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些怪物就是邪鬼吗?”

“真是丑陋,宛若传说中地狱里的饿死鬼。不愧为来自黄泉的怪物,似鬼似妖,比我们还要像怪物。”

一尊妖魔,幻化成人,看着密密麻麻,不断地猎杀魔鬼海中的妖魔。

尽管是同族,但是在妖魔族人眼内,这些妖魔就像人类看着动物,视为野兽的存在。

它们没有智慧,只有本能。

强大的欲望,有时候会反噬妖魔帝国的族人。

是的,在妖魔帝国内部,他们更多地称呼自己为妖族和魔族区分。

妖族在肉身上更加强悍。

魔族的身体无形,掌控着灵魂之道更深。

像眼前这些不妖不魔的怪胎,这些拥有高等智慧的妖魔族人,露出的却是厌恶的表情。

“黄泉异族?这世界真的拥有异族的存在?”

“哼哼,源界对于我们来说,尽管通在于一个世界,可是源界的种族,于吾等而言,也是异族。这没有什么出奇的地方。”

这支妖魔族人,乃是属于妖后行宫的妖卫兵。

唯有真妖之巅的存在,才能加入这支队伍。

也就是说,他们都拥有人族武圣的力量。

甚至于人族武圣的,在他们眼内,也不过是一群腐朽,受限制极多的老家伙而已。

若非君王束缚,他们早已经带领真妖、真魔军团攻陷人族。

夺取这世界的权柄,成为这世界唯一的文明。

帝君曾经说过,他们的步伐,从来不是这世界。

未来,必定会走出这世界,攻陷无数世界。

他们现在要做的事情,就是寻找到所有魔神甚至人王留下来的源界。

这些源界蕴藏着世界巨大的能量,可以让他们弥补生命的缺陷,突破更高层次的生命体,迈入至高无上的大妖大魔行列。

“全部杀了,还是抓起来问话?”

天生黑虎妖身的副统领,看向了身边的狐统领。

这位狐统领传闻是妖后的三千面首之一。

实力非凡,乃是他们之中为数不多的达到仙层次的恐怖存在。

就算是凤凰大将出手,百招之内,也难以拿下这位狐统领。

长着桃花脸,俊俏玉脸如绝世美人的狐统领,扫视四周,群鬼猎食,看似无头无脑,各自行动。

但是,却有一股力量在操纵这些邪鬼,没有让它们互相残杀,抢夺猎物。

这代表着其背后,拥有绝强者的存在。

“先清除这一带的妖鬼,这些都是没有智慧的邪鬼,对于我们来说是开胃菜,真正的硬骨头,应该隐藏在背后。”

“另外,附近有魔神陨落的尸体,化作海上山峦,组成大型的岛屿,我们的目标是将这座海上山峦夺取过来,建造我们的前沿堡垒,等候妖后降临。”

狐统领沉声说道。

在他的眼内,灭绝还是生擒这些邪鬼,其实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侍候好妖后。

若是妖后降临,没有落脚的地方,才是他这位妖卫兵首领的失责。

“还是狐统领考虑周全。”

虎煞副统领点头称是。

其实他的内心很羡慕这位统领,若是能成为妖后的面首,一袭芳香,这辈子死而无憾。

妖后,在妖魔帝国内,拥有崇高的地位,并非来自她的威严与力量,而是她的美貌。

“黑凤族卫兵,就有你们出手,清理四周的邪鬼。你们的凤凰大将的仇恨,要得到宣泄。”

狐统领冷漠地道。

“是,统领大人。”

十八位来自黑凤族的妖卫兵,露出残暴的眸色,看向这些邪鬼,它们双眸发红,充斥着杀机。

“杀,真妖之身!!!”

十八位黑凤族化作千丈巨大的黑色凤凰,披着黑色的火焰,宛若一群毁灭使者降临这片大海。

魔鬼海的海水,在黑凤妖火的焚烧下,都在蒸发。

更不提这些邪鬼,被它们的火焰笼罩。

魔鬼海的上空,十八头黑色凤凰在空中掠过,组成焚烧一切的大阵,他们所到之处,邪鬼发出凄厉的惨叫,沾染了黑色诡异的凤凰火焰,留给邪鬼的命运,只有死路一条。

雾霭之下,连绵千里的山峦岛屿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山峦重重叠叠,宛若巨龙卧倒在魔鬼海。

散发着一种莫名的魔力,将四周魔鬼海内诞生的古怪能量,牵引至巨大岛屿上。

充斥魔鬼海的能量,被妖魔帝国称之为魔元气。

与天地元气区分开来。

其实,他们都知晓,所谓的魔元气不过是天地元气遭受到了污染后,形成的一种特殊能量。

这些能量对于人类来说很不友好。

但对于他们这些妖魔鬼怪来说,吸纳魔鬼海内的魔元气,修炼妖法、魔法,强大自身,是充满着无限的吸引力。

狐统领带着妖卫兵的精锐,对下方密密麻麻的邪鬼们,被屠杀的画面,视若无睹。

他们的目标是登上这座岛屿,在岛屿内,用极短的时间,修建行宫,等候妖后的降临。

“邪鬼秘法,黄泉夺魂!!!”

尚未登上岛屿的他们,立即遭受到了邪鬼中,诞生智慧,而且掌握强大秘法的邪鬼将。

一抹幽光,无视虚空,刺入狐统领的脑海。

“哼!!!”

狐统领冷哼一声,巨大的九尾狐元神呈现,占据这天地。

硬撼了这一招邪鬼秘法。

同时九条尾巴,宛若最锋利的剑,刺入虚空,穿透岛屿上邪鬼将的胸膛。

九条尾巴就是他最厉害的武器。

组合成为剑阵,所到之处,夷为平地。

恐怖的妖道之剑,撕裂四方,将山头犁平不说,更是变幻万千,绞杀岛屿上的邪鬼将。

“嘿嘿,竟敢惹恼我们的狐统领,不知死活的家伙。”

虎煞副统领双手束胸,冷笑地看着这一切。

狐统领乃是妖魔帝国有数的高手。

岂会被邪鬼这些恶心的异族所能击伤?

“好了,清场。”

狐统领摆摆手,气焰滔天,笼罩这座山峦岛屿。

若有不对,他不介意施展九尾妖剑最强的秘术,将整座山峦岛屿抹平。

“是,统领大人。”

妖卫兵的精锐冲入战场,杀向那些邪鬼,所到之处,邪鬼死绝。

“不要大意,警惕四周,这只是邪鬼大军的一部分。”

狐统领交代道。

轻易拿下东边最重要的山峦岛屿,他们已经抢占了优势。

但是,邪鬼异族能将凤凰大将杀死,说明对方拥有一位不逊色于妖后的战力。

若是对方来袭,他们都在劫难逃。

明知道这地方危险,但作为妖卫兵,本身就是负责侍候与守护妖后。

所以,他并未露出喜悦,而是妖魂掠过魔鬼海,勘查数千里之内的环境。

“虎煞,你带队前往东边五千里外,堵住它们回归老巢的道路,并据点拿下来,镇守两天。”

两天后妖后到场,他们要做好准备。

否则,妖后责备下来,睡也顶不住。

狐统领一步一步踏上山峦岛屿,黑凤族的妖魔很好给力,没有露掉任何一位邪鬼,让他们逃出去。

茫茫魔鬼海,若是没有方向坐标,他们想要再次找到山峦岛屿,难度很大。

也给了狐统领他们争取不少时间。

让虎煞这家伙把守门关,更重要的一点,当邪鬼大军有异动,他们第一时间能受到消息。

做好应对准备。

狐统领并未与其他妖卫兵般冷静。

他的内心很焦灼。

他知道的事情太多了,比如百里飞鸿已经进入了魔鬼海,就在这一带的附近。

一旦他们双方两败俱伤,绝对被百里飞鸿得到机会,将他们都赶尽杀绝。

狐统领不想死。

他很怀念妖后丰腴的怀抱。

想要得到妖后翻拍,侍候她老人家。

狐统领就需要做出一份功绩来。

“遵命。”

虎煞副统领领命后。

“你过来。”

“还有你们几个!”

虎煞副统领一点也不可客气,将这次带出来的妖卫兵挑选了三分之一。

他知道,自己的任务极重。

妖后降临之前,不能有任何邪鬼出现在她的面前。

......

天柱山。

一位白衣冷艳的女人出现在原来镇魔司楼顶上。

没有任何人的发现。

就算是青禾仙姑,也不曾发现这位神秘女人的到来。

再次看到熟悉的东滨城,公羊琰脸上却没有一丝波动。

已经进入忘情天心境的她,内心很难产生任何的情绪。

但是既往的记忆还在。

她同样能感受到以往的情感。

也能感受到此刻的情感。

只是,特殊的心境,让她难以荡起任何情绪上的涟漪。

“飞鸿,我没有看错你。”

忘情非绝情、无情。

只是将心寄托于天道,从此心中诞生的情绪,都会被天道所压抑下来。

“武宗将我放来此地,最大的破招,就是让我发掘了你。”

公羊琰露出淡淡的笑容。

但双眸的色泽,却是一片漠然。

“以天柱山压制东滨城,这是一道妙招。”

“否则,今天的我,不得不出手,将东滨城亲自毁灭。”

唯有如此,方能维持天道秩序。

如今,天柱山镇压东滨城,已经将时空印记冲淡。

加上镇魔公会的成立,无数强者涌入东滨城,现实的命运交织在东滨城内,将时空印记抹除,同样会逆天而行。

这是驳论。

无论如何做,都违背了天道。

但公羊琰并未天道的傀儡。

她拥有自己独立的意志与思维,思考眼前的一切,对天地秩序拥有更多的好处。

很显然,此时的东滨城地位,举世瞩目,作为新任的太一门道主,她也不能胡乱作为。

真的毁灭了东滨城。

太一门将会被所有人打入魔道。

众生的意志是巨大的。

太一门再厉害,得不到天下人的承认,也会被排斥在外。

再次回归东滨城,内心感慨良多。

“你若是早一些完成,或许我就不需要走到这一步了。”

公羊琰看向东海,目光落在魔鬼海。

借助天道之力,她能清晰感觉到外族的入侵。

因为魔鬼海的存在,天道并不能出手对付这些邪鬼,对邪鬼异族造成压制。

但是,邪鬼异族必须离开这世界。

妖魔危害再大,也是本土生灵。

“人族与妖魔族的权柄之争已经开始了。”

“我的同胞们,你们准备好了吗?”

若非自己成为太一门道主,可以影响天道的运转。

此刻,天道已经偏向了妖魔。

将魔鬼海纳入这天地体系之内。

公羊琰感受到自己的压力。

那是一人独自面对魔鬼海与天道的意志的压力。

但是,她扛着前行。

因为他知道,一旦天道出现偏袒,人族危矣。

走下了楼,镇魔司内还有工作人员在打理。

公羊琰径直地穿过他们,这些镇魔公会的人,却没有发现了她的存在。

随着境界的提升,她已经能掩饰自己的存在,不被大部分人发现。

来到自己曾经的办公室。

熟悉的环境,仿佛回到了很久,很久以前。

那是自己最后一次从办公室走出来的模样。

“有心了。”

公羊琰坐在办公椅上。

办公室的大门,悄然地打开。

“见过青禾仙姑。”

公羊琰微微额首,曾经这位长者,是自己敬仰的存在。

“见过太一道主。”

青禾仙姑双手合十回礼。

“不知太一道主降临东滨城,是本座的失礼,没有进行任何的安排,迎接道主降临。”

青禾仙姑内心很警惕。

她自然认识公羊琰。

曾经还动了收她为徒的念头。

只是,对方来自公羊家族。

公羊绝这位老不死是不可能让自己如愿的。

“只是经过此地,正好来看看,这座属于奇迹的城市。”

公羊琰的语气很淡然。

越是如此,越是让青禾仙姑内心警惕。

这代表着对方参悟的太上忘情书极深。

实力也到达了一种让她猜测不到的境地。

“道主曾经作为镇守使,镇守此地,保护一地的平安。今天的东滨城,已经深深地烙下道主的印记。”

“无需试探我,仙姑,你应该明白,此刻的我已经不在乎外界的影响。”公羊琰停顿片刻,再道:“太一门存在的意义,从信祖师爷开始,就是束缚天道。道主的职责,是维护好天道。”

束缚与维护并非矛盾。

只是,让天道对于人族的存在,存在一定的偏向性。

“道主,可在东滨城停留多久?”

“放心,我该走的时候就会离开。与谷梁皇室之间的斗争,不会牵扯到如今的镇魔公会。不然谷梁皇室会枉顾天地众生的安危,做出危险的举止。”

公羊琰吩咐看穿青禾仙姑的担忧。

“那就好,我只是希望东滨城完好无损。公会成立不久,不能卷入更高层次的斗争,这会让公会崩溃的。”

青禾仙姑说出了自己的目的,同时也在劝说公羊琰。

“有他在,想要毁掉东滨城,往后是不可能的了。”

公羊琰站起来,做到窗外,俯瞰大地,正好看到东滨斩鲲剑。

此乃东滨城镇魔司的象征。

靠着它的存在,可是将鲲鹏妖魂镇压了数百年。

“看来,就算是我不找麻烦,麻烦也要找上门来。”

公羊琰语气平淡。

仿佛完全不在意此事。

“没有人可以在东滨城放肆。”

青禾仙姑冷漠地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