邪鬼。

但是,它们已经饥饿难耐。

“大王,有一道黄泉之门开启了,但却被强大的力量镇压着,我们没有办法将它打开。”

“那道大门我知道,对面的人,正是杀了我们先锋大军的人族人仙,是一位极为可怕的对手。”

邪鬼之王露出邪魅的笑容。

“但,据我所知,这方世界存在一个冥府势力,正在寻找着通往黄泉的路。”

“冥府?!”

邪鬼大将震惊地抬头。

“不错,就是那个冥府。数千年前,曾有人族修炼冥族魔神之法,踏足黄泉地狱,建立了赫赫战功,自号阴天子。”

邪鬼之王抚摸脸上的剑痕。

“这是他的老巢?!

先锋大将却激动地道。

“这是他的老巢。”

邪鬼之王双目绽放妖异的红光。

“不惜一切代价,锚定这片时空,我要屠灭这世界,将整个世界都献祭给伟大的白骨菩萨。”

邪鬼之王狂笑响彻虚空,震荡四大古城。

虚空无量,想要锚定一个世界是极难的。

但是,黄泉之门就是一个坐标点。

这是他们邪鬼一族通过阴司轮回,散播万界的种子之法。

若是打开,必有回应。

他们徘回在此数百年,终将四大古城的人仙灭杀。

却不甘放弃。

百年之内,以古城为诱饵。

在此虚空,修建黄泉之路,通往黄泉,等候走出来的人回归,也在等候踏出来的人开启。

终于被他们等到了时机。

可惜,此世界的人发现得太早了。

......

横断山脉深处。

“妖魔始祖,竟然潜藏在我们冥府高层身上了。”

阎罗王瓮声说道。

看向投入正在炼制的黄泉之门。

那是魔神尸体的手臂。

正好妖魔始祖寻来,让他们获得了妖魔始祖的本源之力。

但阎罗王的担忧,并非是他们驾驭不了魔神之力,炼制不出真正的黄泉之门。

而是担心鬼车凌霄杀来。

这是发生在横断山脉内,唯一一尊妖魔始祖成功融合了魔神尸体的恐怖存在。

以天柱山为武器。

游荡在横断山脉深处,到处寻找魔神的坟墓。

与其他妖魔始祖一样,收集魔神骸骨。

满面慈祥的地藏王劝解道:“阎罗王,我们应该放弃黄泉之门。根据现在黄泉之路的反馈,此刻的黄泉之路,隐藏着大恐怖。”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yeguoyuedu. 安卓苹果均可。】

不祥之兆,越来越强。

地藏王能感应到,这次若是打开黄泉之门,将会引来黄泉之路的邪鬼恶势力入侵此界。

“地藏王,你何须担心?天塌下来,有百里飞鸿撑着。”

阎罗王嘴角露出一丝邪魅的笑容。

此时的他,不需要融合其他阎罗的力量,才能抗衡地藏王。

他已经晋升鬼仙,无惧地藏王了。

“人类世界已经残破不堪,若是妖魔与邪鬼联合,吾等人族将完全灭绝?!”

“与我何关?”

阎罗王露出邪恶的笑容。

地藏王不再说话。

“放心,吾等通过献祭之法,已经联系了府主,他将迎接我们抵达黄泉。”

地藏王却摇头。

他的感觉一向很准。

这次也不例外。

这次若真的炼制成功黄泉之门,中土将迎来史无前例的浩劫。

那是比妖魔更凶狠的敌人。

“吾王,已炼制成功。”

冥府炼器师却突然出声道。

“好,太好了。”

古城之内的邪鬼之王勐地站起来。

“哈哈哈,天助我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