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禾仙姑说出这话,是因为她有底气。

掌握了东滨城的她,可不是一般的人仙。

东滨城乃是百里飞鸿的炼金巅峰之作,如果其他人将东滨城看做一座城,那就错了。

硬撼时空,抵御天道侵犯,将东滨城众生复活的一座至宝。

将百里飞鸿这些年来收到的天材地宝消耗一空。

更是注入大量的元鼎母气珠。

根本不需要青禾仙姑消耗任何的力量,就能调动东滨城的力量,对付外敌。

“仙姑,此乃我太一门的事情,却是不需要将东滨城与镇魔公会牵扯进去。毕竟,尔等还需要在大元境内行事,保持现在的状态是最好的。”

公羊琰却拒绝了青禾仙姑的好意。

东滨城潜藏力量的恐怖,公羊琰是能清晰感觉到。

百里飞鸿在将天柱山融入到了东滨城,让这座城市的威能达到了世间极致,唯有传说中的人王城或胜于它。

“道主请放心,他们不敢为难镇魔公会,至少在谷梁靖神功未成之前,谷梁皇室不敢与飞鸿撕破脸。”

青禾仙姑冷笑道。

她曾经忠诚于镇魔司,而镇魔司忠诚于谷梁皇室。

但迎来的却是无情的背叛。

都说女人最记仇。

青禾仙姑也不例外。

四位哥哥的容颜尚在心间,岂能不恨谷梁皇室?

东滨城外。

此时,谷梁赢带着宗人府的人站在东滨城外,并未踏入东滨城。

“就是这东滨城脱离了我们大元的版图吗?”

谷梁赢看着眼前这座雄伟的城池,冷漠地说道。

“老祖,东滨城乃是镇魔公会的总部,严格意义上,以往属于大元的东滨城已经毁灭了,这属于百里飞鸿炼制出来的城市。”谷梁擎小心翼翼解释道,他担心久未出世的老祖,做出鲁莽的举动,将百里飞鸿得罪了。

当今天下,天下第一已经易主。

百里飞鸿是公认的天下第一。

南荒之战,已经证明他的战力不逊色于任何的妖魔;

横断山脉一战,已经证明他无惧魔神肉身的复活;

但真正让百里飞鸿被公认为世间第一,还是他从时空之中,完成了复活了东滨城的壮举。

面对漫天的魔神虚影,九尊人王共主的威压,解决了天道惩戒。

那无敌的身姿,让世人笃定,未来百里飞鸿必定成为人王。

人王与皇帝不同。

皇帝是统治者。

人王是公认的最强者。

“哼,是你们太过胆小了,我们谷梁家族打下来的天下,竟然还担心一位臣子作乱?这是忤逆之罪,罪该当死。”

谷梁赢神色越发冷漠。

谷梁皇室的气魄是越来越衰弱了。

谷梁擎顿感无言。

他知道老祖内心对他们不满。

但这也是没有办法的事情。

“老祖,我们还是在东滨城外等候公羊琰出来吧。”

作为天守帅府的统领,谷梁擎说出这话,其实已经是底气不足的表现。

难怪谷梁赢会不满。

他,谷梁赢乃是谷梁太祖的儿子,何曾受过此气?

“你这天守帅白当了。要等,你就在外等候,在老祖这没有不能得罪的人。”

谷梁赢一步迈出。

“来人止步!”

并非青禾仙姑出来阻止。

却见一位年轻的神通主,站在城墙上,阻挡在谷梁老祖身前。

“黄毛小儿,可知老祖是谁?竟敢阻老祖去路?”

白发苍苍的谷梁赢身上的威严极盛,伴随着威压的是一股卷席天下的气势的心气。

仿佛一尊为杀戮而生的黑龙,围绕东滨城,俯视这人间。

谷梁赢乃是宗人府之首,更是大元帝国的阴暗面代表。

他承担了谷梁皇室极道阴暗的一面。

“谷梁赢,谷梁皇室的老祖,太祖的儿子,坐拥黑龙。承受了大秦黑龙之气,为杀戮而生。”

年轻的镇守使,看着眼前这位震慑天下数百年的谷梁老祖,却不露胆怯。

“既然知道老祖是谁,你敢拦我?”

谷梁赢脸上闪过一丝煞气。

看来,他是太久没有出来行走天下,这天下已经忘记他当年的威名。

“这是东滨城,不是帝都。”

年轻镇守使露出笑容。

“不知死活的家伙。”

谷梁赢一挥衣袖,恐怖的威压,就能将眼前这位年轻镇守使杀死。

可惜,当威压降临,年轻的镇守使浑身绽放金光。

层层叠叠,宛若无尽的符文涌动。

轻易将谷梁赢的攻击挡住,他也没有遭受任何的伤害。

“家师百里飞鸿,我作为他的大弟子,自然有义务守护东滨城。”

年轻的镇守使,正是陈星炎。

“谷梁老祖既然出手了,不妨也接我一招。”

陈星炎拿出一颗珠子。

珠子内,却流转着一道神通符文。

恐怖的刀意冲霄而起。

“此道神通名叫血河,乃是家师修习的第一道武术,后经过家师推演,成了一道神通,却不曾出现这世间。老祖却是有福之人,可以一品家师的这道神通。”

陈星炎笑容更加灿烂。

没有底牌这事儿,陈星炎自然不会出头。

赢祖应该是谷梁皇室曾经的底蕴。

难怪不惧天下宗门。

天下人仙消失,唯独他靠着人王洞府,成为漏网之鱼。

谷梁赢面色凝重,看向陈星炎手掌上的珠子。

这一颗珠子,璀璨无比。

他在珠子身上感受到一股纯粹到极致的元气能量。

应该就是百里飞鸿凝聚的元鼎母气珠。

可他作为巅峰人仙,尽管战力尚未恢复到往昔般强大,面对一位神通主,就像捏死一只蚂蚁般。

若是畏惧百里飞鸿的一道神通,一件信物。

不若将大元帝国拱手相让罢了。

“神通:血河刀法!

!”

陈星炎眼神渐冷,看向赢祖,丝毫不畏惧,内心反而很兴奋。

宛若神话般的人物站在他的面前,与他对战,在心灵上就让他变得强大。

传入炼血归元功的血气,一道恐怖的武道意志在觉醒。

手中的元鼎母气珠化作一道血河,缠绕他的身体。

陈星炎对着赢祖一噼而下。

血河化作刀芒,噼向赢祖。

“皇极经世书!

!”

赢祖将这门帝皇功法,运转到极致。

天内宛若一条天龙觉醒,又有恐怖的人王威压释放。

一瞬间,天地色变。

眼前这位白发老头,宛若魔神降临,无穷煞气凝聚出镇压天地的恐怖法相。

仙光如墨!

这一尊人仙巅峰走的是杀道之路。

“杀诀,一杀逆臣!

!”

赢祖大吼,拔出腰间之剑。

武道意志笼罩东滨城。

其强大的力量,让这方天地都颤抖。

但却难以撼动眼前这一抹仿佛从九幽穿透而来的刀光。

血河浩荡,刀意凌然。

锵!

开天杀剑,断裂!



一道恐怖的血痕出现在赢祖的胸膛。

陈星炎冷漠地看着他:“赢祖,这一刀是惩戒。不知道下一刀,能否斩下你的脑袋否?”

赢祖满面骇然,却没有回应。

他是一位骄傲的人。

摸着胸膛上的刀痕,鲜血淋淋,沾满他的手掌,从指间滑落。

多久了。

已经数百年不曾受伤的他,再次体会到了受伤的滋味。

这一刀,本可以斩他的性命。

但是,对方收手了。

多么可笑!



想他赢祖跟随父皇打天下之时,纵横天下,所到之处,尸山血海。

唯有他杀人,唯有他饶人。

今天,他却被一位神通主所杀,又被他所饶。

赢祖抬起头,心中的杀意越发强烈,来自人王殇的绝学【杀诀】充斥内心。

双眸赤红如宝石。

天空仿佛被他的血液所沾染,化为血色。

他的力量节节升腾,身上的仙光在焚烧。

“饶命?哈哈哈,可笑!

!”

“今日,老祖倒是看看,你如何斩我?!”

赢祖宛若地狱中爬起来的魔神,浑身煞气如魔焰般笼罩。

胸膛处的伤痕,以肉眼可见在修复。

一袭白衣,无声无息,出现在陈星炎的身边。

冷艳的神态,笔直的身姿,宛若将天地切割开。

“赢祖,就此离开,本道主饶你不死。”

公羊琰声传四野。

此时。

东滨城内的聚集的高手,已经被这场战斗所吸引。

“赢祖?”

“古梁太祖第三子,拥有魔天子之称的刽子手?!



“是他,是这位魔头,他还没有死!

!”

“可恨!

!”

“竟然逃过了太一符诏的诅咒!

!”

“谷梁皇室的底蕴就是他吗?”

“这魔头血洗江湖,屠戮了多少我们宗门之人,吾等先辈,多少人惨死他的刀下。”

“主导了学习江湖的他,为什么还活着?老天爷,你开开眼!

!”

赢祖之名,伴随着的都是血腥的传说。

当年赢祖领衔大元帝国的人仙,屠戮江湖,斩杀了多少人仙?

为的就是削弱宗门的力量!



这些年来人仙断绝。

所有人都以为赢祖已经死去。

今天,他却想要踏足东滨城。

以他的本性,绝对是奔着灭了东滨城而来。

镇魔公会的存在已经威胁到了谷梁皇室的统治地位,他是绝对不允许这种事情出现。

“太一门道主,公羊琰。”

赢祖嘴角轻勾。

“你终于出现了。”

赢祖狂笑道。

此行的目的,并非东滨城。

特别是百里飞鸿不在东滨城,危险太大了。

让若是敢动东滨城,百里飞鸿绝对能干得出偷袭皇宫,将整个皇宫都犁平。

介时,就算谷梁皇室有自保之力,也会丧失所有威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