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秒三十六刀。

碰撞的能量,并未形成震荡波,破坏四周。

万道归元术对黑天魔神的压制,越来越强。

“黑天,你若不再降临灵魂在此法身,必输无疑。”

百里飞鸿的力量反而越来越强大。

同时,他的血河刀法也渐入佳境,比之创造出来时刻,掌控力更胜一筹。

黑天魔神意识恍惚。

他不知道为何突然间就落入下乘。

占据这具化身的灵魂意志,掌握的力量越来越狂暴。

看似威能增加,但是他明白,在面对对方巅峰的秘术时刻,掌控力下降,意味着自己的力量,被对方轻易地掠夺。

“你身上存在极为诡异的秘密。”

黑天魔神沉声说道。

血河刀法的出现,超出了他的了解范围之内。

对方在极短的时间内创造一门功法,并在战斗之中,不断地将这门功法精进。

这完全超出了他的理解。

任何的天才,缔造一门功法,也不是一蹴而就。

更何况,这门功法已经超越当前的境界,触及了不朽的真意。

“谁的身上没有几分秘密?”

百里飞鸿并未放弃攻击。

一场战斗下来,从黑天魔神身上掠夺的力量,已经超过了吞噬鸠灭大王十数倍。

对方的真身连绵不断地传送力量,以维持与百里飞鸿抗衡的局面。

但是,黑天魔神的本体在忌惮自己的灵魂损伤,并未降临更多的灵魂,掌控这一身庞大的力量。

战争到了这一阶段,胜负已经分了。

正如黑天魔神所说,他身上存在秘密。

黑天魔神没有结束战斗,而是继续利用化身继续与他战斗,也是在观察他的功法,观察他的秘密。

但技能之书的存在,显然不是这位魔神所能窥视的。

“永恒道种?”

黑天魔神当即又摇头:“不对,你没有接触到永恒道种。你身上的一切,拥有着炼气士的影子,甚至修炼之道,无比接近炼气士。”

黑天魔神提及炼气士,眼中露出忌惮与恐惧。

炼气士的存在,对于魔神异族来说,就是天敌。

没有人知道这些神秘的炼气士究竟从何处而来。

但是,他们在一个一个的世界传播着修炼文明,将文明的种子散播在恒沙十万界每一个世界。

可以说,恒沙十万界的辉煌,是建立在一群炼气士的手里。

当然,万灭师是炼气士的敌人。

万灭师的存在,就是毁灭这些炼气士缔造的文明。

“炼气士?”

百里飞鸿一愣,但又摇头:“本王并未接触过任何炼气士。”

他可以狐假虎威。

但到了他这境界,内心不允许他这般做。

“掠夺,是炼气士的本质。”

“炼化,是炼气士的核心。”

黑天魔神手里的剑术,绽放不朽光辉,将百里飞鸿格挡飞。

他连忙后退数步。

借助这些许的时间,才将力量弥补回来。

就在此时,本体传来信息,即将中断传送力量给他。

黑天魔神微微叹息。

但他看向百里飞鸿的眼神,却变了。

有时候,敌人也是朋友。

百里飞鸿这位天才,如果毁灭不了,也拉拢不来自己的阵形,却可以给敌人制造麻烦。

“你可曾知道,为何炼气士与万灭师赌局真正的本质秘密吗?”

黑天魔神突然说道。

百里飞鸿施展万道归元术,将四周的能量卷席一空。

此刻,他身上的力量,已经强大到了极限。

万物归元鼎内,涌动着无穷无尽的能量,正在孕育出一缕光辉。

黑天魔神双眸恢复黑色。

猩红的双眸呈现的疯狂,已经消失无踪,只有冷静色泽。

“这重要吗?”

百里飞鸿反问道。

“当然。”

黑天魔神坚定地说道。

“对于恒沙十万界来说,永远存在两大恐惧。”

“万灭师与炼气士。”

提及两者的时候,黑天魔神没有掩饰自己的恨意。

“尽管我们亲近万灭师,但对于恒沙十万界的所有生灵来说,其实这两者的存在,都是敌人,真正的死敌。”

“就像你们元初世界的人族憎恨我们魔神,因为我们奴役了人族,更是掠夺人族的血肉灵魂为吃。”

“但你我本质上还属于恒沙十万界所诞生的生灵。”

黑天魔神面色渐渐疯狂:

“可是,我们所有人,都是被炼气士与万灭师收割的果实。”

“不对,连果实都算不上。”

“他们在意的永远只有一个,那就是文明。”

“超越能量,超越灵魂,超越一切物质与意识存在的一种概念。”

“创造与毁灭,皆是他们在操控。”

“而我们只是文明命运的一颗尘埃。”

“始终溅射不起水花。”

“哈哈哈”

黑天魔神疯狂的笑道。

突然,一道光从他的天灵盖钻出,被某种强大的力量牵引,灵魂意识回归本体。

至于这具化身,在灵魂意识转移后,变得不再稳定。

“与我何关?”

百里飞鸿摇了摇头。

挥一挥衣袖,将黑天魔神的化身收起来。

这次与黑天魔神的较量他赢了。

但百里飞鸿心底对这位黑天魔神没有任何的轻视。

这只是黑天魔神的一具化身。

谁知晓黑天魔神还有多少具这般的化身?

而他的本体又有多强大?

至少,留在元初世界的百里飞鸿,永远超越不了黑天魔神。

“炼气士?掠夺与炼化?”

行走于诸天,掠夺无限的能量,将自己的修为推向无人能敌的地步?

踏足这一步,很多时候,境界的限制对于这类人来说,就不存在了。

永远阻止一位修炼者登临无敌的路,都是资源所限。

在这段时间,百里飞鸿渐渐接触到界外的信息。

也让他明白,元初世界太小了,根本孕育不出一尊真正意义上,无敌于恒沙十万界的强者。

这也是他放弃原则,允许谷梁靖存活到现在的原因。

他能感觉到谷梁靖谋算的某些力量,是很多界外强者都窥视,才允许战争神格被点燃。

战争神格被点燃,点燃的不是元初世界与异族的战争。

点燃的不是大元与外界的战争。

而是百里飞鸿与外族强者的战争。

一颗颗黑色的元鼎母气珠,散布在窍穴洞天之内,宛若漫天的星辰,数不胜数。

黑天魔神化身不断地掠夺,经过一系列的炼化,归于纯粹特殊的元鼎母气,凝聚成珠,隐藏在他的身上。

两场战斗,掠夺的底蕴,已经超过他练武以来的累计掠夺总数的百倍。

外族的生命本源,以及漫长岁月积累下来的能量底蕴,绝对超越元初世界的任何生命。

“天地元气比往日更活跃一些了。”

不仅如此,天地弥漫的生机,更加旺盛。

四战之地,才能孕育更强大的天地。

印证了这一点,百里飞鸿露出灿烂的笑容。

“我没有预测错误。”

“天生万物养人,同样,强者的陨落,也会反过来成为天地的养分。”

天使军团,神骑士军团,以及光明世界的最顶尖强者。

这些强大的生命体,他们就是在掠夺万界资源中成长起来。

他们的陨落,诸多能量被百里飞鸿所掠夺,成为他的资源。

但是圣庭一战,百里飞鸿对整个光明世界强者的掠夺,只是占据了总数的百分之六十左右。

其中百分之四十分散天地,被天地所掠夺,再次化为元初世界的本源之力。

“师法自然,我为元初世界的一部分,也是自然的一部分。”

“我所走出来的修炼之道,同样适合天地自然。”

掠夺,炼化,归元。

天地的包容性,其实比百里飞鸿的肉身处理起来还要好。

人在学习,天道也在学习。

此刻的百里飞鸿没有感受到天地在衰败,而是在经历一场波折后,仰起头来,开始复苏。

尽管还被魔鬼海压制。

但他这位人王的存在,已经稳住了人族气运,抵挡魔鬼海不断的侵袭。

这场无形的战斗,正在扭转战局。

“源界的存在……”

若是能解决源界的存在,人类就算不能收复魔鬼海侵蚀的领土,也能压制魔鬼海不断壮大的结局。

但初尝甜头的百里飞鸿,岂会断绝了源界古路。

“一把剑,是双面刃。”

“剑锋向着我,也向着敌人。”

“当我无惧剑锋,就是敌人恐惧之时。”

“因为,我会将剑锋,狠狠地压向他们。”

战争到了这一步。

已经不关乎个人,而是决定世界命运的时刻降临了。

元初世界,或许掠夺四方,成为永恒不灭的世界,或被群狼毁灭。

“光明世界的失败,他们必定不会就此罢休。”

“神族已经彻底入局,这是我的大客户,不能让他们跑了。”

“战争神格,却是不错的宝物。”

百里飞鸿呢喃道。

他看向大元帝国。

谷梁皇室,不应该如此强势。

这会滋长他们的野心。

按照既定计划,圣庭,黑天已经解决。

接下来,就是谷梁皇室了。

谷梁皇族的人不断地在他的脑海闪烁,终于百里飞鸿的脑海浮现了前太子之子。

也就是武宗皇帝的太孙。

若是太子上位,未来这皇位应该是他的了。

“你应该会感激我。”

百里飞鸿视线落入帝都。

被幽禁在帝都某院落的太孙,年龄与他相仿。

冷冷清清的院落,只有一位老仆人跟着他。

而他,也明白自己的命运,并没有习武,而是闲来读书着作,醉心于格物之道。

他已经明白自己的命运。

谷梁靖没有将他杀了。

皆因为留着他,可以稳住谷梁皇室。

后来,将心思都放在战争神格之上,自然不会再将这位皇族血脉的小家伙放在眼内。

“就你了。”

仿佛口含天宪般。

前任太孙身上的气运悄然改变。

大元宝殿内的谷梁靖,在神族派遣光明神界的大军进入此界,他已经知道自己迎来最大的劫难。

自持战争神格与大元帝国气运,他心中的底气还是很足。

同时,也是他喜欢见到的画面。

唯有战争,才能助长他的神格变得更加强大。

但百里飞鸿的出手,顷刻间,将光明神界的天使军团、神骑士军团毁灭,心情跌落谷底。

“该死的百里飞鸿,他根本不知道神族的恐怖。”

“光明神界降临的精锐,只是本土世界的军团,真正的神族军团还没有出手。”

谷梁靖咒骂道。

若是由他主导这场对光明世界的战役。

他必定能将神火点燃第二重,进入传说中的不朽境。

真正的神族军团,是何等恐怖?

以不朽者为核心,最低的战士实力,也等同于人族曾经的人仙。

这是盘踞恒沙十万界一方霸主地位的军团。

光明世界的失败,下次出手的就不是光明世界的人。

而是真正由不朽神灵统领的神圣侍卫军团。

咒骂过后,谷梁靖也冷静下来。

黑天魔神化身的存在,他是知道的。

这次焚烧了罗刹帝国的国运,进行大神降。

让黑天魔神的化身力量抵达这世界的极限。

背后又有黑天魔神这尊强大的不朽魔神支撑,在对战百里飞鸿的时候,开始占据上风,最后被吞噬。

这让他身心都感觉到恐惧。

灵魂在颤抖。

“除非我能踏入不朽。”

“否则,我不是他的对手。”

“百里飞鸿已经成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人王。”

太快了。

自从他离开东滨城后,实力每天都在暴增。

东滨城毁灭后,尤为变态。

十万大山一战,一举成仙。

踏足人仙,开天,道主,人王,三重境,如履平地。

就像,他是杀戮之神。

每一次杀戮,都能让实力暴增,永无止境。

“莫非他得到了杀戮神格?”

杀戮神格,是恒沙十万界最恐怖的一枚神格。

是神族的底蕴。

“当初杀戮神格的神主与如今的神王争夺神王之位,最终落败,从此这颗杀戮神格就消失无踪。”

“但天族流传,杀戮神格被神王吞噬。”

“神王不可能将这颗神格流入恒沙十万界。”

因为掌握杀戮神格,若是踏足恒沙十万界,会在极短时间内,造就一位神王的竞争者。

就在谷梁靖思量之时。

一道特殊的皇气冉冉升起。

被渲染成为战争色彩的气运金龙,仿佛恢复了几分清醒,近乎熄灭的金光,再次出现在气运金龙身上。

“哼,前任太孙,诞生了龙气吗?”

谷梁靖不屑地说道。

如今的他,一个念头,就能将这小家伙灭了。

但是下一刻,他尚未动手。

一道身影出现在前任太孙的庭院内。

顿时,谷梁靖如坠冰窟。

“人王……”

气运金龙为什么出现变化,谷梁靖找到原因了。

人王钦点。

“你究竟想做什么……”

“掠夺手!!!”

回答他的,却是一只手掌,对着他虚空一握。

根植于他灵魂深处的神格,没有任何的防备,就被一股不可抵挡之力降临,从灵魂深处将战争神格掠夺走。

灵魂撕裂的剧痛,让谷梁靖痛不欲生。

他的气息暴降!!!

第九道王境,道主,开天,人仙......

在人仙层次才止住了继续跌下去。

“异族之魂,岂能窥觑大元神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