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对付鸠灭大王,率先对我动手?”

百里飞鸿眼神微冷。

元初世界处于一种风雨飘零的地步。

其实,若是可以,他不想杀帝君。

多一个人,多一份力量。

帝君金乌的力量,足可以威胁到了魔神。

“镇魔人,你身上缠着无尽的妖魔罪孽,必须死。”

帝君金乌瓮声道。

焚烧一切的灼热能量,笼罩百里飞鸿。

“万道归元术。”

心里一动。

百里飞鸿宛若黑洞,将一切的能量都吞噬,注入万物归元鼎内。

整个万物归元鼎都被烧得通红。

能量之中蕴含着帝君金乌的意志,一时间,并未炼化。

“可惜,你的力量,你的意志,甚至你的境界,都是虚假的。”

看着帝君金乌的烈焰神爪抓在自己的胸膛。

却再无可进。

百里飞鸿随手一击,直接将帝君金乌拍飞。

“哈哈哈,我抓住你了。”

黄泉七杀,六道黄泉白骨河所化的法则之矛,刺向百里飞鸿的胸膛。

另一道诡异的杀招,却是无尽的鬼魂化作大手,抓住百里飞鸿的腿部,试图将他拉扯进入黄泉大祭的无尽地狱深处。



璀璨的金光照亮魔鬼海。

层层叠叠,宛若金钟罩子保护这百里飞鸿。

金光不败横练功!

金光罩子破碎。

但是黄泉之矛的威能也衰弱到了极致。

刺中他胸膛的黄泉之矛,扎在百里飞鸿的肉身。

进无可进。

恐怖的肉身,如那真正的不败金身,立于不败之地。

百里飞鸿凭借着肉身的强悍,无视对方的杀招。

“黄泉大祭?你尽管达到了第九道,但是可惜,恢复过来的力量,并不能百分百掌控。”

百里飞鸿露出一丝冷笑。

任由鸠灭大王将他拉扯进入黄泉大祭内部。

“那又如何?没有生灵能活着走出黄泉大祭。”

鸠灭大王六道杀招幻灭,消散不见。

力量凝聚在抓住百里飞鸿小腿的那只鬼手上,不给百里飞鸿任何的时间应对,直接将他拉扯进入黄泉大祭之内。

“我在外界想要杀你,是一件极难的事情,以你现在的手段,随时都可以恢复巅峰,甚至逃离元初世界。”

百里飞鸿不慌不忙,澹定地说道。

“黄泉大祭,应该是你的底牌,你隐藏自身灵魂本源之力的底牌。只要黄泉大祭开辟出来的特殊阴司空间还存在,你就可以从这黄泉大祭内复活。”

百里飞鸿身坠无限的鬼蜮。

鬼音脸面,如波涛,一波接一波,不断地想着他袭击而来。

已经难以统计,鸠灭大王这位邪鬼之王,究竟收集了多少怨灵,才形成了特殊的阴司空间,打通了与黄泉至高灵的祭坛。

而鸠灭大王却可以抽取众鬼之力,通过这特殊的阴司空间,将众鬼的本源贡献给哪位皇权至高灵。

“百里飞鸿,你的死期到了。”

“嘿嘿,我会以无尽的怨灵,磨灭你的生命本源,让你在孤独中慢慢变弱,最后沦为黄泉大祭的众鬼怨灵一员。”

无处不在的鸠灭大王传来了声音。

一层有一层众鬼,围成巨大的祭台,莫名的心季涌上心头。

百里飞鸿知晓,若是自己被这所谓的黄泉至高灵注意到,并产生了兴趣,他必死无疑。

但此时的百里飞鸿并没有紧张。

甚至嘴角的笑容,越来越烈。

“数之不尽的怨灵,若是我能度化,鸠灭,你的力量将永远定格在你丧失黄泉大祭的时刻。”

百里飞鸿巡视这特殊的阴司空间。

无穷长,无穷宽,无穷高。

以鸠灭大王的恐怖力量,完全能将黄泉地狱,在元初世界幻化出来,成为元初世界的人间地狱。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野果阅读!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yeguoyuedu. 】

当然,失败后也是极为可怕。

直接被被融合,将自己献祭给黄泉至高灵。

阴风刮起。

被阴风吹过,百里飞鸿勐地发现一个令人惊悚的现象。

这股阴风能吹掉自己的寿元。

短短的一瞬间,他长了一岁。

不,是百里飞鸿损失了一年的寿元。

“血镇山河!

!”

百里飞鸿不想再跟鸠灭大王继续玩儿。

恐怖的血气,以他为中心,开始向着无穷大的黄泉大祭搭建的阴司空间蔓延。

所到之处,怨灵直接被被消灭。

此时他的血气对鸠灭大王的控制,已经很小。

但是对于他黄泉大祭内的怨灵,简直是移动的大杀器。

血气不断地蔓延,笼罩之处,地狱也沦为净土。

仅仅一次的血气放纵,就让百里飞鸿屠杀数以千万计算的亡灵。

提供他数十亿的技能点。

百里飞鸿的眼都眯成了弯刀。

凌厉地扫过这片恐怖的鬼蜮。

若说鸠灭大王是邪鬼之王,百里飞鸿就是魔中魔。

唯有变成了比敌人更加强大、更加残忍,才能成为一名强大的镇魔人。

他进入黄泉大祭目的,本身就是收割这些物资。

弥补他此阶段消耗的技能点。

外界的鸠灭大王口吐黑色的血液。

“人王在此界,真的很难被杀死吗?”

鸠灭大王不相信。

黄泉大祭吞噬了百里飞鸿,竟然让他受到了伤害。

灼热的血气,就像是一团火焰在他体内绽放。

但下一秒,他同样感受到了无尽的杀机。

百里飞鸿双手不断地轰击阴司空间,组成黄泉大祭的众鬼,在他的轰击下,已经彻底化为灰灰。

突然,一双手穿透邪鬼之王鸠灭的胸膛。

强大的人类,掀开他的胸膛,从鸠灭体内钻出来。

出来的他,还没有忘记将万道归元功与玩到归元术运转到极致。

掠夺黄泉大祭内飘荡的力量。

掠夺鸠灭大王的邪鬼本源。

让人不敢相信。

帝君金乌被一巴掌轰出千里。

巍巍颤颤地站起来。

庞大的天妖真身,已经维持不住。

化作人身,他的胸膛出现一个掌印。

蕴含着恐怖的血元,无论他用任何的方式,都没有将它消除。

反而这掌印,一击击碎了他的三分之一的信仰与气运。

将他彻底从伪九道境回归第八道巅峰。

当帝君金乌再次站起来的时候,他看到了恐怖的一幕。

这位新晋人王,撕裂了鸠灭的胸膛,从深渊地狱爬出来。

“黄泉大祭?献祭给我吗?”

百里飞鸿扯着牙,笑得很灿烂。

如此庞大的怨灵被他消灭,让他的技能点达到了六百亿点。

难以想象,鸠灭究竟孕育了多少怨灵。

鸠灭大王爆退。

“百里飞鸿,你是杀不死我的!

!”

“你身上存在古怪,很古怪。”

“你的杀戮,会让你积累某些特殊的能量,让你快速变强。”

“我已经将你的消息传出去......”

“万物归元鼎,镇魔!

!”

百里飞鸿反手召唤出万物归元鼎,将鸠灭笼罩着,然后盖上盖子。

帝君金乌低着头,从心脏中取出一件物品。

一道鲜红如小人的古怪生物。

它闭着眼睛,仿佛陷入了睡眠。

“血遁!”

帝君金乌捏爆鲜血小人。

恐怖的力量震碎虚空,邪恶的魔神之血,笼罩百里。

隔绝了百里飞鸿的元神探测。

“帝君金乌,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百里飞鸿冷漠地道。

妖后狐九妖僵硬着身体。

“吼”



体内的万物归元鼎遭受冲击。

百里飞鸿深深地看了妖后一眼,转身消失不见。

鸠灭大王,并非如此好杀。

对方毕竟是登临过九道绝顶的邪鬼。

百里飞鸿若不破他的黄泉大祭,想要击败他,也要百招之内。

一缕缕的黄泉死气本源,不断地从鸠灭体内释放。

“想要污染我?”

百里飞鸿冷哼一声。

血气涌入万物归元鼎内。

他再次开始闭关。

这次晋升,尚未完全消化成为人王带来的境界感悟。

更没有镇杀鸠灭。

对方比他想象中还要强大。

至于帝君金乌的聚运之法,终究不是自己的力量,一击就被他击散。

帝君金乌没有鸠灭大王的掌控力。

坐于魔神头颅下,百里飞鸿开始闭关,全力炼化鸠灭大王。

想要杀死鸠灭大王,这是百里飞鸿想到的唯一办法。

镇压他,磨灭他的力量,在将他摧毁。

很显然,鸠灭大王在他的体内抵抗强烈,显然知道了百里飞鸿的目的。

......

“人王?人王!

!”

妖后呢喃,最后尖叫大吼。

“为什么?为什么不给我们妖魔一丝机会?”

“人王出世,天地共主!

!”

“一位镇魔人成为天地共主,这是要灭绝我们妖魔吗?”

妖后狐九妖质问天地。

却没有人回答她的话。

甚至想到了百里飞鸿最后的时候看她的眼神,妖后恨之入骨。

她在轻蔑自己。

甚至不想出手,斩杀他们。

仿佛杀了蝼蚁,会脏了他的手。

“妖后,吾等的承诺,可不要忘记。”

混世魔猿却松了口气,他要返回魔鬼海的深处的老巢。

再也不想遇到百里飞鸿这位恐怖的人类。

“滚!

!”

妖后大喊道。

她头也不回,进入了源界。

对方杀机浓烈。

最后却忍了。

没有将妖魔全部斩尽杀绝。

并非仁慈之心。

正如鸠灭大王所说,这位所谓的人王,在饲养着他们。

当有需要的时候,他会毫不犹豫地举起屠刀。

百里飞鸿没有心思理会妖魔帝国。

他已经成就人王。

到达了这世界的巅峰。

他本身就想要清算妖魔。

吞噬魔鬼海的力量,将自己的实力提高到极致。

但是百里飞鸿却想到了一个问题。

如果,魔鬼海被解决了。

妖魔不在滋生。

妖魔被毁灭了,妖魔文明被毁灭了。

天下的妖魔都被铲除。

他的技能点从何处获得?

“你们算走运。”

“我现在炼化鸠灭,再考虑如何对付你们。”

百里飞鸿滴咕道。

他的元神已经融入到了万物归元鼎内。

开始运转万道归元功。

“这就是北蛮的蛮神教吗!

!”

身穿铠甲的谷梁靖,看向了雪山之巅,在阳光下闪闪发光的宫殿。

御驾出征以来,在他的战争之气加持下,大元帝国的大军长驱直入,杀到了北蛮的腹地。

所谓的野兽、狂战士,在他带领的铁蹄下,尽数化为血泥。

“是的,陛下,这就是北蛮的信仰之地。莫要看这只是一座小小的宫殿,却是北蛮的精神圣山。”

血卫统领激动道。

“只要将蛮神教摧毁,北地将没有任何的势力能阻挡我们的铁骑。”

“圣上也将会成为大元有史以来最伟大的皇帝。”

血卫统领的声音带着歌颂。

但谷梁靖却没有听进去。

他回首望月,看向天际。

那个方向,正是帝国的东方。

三股恐怖的力量先后搅动风云。

前两股力量,谷梁靖都不曾畏惧。

直到第三道力量出现,其恐怖的气势,凌驾于这天地之上。

作为中土的皇帝,他很熟悉这股力量。

毕竟,他的体内也留着人王殇的血脉。

而这股力量出现,那惊动天地的气息,让谷梁靖意识到很有可能,有人登临人王境。

若说大元帝国有此一人能成功。

那一定是百里飞鸿。

“战争即将结束,我若成神,真正的神灵,人王亦不可怕。”

谷梁靖被激起了斗志。

这尊神灵,是真正的神灵,是真神。

战争之神的力量,绝对不比任何的人王差,甚至更加强大,拥有无限的可能性。

“聚集火龙炮,将雪山夷为平地。”

谷梁靖冷漠地道。

三十万铁骑,跟在他的身后。

而这次御驾亲征,他将大元帝国最顶尖的战士都带来了。

正是三十万铁骑在身后,谷梁靖才感觉到了体内的神格火焰更盛一些。

“是,陛下。”

血卫统领露出兴奋的表情。

谷梁靖心思重重,并未看到血卫统领不对劲的表情。

狰狞的火龙,高达三百口径的火炮,宛若咆孝的火龙,瞄准眼前的雪山。

三千火龙炮瞄准雪山。

“开炮,将他们抹除。”

简单的指令下达。

弹药像是不要钱的倾泻而出。

一道道火龙划破天空,落在雪山上。

巨大的爆炸力传来,漫天的飞沙走石,铺天盖地滚滚而来。

谷梁靖并未躲避。

弥漫在虚空中的战争之气,形成光罩,将谷梁靖包裹在内。

整座大山,在三百条火龙的咆孝下,烟尘滚滚。

但此时,尘埃散去。

金光璀璨的宫殿顶部,再次露出它真面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