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战争的神格被点燃了。”

虚空深处,高天神国之上,神王凝望恒沙十万界。

“吾等本不应加入这场赌局,但战争的号角已经吹响,已经波及了神族。”

神王语气充满着无奈。

那可是永恒道种,大破灭抵达后,若能获得永恒道种,可以靠着永恒道种踏入真正的永恒境界,渡过大破灭之劫。

“但,神族位格,不应该落入天族之人手里。被这群天族的人夺走,会攻破神格之秘,踏足神族的领土。”

神王神色开始变得冷漠。

以他的心境,是很难做到有情绪波动的了。

可是战争神格对神族的重要性,绝对不能落在天族手里。

天族擅长于破天,掌御天地。

破解了神格之秘,就是找到他的弱点。

他已经与自己的神国体系,紧密相连,任何被天族攻破弱点的可能性,都不能出现。

“尊敬的神王陛下,我亲自引领大军,将战争神格夺取回来。”

神国麾下第一战神朗声道。

“不可,此地乃劫之源头。”神王摇了摇头,将视线落入诸神国度,阴谋之主身上,“西格尔,此事交由全权负责,将战争神格夺取回来,但不可毁去元初世界。”

神王也想要得到永恒道种。

但不是现在。

而是等赌局结束之后,才是他们出手之时。

万灭师的存在,是恒沙十万界众生的忌惮。

这尊古老,不知道来历的恐怖存在,他一直在主导着恒沙十万界内界灭之事。

若非他的老对手炼气老祖宗道作为他的对手。

恒沙十万界,九成的世界,都在他的推动下,迎来毁灭。

神王是被万灭师推动毁灭诞生出来的强者,是最有利者之一。

正是如此,他知道万灭师的恐怖。

不可抗衡。

恒沙十万界在他的眼内,所有强者联合起来,都不是这尊万灭师的对手。

唯一能让万灭师忌惮,不肆无忌惮地毁灭世界存在的,是恒沙十万界的炼气士宗道。

众生苦苦追求的永恒,在两人眼内,只是强了点的蚂蚁。

何其可怖的存在!

“遵命,吾王。”

西格尔躬身:“吾王,西格尔不方便出手,还请将光明世界之权赐予我。”

西格尔说完,歉意地看向站在神王身边的另一位强大的神只光明之神。

光明之神乃神族最强者之一。

甚至当初还与神王争夺神族之主位置。

最终,被神王击败,并收复麾下。

神王将视线落在光明之神身上。

“可以,光明世界的天使池需要补充,元初世界的魔鬼海若能净化,足可以让西格尔阁下弥补光明世界的亏空。”

很显然,光明之神早已经在元初世界布局。

诸神才回过神来,这位神族最多信徒的神,他的信仰遍布恒沙十万界。

现在提及元初世界的魔鬼海,想必他对永恒道种也在窥视。

诸神内心一紧。

光明之神的力量越来越强大,代表着将会挤压他们的生存空间。

西格尔点点头,算是同意了光明之神的要求。

元初世界,其实在他们的眼内,不值得一提。

但是元初世界的古怪,让他们这群高高在上的神灵,都要异常小心应对。

西格尔离开了神国。

......

源界的波动出现,惊动了谷梁靖。

“谷雨源界的波动?它不是应该出现在魔鬼海深处吗?”

谷梁皇室掌握秘法,可以直接从皇宫内进入谷雨源界。

免于他们遭受魔鬼海的怪物攻击。

谷梁靖站立起来。

赢祖已经赶往谷雨源界波动出现的地方。

正是以往镇魔塔之处。

此时,迷雾笼罩四周,天地元气聚集。

很多人还以为这是什么宝物出世。

聚集了不少武道高手,已经开始着手探索眼前这片迷雾。

天守帅府,数位武圣降临,诸多法相境随之出现,开始清场,将这些武者驱赶离开。

谷梁擎面色阴沉。

“它怎会出现在此地?”

源界是好东西。

乃是魔神以及开天境以上的强者,开辟出来的本源界。

可以吸取大量的天地本源,若是在源界修炼,对于他们武圣来说,是一件极好的事情。

但是,作为宗人府的高层,谷梁擎很明白,源界的危险性。

若是放在其他地方,他还能有把握封印源界。

可源界出现在帝都不远处。

对于大元帝国来说,就是一场灾难。

谷梁赢也出现在谷雨源界边缘。

他面色同样难看。

没有人比他更加了解谷雨源界。

甚至,他还偷偷地前往了谷雨世界。

很明白,谷雨世界是何等危险的一个世界。

谷雨世界被发现之时,还处于一种原始世界状态。

但这几百年来被天宝阁所掌控后,已经沦为臭名昭着的一处黑市世界。

很多越界者,出现在谷雨世界,就是为了交易各类他们掠夺的宝物。

“封锁此地,不要让任何人进入此界。”

谷梁赢冷声道。

“通知陛下,前来此地,立即将谷雨源界毁灭。”

唯有谷梁靖有此等能力,将谷雨源界毁灭。

否则,元初世界的气息泄露,被强者锁定元初世界,整个帝都将陷入无尽的劫火。

赢祖自然明白,这是谷梁皇室掌握通往界外的重要渠道。

这条渠道一旦毁灭,对于谷梁皇室的损失是惨重的。

但此时的他已经没有第二条路选择,谷雨世界若是原始世界状态,一切都好说。

被发现了也无妨。

但现在不行。

天宝阁,绝对会对元初世界感兴趣。

“听着,十二时辰后,我若不出现,就立即将源界毁灭。”

“我需要进入源界,踏上古路,进入谷雨世界,将我们谷梁皇室的血脉带回来。”

这可是谷梁皇室真正的底蕴。

就算是最艰难的时候,都不曾动用过的底蕴。

一旦源界被毁灭,古路中断,派遣到谷雨世界的谷梁皇室血统,都会被抛弃。

想要回到元初世界就更难了。

随着赢祖进入源界,剧烈的能量波动,搅动四周天地元气。

谷梁擎知晓,这是赢祖进入了谷雨世界。

这一步很艰险。

谷梁靖终于来了。

“陛下?”

“赢祖进入去了?”

“是的,陛下。”

“谷雨世界,臭名昭着的强盗黑市,这就是我们掌握的资源吗?”

谷梁靖露出一丝苦笑。

其实,他早已经猜测到了。

“赢祖交代,十二时辰后,他若是不出来,让陛下毁了谷雨源界。”

谷梁擎如实传达。

“朕知道了。”

曾经征伐恒沙十万界的天族将领,如今的大元帝国皇帝的谷梁靖,很明白谷雨世界的危险。

是危险,也是机遇。

天宝阁。

这可是号称恒沙十万界最大财富的集中地。

就算以往他身处于天族,以天族的力量,对天宝阁都异常忌惮,有天宝阁的地方都避开。

是谁将源界投掷到了帝都附近?

谷梁靖没有踏入谷雨源界。

而是在等待。

赢祖若是能将谷梁血脉的力量从谷雨世界召唤回来,那就更好了。

若是不能,他要亲手回去他们的归路。

这是帝都郊区。

任何的波动,都会对帝都造成难以想象的威胁。

那群强盗可不管你是否平民,在他们眼内只有利益。

谷梁靖太明白这群强盗,究竟有多可怕。

从来不会考虑任何的后果,杀戮抢夺后,留下荒芜的世界,转身离开。

气氛很凝重,谷梁靖的武道意志已经包围源界。

他在等待。

他不知道,谷雨源界为何会出现帝都附近,还是曾经镇魔塔的原址。

巨大的能量波动传递而来。

谷梁靖面色微变。

反手将源界破灭。

方圆数十里,尽数化为废墟。

“就不应该听从赢祖的话。”

他心里微微叹息。

掌心却多了一道印记。

“魔神?”

谷雨世界,一位刀客,舔了舔嘴唇。

歪着脑袋看向赢祖:“你这小家伙倒是机灵,通知通道另一头接应的人。”

“不过,想要毁灭痕迹,可不是那般容易的。”

此时的赢祖,浑身被血色符文封锁,动弹不得。

“我会撬开你的大脑,配合印记,足可以找到你的世界。”

邪魅的脸孔,笑意越来越浓。

“呜呜呜”

赢祖连话都说不出。

“放心,我独自一人是吞不下一个世界的。”

邪魅的刀客自然明白,贸然进入一个世界,将面临何等危机。

但危机,有危险,自然有机遇。

谷雨世界这数百年来,已经聚集了很多恒沙十万界的通缉犯。

只要吆喝一声,发现了新世界。

新世界的坐标,都能买大价钱。

这位原始世界的人,不知死活跑过来,却没有立即将通道关闭,简直是将自己的世界与民族暴露在群狼之下。

百里飞鸿同样感应到了源界的气息。

此时的他,没有受到外界的影响,独自回到了东滨城,再次淬炼滨虚,将东滨城晋升为古城级别的存在。

同时,他得到的四座人王古城,被百里飞鸿融入了滨虚球内。

成为镇魔公会的战争之城。

暂时不暴露,关键时刻,可以守卫东滨城。

“希望我这一步没有走错。”

他本可以结束战争。

可却放任了谷梁靖的成功。

一道圣光照耀天地。

西方圣庭,传来神圣的气息。

一道道世界极限的强者降临。

“神族来了。”

谷梁靖并未露出担忧。

反而兴致勃勃。

这世界能容纳的力量极限,是第九道。

他在成为战争之神,已经预料到了这一步。

这也是他的计划一步。

“调集所有血卫,调集所有军队,横推南亚,雷霆扫穴,进军拉法帝国。”

谷梁靖冷漠地道。

战争要开启了。

神族的降临,会让这场战争更加激烈。

但对于谷梁靖来说,这是天大的好事。

保护元初?

不,他遵循着内心,被永恒道种的光辉吸引过来。

他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得到永恒道种。

唯有战争,才可以让他真正地成为天地共主。

窥视永恒道种。

镇魔公会也开始转动。

百里飞鸿面色沉着。

“大元占领之地,镇魔公会就建立分会。”

他交代司马彦。

望着空空如也的技能点,最终百里飞鸿选择了这条路。

魔鬼海是鱼塘,养着的鱼,暂时不能动。

这是他最后的底牌。

而且,涉及了源界古路,魔鬼海暂时不能被毁灭。

如此,他就要靠谷梁靖发动战争,获取海量的技能点。

这本应该是他一直避免的。

如今,却沦为了战争的受益者。

大元853年九月,大元帝国发动了世界统一战争。

圣庭出动了神骑士,开始阻挡大元的大军。

而大元帝国同样出动了血卫,不,是晋升为神卫的他们。

当初被血洗的南亚,如今,却成为了人类两大阵形的战场。

好不容易恢复一点人气,却也在这一场战争之中毁于一旦。

大元854年,罗刹帝国对法拉帝国发动了战争。

世界格局走向了乱战。

百里飞鸿这半年来,都在参悟万道归元功的第十道。

颇有心得,但始终不能突破。

只能将大量的神通推演或者修炼,借助技能之书,将其推向无量级道术。

战争的残酷,近乎将南亚大陆打碎。

但古怪的是,人族三大阵形,都是在默许人类士兵的厮杀,并未出动最顶尖的高手,对对方的士兵出手。

沉默的气氛。

并不是他们仁慈。

百里飞鸿知道。

各方人马都在准备。

而他也在做准备。

但他明白,能拖延一年的时间,距离他的胜利就大一点。

飞元岛,峰塔树下。

提着酒过来的百里飞鸿,再次找到了老树灵。

“你这是要诀别?”

老树灵幻化出真身。

作为史诗的记录者,老树灵将会能活到最后一刻。

“还有八十年。”百里飞鸿呢喃道。

“不,是八十一年,你只能多算,不能少算。少算一天,就会死。”

老树灵喝起酒来。

满面的沧桑。

“你说的话都是真的?”

“你看到的都是真的。”

“万灭师,是否还留有后手?”

“他不会插手,但是,最后日子里,永恒道种会绽放永恒的光辉。”

“贪婪?”

“是的,贪婪促进了文明的发展,也催生了毁灭。”

“其实,我守护好永恒道种,这世界就不会被毁灭。可是,人都死光了,那就没有意思了。”

百里飞鸿举起酒瓶,一口喝尽。

“那你打算如何做?”

“在所有情绪之中,唯有死亡,能压制一切。”

百里飞鸿露出灿烂的笑容。

“我能怎么做?我是人王,天地共主,众生的守护者。”

百里飞鸿看向了魔鬼海,看向了法拉帝国,看向了罗刹帝国。

“外界的通道已经打开,想要活着,最好的办法,就是让一切窥视元初世界,窥视永恒道种的生灵,感受到恐惧。”

“以杀止杀?”

“杀鸡儆猴。”

百里飞鸿这一年来,压抑下来的杀心,再次涌动。

“杀死所有入侵者,杀尽所有参与入侵的生灵世界,杀得让恒沙十万界众生,闻我之名,内心只有无尽的恐惧。”

老树灵听后,目瞪口呆。

为什么不呢?

技能之,是毁灭之书。

他赌炼气士在这场赌局中能赢。

但赢的办法,却是万灭师所预兆的世界毁灭换来的。

用万灭师的办法,赢了万灭师。

“从何处开始?”

“圣庭,黑天,大元……”

“大元?为什么不是妖魔帝国?”

“妖魔帝国还有用处。”

源界古路,暂时不能断。

毁灭妖魔帝国,就要毁灭魔鬼海。

魔鬼海的存在,关乎源界古老。

关乎曾经降临这世界的魔神的回归。

这些都是战争的养分,百里飞鸿怎会做出自断粮仓的行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