皇宫。

某秘密的塔内。

谷梁靖的眉心处悬浮一颗黑色水晶体,绚丽的光,描绘着这世间最美丽的物品。

一道道战争的气息,构建而成的神格之力,正在将这颗战争神格,重现这世界。

同时,属于天族独的天赋灵魂,勾连天地,将世界之力不断地吸纳,灌注进入这颗神格之内。

此刻的谷梁靖,已经完成了三种不同修炼之法的初步融合。

其力量已经暴增到了第六道巅峰,一步之遥就是开天境。

同时,身兼天族秘法,神族神格修持之法,让他的战力称得上同境无敌。

但这话,谷梁靖只能说一半。

因为,这天地间还存在一头怪物。

百里飞鸿。

这家伙简直不是人。

谷梁靖自认为争夺了大运,坐上了中土之主的宝座,已经获取这天地大运大势。

可就是有这样一个人,原本属于他的下属,却踩到他的头上来了。

“战争的气息,越发浓烈。”

“已经超出了我的预料。”

“魔鬼海出现了变故。”

谷梁靖睁开眼,视线落在雾霭笼罩的天地。

就在魔鬼海内部,风云激荡,两股邪恶到极致的气息,正在交锋。

“三大妖王盘踞魔鬼海深处,探寻永恒道种,同时也是阻止任何势力染指这地方。”

“另一股邪恶的气象,太过纯粹了,简直就是恶到极致的化身。”

“若是以神族的称呼,这家伙是凝聚了恶之神格了。”

谷梁靖内心无比震撼。

战争,已经脱离他的掌控,往深渊滑落。

作为曾经天族的一位将领,这是他最讨厌的事情。

更不提,他如今身为大元帝国皇上,是这世界最有权势的男人,同样讨厌这种不受掌控的感觉。

一个百里飞鸿已经让人头痛。

现在出现两股势力,不得不让谷梁靖警惕。

魔鬼海之争,对于人族来说,暂时是好事。

两虎恶斗,必有一死。

另一头恶虎,也会受伤。

“我预计要用十年的功夫,点燃神格,成就战争之神。”

“现在看来,只需要五年的时间,我将登顶这世界第九道。”

神族的神灵,是等同于魔神的存在。

若是在神灵的领域,魔神都不是神灵的对手。

他一旦成为战争之神,又是大元帝国的皇帝,在大元帝国之内,将无人为敌。

所谓的古人王,也不过如是。

谷梁靖吐口气,将心中的情绪都释放出来。

现在还不是翻面的时候。

更何况,百里飞鸿的存在,宛如一座大山,为大元帝国遮挡了所有的暴风雪。

根本波及不到自己。

既然对方想要成为中土人类的守护神,那就让他当去。

时间在我,优势在我。

将神格收入识海。

识海的神魂与神格交织,开始趋向融合。

融合度越高,他发挥出来的神力将越来越大。

直到神格完全融入神魂,为他铸造神体,他才能真正掌握这颗神格之力。

“陛下,宗人府,谷梁赢有请。”

血卫统领低下头颅,恭敬地行礼,小心翼翼地汇报。

“赢祖找朕?”

赢,是谷梁皇室的顶梁柱。

乃是高祖之兄弟。

八百年,对于很多势力的顶尖高手来说,活到那么久,并不是什么难事。

但是对于谷梁皇室来说,这绝对是一位了不起的存在。

他对抗诅咒七百年。

是的,对抗太一符诏七百多年。

乃是谷梁皇室真正的核心人物。

“陛下,听说赢祖出关,是为了镇魔公会的事情。”

血卫统领低声说道。

“赢祖不了解情况,朕自然会和他细说,带路吧。”

谷梁靖摆了摆手。

对于这位赢祖,谷梁靖并没有任何的压力。

赢祖是谷梁的先祖,但并非他这一脉的。

更何况,如今以谷梁靖对大元帝国的掌控,就算是宗人府对他不满,他也可以视若无睹。

这就是实力带来的绝对强势。

除了太祖之外,谷梁靖是谷梁皇室有史以来最强大的修行者。

他自号道宗,但是宗人府还持反对意见。

这尊号太高了。

就是担心谷梁靖压不住。

“人王剑啊!”

谷梁靖心中冒起一个想法,那就是将人王剑掌握在自己的手里。

父亲武宗后,这把剑被宗人府收回去。

谷梁靖登基以后,宗人府有意遗忘此事。

这对谷梁靖来说,是一种冒犯。

正好,以现在自己的实力,强行夺取人王剑都不是事儿。

不归,谷梁皇室依然是强大的一支力量。

能好好说话,对谁都好。

另外,让谷梁靖内心存在芥蒂的是,谷梁皇室一直都是支持十八皇子。

若非自己暗中除掉十八皇弟,这皇位必定落在十八皇弟身上。

太子是永远坐不上这位置。

但大义所在,就是动乱之源。

行走进入谷梁皇室的禁地。

却是皇室掌控完整的人王开辟的洞天,此洞天乃是谷梁氏的根基。

当年人王殇就埋葬在这人王洞内。

赢祖掌握了此洞天。

他不成为皇帝,以这洞天加上他的智慧,对抗太一符诏,却是勉强能办到。

“赢祖,朕来了。”

谷梁靖霸气的声音充斥整个洞天。

自身带着的威严,前世今生杀伐沙场的煞气,配上战争之气,就形成一种不怒自威的恐怖气象。

【推荐下,野果阅读追书真的好用,这里下载 yeguoyuedu. 大家去快可以试试吧。】

他是谷梁皇室有史以来最具杀伐之气的皇帝。

赢祖很是意外。

以往的皇帝,见到他都是毕恭毕敬,威严自敛。

但此时他面对这位新任的皇帝,却仿佛来到了远古战场。

尸山血海,已不能形容此刻的谷梁靖。

为何他表现得如此软弱?

这是赢祖心中的意外。

其实以谷梁皇室的底蕴,根本不畏惧任何势力。

“谷梁靖,镇魔司之事,为何进展自此?”

赢祖沉声问道。

镇魔司的建立,他是亲眼见证。

可谓战功赫赫。

镇魔五老也曾经是他招募至谷梁皇室旗下。

但镇魔司已经不需要了。

他们掌握的秘密太多了。

尾大不掉。

镇魔五老不成仙还好,一旦成仙,对谷梁皇室都是一种隐患。

“朕还想要好好问下宗人府,将五老斩杀,释放出一条恶龙。”

谷梁靖的语气中流露出一种杀意。

也表达了他的不满。

现在全天下人都知道,这是他做的事情。

都在看他的笑话。

百里飞鸿挂在镇魔司下面,就算他功高震主,但以百里飞鸿的性格,顶多不鸟谷梁皇室,绝对不会与皇室形成利益对立面。

现在好了,镇魔公会的成立,现在没有利益冲突,不代表着未来没有。

笼络了天下宗门,以及世家氏族进入镇魔公会这平台,以元鼎母气为诱惑,以炼血功法为诱惑,以他百里飞鸿的威望诱惑,天下无不冲着他而来。

太一符诏已经损毁。

仙基重现世间,天下多少武圣,为了成仙,都想在镇魔公会建功立业,积累功勋于积分,兑换与百里飞鸿的一次武道交流机会。

而且,镇魔公会不限制任何人去留,只要他不违背公会的原则,来去自由。

面对谷梁靖的质问,赢祖很生气:“你是在质问我的决定?”

“是的。”

谷梁靖冷漠地回应。

两股强大的意志在人王洞内碰撞。

皇道意志对抗祖宗的意志。

却以谷梁靖取得优势而停止。

“人仙巅峰?”

赢祖很惊讶。

“六道巅峰,尚未踏足开天。”

开天之秒,乃是一处玄关。

谷梁靖就算有前世的记忆,修炼的却非武道,尚未参悟开天之妙。

突破人仙,也是靠着绝对的力量,破开玄关,踏足人仙。

“好,好,以人仙之身,媲美开天境,你有成为人王的潜质。”

赢祖开怀大笑。

至于自己的威严遭到了后辈的蔑视,完全可以忽视。

“赢祖,不知道这次唤我来,所为何事?”

谷梁靖收敛起息,语气变得柔和。

对抗,只会分裂自己的力量。

“太一门道主已死,新道主已立。”

赢祖只字不提镇魔司,而是将话题转移至另一个事件上。

太一门是宗门,高高在上,甚至凌驾于众生。

更是谷梁皇室的死对头。

若非人王剑在手,谷梁皇室并未见得如此强势。

“朕有所觉察,但是太一符诏已经融入天道,太一门不可能再执掌天道,掌握世间权柄。”

谷梁靖沉思片刻,终于说出自己心中的想法。

“你错了,太一门厉害的从来都不是太一符诏。你要明白,太一符诏是太一门炼制的至宝,掌控的从来不是天道,而是将世间条例强加于天道,形成铁律。”

赢祖继续道:“太上忘情书,乃是天道之书,参悟了太上忘情即可融道天道,从而替天行道。”

谷梁靖皱着眉头。

人类已经有了一位百里飞鸿,再来一位新道主,见识对他形成巨大的威胁。

太一道主,其实力与天道息息相关。

天道越强大,太一道主就越强大。

除非是人王,打破极限桎梏。

“新任道主,你认识,我们谷梁皇室,都认识。”

“她是公羊琰。”

怎么可能?!

谷梁靖勐地站起来。

“不能留她。”

谷梁靖双眸绽放杀机。

这是他的决断,也是决心。

“始于血,东滨毁,大元崩。”

谷梁赢再次念起了当初预言。

“始于血,指的是我们身上的人王殇的血脉,也是天妒女的仇怨之始。

“东滨毁,是指东滨城被毁灭后,公羊琰作为镇守使,她心的转变始于东滨城的毁灭,同时也是斩断对尘世的念想,放下一切,修炼公羊家族得到的太上忘情刀。”

“大元崩,如果我推测不错,应该是被公羊琰所灭。”

赢祖冷静地说道。

谷梁靖同样想到此点。

唯独天道可灭人道。

这就是谷梁靖的顾忌。

“无论付出什么代价,都要斩杀公羊琰。”

赢祖神色疲倦道。

他们谷梁家族与太一门的争端,已经数百年了。

对于这个古老的宗门来说,八百年其实是极为短暂的一个时间。

但涉及到了权柄之争,从来都不看时间,只看生死。

谷梁皇室掌握的权柄,很大一部分就是从太一门夺取过来。

“我会安排好,将公羊琰找出来。”

谷梁靖真正头痛的并不是这位新任太一门道主,而是百里飞鸿。

“你在布局,但敌人也在成长。”

“时间,对于任何人来说,都是极为重要的。”

“大势在变革。”

“末法时代是否真的来临,没有人知道。”

“甚至最坏的结局,就是魔鬼海笼罩我们人类生存的土地。”

“这结局出现,比末法时代还要惨。”

赢祖顿了顿:“我或许会出世,用尽一些底蕴,为你争取机会。”

谷梁靖点了点头。

转身离开。

“有意思,有意思!

!”

“魔鬼海与魔神本源结合,诞生的妖魔,真的让人吃惊。”

邪鬼之王看着不断地对他的邪鬼大军发动进攻的妖魔大军。

在他的眼内,妖魔大军的血肉,比人类的血肉还让他更加着迷。

对于人类忌惮的妖魔之气,在他眼内,却是大补之物。

人类担心被污染成邪魔。

可是,邪鬼本身就是恶所化,乃是世间最恶的存在。

他们对于一切的血肉,都极为贪婪,想要吞噬。

在邪鬼之王的眼内,妖魔之气可以强化邪鬼的力量。

邪鬼的力量源于恶。

而妖魔之气则是放大内心的邪恶。

“吾王,此地妖魔来自于一个庞大的妖魔帝国,它们的君王很强大,应该打破了第八道生命枷锁。”

邪鬼将领舔着猩红的嘴唇,贪婪地看向这群妖魔。

“正好,用他们来练兵。新生的邪鬼,需要经过血与火的洗礼,才能成为真正精锐战士。”

邪鬼之王露出邪魅的笑容。

简直是天助他也。

“四大古城的底蕴,可是为我们增加了很多成员。”

邪鬼将领回味着人类的血肉滋味。

却是回味无穷。

“吾王,需要派遣大军,进入人族的世界否?”

“不,不能打草惊蛇,能走出阴天子这位绝世天才的人族,必定有其底蕴,我们是来掠夺这世界的,是来尽情享受这顿美餐,而不是来送死。”

邪鬼之王的头脑极为冷静。

人类有强者,以血气就能将邪鬼灼烧致死。

这是对邪鬼克制之法,他需要好好思考,如何破解这局面。

“大人,有妖族强者降临。”

“去吧,会一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