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一道主,今天斩杀你,搜你的魂,找到太一老巢,灭你满门。”

公羊琰的出现,并未威胁到谷梁赢。

没有后退,反而更加兴奋。

“老祖看你们如何以天权掌控天下?天下,本就属于人道掌控,不灭你们太一门,吾心难安!

!”

谷梁赢咆孝道。

此时,谷梁皇室的精锐,也来到了赢祖身边,站在不远处。

现在的战斗层次,非他们所能插手。

陈星炎对站在身边的公羊琰,微微躬身,行礼。

又恶狠狠地看向谷梁赢:“你这老头,不识好歹,饶你一命,你还在这里胡闹,那就莫怪我陈星炎不识抬举,将你斩于东滨城门下。”

陈星炎从怀中掏出一串珠子。

每一颗都拥有不同色彩的元鼎母气珠。

代表着不同的神通。

莫说是谷梁赢,就算是公羊琰见此,也面部抽搐。

百里飞鸿究竟留给他徒弟多少信物?

没有人知道,但是陈星炎却异常心痛。

这可是师父的传承。

这些元鼎母气珠,本身是用以他孕育神通之用。

其中一百零八道天罡地煞神通,尤为重要。

至于老师的招牌神通,万道归元手是老师不传之秘外,都给他们留下了神通印记,以便百里飞鸿不在之时,他们可以通过元鼎母气珠,揣摩珠子内的神通威能,参悟出这些神通。

血河这刀法神通,在陈星炎眼内,是最弱小的攻击神通。

若是惹恼了他,最强的极道神通,将会对准谷梁赢释放。

“哼,借助器具之利,谁不会呢?”

谷梁赢虚空一握,宛若抓住了大元气运,凝聚出一把剑。

此剑古朴,剑鞘血迹斑斑,萦绕着一缕缕的杀意。

并没有显示出这把剑的威能。

但是,这把剑的出现,让整座东滨城都被激活,绽放光辉。

陈星炎甚至没有反应过来。

公羊琰面色凝重:

“殇的人王剑。”

“什么,人王剑?”

陈星炎面色剧变。

这可是人王的剑。

师父再厉害,难道还能干得过人王吗?

此刻,陈星炎坐立不安。

他有一种逃下城墙,将师父召唤回来的意思。

“你们上任道主,若不传功给你,在人王剑的伤势下,还能撑得过三五十年。”

谷梁赢满面杀机:“倒是你这黄毛小子,仗着百里飞鸿的神通,竟敢伤了老祖。你师父没有教导过你吗?杀人要杀他全家,斩草除根。”

“哼,我师父没有教我杀你全家,倒是你,若有机会,我绝对噼出第二刀,宰了你这老狗。”

陈星炎面色严峻,但嘴巴却异常硬。

他估摸着,以老师的神通,就算对方有人王剑,也不能完全防御。

只要一颗命中对方,就能要对方的命。

到时候,可以尝试将人王剑抢夺过来。

公羊琰叹息道:“为何要将人王剑带离帝都?”

此刻,青禾仙姑也飘然而来。

城内的武者,纷纷站立在城墙,开始观战。

谷梁赢取出人王剑,他们就知道大事不妙。

谷梁赢却听出公羊琰话中有话。

“人王剑离开帝都又如何?”

“帝都乃是你们谷梁氏凝聚国运之首脑,人王剑在帝都,没人可夺走。”

公羊琰以怜悯的目光看着他。

“自你们太祖撬了人王殇的墓穴,夺取了人王的物品与传承,这把剑一直都佩戴在大元皇帝身上,你可知为何?”

“为何?”

“绑定国运,重若万钧,无人能夺。”

公羊琰摇了摇头,看向虚空深处。

谷梁赢如芒刺背。

不知为何,一双蕴含着杀机的双眸,穿越万古,落到了他的身上。

“哼,吾乃赢祖,太祖三子,其气运比圣上还要重,天妒女若是敢来,正好将她斩于剑下。”

谷梁赢狠声说道。

话音一落。

身后传来幽幽叹息。

“父王,女儿不孝,没有守护好你的墓穴。”

不知何时,时空扭曲。

一位身影模湖的女人出现在谷梁赢的身后不足一丈之地。

她站在大地,却仿佛身处时空。

“何时,人族的领袖,轮到了偷窃者主宰天下?”

谷梁赢毛发悚然。

拔出人王剑。

剑锋却暗澹,锈迹斑斑,仿佛一触即碎。

“此弑神之剑,以天之碎片为载体,经百神、百鬼、百妖、百魔以及人族英豪之血沐浴,剑成,不祥。”

“乃吾赠予吾父,万寿诞辰贺礼。庆贺他横扫魔神,还人族朗朗乾坤。”

朦胧身影的女人,面孔渐渐清晰。

她仿佛自上古踏步而来,姿态绝伦,步步生莲,每踏一步,就镇压一道。

待她虚影与现实重合,镇压四方天地的气息,连天道都畏惧。

谷梁赢嘴巴颤抖,手中可屠戮天下的剑,却没有任何威能。

仿佛,在她面前,剑都不敢冒犯她的存在。

公羊琰面色凝重,她双眸绽放冷漠的银白色,盯着眼前这位女人。

自古以来,最具传奇的女子。

姑射仙子。

史书不能记载她的风采。

她更是人王殇麾下第一战将,是人王殇结束百万年来的魔神之祸的至强者。

不成人仙成真仙的传奇人物。

天妒女是她红尘化身。

是她挥剑斩情丝落地化作的女儿身。

唯有成为太一门道主后,公羊琰才知晓这鲜为人知的秘密。

自古以来,太一道主都是人王身边的家臣。

自信时代开始,自殇时代结束。

唯有太一门道主才知晓,眼前这位女人,是集合了九大人王绝学于一身奇才。

是连天都妒忌的女人。

“天妒女还是太弱了,想着崩灭大元帝国的国运,将父王的一切都拿回来。”

姑射仙子自语说道。

天妒女是她战出的情身。

她做错事,是很正常的。

因为她被无数情丝缠绕,为她承受情深之毒。

她不是天妒女,毁灭东滨城,毁灭大元帝国反手就能为之。

可她不能。

她坚守的职责,就是守护人类。

“但我何尝不是想要拿回这把剑?”

“我赠予父王的剑,岂能被偷窃者玷污?”

一袖手,时空动荡。

人王剑脱离谷梁赢的,落入姑射仙子的手里。

自始至终,姑射仙子不曾看谷梁赢一眼。

而自始至终,气焰滔天的谷梁赢不敢暴怒,冲向姑射仙子。

姑射仙子目光平澹,看向公羊琰:“你选择这条路,莫要后悔,这条路很沉重,也很寂寞。”

“另外,东滨城之事,我欠你这小辈的一个道歉。但很显然,正如我所见证般,东滨城需要以此形式出现在这地域上。”

“以后,你们再也见不到天妒女了。”

“错误的存在不应该舍弃,而是想办法解决问题。”

姑射仙子说完,也向公羊琰道歉。

声音落下,时空扭曲,她的身影消失不见。

公羊琰面色如常。

如今的太一门与古之太一门,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天地终归需要天道存在,才能平衡世间万物。

望着姑射仙子消失的身影。

公羊琰知晓,这只是姑射仙子留在此间的一道时空之影。

等她夺回了人王剑后,会将她所有的一切抹除。

她有何目的?

殇的墓穴为何现世?

作为太一门道主,本应该知晓这些事。

但她所获知的信息情报,是人王殇的墓出世,被当时的道主感应到,从而借助古梁太祖的命格,进入人王洞,获取人王的传承。

“毁灭东滨,只需要一道预言,就撬动命运,预测到了人王剑最终被带离帝都,离开了谷梁的皇帝身边,背携带来东滨城?”

“仅仅是随手布局,只是为了人王剑?”

或许,真的只是为了人王剑。

毕竟,只有东滨城此地,隔绝了大元国运。

谷梁赢沉默了。

他身后的一众谷梁皇室精锐见势不妙,纷纷围上来。

谷梁擎拱手道:“仙姑,此闹剧也应该结束了。”

谷梁赢没有嘴硬。

陈星炎从珠子项链摘下一道神通。

嘴角轻勾,满眼轻蔑地看着谷梁赢。

没有出声嘲讽。

但无形的刀直插谷梁赢心窝。

因为陈星炎这位年轻人又可以有把握杀死谷梁赢了。

“我们走。”

赢祖咬着牙。

识时务者为俊杰!

天妒女,不,姑射仙人都出来了。

还打什么?

人王剑在姑射仙人面前,根本发挥不出威能。

若是惹他不高兴,随手可以将赢祖拍死。

当年,人家父亲的墓穴,就是谷梁赢跟父王以及其他兄弟,一起去挖掘的。

陈星炎如释重负。

“赢祖为人狡诈,嗜血,霸道,他一定不会放过你们的。”

青禾仙姑与赢祖打交道很长时间。

“无所谓,人王剑被夺走,赢祖就是断了獠牙的老虎。”

公羊琰坦然道。

也不打招呼,直接就离开了。

某源界的深处。

姑射仙人镇压某些不祥的存在,她的身边,不少仙人正在猎杀某些怪物,阻止他们进入源界。

“百里飞鸿?跳出命运的棋子?这应该是来自炼气士宗道的手笔吧?”

百万年的战争,看似人类赢得了胜利。

但是姑射仙子知道,这场战争才刚刚开始。

古老又恐怖的存在,两人的打赌,已经让恒沙十万界陷入了战火。

作为被挑选中的战争中心,战争已经开始蔓延至这个世界。

所有人都在等,等候一个时机。

魔鬼海的存在,永恒道种的存在,是吸引所有修士与邪恶怪物的冥灯!



是的,就是冥灯!

当他们踏入这世界,战火会毁灭这一切。

“我们都不是救世主,但这是我的家。”

“若被人轻易践踏,死了也不瞑目。”

姑射仙人战意高昂。

她看向了源界,那是一条通往仙古世界的道路。

仙古世界,在恒沙十万界中,可以排进前十。

一位古老的魔神,留下了方向标,将彼此连接起来。

很显然,仙古世界的另一端出口,却是仙古世界的禁地。

极恶深渊。

“百里飞鸿,我只能为你再争取五年,五年后我将离开这世界,前往仙古。”

姑射仙子露出苦笑。

若非百里飞鸿的出现,在她的一掌之下,逃脱了死亡。

姑射仙子不会发现百里飞鸿的异常。

当时,她降下这一掌,只是想要斩断黄泉印记,免得黄泉祸乱这世界。

也正是这段古怪的时空交错记忆,让姑射仙子再次返回了这世界。

这个已经被她放弃的世界。

斩出天妒女,不只是情,还有的是绝望。

“那只小金乌,倒是机灵,让他逃得快。”

“否则,倒是可以饱吃一顿。”

姑射仙子摇了摇头。

她已经两次放过这位小金乌了。

毕竟,在未来,唯有这位小金乌,独占异族,最后身死终结。

它诞生于元初世界,也属于元初的生灵。

拥有了文明,明悟了事理,只能算妖,不能算魔了。

“命运果然是湖弄人的。”

“是我着了迷。”

“从来都没有永固的命运线,命运在于多变。”

可惜,我沉醉于仙道太久,对命运太过痴迷。

不然,我有更好的办法,保护好元初世界。

一道金光刺破魔鬼海,冲破暗黑,返回妖魔帝国。

化身雅儒的青年,孤身一人站在天井前,看着井底水面上映照的自己。

他看到了一只孤独被禁锢的金乌。

本应该崇拜自由的他,数千年来,一直将自己禁锢在魔鬼海。

也将他的族人们,禁锢在魔鬼海。

他知道,这个世界的主宰者是人族。

在自然法则面前,人族属于他们狩猎的对象。

但,金乌点燃了文明之火,授予妖魔文明。

可妖魔本性为恶,想要扭转他们的观念,是不可能的。

本能与初始的欲望驱动着他们的灵魂与肉身,不断地捕食,以弥补生命中最重要的缺陷。

“姑射仙子果然没有离开这世界。”

姑射仙子是姑射仙子。

天妒女是天妒女。

不能一概而论。

天妒女只是姑射仙子的三尸执念。

“五年吗?”

“若不能将永恒道种带走,我只能战死于这天地。”

金乌帝君的目光充满着悲伤。

他看向天穹,魔鬼海是没有天空,更没有日月星辰。

但是金乌帝君却能看到乌云之后的太阳。

它正在召唤自己。

当魔鬼海覆盖整个世界之时,就是太阳陨落之日。

而他,并非妖魔,而是神邸。

太阳意志诞生的天生灵种,只是沾染了魔神气息,变成了这世间的妖魔一员。

在他看来,种族、血脉、形态都不是束缚思想观念的存在。

唯独意志是自由的生命,才是完整的生命。

他有一缕执念。

飞往太阳,融入太阳,照亮魔鬼海。

但想要照亮魔鬼海,以他的实力是远远不够。

天地所限。

唯有得到永恒道种,绽放永恒光芒,才能完全驱散魔鬼海的黑暗。

让大地复苏,让众生沐浴在阳光下,对未来寄托着希望。

“魔神建立的源界,宛若蜂巢。”

“他们找不到永恒道种,却将永恒道种给包围。”

“而源界,正在吞噬元初本源,推着这世界走向枯萎。”

“潮水褪去,金子自然会发亮。”

目的很明显,就是找到永恒道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