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天的气息消失无踪。

长生天,从元初世界也被完全抹除。

整个北蛮大地,上方笼罩的五道信仰枷锁,也被百里飞鸿打破。

万载以来,常年被寒潮笼罩的北境,冰雪出现了融化,天气出现回暖。

“劫难,有时候就是信奉的神,制造的苦难。”

“所谓的祈福,无非是让神少折磨你,让加持于你身上的苦难少了一些。”

“常人看不到,还以为是神的功劳。”

“不能说世人愚昧,只能说不是同一层次的存在。”

百里飞鸿看破天地气象变化,冷笑几声。

魔神的手段不高明。

可对方的境界高明,没有超越他的存在,很难看穿他的手段。

也并非没有看穿的人,但这些叛逆神的人,都被神送入了地府。

五尊魔神被掠夺炼化,连绵不断的生命本源,注入百里飞鸿的身体。

他的底蕴本身就雄厚,掠夺了五尊魔神的生命本源,其根基可以说当世第一。

人王境的第九炼,也随着不断地炼化魔神的本源,开始晋升至第九炼。

对于百里飞鸿来说,拥有技能之书的他,根本没有境界上的限制。

无非是经验到了,就晋升下一阶段。

这或许才是技能之书最大的金手指。

百里飞鸿的血气轻易笼罩北蛮。

暖洋洋的血气,为遭受寒潮而陷入绝境的人类,带来了全新的希望。

他们遭受寒潮的病痛,正在消除。

北蛮的人类跪倒在地拜谢这尊人类的王。

他们没有见过百里飞鸿,但是心底里却知道,是人类全新的王斩杀了恶魔,逆转了天地气候,让他们躲避过了这次寒潮。

轰隆隆

中土的天穹,被乌云遮盖。

恐怖的天象,意味着巨大的变化。

“这老天爷怎么了?时常变脸。”

不少人滴咕着。

他们并不关心强者们的世界。

也关注不到。

只是觉得,这老天爷一是仙光如霞,密布天空。

一时间,乌云盖顶,仿佛吞噬人间。

东滨城内。

镇魔公会总部。

青禾仙姑面色凝重看向帝都。

司马彦在百里飞鸿的帮助下,已经晋升人仙。

但是底蕴不如青禾仙姑。

“前辈,帝都发生了什么大事?”

司马彦面色如常,甚至双眸带着笑意。

百里飞鸿成就人王。

对于他来说,这是天大的喜事。

“帝都,谷梁靖似乎获得了不错的机缘,这次晋升未必是好事。”

青禾仙姑摇了摇头。

自从谷梁赢来了东滨城,镇魔公会对于谷梁皇室的关注,已经达到了顶点。

镇魔公会始终身处于中土大陆,身处于大元帝国。

而且,镇魔司改制之前,更是谷梁皇室统御下的镇魔司。

属于对方的下属。

谷梁皇室变得强大,对于镇魔公会来说,并不是一件好事。

“有会长在,谷梁皇室就算想要闹出什么幺蛾子,也要顾忌会长的态度,前辈莫要担心。”

司马彦信心十足地说道。

“我并非担心镇魔公会,如今的镇魔公会已经成为了中土修炼者的聚集圣地。大元帝国看我们再不顺眼,也要考虑天下修炼者的心态。”

青禾仙姑恢复了平和:“我真正担心的是,谷梁皇室一直在攻打外部世界,他们若真的夺取了外部世界,对于我们来说,这是好事。若是惹怒了另一个世界,征伐之路失败,败露了我们的世界,才是我们真正头痛的事情。”

“可惜,就算是我们还是镇魔司的时候,都未查明谷梁皇室的源界古路,究竟通往何方世界。没有对手的资料,若是敌人来犯,我们会很吃亏。”

司马彦叹息道。

镇魔司权势最大的时候,尚未能撼动谷梁皇室,被谷梁皇室把控得死死的。

大元帝国幕后的皇室,一直在寻找外界的路,这是很多势力都知道的。

黄泉古路,其实也是在阴天子后,谷梁皇室再次找到的一条路。

第二代监正谷梁书更是来自皇室。

这位天赋异禀的奇才,开创了术士体系,如今在炼丹、炼器一道,走得很远。

若是给他们时间发展,将镇魔司压一头,不成问题。

“干等着并不是办法,我要入京,看看帝都发生了什么。”

青禾仙姑起身,突然说道。

“前辈,不可。谷梁赢可是对我们镇魔公会恨之入骨,你若是外出,少不得被这老狐狸盯上,若是对你下手,我们镇魔公会也未必第一时间赶到现场。”

谷梁赢这等层次的高手出手,除了百里飞鸿,镇魔公会真的没有人能救得了青禾仙姑。

“放心,谷梁皇室的意见,未必是道宗的意见。这次进京,正好我要和道宗好好商谈一番,镇魔公会的大部分成员,始终是镇魔司出来的,大元帝国对我们的态度,也影响到了未来镇魔公会成员的利益。”

青禾仙姑看得很明白。

对抗,并不是镇魔公会的出路。

唯有找到一条相安无事的道路,才是一条对这天下最好的办法。

谷梁皇室除了赢祖进入东滨城,要对付新任太一道主外,对镇魔公会采取的态度,就是互不干扰。

这是强大力量震慑下的最好结果。

可人心始终会变的。

商议好合作条例,才是镇魔公会未来的出路。

也能让镇魔公会走得更远。

以前谷梁皇室未必会答应,但现在百里飞鸿成了人王,按照惯例,他就是天地共主,是众生的领导者。

可大元帝国是不可能放弃皇权,拱手将江山给百里飞鸿。

在此大环境下,若没有良好的沟通机制,必定会出大事。

特别是谷梁靖修为更进一步后。

他的实力绝对是人类之中,仅次于人王百里飞鸿。

青禾仙姑亲自上帝都。

消息传了出去。

宗门内很多武圣也走出山门,前往帝都。

天下群雄莫不想要见证谷梁靖究竟登临何种境界,竟然闹出了如此巨大的动静。

他们担心谷梁皇室再来一次马踏江湖,将他们这些宗门尽数毁灭。

谷梁的霸道他们是见识过了。

不敢怠慢。

帝都。

全城戒严。

这段时间,百姓人心惶惶。

但是,大元帝国皇室的威望深入帝都人心。

就算是镇魔司脱离大元体系,也影响不了他们对大元帝国的忠诚。

只是,皇宫内,气氛不对劲。

透着一股威严,压得他们都不敢出门。

皇宫,后院。

大祭司北雅面露死灰。

她明白自己的使命。

以清白之身,将北蛮的气运,注入到了大元帝国。

解除了大元国运对北蛮魔神的限制。

可是,这一切都白做工了。

“神主,陨落了。”

北雅呢喃道

她很明白,帝都现在发生的事情究竟是什么。

大元皇帝借助她的元阴及气运,将一枚战争神格点燃,开始冲击第九道,企图进入第九道境界。

这是人王境,也是神灵境,更是魔神境。

这可怕的男人,终于踏出最后一步。

他登基之时,不过是第六道的武圣。

甚至还没有到达巅峰。

可登基三年,一年晋升一道,以跳跃的方式即将成为天地间最强大的存在之一。

堪比人类古人王。

一旦他成功,加上他的位置,未来这天下,将成为他的家天下。

就算是法拉、罗刹以及其他国家,都难以抵挡他的攻伐,被纳入大元帝国。

做到真正的一统天下。

“他会成功吗?”

曾经的敌人,反而成为今天的依靠。

凝望天空,乌云密布。

法则呈现,天道凝聚无尽的灾难,毁灭之力在聚集。

甚至曾经消失的太一符诏,都呈现在天空,绽放着金色的光芒。

公羊琰冷漠地抬起头,看向帝都。

感受太一符诏的召唤,感受到了天道的愤怒,她的使命就是阻止谷梁靖踏入第九道。

更何况,他不可能成为人王共主。

天地共主只有一位。

当初人王虚与人王空能并立当世,皆在于人王虚谦让,将自己的权柄分享给人王空。

百里飞鸿已经成为了人王。

人王鸿的名字,已经烙印在这天地间。

谷梁靖只能成为魔神。

魔神境,是被刻画在天地中,是被得到承认的境界。

可谷梁靖要成就异神,给这方天地带来无穷的战争与杀戮,与天道不符,必定被天道惩罚。

此刻天道之力加持,本已经是道主的公羊琰驾驭着天道之力,降临帝都的天空。

天罚降下,帝都万民,才是最大的伤害着。

越发狰狞的气运金龙,黑角,黑爪,黑鳞披身,已经开始大变样。

对着天发出无声的咆孝,庞大的身形,围绕着帝都,将帝都笼罩在她的身下。

这是一场天道与人道之争。

大元宝殿内坐着的谷梁靖睁开了眼,面露狰狞。

“太一门道主,真当自己是天道代言人了。”

“还有百里飞鸿,竟然先我一步,踏入第九道,成为被天道认可的人王共主。”

念及此,谷梁靖面色更加难看。

踏足第九道的古人有不少,但能成为人王共主,十万年才出一个。

按照他的计划,点燃神火,借助神格之力,成就战争之神,同时推动自己修为进入第九道,以他帝皇气运成就人王共主。

可偏偏出了百里飞鸿。

此人处处压他一头。

已经成为他的大敌。

“我是不会放弃的。”

“以我战争神格的实力,以及天族、人道皇极经世书的实力,踏足九道,必定能将你斩于剑下。”

谷梁靖咆孝道。

恐怖的气势掀飞了大元宝殿屋顶,将他暴露在天道之眼下。

缓缓站起身,大元国运聚拢身上,四方战争之气涌来,注入眉心菱形神格,提供无限的力量。

天道想要杀我?

“那就将天道也奴役!

!”

人族奴役天道百万载。

如今,太一符诏融入天道,再没有人限制天道。

若是天道倾斜于魔鬼海,将是人族的大劫。

谷梁靖不允许这天地是他的敌人,那就将它都征服。

天道若被他掌控,太一门道主,逃不过他的五指山。

恐怖的力量在凝聚,谷梁靖感受到从没有感受到的强大力量,这般力量只有在天族时期,他的上司身上感受到这股气息。

但,谷梁靖知道,这只是自己的开始。

第九道,只是踏足追逐永恒不灭的存在关键一步。

九道铸道基。

方能见证不朽之光。

那可是不朽之光。

天族征伐万界,为的是什么?

不就是为了让更多的强者燃烧出不朽之光,踏足不朽之境?

以元初世界,能出现三五个不朽者,已经是耗尽这天地的潜能。

不过,一旦不朽者出现,不朽之光映照天地,这天地凝聚出不朽之光,位格将会提升。

像魔鬼海这般诅咒的存在,都难以毁灭这天地。

天地修复之力,将大大加强。

这也是谷梁靖不畏惧魔鬼海扩张的原因。

他要成就人王,带领人族,寻找永恒道种,以永恒道种的力量凝练出不朽之光,踏足不朽者。

魔鬼海的难题,自然而然就解决了。

魔神是不会透露如此重大的信息给予元初世界的生灵。

谷梁靖也不会透露给任何人。

他要在元初世界点燃不朽之火。

神火,只是第一把火。

战争,无限的战争,将会催化战争神格,让他点燃不朽神光。

曾经的战争之神,就是不朽者。

战争神格拥有不朽神格的潜质。

“杀!”

“天荒九杀世道法!

!”

国运化作战争之龙,凝聚人道气运之枪。

一招天族破灭世界天道之法使出。

天族名震恒沙十万界,皆因为天族天生就能看穿天道的存在。

针对天道的弱点,就行统御、驾驭、甚至杀死天道,重立天道的能力。

天荒九杀世道法,对天道这种概念般的存在,拥有针对性的克制力。

此刻的谷梁靖不在隐藏自己的身份,甚至能力。

他知道必定有魔神窥视他,一旦使出天族的杀招,必定会被一些魔神认出。

魔神这类特殊的存在,几何时也是天族狩猎的对象。

这比龙族拥有更加雄厚底蕴的特殊生命,是所有种族都忌惮,也是贪婪他们本源的存在。

这一枪,对准的却是太一符诏。

公羊琰面色冷漠无情,银白色的眸子,绽放神光。

面对谷梁靖这一枪,心里没来由出现恐慌。

但修炼了《忘情天书》的她,很快就将恐慌转化为心力。

“太一符诏,天道之轮。”

她轻吟一句。

太一符诏落下,化作霓裳,披在身上。

身后出现缥缈虚无的巨轮,天地之力加持于身,让公羊琰的力量感不断暴增。

随手抽取金之法则,凝聚成金刀,对着谷梁靖的黑枪斩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