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监司研究出来的子午阴阳覆灭炮是否能应用?”

谷梁赢面色阴沉如水。

这次东滨之行,彻头彻尾失败了。

太一门道主公羊琰的实力深浅尚未试出来,结果人王剑被姑射仙子给取走。

但谷梁赢明白,在面对姑射仙子,他们没有任何的反抗之力。

看来,天妒女的存在,只是一个糊弄世人的表象。

“子午阴阳覆灭炮威力巨大,尚未稳定,还有一些技术上的问题没有解决。”

谷梁擎低声说道。

他自然不会在这时候说出任何让赢祖不高兴的话。

但神监司的研究,并未成功。

后遗症很大。

“武器之所以是武器,使用一次就足够了。就算不稳定,我们掌控不了,难道东滨城就能抵挡得住吗?”

谷梁赢冷漠地说道。

“我们投注神监司,可不是为了让他们监督镇魔司。”

“早知如此,当年就不囚禁谷梁书了。”

听了赢祖的话,谷梁擎的心都冷了。

谷梁书乃是谷梁皇室有史以来最具天赋的人。

他的天赋,近乎无人可敌。

若非……

“你在埋怨我?”

赢祖声音越发阴冷。

“不敢。”

谷梁擎低头。

“按照谷梁书的办法,我们诅咒没有解决,整个大元都会崩溃,人类将会灭绝。你真的以为黄泉之路是一条好路子?不,黄泉即地狱,入了黄泉,哪里还有生存的机会!!!”

赢祖摇头。

这些人太过年轻了。

根本不知道,古之人王对抗的不只是魔神。

魔神他们是有目的,但并非要将人类灭绝。

只是为了得到传说中的永恒道种。

永恒道种不过是虚无缥缈的传说。

当不得真。

可邪鬼的恐怖,无穷无尽,以人类的力量,抵挡一二尚可。

若真的惹来了真正的黄泉巨擘的注视,那就是他们灭绝的时刻。

“可为何我们不除掉黄泉印记?”

“除不掉的!!!”

赢祖再次摇头。

“不说这些无用的了,命令神监司,大量制造子午阴阳覆灭炮。”

赢祖面色渐冷。

他已经可以确定,东滨城的存在,就是未来谷梁皇室最大的威胁。

如今,百里飞鸿不在东滨城,正是毁灭东滨城最好的时刻。

至于百里飞鸿最后的报复,那就让他一人来承受。

总要有牺牲的。

谷梁皇室不能就此衰败。

经过这次东滨之行,赢祖已经明白,主导这世界走向的权力,已经从谷梁皇室身上移除。

他们的结局只有一条路可走,那就是夺回这世界的主导权。

谷梁靖雄才大略。

这些事儿就让宗人府来为他承担。

“老祖,遵命。”

谷梁擎唯有遵命了。

赢祖的意志没人能改。

而谷梁皇室的精锐却不敢说话,他们低着头,毕恭毕敬的。

谷梁赢冷眼看着他们。

心中杀机骤然。

但也被自己克制下来。

此时,正是用人之际。

“人王剑丢了?”

谷梁靖面色阴沉如水。

这可是人王武器。

乃是世间最强大的武器之一。

他上次前往人王洞,本身就是想讨要人王剑。

可最后,却选择退了一步。

赢祖毕竟是谷梁皇室唯一开天境的存在。

掌握了人王洞的他,甚至能媲美第八道道主。

“这老家伙,他在想什么?带着人王剑走出帝都?这就是他对付太一门道主的办法吗?”

谷梁靖咆哮道。

他是真的怒了。

人王剑的秘密,其实他是知晓的。

唯有成为皇帝,承受天下万民之力,才会明白这把剑的重要性。

它已经与国运捆绑在一起。

乃是发挥出国运之力,最好的武器。

谷梁赢不过是拥有谷梁皇室的血脉罢了。

真正能发挥出人王剑的力量,唯有皇者。

随着他身上的气息震荡,宫殿内的四周虚空,都被扭曲。

恐怖的皇者意念,甚至能演绎出一个怒火的世界。

“失去人王剑,我们谷梁皇室失去了最重要的权柄之一!!!”

谷梁靖深吸一口气。

“看来,背靠皇室,是成不了气候!”

“唯有将战争神格真正点燃,才能在这世界站稳。”

他是人类最强大的皇帝。

可如今,却感觉到天地的恶意。

这或许就是反噬。

借用战争之气,点燃战争神格的副作用。

“想要让我屈服,没有那么容易。”

他已经踏足开天,战争神格即将点燃了神火。

就差一把推力。

“北蛮!!!”

北蛮的存在,终究让大元帝国成不了真正的中土之主。

唯有将北蛮抢夺过来,才称得上统御中土。

“倾尽全力,灭杀北蛮。”

“若是蛮神敢出来,那就以神之血,沐浴我的神格。”

当即,谷梁靖传下圣旨,御驾亲征。

“嘿嘿,妖后耐不住寂寞了。”

鸠灭大王关注着魔鬼海的局势。

他所占据的魔鬼海,不过是妖魔帝国东海一个小区域。

之所以亲自出手灭了凤凰大将,就是为了勾引某位妖王现身。

真正让他忌惮的存在,唯有金乌。

金乌潜伏得越久,他越是不心安。

现在人类至强者百里飞鸿进入魔鬼海,并失去了踪影。

他不得不提前计划。

本来,两座人王古城,是他对付妖魔帝国的底牌。

现在古城失落,被百里飞鸿夺取回去。

鸠灭大王不得不亲自出手。

他的伤势已经恢复了八成。

巅峰时期的八成实力,已经足够了。

“尽快灭了这世界,夜长梦多。”

在元初世界中纠缠了百万年。

从祖人王开始,那是人类最鼎盛的时期。

现在这世界尽管人类已经虚弱极致。

但是妖魔帝国的崛起,鸠灭大王不得不防,三位妖王是否能踏入极道之境,打破生命界限,成就真正妖王之身。

“真香。”

魅惑人心的芬香,传播魔鬼东海。

让鸠灭大王都为之陶醉。

“不愧为祸乱众生的九尾妖狐,无论在什么世界,都是魅惑天下的妖艳货色。”

鸠灭大王嘴角露出一些邪恶的笑容。

海上凸显的山峦海岛,此刻出现豪华的宫殿。

为了建立这宫殿,狐统领也是费尽心思。

此刻,妖魔王朝的精锐,跪拜在地,恭迎狐九妖的到来。

“拜见妖后。”

红色魅惑人心的妖雾涌现,天空出现巨大的青鸾鸟从天而降。

而冷艳不可方物的妖后狐九妖站立在青鸾鸟的背部,视线并未落在宫殿,而是看向了极东。

那里被邪气笼罩。

恐怖的邪气扭曲了魔鬼海,邪气所到之处,化为邪鬼的国度。

这位邪鬼之王的强大,让妖后侧目。

这位鸠灭大王深不可测。

远远隔着,对方给予妖后的感觉,就像是面对她大哥金乌帝君般。

一如深渊,深不可测。

一如天上的烈日,高高在上。

“幸好我在中土失利后,返回魔鬼海,进入源界,获得了某位魔神的武器。”

这位魔神的强大,让妖后付出沉重的代价,才将祂的意志消灭。

将心神收敛,只是内心出现些许疑惑。

鸠灭大王得到了人族人王古城,可她并未发现两座人王古城的踪迹。

难不成被这位鸠灭大王送回了黄泉虚空?

“人王的气息对我们妖魔克制太大了。”

“就算鸠灭发挥不出人王古城的威能,也能驱动人王古城,对整个妖魔帝国发起进攻。”

她是为了解决此事而来。

也秉着试探鸠灭大王的实力。

狐统领毕恭毕敬地走到妖后身边。

“吾王,这些时日,邪鬼占领的魔鬼东海,却是安静得可怕,我派出去的探子,一去不复返,估计已经沦为邪鬼们獠牙下的食物。”

“邪鬼占据的领域,如今已经被改造。我们若是进入,必被发现,不必要浪费同族人的性命。”

妖后眺望邪鬼占据的领域。

“本后既然来了,自然不屑用此手段。”

此时的魔鬼海出现巨大的动静。

本是风平浪静的海面,此时波涛汹涌。

飓风肆虐,又有阴邪之气凝聚的雷霆绽放。

各种能量铺天盖地而来。

声势浩大。

“我已经发布号令,召唤万兽前来助阵。”

一波接一波的海中生物出现在岛屿四周。

狐统领骇然。

根本看不到尽头。

“妖魔海族是才是魔鬼海最大的主力,我们所征服的海域中,就存在无穷尽的巨兽,有这些巨兽相助,邪鬼再多,难道比海水还多吗?”

妖后说出此话,心中底气十足。

魔鬼海本身就存在原住民。

诞生出来的海兽,只有百分之一诞生智慧,成为妖魔帝国的公民。

但是,其原住民背后的族群,却是数之不尽的怪物。

更有一些禁地,就算妖魔帝国也视为禁区。

但是妖后亲自出马,说服了这些海域禁区之主,让他们助力自己对付邪鬼。

邪鬼的存在已经威胁到了这些海兽的生存环境。

这些桀骜不驯的海兽之主,或许不畏惧妖魔帝国。

却不能无视现在的处境。

魔鬼海遭受到了污染。

并且,开始像整个魔鬼海在蔓延。

“只需要看着就行。”

妖后狐九妖光滑洁净的脸孔,掠过一丝诡异的笑容。

“吼”

一头巨大的鲲鹏出现。

狐统领骇然。

这头巨兽的气息,扑面而来,让他心神剧颤。

就算是他,在面对这头鲲鹏之时,也有一种渺小的感觉。

“这是北海禁忌之主,魔鲲!”

妖后娇笑着说道。

说起来这头魔鲲还很年轻。

但比起当初他的同族,强大太多了。

妖后找到他,甚至说服对方未来加入妖魔帝国,统领北海。

魔鬼北海可是魔鬼海最恐怖的地域。

相较于魔鬼中海的浩瀚。

魔鬼北海存在的禁忌存在,就算是魔神都不愿意踏入此地。

魔鬼海诞生这些年,也造就了很多魔鬼海拥有古老魔神血统的怪物们。

他们肆无忌惮地吞噬魔鬼海一切的生物,就是为了让自己变得更加强壮。

尽管生长缓慢,但架不住他们的寿元修长。

一条黑色的巨龙,张开垂天之翼,黑色的羽翼下弥补毁灭天地的符文,符文闪烁,轻易控制大海与风暴。

“此乃东海边缘地带真正的霸主,飓风与毁灭之龙,龙灭。”

又有浑身散发魔焰的巨大猩猩出现,它的双眸只有暴戾。

“此乃东海某坐魔神尸体化作的山,后来诞生了魔性,成为真正的妖魔,叫做混世魔猿。”

妖后一一介绍。

掩不住骄傲。

往后,这些都是她的裙下之臣。

真正的霸主存在。

乃是魔鬼海孕育出来的怪物。

随着三位霸主级怪物出现,无数怪物开始发出嘶吼。

“魔鬼海是我们的魔鬼海。”

“邪鬼异族,从来不是我们的敌手。”

“却是我们的死敌。”

妖后冷漠地道。

异族,竟敢对她的领域侵犯。

这是对她的不敬。

必须要根除。

邪鬼异族的危害太大了。

这次,她邀请了三位禁忌霸主,绝对不是打无把握的战争。

“全军出击,灭了邪鬼异族,守护魔鬼海!!!”

妖后冷漠的声音传递至整个东海。

无数横空出击,冲向邪鬼异族的地盘。

“有点意思了。”

鸠灭大王神情凝重。

他麾下的大军,必定不能抗衡这支妖魔大军。

但是,鸠灭大王并不慌。

到达了他这地步。

已经不是数量就能决定命运时刻。

他是邪鬼之王鸠灭,是毁灭数个世界的恐怖之主。

是邪恶的象征。

尽管虚弱了。

但,也不是人人都可以欺负的。

“去吧,战斗。母树会保护你们。”

被孕育在魔鬼海的邪鬼母树,耸立天地间,遮天蔽日,树上结满了密密麻麻的邪鬼胚胎。

借助魔鬼海的能量,他可以无限地孕育邪鬼。

只要他们的王不死,他们就不灭。

鸠灭突然看向中土。

他再次发现了让人突然的力量波动。

“神族!”

神族是邪鬼最讨厌的种族,是他们的死敌。

“战争的气息如此浓烈?难道是……”

鸠灭大王激动站起来。

“战争神格!!!”

战争之神的陨落,他有所耳闻。

乃是与天族对抗中殒命。

恒沙十万界真正出名的世界,以及排得上号的种族,对于邪鬼来说,他都认识。

“天族的人,夺取了神格,降生于此界,成为人族?”

“这就有意思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