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云消散。

天空裂开巨大的洞口。

一共八道。

就在公羊琰阻止谷梁靖那一瞬间,他的枪幻化出九道攻击,其中一道攻击公羊琰,其余八道合八荒大势,冲击天地。

刀碎。

人道枪身依然坚挺。

谷梁靖大笑:“太一道道主算什么东西?也敢来阻挡本皇的晋升?”

公羊琰不断后退,身处于虚空边缘。

她的刀毁灭,天道之轮也破碎。

甚至从忘情天刀境界坠落。

眼中露出不可思议的表情。

在她的思想里,掌握了天道的她,已然是人间无敌。

此刻的天道,早已经不是太一符诏影响下的天道。

天道意志不断强大,已经将魔鬼海纳入天地体系之内,成为秩序的一部分。

但面对谷梁靖的这次攻击,明明她的力量比谷梁靖还要强大。

可却被谷梁靖的杀招,针对了天道意志,一击之下,让天道意志受到了伤害。

仿佛畏惧谷梁靖,天道的意志已经消散,根本不给她挽留的机会。

“公羊琰,臣服于朕,朕饶你不死。”

谷梁靖的野心随着这一击,无限膨胀。

战争神格带来的野心,让他的内心情欲根本不受自身压制。

已经影响到了他的性格。

此刻,在他的眼内,只有如何获得战争最大化的战果。

任何影响,都不在他的考虑之内。

“战争神格不是元初世界的力量,陛下让它诞生于元初,是让元初世界亿万生灵,陷入涂炭的战火里。”

公羊琰平息伤势。

她遭受的伤势并不重。

但被天道意志所舍弃,已经让她没有了与谷梁靖争端的资本。

从忘情天刀的境界跌落,她恢复了原来的性格。

她知道,自己根本不是谷梁靖的对手。

看来,太一门道主这位置,真不适合自己。

此时的公羊琰已经发现内心深处的一丝情愫并未斩断。

那是遗憾,没有得到回应的遗憾。

若无这次跌落境界,公羊琰还不知道,自己的心究竟隐藏什么。

此刻的她,已经被谷梁靖武道意志锁定,逃不掉了。

“愚昧的井底之蛙,你根本不会明白,朕如此做究竟是为了什么。”

谷梁靖手中人道气运枪消散,化作黑金龙铠甲,霸绝之气笼罩天地。

而他的眉心之处,神格绽放紫色光芒,已经接近稳定。

漫天劫气,尽数被神格所吞噬。

一种别样的心绪诞生于心境内。

此刻的谷梁靖,已经点燃神火,迈向神灵。

战争之气凝聚神力,开始改造他的身体。

“任何的理由,都不能成为奴役天下的借口。”

公羊琰凝聚法刀,战意盎然。

谷梁靖摇了摇头:“天道站在你身边,你都没法将朕如何,以你不稳定的第八道,想要对朕出手,简直是取死之道。”

谷梁靖一步跨出。

公羊琰刀破虚空,风裂天地。

却被谷梁靖一捏,将刀光捏碎。

“不臣服,死!!”

抬手一拳轰来。

一道白衣蟒袍服的年轻人出现他的身前。



狠狠的一击,轰击在百里飞鸿身上。

能灭杀公羊琰的一拳,狠狠地轰击在百里飞鸿的胸膛。

百里飞鸿昂然不动,谷梁靖反而被他身上的金光震飞。

谷梁靖感受拳头上的痛楚,他很明白,自己的这一拳,反弹之力就让自己受伤了。

“百里飞鸿。”

谷梁靖咬牙切齿。

但是,被震退的他,却没有继续攻击百里飞鸿。

同时第九道,此刻的他才发现,拥有神格、天族、皇极经世书的他,融合三种力量登顶第九道,竟然撼不动眼前这位男人。

人王!

真的如此恐怖吗?

仅此一举动,谷梁靖就感觉到自己无敌的心,开始受损。

公羊琰略显复杂的眼神凝望百里飞鸿的背景,转身离开。

百里飞鸿并没有挽留。

人心微妙,公羊琰已经选择了他的道路,他不可能成为阻路者。

不若相忘于江湖。

“陛下,我为你阻挡五位魔神,这人情可要记住了。”

百里飞鸿深意地看了眼谷梁靖。

一山不容二虎。

谷梁靖谋划如此之久,却被自己抢尽风头,他必定不甘心。

但他再不甘心,也奈何不了自己。

留着谷梁靖为他看守元初世界,是很有必要的。

一言不合,将别人杀死的心态,已经被他改掉了。

人族需要更多的有生力量。

需要更多的强者出现。

“朕不会忘记的。”

谷梁靖满面阴霾,厉声说道。

确实,以现在的实力,一旦北蛮五大魔神进入中土,抢夺他身上的战争神格,谷梁靖必死无疑。

可五位魔神死了。

惨死在百里飞鸿手里。

“记得就好,青禾仙姑不日抵达帝都,将与陛下展开商谈,还请陛下抽出时间。”

百里飞鸿留下这句话,就转身踏空而去。

谷梁靖深吸一口气。

黑金龙铠甲散去,化作气运,笼罩大元境内。

人道国运在百里飞鸿面前,不敢有任何的异动。

人王,掌握了天地大势。

在百里飞鸿面前,就算谷梁靖是皇帝,也要低一头。

返回皇宫。

一挥手,破坏的大元宝殿,被他以神通恢复过来。

“战争,战争!!!”

“不成不朽,难以在百里飞鸿面前抬头。”

人争一口气佛受一炷香。

更何况,谷梁靖是皇帝,是神灵。

咽不下去。

“如此看来,只有吞并谷雨世界......”

皇室经营数百年的古路,终于建立了一个稳定的基地。

如今,他已经踏入第九道,有资格角逐其他世界的掠夺资格。

“血卫需要重建。”

“晋升为神卫。”

此刻的谷梁靖没有了刚才的意气风发。

他知道,现在还不是自己狂妄的时候。

就在此时。

赢祖来到了大元宝殿。

“不知道老祖宗这次前来所为何事?”

谷梁靖轻皱眉头。

自从赢祖丢失了人王剑后,谷梁靖对他的态度已经大变。

若有人王剑在手,他岂会在百里飞鸿面前屈辱。

以人王剑的锋芒,必定能伤及百里飞鸿。

“陛下,镇魔公会势大,如今你已经媲美古之人王,是时候对镇魔公会动手了。”

谷梁赢咽不下当初在东滨城的屈辱。

如今,谷梁靖已经登顶第九道,成为媲美古人王的存在。

对付镇魔公会,不过是翻手为云将之镇压。

“赢祖,可在人王洞疗伤多久了?”

谷梁靖露出厌恶的表情。

宗人府掌握皇室的权力,已经成为他的束缚。

这位老祖宗的威望极高,谷梁皇室诸多秘密与力量,都掌握在他的手里,却不肯交出来。

以往的谷梁靖还能忍耐,毕竟,赢祖的战力,是皇室的支撑。

但现在,谷梁靖已经看不上。

“将近三个月!”

谷梁赢一愣,如实回答。

他能感受到一股恐怖的威势,正在大元宝殿弥漫。

“那你可知道,如今这天地人王共主,可是百里飞鸿,而非本皇?”

谷梁靖的话,如同晴天霹雳轰击在谷梁赢的心头上。

“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不可能的。”

谷梁靖摇了摇手,让谷梁赢离开。

谷梁赢还想要说什么。

帝皇的意志笼罩着赢祖,恐怖的杀机,让他立即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谷雨的权柄,我会让血卫统领前往人王洞,与赢祖交接。”

没有任何的商议余地。

“臣......明白!!”

谷梁赢拱手,低头退出大元宝殿。

宗人府把持皇室的大势已经结束了。

闭目养神的谷梁靖,以国运为界线,战争神域笼罩大元帝国。

他要将大元转化为他的地上神国。

唯有如此,才能连绵不断地获取信仰,让神格不断地强大。

魔鬼海深处,某源界内。

谷梁书看着如今的身体,很满意。

“源界孕育出来的神胎,元初世界缺失先天神灵很久,很久了。”

谷梁书欣赏着自己完美的身体。

先天神灵的体魄,交织着一道道仙光。

斩去了陈旧的躯体,再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束缚他。

他开辟出来的术士体系,本身就是为了掌控外界的能量而设立。

以一之力撬动浩瀚大海之力的一门修炼法。

“谷梁书,我们现在已经助你恢复了身体,古路的开启是否重续?”

老谢头已经迫不及待。

“不错,谷梁书,吾等相信你能带领我们,踏足古路,追寻更高的力量,你可不能失言。”

张麟抱胸,直言道。

“两位老大哥请放心,谷梁书说的话,从不食言。”

谷梁书挥挥手,幻化仙光霓裳。

“这次我们前往的世界叫做谷雨世界,乃是谷梁皇室掌握的一条古路。这些年来,谷梁皇室一直想要攻略此界,但是数百年的成果,只是对这世界渗透,而非占领。”

谷梁书露出灿烂的笑容:“此界可比元初世界强大太多了。两位老大哥可要有心理准备,不过,谷雨世界并不抗拒外来者。”

“不抗拒外来者?”

“是的,此界没有黄泉古路的机缘多,但也属于一个不朽者存在的世界。很久之前,已经被天宝阁所占领,乃是天宝阁经营的一个商贸世界。”

“天宝阁?”

老谢头与张麟对视一眼。

“你怎么知道的?”

谷梁书露出真诚的笑容:“始魔心符并不只有始魔宫会,我也懂得使用。加上我的傀儡法术,分化意识,占据一具身体,并不是什么难事。”

“而谷梁皇室入侵谷雨世界的人员中,就有我的一道傀儡之身。”

老谢头与张麟突然不寒而栗。

作为人仙的他们,对于谷梁书这位比他弱小的人,有一种由心而生的恐惧。

“走吧,我的傀儡之身,已经来接应我们了。”

谷梁书凝聚法印。

源界动荡,力量不断的凝聚,化作一道门,出现在三人的面前。

谷梁书率先踏进去。

老谢头与张麟也不甘落后,跟随身后。

源界内的古路被打开。

立即惊动不同源界内的强大存在。

“是谷梁皇室吗?”

很多源界,散发出来的能量波动,都是独一无二。

所以,分辨出源界所属势力,并不是什么难事。

就算发现了源界的波动,也未必能找到这处源界。

“永恒道种,究竟存在何处?”

姑射仙人呢喃道。

随着百万年之约即将到来,这世界已经开始出现不正常。

她能感应到无形的大手,不断地操纵着命运,落子在元初世界上。

魔神、魔鬼海、异族是万灭师的棋子。

百里飞鸿是炼气士的棋子。

而谷梁靖究竟是何人的棋子,她看不透。

唯一庆幸的是人王之位落在百里飞鸿身上。

“看来,东滨城的毁灭,还没有将百里飞鸿彻底激发。”

“他还有很大的潜能压榨。”

姑射仙人露出一丝残忍的笑容。

作为元初世界的人,她为了选择保护人类,已经做出了很多的让步。

同时,作为一名女儿,她的承诺不允许她有任何的仁慈。

“始于血,东滨毁,大元崩!”

“既然谷梁皇室已经选择了谷雨世界。”

“那就让天宝阁出手,将大元给毁灭了。”

姑射仙人冷漠地道。

谷梁靖他看不透,看不透的人,就去死吧。

沾污父王尸体的血脉,姑射仙人的忍耐已经到达极限。

源界的古路,她已经探索八成。

谷雨世界她同样清楚。

这世界比任何世界都要邪恶。

是恒沙十万界有名的奴隶交易世界、资源掠夺交换世界。

姑射仙人知晓自己这一步棋很危险。

但是,在即将到来的黄昏之前,一定要将这世界的潜能都压榨出来,才能逼出永恒道种。

唯有永恒道种才能点燃不朽之光。

“为了保存这世界,我做什么都愿意。”

姑射仙人冷漠地道。

残破的世界,需要大量的强者陨落,让无数生命本源来恢复。

从她的祖源界的宫殿踏出,姑射仙人身影闪烁,来到了谷雨源界。

此源界乃是一位魔神通过谷雨世界,进入到了元初世界。

这位魔神是被她所杀。

这条古路一直被她留着。

谷雨世界的资源,是元初世界的百倍。

是姑射仙人未来攻伐外界,恢复元初世界的后手。

“让你留在魔鬼海可不行。”

“魔鬼海遮蔽了源界古路的信号。”

姑射仙人玉兰指在虚空不断滑动,一道道诡异的仙光,勾画成为最美妙的阵法,将整个谷雨源界锁住,被她随手一丢,丢入中土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