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点邪恶的灵性尚未被磨灭。

但不足为虑。

百里飞鸿出关,一直往天空上飞。

化作鲲鹏,直上九天。

九天罡风越来越烈。

再往前一步,就是绝对死寂的虚空。

“奇怪的世界观。”

他想要证实下,元初世界是否球体星球。

此时的他身处于世界之壁。

但出了元初世界之外,外面的世界是介于一种虚空与混沌古怪存在。

漫天的星辰,深空宇宙,都存在这古怪的世界。

但是,整个元初世界又处于某种特殊的空间。

“只有身处于元初,才能开启古路,踏足异度空间吗?”

“而宇宙深空,更像是元初世界保护壁,介于元初世界本源与真正的边界的深空,只有薄薄的两层,但中间衍生出了无限的深空宇宙。”

“宇宙星辰,都处于深空宇宙内。”

仿佛,深空宇宙存在于维度之间。



恐怖的空间阴雷撕裂袭来。

密密麻麻,惩戒这位窥视真正天地真相的生灵。

百里飞鸿万物归元鼎悬浮头顶,空间阴雷来多少,吸纳多少。

阴雷的攻击,每一道都达到了第九道边缘威力。

但对于百里飞鸿来说,这些能量带着混沌原始之力,对他来说是大补之物。

“人王始,原来他的原始力是从天外天深空所领悟。”

吸收一阵,直到万物归元鼎承载不下,百里飞鸿才结束这次试探。

以往他是没有实力窥探这世界的本源。

现在有实力了,却发现了这世界与自己想象的不一样。

俯瞰魔鬼海。

魔鬼海的力量并非在天地之间所蔓延,占据所有空隙。

而是渲染了整个元初世界内的维度。

一切都被这特殊的诅咒之力所覆盖。

但,从九天俯瞰魔鬼海,却看见了不同的风景。

镇魔神目带着解析万物的真理瞳光,穿透重重迷雾,看到了层层叠叠的界中界。

这些界中界飘忽不定,在魔鬼海维度深处,不断地变幻。

“源界!!!”

百里飞鸿眼睛抓捕到的源界超过百座。

都是一闪而没。

更有几个古怪的源界,随着时空而动。

这让百里飞鸿不得不重视。

涉及了时空之力,就算是他,也要谨慎。

“以往将仙基断了,真正原因并非魔鬼海的侵蚀。”

“原来是源界,不断地吞噬元初世界的本源,元初世界的本源不断地下降,若是继续成仙,将会加速这世界的灭亡。”

百里飞鸿面色凝重。

以源界锚定时空坐标,形成所谓的古路。

其实,就是异界魔神登陆元初世界的入口。

元初世界生灵可以通过源界进入其他世界,同样其他世界也可以通过这条古路进入元初世界。

邪鬼之王鸠灭只是其中一位。

而且是我们主动打开了黄泉古路,将这邪恶的怪物吸引过来。

不敢想象,若是这些古路全部开启,元初世界将落到什么下场。

“八十一年!!!”

强者之争,百里飞鸿扭转不了赌局。

他已经做好成为棋子的准备。

就算成为棋子,也要变成最强的棋子。

这样才能选择胜利的一方。

万灭师,炼气士。

究竟是何等恐怖的存在。

一场赌局,纵横百万年,可是在他们的眼内,时间已经不重要。

不知是否,这等恐怖的存在,是否真的永恒不灭?

百里飞鸿不由羡慕起来。

同时,也明白,自己所谓登顶人王,在一些强者眼内,根本不够看。

想象一下恒沙十万界。

也不过是两个恐怖存在的棋盘。

世界的存留,皆看文明的造化。

强者留存,弱者毁灭。

赤果果的自然法则,比任何血腥、邪恶的事情,更让人惊惧。

“怎么走?”

“怎么做?”

“如何才能赢得一切?”

就算有挂在,百里飞鸿都没有百分百的信心。

敌人已经不是元初世界内的人,而是看不到的敌人,以及摸不到边境的恐怖存在。

“毁灭魔鬼海只是一个办法,但最终要面对的将是无尽的敌人。”

百里飞鸿看向了妖魔帝国。

他在思考,是否现在将妖魔尽数铲除。

妖魔帝国的存在,其实有效地遏制了源界古老的敌人归来。

毁灭妖魔帝国,必须要毁灭魔鬼海。

魔鬼海对元初世界的污染与渗透,已经超出百里飞鸿的预料。

百里飞鸿突然回首看向中土。

弥漫在天空的战争与劫难的劫气,加速流向了中土。

“谷梁靖?!”

对于这位圣上,百里飞鸿的认知,其实并不多。

他们只是见过一次面。

其实,百里飞鸿并不想成为什么人王共主。

若是谷梁靖真的雄才大略,留着谷梁皇室,留着大元帝国,对于中土的人类来说,是最有效的保障。

但很显然,这位谷梁靖并不简单。

他所修炼的体系与整个世界格格不入。

甚至百里飞鸿不得不认为,这位谷梁靖极有可能是外来者。

与他一样,是穿越者?

“妖魔帝国还在发展之中,收割的时机尚未成熟。”

百里飞鸿叹息道。

他这次进入魔鬼海,是要清算魔鬼海诸多妖魔。

准备瓦解魔鬼海,接触人族面临的危机。

魔鬼海渗透了整个天地维度,想要瓦解魔鬼海,就需要进行外科手术。

将整个魔鬼海切除。

可惜,百里飞鸿暂时没有这等伟力。

吞噬魔鬼海的能量,只能暂时缓解人族灭亡的步伐。

并不能解决魔鬼海扩张的问题。

魔鬼海正在吞噬整个元初世界。

他若是通过吞噬魔鬼海,将魔鬼海消灭,这方法本身就存在错误。

魔鬼海会加速吞噬元初世界的污染,将元初世界的一切力量,都转化为带有魔鬼海特殊咒诅能力的力量,天地将不会存在元气,万物都将被魔鬼海笼罩。

“爬得越高,越发明白自己的无知。”

“见识,眼界,力量,都会随着步伐不断登峰造极,对万物了解更加深厚。”

举起的屠刀暂时放下。

并非为了大局,而是自己的力量还不够解决魔鬼海。

“若是魔鬼海如此轻易被解决,根本轮不到我。”

其他九位人王都能将其瓦解。

很显然,魔鬼海的起源时间比他想象中还要早。

极有可能,是与永恒道种一起来到了这世界。

甚至,不是所谓的魔神诅咒。

魔神,暂时没有这般伟力。

作为一名镇魔人,镇压魔鬼海,义不容辞。

百里飞鸿暂时放下了寻找解决魔鬼海的办法。

踏出魔鬼海。

两片天地。

百里飞鸿抬头凝望天空。

仿佛天地切割为三大阵型。

中土大元,黑天罗刹,圣庭法拉。

“战争,毁灭,信仰收割。”

透过气运,看穿三大势力的本质。

随着百里飞鸿踏出魔鬼海。

天地祥和瑞气降临,三万里紫气横空压制三大气运。

恐怖的威压,弥漫在人类的世界。

这一瞬间,亿亿万人族,都感受来自血脉中那股熟悉又陌生的威严。

没有恐慌,血液却在沸腾。

甚至发自心底的喜悦感,充斥着他们的内心。

无数古老存在,第一时间脑海浮现两个字。

人王!!!!

古人王镇压天地,成天地共主。

高深莫测的天道,此刻都垂目落在百里飞鸿身上,无欲无求的秩序意志,出现了一丝恐惧。

人王的诞生被魔鬼海所压制。

诅咒之力的强悍,超出所有人想象。

可进入人类世界,自古以来,被古人王统御的人类,终于感受到了来自真正人王威压的压迫。

同时,无数残存的魔神,妖魔始祖,心底产生一种恐惧。

“人王?”

“人王!!!”

“人族之王,终于诞生了。”

已经断层了一万年之久。

人类人王断层最久的一次,其实只有三千年。

每一次诞生人王,代表着人类将陷入绝对的危难。

人王出世,是为拯救人族而来。

诸多宗门又哭又笑。

在古人王的麾下,他们这些宗门,其实活得更加滋润。

诸多势力的建立,其实都是人王麾下的真正强者,开辟出来的道统。

他们是在为人类的传承留下道统。

空气仿佛被凝固。

大元帝国的帝都,无数谷梁皇族面色凝重。

谷梁皇室能夺取天下,是夺取了人王殇的道统,挖了别人的坟墓。

将其人王血,融入自身的血统中。

但是,真正的人王出现,他们借助人王血凝聚的无上人族气运,开始出现动荡。

代表着,新的人王可以夺走他们的人族气运。

“是谁?谷梁靖还是百里飞鸿?”

黑天魔神低声道。

他能感觉到魔鬼海发生了魔神境般的战斗余波。

却不曾想到,竟然是一尊人王的诞生。

很显然,与人王相斗的存在,已经被毁灭。

“但你的出现已经迟了一步。”

“罗刹帝国,已经被我所统治。”

黑天魔神露出一丝狰狞的笑容。

他与元初世界的人王战斗,可是延续了几代人王。

可从没有像这一次,在人族内部,争取到了如此庞大的人口基数,作为信仰的根基。

“黑天罗刹,将能容纳我十分之一的力量。”

黑天魔神冷漠的道。

他要进行大降神,将自己的化身召唤出来。

现在元初世界的局势,已经发生了惊天动地的,一具化身随时都有可能被人灭。

圣庭之内,光明圣光自虚空降临,落入圣庭最核心的地方。

可人王威压出现的那一刻,无数人露出绝望。

他们以为自己可以比中土强大,但人王还是诞生在了中土。

“中土,就一直都是统御人族的中心吗?”

教皇略显悲观的说道。

神骑士的计划,已经开始执行。

数千年来积累的信仰,兑换来的神力,将能为圣庭带来一支无敌天下的圣庭神骑士军团。

他不相信,人族的权柄一直会掌握在中土手里。

因为,现在的中土人族不配掌握人族的权柄。

唯有在光明神主的领导下,人族才能真正走出黑暗,度过绝望的劫难。

“关键时刻,人王出现了。”

“就算是人王,也难以阻止我们获取点燃神火的战争神格。”

长生天内,五尊魔神跨越虚空,踏足北蛮之地。

这一天风雪弥漫天地,将整个北蛮都笼罩在寒气下。

无数北蛮的人族被冻死。

寒潮不断弥漫,往中土而去。

百里飞鸿能感受到无数人族的哀号。

“魔神本体?!”

“北蛮之地。”

从来没有想过低调的北蛮之地,竟然隐藏着五尊魔神本体的存在。

他们踏出了长生天这座源界。

来到了人间。

神威如狱,寒潮所到之处,冻结万物。

弱小者,反抗的力量都不存在,直接被接引长生天。

这就是他们信奉的神灵。

百里飞鸿深深地看了一眼帝都。

帝都即将发生不好的事情。

战争与劫难孕育出来的恐怖存在,一旦诞生,将会拉开人族真正的内战。

本不应该存在于世上的力量,将可能成为标点,指引着暗黑虚空中的古老种族,踏足这世界。

“谷梁靖,希望你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谷梁靖终究是中土人族的领袖,是大元帝国的皇帝。

他的命运与亿万子民息息相关。

但,北蛮的五尊魔神出世,让百里飞鸿改变了行程,没有前往帝都。

北蛮大地陷入了寒潮。

当寒潮继续弥漫,将卷席中土大陆,届时将会有无数百姓死于这场魔神之劫难下。

一步跨出,无视虚空,出现在北斗雄关之上。

仿佛化作寒潮法则的五尊古老存在,停下了步伐。

人王血气弥漫,化作一缕缕春风,抵挡了寒潮,卷席整个北蛮之地。

寒潮化形,幻做人类形象。

“人王,万载岁月后,人类出现了你这位年轻的王,真是让人吃惊。不过,你阻扰不了吾等,就算是人王殇,他只是让吾等不得踏出长生天。”

五位寒潮法则所化的魔神中的一位瓮声说道。

“万年之期已过,人王不能阻我。若战争神格降临,将会迎来卷席这世界的劫难,才能完成真正的战争仪式。”

其中,以女性形态幻化出来的冰雪女神冷漠地看向百里飞鸿。

人王出世,并不能威胁到他们。

他们是魔神,真正的魔神。

而非一具化身。

人王尽管厉害,也不过是踏足第九道。

而且还是刚踏足第九道。

与他们五位魔神的力量相差不大。

这也是他们本源受伤,沦落至此,他才和这元初世界的人王好声好气说话。

若是放在以往,人王也只是他们的肉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