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大的道术,撕裂四周的暗黑。

掠夺领域不断地蔓延,开始抢夺黑天魔神的地盘。

百里飞鸿一直以来,都是以碾压的方式对付敌人。

第一次遇到了如此强大的对手。

明明是第九道巅峰的魔神化身,可黑天发挥出来的力量,明显超过了第九道巅峰。

“真是强大,让本神惊艳的一门秘术。不过,你这门道术真的能长期使用吗?”

黑天魔神身影不断地后退,没有触碰掠夺领域。

他已经尝试过,自己被这门秘术触碰到,就算以他强大的意志,也难以掌握自身的力量不被对方掠夺走。

彼此消长下,战斗的天秤将会向百里飞鸿倾泻。

这就是新晋人王的恐怖。

任何力量,都能转化为自己的力量。

“对付你足够了。”

百里飞鸿凝望暴露身体的黑天魔神。

“不够,远远不够。”

黑天魔神摇头。

“同等层次,你若想要杀死我,是不可能的。”黑天魔神面色自如,“你已经成为这世界的天花顶战力,代表着在元初世界,无人能敌。”

“但是,本神的本体对无限支持,你的力量有多强大,本神就能降临多强大的力量。”

百里飞鸿知道对方没有说谎。

看透真理的镇魔神眼,能看得出无限虚空深处,弥漫着一股暗黑邪恶的力量本源,注入眼前这道化身身上。

黑天魔神同样不担心身上能量的消耗,同时,这天地的极限越高,他的能量也越强大。

“确实如此。”

百里飞鸿面色凝重。

以这尊古老魔神的恐怖,想要杀死对方,基本上不可能。

“法已经抵达极致,天地所限,不能再高,除非我比你的本体还强,否则,想胜过你,真的很艰难。”

“彼此,彼此。”

黑天魔神血红色的双眸,透着贪婪。

天地所限,他的本体降临,对付百里飞鸿已经是不可能。

不过,法到了极致,但是自己数以百万年来磨炼的术,却非对方所能媲美。

“黑天龙剑!”

黑天魔神虚空一抓,以暗黑法则为本体,凝聚法剑。

恐怖的法剑,丝毫不逊色于人王剑,甚至比人王剑更加强大。

其散发的威能,已经强大到,可以媲美第九道巅峰高手。

他凝聚的暗黑法则之剑,攻伐之利,世间罕有。

“吾曾灭了剑道世界,获取人族剑道世界的剑术。”

“共计三万三千套剑术。”

“经过数百万年来的磨炼,渐渐成为一套杀人剑术。”

黑天魔神露出邪笑。

法已经到达极致,术无止境。

“到了我们这层次,能百分百将自身力量威能发挥出来,已经算是极道。”

“但真正的魔神攻伐之术,却能将杀伤力,数倍提升。”

百里飞鸿取出鸠灭邪刀。

邪恶、杀戮的气息充斥四方。

“正好,我也有一套刀法,领教下你的杀伐剑术。”

百里飞鸿内心很平静。

万道归元术已经达到了无量级道术极限。

这门道术在与对方的黑天领域争锋,并未落下风,反而渐渐占领上风。

但万道归元术并非万能,对方有本体支持,可以无限地提供力量。

短时间内,很难将黑天魔神的化身消灭。

唯有真正的杀伐之术,一击斩杀对方的意志,才能让对方暂时消散。

毁掉黑天魔神这具化身。

百里飞鸿想到了信人王的特殊心诀。

想到了人王殇的杀诀。

想到了始人王的始力。

虚人王的虚无。

都是人王传承的精髓,并不比他的万道归元差。

“系统,提升血河刀法。”

瞬息间,百里飞鸿有了决断。

铸造自己最强大的攻伐之术。

他将自己继承的四大古城的武学信息,尽数融入到了人王武学中。

开始推演最强大的刀法。

顿时,气机动荡。

“第一剑,初分天地。”

黑天魔神举起手中剑。

漫天的黑暗扑来,仿佛无尽的剑意,杀向百里飞鸿。

万道归元术!

万物归元鼎!!!

一尊巨鼎出现在百里飞鸿的头顶,百里飞鸿施展自己最强的道术。

顿时,四周虚空,形成一片虚无真空之地。

任何的能量、物质进入此真空之地,都被他强大的道术转化。

灰白色的真空与铺天盖地的黑潮剑意相碰撞。



真空被压缩,黑潮在衰退。

“当真是第一门无敌的秘术。”

黑天魔神赞叹道。

他漫步于黑潮之内,举起的剑,绽放无限光明。

黑潮到达极致,宛若混沌,侵蚀一切。

但剑挥下,极道璀璨的剑光,宛若混沌中的第一缕光辉,分开了黑潮,切割万物。



快!!

快到极致的剑光,带着无限的杀伤力,撕裂万道归元术形成的领域,斩在了万物归元鼎上。

巨鼎转动,一息数万转。

玄之又玄的掠夺意境,形成奇特的光罩,阻挡在初分天地这招剑招前。



白色的痕迹出现。

但此时的剑术威能,已经衰弱,落在万物归元鼎内,被万物归元鼎吞噬。

黑天魔神略显惊讶。

他对于百里飞鸿的秘术,自认高估到极点。

但很快现在,对方的道术,拒绝了他这一招剑术。

这招剑术尽管是用第九道的力量使用,可剑招已经蕴含着一丝不朽玄妙,在他看来,就算不能重伤百里飞鸿,也能破开他头顶上的乌龟壳。

【血河刀法推演开始,吸纳传承信息中......】

血河刀法只是最简单的武术。

但这门刀术蕴含着最朴素的血气应用之法。

百里飞鸿明白,自己真正强大的是人族血气。

是不逊色,甚至比祖人王还要强大的血气。

刀术必须要以血气为根本。

如何吸纳四大人王的传承,并推演融入到血河刀法来,这就是技能之书的问题。

盖顶掀开,元鼎母气不断地注入鼎身之内,开始强化万物归元鼎。

“本身对你越来越感兴趣了。”

黑天魔神兴奋地说道。

降临的力量骤然加强。

但是,身处于元初世界的黑天魔神,顿时感受到四周对自身的束缚。

力量变强了,可是元初世界的极限对他的限制,却更加恐怖。

让他发挥出来的力量,甚至不如触碰极限线。

“第二剑,剑灭万物。”

黑天魔神怒睁猩红双眸。

此剑招,比之第一剑的威能,增幅一倍。

在他恐怖的力量支撑下,剑招一出,四方寂灭。

仅凭剑意,就将万里之内的魔鬼海域的万物,陷入绝对毁灭边缘。

毁灭带来的气息,附加在剑招上。

密密麻麻,数以百万道的剑影,覆盖百里飞鸿的掠夺领域。

如同剑河,掠过世间。

所到之处,无物可挡。

尽数陷入绝对的死寂。

剑术意境弥漫所到之处,法则破碎,天地都被撕裂。

此方剑意笼罩下,只剩下毁灭为主题。

剑如潮水,不断地落下,恐怖的剑意、剑气、剑光切割一切物质、能量、法则甚至意志。

百里飞鸿面色微变。

万物归元鼎被彻底激活。

万道符文,引动万千法则。

似人、似武、似妖、似鬼、似怪、似魔、似神、似圣、似仙,掠夺炼化归元为核心,凝聚出来的万道种子,首次呈现世间。

符文似书,阐述天地万物至理之言。

带着一种极道归元之妙。

绽放紫色霞光,仙韵渺渺,包容万象,世间一切的力量,仿佛终点就是这尊万物归元鼎内。

每一道剑气、剑光,都能灭杀魔神。

甚至毁灭世界。

可落入万物归元鼎内,狰狞可怖的剑招,丧失了凶性,难逃鼎内弥漫归元之妙。

“真是精妙的剑术。”

“百万载的磨炼,剑璞归真,此剑人间不曾有过。”

百里飞鸿终于出声了。

脑海中也传来了技能之书的声音。

【血河刀法,推演成功,扣除技能点一百亿。】

【血河刀法,极致攻伐之术,血中见证不朽。】

随着一百亿技能点的消失。

百里飞鸿的元神陷入一种极为奇妙的境界。

在这境界下,心中无数传承,不断地碰撞,以血河刀法承载碰撞后的精髓,磨炼此刀。

终于在吞噬四大人王的传承后,铸造一道超越人王境界的刀术。

无数信息在脑海涌动。

让百里飞鸿的元神都处于极限边缘。

正是这一刹那。

黑天魔神把握住了。

“第三招,剑证不朽!”

曾经黑天魔神缔造此剑招的时候,用了这一招剑招,斩杀了一尊不朽者。

以一具不朽化身,在不朽世界,斩杀了这世界诞生的不朽者。

一道极致的剑光出现这世界。

此刻的黑天魔神,气息无限的腾升。

他以黑天为使命,可此刻,他却成为天地之间,一道不朽的光辉。

天地在他的剑招之下,都俯首称臣。

也是短短一瞬间,他跨过了最大的关卡,剑术酝酿着一缕不朽之光的恐怖剑意。

天穹的太阳都被这道剑光夺去了光辉。

绚丽到了极致,超越这世间任务武学的剑术,一经使出,顿时成为元初世界最耀眼的光辉。

极致的光辉绽放的极致美丽,却带着一股难以抗衡的杀伤力,杀向百里飞鸿。

“大河滔滔,血气烈日!”

百里飞鸿轻吟血河刀法招式。

有那么一刹那,他仿佛回到了四海武馆。

吴四海师父正是用这一招伤害了夜魔。

百里飞鸿一直都在寻找那一位夜魔。

直到今日,他可以确定,这夜魔已经死了。

或许被人灭口。

或许被镇魔人给灭了。

但无论如何,吴四海作为百里飞鸿的第一位师父,都成了他内心的遗憾。

不能亲自为他报仇。

三百六十五道窍穴洞天,潜藏着的无穷血气,此刻被激活。

随着百里飞鸿举起手中的刀,鸠灭邪刀顷刻间化为飞灰。

邪恶之物,难以承受他的血河剑意。

恐怖到极致的人王血气,化作一道血河,弥漫天地之间。

三百六十五道金色的星辰,围绕着百里飞鸿旋转,衬托他高大威猛的身躯,化作烈日,照耀这片星空。

一把刀出现百里飞鸿的手里。

只是最普通的镇魔刀。

是东滨城秦氏刀铺打造的一把刀。

从师兄张乾山送给自己,以及重新铸造成为一把名刀。

从陈星炎手里接过这把刀后,百里飞鸿就没有使用过。

此刻,拿在手中,顿感无比亲切。

至于刀身是否能承载他庞大的血河,其实已经不重要了。

一张纸,被武圣加持,都能成为武圣的信物。

莫说一把刀,被百里飞鸿加持后,其威能就能晋升至人王武器。

黑天被驱散。

黑天魔神面色凝重。

百里飞鸿的真正优势在于其血炼修为。

其一身恐怖的血气,没有任何的术式能将他的血气威能发挥出来。

血镇山河,血气长城都不行。

呈现出来的都是镇压天地的大招。

但相对杀伤力会减弱。

可此时,这一刀招式简单,可蕴含着人族血气之怒吼的刀术,呈现在黑天魔神的意志海内。

锁定他的意志。

锁定他的邪恶本源。

直接攻击他的意志与本源之力。

血河滔滔,血气烈日。

浮现在心间,同时百里飞鸿的身影也在浮现。

心力?!!

黑天魔神面色微变。

元初世界让他忌惮的两位人王,其中一位是祖人王,以血气着称。

一位是信人王,以心灵之力着称。

就算是黑天魔神,依然没有明白,什么叫做心力。

“斩!!”

天地失色。

剑河与血河碰撞。

魔鬼海都被撕裂。

百里飞鸿面色潮红,但很快就恢复如初。

万道归元术与万物归元鼎护身,就算对方伤害了自己,他也能短时间内恢复如常。

天空一道黑线,不断地垂落浩瀚的邪恶能量,注入到了黑天魔神的体内。

他也很快也恢复如初。

但被斩掉的心神,损失了就损失了。

更不提被血气蒸发的魔神本源。

“血河滔滔,血气烈日。”

百里飞鸿露出灿烂的笑容。

一招鲜,足够了。

只要伤害到魔神的本源,就能不断地消耗对方。

他从不畏惧碰撞。

眼前这道魔神的化身,并非真正的无敌。

化身,是有局限的。

那就是分裂的灵魂意志。

能量补充再多,黑天魔神在面对灵魂意志及魔神本源的损失上,都难免会心痛。

而自己就是一块一块地从对方身上撕扯下血肉,壮大自己。

感受转化黑天魔神能量,带着一丝极为纯粹的玄妙之力,百里飞鸿明白,自己赌对了。

厮杀,继续。

一招,一招不断地释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