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雪山近乎被夷为平地。

但是,代表着北蛮至高力量的圣地,金顶宫殿却完好无缺。

一股圣洁的力量,笼罩金顶宫殿,让金顶宫殿免于劫火。

北斗雄关总兵刘雄拱手道:“陛下,这金顶宫殿乃北蛮长生天所居住之所,北蛮子口中的长生天,应该就是蛮神。”

谷梁靖面色凝重。

“北蛮金顶宫殿立于北蛮万载之久,从不被中土人族所攻陷,看来这位居住于长生天的魔神,一直存在于人间。”

【讲真,最近一直用野果阅读看书追更,换源切换,朗读音色多,yeguoyuedu. 安卓苹果均可。】

他没有将此话说出去。

一旦传出,必定军心涣散。

北斗雄兵乃是他作为九皇子之时打磨的一支超绝世间的兵团。

以天族天兵天将之法,以无尽的血与火,淬炼出来可以称霸世间的兵团,未必能抵挡得住魔神的攻击。

但,时势至此,岂有退兵之说?

一旦退了,灭掉北蛮政权,将北蛮大地纳入大元帝国的梦想,就此破灭。

“调动炮火,继续轰炸。”

谷梁靖一挥手,霸气无双地说道。

“朕要看看这长生天是否镇的不可匹敌?”

言语间,自信无比。

血卫统领站立于一旁,不再出声。

面色却又一些深沉。

谷梁靖将其表情变化,尽收眼底。

血卫统领的心思难逃他的意志。

至于血卫统领的来历,没有人比谷梁靖更加清楚。

他是不可能背叛自己的。

这可是自己亲自挑选的血卫统领。

如今的血卫,已经成为谷梁靖维护这庞大皇朝的重要一支力量。

乃是他未来征服这天地的重要助力。

同时,也是他获得永恒道种的天兵天将。

若血卫统领若忤逆之心,他早已经死了千百回。

火龙炮继续填装炸弹。

一炮能将一个城镇抹除的恐怖威能火炮,不断地发射,连绵数百里的大雪山,尽数在轰炸覆盖的范围之内。

狰狞的炮管,赤红如龙身。

符文烙印,不断地吸纳天地元气,加持于炮管之内。

一颗颗金灿灿的黄铜炮弹开始填装,铜炮弹表面是经过术士符文处理,能束缚炮弹内某些恐怖能量物质。

谷梁靖并未担心蛮神教,他既然御驾亲征,自然有办法对付这尊魔神。

更何况,神监司七百多年来,从谷梁书开始研究一种特殊的武器,已经接近成功。

这类武器的出现,本就是为战争而诞生。

如今的谷梁靖已经半只脚踏入战争之神的大门,在他的神力赋予下,瑕疵未必是坏事,反而能将这件武器的威能放大数十倍。

“烈阳前辈是否已经抵达?”

谷梁书再次询问血卫统领。

“禀告陛下,还有十分钟,烈阳前辈即将抵达此地。”

神监司三老,尤以烈阳最让他放心。

这件武器的存在,将是改变战争格局的大利器。

“火龙炮不要停,大雪山连绵千里,金顶宫殿的大势已经与山脉相连。”

谷梁靖充满威严的声音落在血卫统领耳朵,血卫统领头低得更低。

其实大雪山的情况,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大雪山是北蛮的龙脉,谷梁靖以雷火之法,就是想要斩掉北蛮龙脉。

大雪山脉凝聚天下玄冰之气,火龙炮正是它的克星。

数百门大炮的炮火不断地覆盖大雪山脉每一寸领土。

片刻间,三分之一的大雪山脉,都被烈火所覆盖。

隐隐中,一条巨龙咆孝着,发出不甘的吼叫。

它在挣扎,想要脱离此山,腾飞而起。

但天空金色与黑色相间的狰狞天龙,却将它死死地压着。

每一次火龙炮落下,就是这条气运之龙,吞噬龙脉的开始。

金顶宫殿并非没有动作,派遣出来的战士,尚未踏足金顶宫殿之外,就被无情的火龙吞噬。

不是不想还击,而是没法还击。

唯有躲在金顶宫殿,借助长生天的力量,庇护他们的安危。

密布北蛮各地的部落城池,并不好过。

他们正在遭受大元帝国的入侵。

战争已经在北蛮大地弥漫开,遍地开花。

谷梁靖倾尽全力,都要将北蛮吞噬。

唯有如此,才能助力他掌控战争神格。

“大祭司,我们现在怎么办?”

金顶宫殿内的祭祀终于露出了胆怯与恐惧。

只有十六岁的大祭司,侍候长生天内蛮神的圣女,她跪在地上,念着祈祷文。

随着她的祈祷文不断吟唱,神圣的力量越来越浓烈。

他并没有回答下方祭祀的话。

但这位祭祀在他动摇信心那一刻,神灵已经抛弃了他。

浑身冒着金光,金色的火焰在焚烧。

一瞬间,恐怖的力量降临,将他直接烧死。

能在金顶宫殿内当上祭祀的人,其修为最弱也是法相境。

可面对长生天内的神灵,这位祭祀没有任何能力抵挡。

什么回应都不能让祭祀们的信心恢复。

唯独如此神秘莫测的手段,让金顶宫殿内的祭祀再次坚定了信仰。

这就是神灵的力量。

代表着这世界最强大的力量之一。

靠着这股力量,北蛮才能不被中土所吞噬。

满头金发的绝世圣女,浑身披着白袍,同时结束了吟唱祈祷文。

“长生天已经回应我的请求,危难时刻,将会神降,解决大元帝国的大军。”

充满威严,悦耳清亮的声音在宫殿内回荡。

她移动莲步,缓缓地走出宫殿,看着雪峰之下,密密麻麻的大元大军。

也看到了那可怖男人的背后狰狞的气运之龙。

“带着战争与灾难的男人。”

大祭司轻声说道。

但她心里已经明白,北蛮已经败北。

长生天降下的神谕,却是将她舍弃。

让北蛮与中土联婚,而她即将进入谷梁皇室,成为谷梁皇帝爱妃的一员。

这是神谕。

“长生天,你究竟在忌惮什么?”

纵然眼前这位男人很可怖,大元势不可当。

但大祭司很明白,若是长生天内的神灵出手,大元帝国是抵挡不住压力,必定撤军。

他们并非第一次抵挡来自中土国度的征伐。

只是,每一次都以胜利结束。

而这次长生天的神,却舍弃了她。

尽管大祭司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让长生天内的神灵做出了改变,但大祭司没有反抗的余地。

低着头,余光瞄了一眼,金顶宫殿内的诸多祭祀。

神降要开始了。

他们都会进入长生天。

真是幸运的家伙们,可以去伺候神了。

惨叫声从身后传来。

金色的火焰,在宫殿内弥漫。

宫殿的大门,正在缓缓关上。

大祭司身穿白色祭祀袍,一跃而下,无视火焰,无视炮火,一步一步,从大雪山走下。

血卫统领将刀拔出。

身上的气势不断膨胀,已经抵达武圣巅峰层次,一步之遥就是人仙。

他杀机浓烈,盯着眼前飘然而至的白色金发少女。

神圣的光辉笼罩着她,让本来就是绝世容颜的她,化身为女神。

“暂停攻击。”

谷梁靖眯着眼,轻皱眉头。

大祭司。

这位大祭司并不简单,身上没有任何的修行痕迹,可是她身上的神力充沛,仿佛天生的神只般。

“吾为长生天大祭司,愿以北蛮为嫁妆,嫁入大元。”

大祭司缓缓地走到谷梁靖的面前,半跪在地,以示臣服。

“哈哈哈,好!”

谷梁靖开怀大笑。

就算是两世为人,他承认自己还是抵挡不住眼前这位女人的魅力。

更何况娶了一位先天神灵。

如此强烈的征服感,让谷梁靖立即答应下来。

随着他的话音落下。

大雪山脉发生巨大震荡。

一声龙吟响彻天际,声音充满着悲哀。

大祭司缓缓闭上眼睛,面无表情,但内心却是在滴泪。

她始终不明白为何长生天要放弃北蛮。

也明白,作为北蛮的领袖,她的投降,她的下嫁,会将北蛮的骨头打断,以后再也站不起来。

唯一的好处,处处战火的北蛮,会恢复平静。

人们少遭受战争之苦。

也是这理由说服了北蛮大祭司。

......

随着北蛮臣服的战报传入大元境内,谷梁靖的气运达到了巅峰。

被镇魔司分裂出去的气运都弥补回来不说,国运更加强盛几分。

同时,这消息也随之传入海外。

魔鬼海峡内。

镇南总督府,燕飞接到了大元传来的情报,内心波澜久久不能平息。

这是好事,但对于他来说未见得是好事。

如今北极、东极两支舰队陆续进入魔鬼海峡,开始参与这场战争。

谷梁皇室派遣诸多武圣前来压阵,守卫这条黄金航道。

他在魔鬼海峡的权势一点一点地被蚕食。

名义上,他是镇南总督,其他三支舰队都听从他的指挥。

但燕飞明白,自己丧失对镇南水师掌控是迟早的事情。

他押注百里飞鸿,已经被皇室排斥在外。

往后,就算是平安,都很难在大元有出头之日。

镇魔司的改制,已经触动了谷梁皇室的底线。

“北蛮已经被征服,樱花国沉没,大元帝国的边疆,将没有任何的压力。”

燕飞滴咕道。

“剩下的就是海洋的霸权。”

“法拉帝国,罗刹帝国,未来都将是我们主攻的敌人。”

此时的谷梁靖已经不再掩饰他的野心。

他要一统天下。

并非中土大陆的一统天下。

而是成为所有人类的皇帝。

他将超越以往的人王。

成为人族的真正统治者。

与此同时。

罗刹帝国的女皇同样接到了北蛮之地臣服大元的消息。

“国师,北蛮臣服了。”

黑天神教教主震惊站起来。

作为魔神的信徒,他是知晓北蛮存在让黑天都忌惮的神灵力量。

但很显然,北蛮的长生天隐藏着的魔神,并没有出手对付大元。

在黑天魔神的化身计划里,大元帝国入侵北蛮,将会被长生天击退。

同样,谷梁皇室动用底蕴,重创北蛮的魔神。

可惜,计划并没有如愿。

谷梁靖御驾亲征,一举征服北蛮。

此刻的大元帝国一改衰弱作风,完成了蜕变。

“我们要尽快拿下法拉帝国的北境,并占据欧亚大陆的半壁江山,否则,很难抵挡大元帝国的入侵。”

黑天神教教主沉声说道。

罗刹帝国的女皇却面露难色:“圣庭对我们的战士伤害很大,朕担心圣庭倾巢而出,我们难以抵挡。”

就算黑天神教成为了罗刹帝国的国教,但在统御欧亚大陆的圣庭面前,也难以抵挡圣骑士大军。

以往罗刹帝国民众,信奉的也是圣庭的大光明之神。

自从暗黑降临,黑天取代了圣庭的地位。

罗刹帝国境内关于圣庭的势力,也被他们剿灭。

已经与圣庭没有缓和的关系。

“无妨,伟大的黑天魔神将会降临,瓦解圣庭。”

黑天神教教主溺爱地抚摸罗刹女皇精致美丽的面孔。

通过这位女人,他已经完全掌控了罗刹帝国。

但黑天神教教主并没有取而代之,反而是全力支持罗刹女皇。

教内很多人不明白,但是黑天教主却知道,瓦解一个势力,往往是从内部出发最容易。

圣庭的信徒无处不在。

一旦自己行差踏错,必定鼓舞民众,抛弃黑天神教。

就算他将罗刹帝国灭了,也无济于事。

“朕担心的是你,圣庭已经发布了通缉令,只要杀了你,将会得到大光明之神的接见。”

罗刹女皇很明白,悬赏的巨大魔力。

“那就让他们出手。”

黑天教主冷笑道。

他信奉的主,已经恩赐他魔神本源,教导他黑天最核心的传承功法。

他已经踏入人人羡慕的人仙境界。

而且,随着成为罗刹帝国的国师,他的力量每天都在增长。

圣庭再离开,那些圣骑士也难以杀死他。

“我们已经没有退路了。”

黑天教主深情地抱住罗刹女皇。

“魔鬼海正在扩张,很快将会吞噬众生,想要在魔鬼海生存,最好的办法就是成为黑天神教的信徒。”

黑天教主明白,罗刹女皇心中还有忌惮。

只有生死存亡之际,才能让她下达人人信奉黑天魔神的命令。

“毕竟,魔鬼海的诞生,是黑天魔神一手主导的。”

黑天教主对着罗刹女皇耳朵低语。

罗刹女皇震惊地看着他。

“放心,吾等子民,信奉黑天,将获得黑天魔神永恒庇护。”

黑天教主低语一笑。

黑天魔神的化身就在黑天神教内。

尽管黑天教主已经成仙,可面对黑天魔神的一个化身,他都对付不了。

可想而知,真身降临的黑天魔神,将会是如何恐怖的一位人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