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胆!

!”

谷梁靖暴怒,他的咆孝,轰然传开。

整个大元宝殿,在咆孝中轰然坍塌,化作废墟。

唯有皇位高高在上。

随着他的咆孝,大量的血卫、神卫人员从四面八方赶来皇宫,密密麻麻般围绕着谷梁靖,将谷梁靖保护起来。

宗人府此刻,也感觉到了异常。

谷梁擎带着宗人府皇室成员赶来,看到了谷梁靖下跌的气息,顿时面色狂变。

尽管他的内心对谷梁靖很不喜欢。

却不妨碍这位皇室守护者,认可谷梁靖的做法。

谷梁靖是谷梁家族有史以来最强大的皇室血脉。

同时,是在谷梁靖的手里,他们打破了皇血不过百的诅咒。

如今的谷梁靖,面呈灰白之相,扭曲的表情,更多是无能狂怒。

整个皇室似乎被某种诡异的意境笼罩。

内部发生的任何事情,外界根本觉察不到。

“大胆?似乎你已经忘记自己的身份了,身为人王,你才是我麾下臣民?”

百里飞鸿掌心悬浮着紫色的晶体,这紫色神秘、强大的晶体不断地挣扎,绽放出强大的战争法则,想要打破百里飞鸿掌心的禁锢,逃离他的魔爪,回归谷梁靖的体内。

战争神格是谷梁靖再次点燃,其血肉、灵魂、意志、气运都与战争神格息息相关。

百里飞鸿从谷梁靖的灵魂深处,将他摘出来,已经斩断了他百分之九十的联系。

但唯独气运相连,不能被剥夺。

谷梁靖如冰水浇灭了狂怒。

人王,天地共主!



自己终究是输在人族身份上。

“百里飞鸿,你究竟想要做什么?”

代表着宗人府,代表着天守帅府谷梁擎质问道。

眼前这位年轻人尽管是人王,但是体内流淌着谷梁家族血脉的他,不容许别人践踏皇室血统。

眼见大元帝国即将迎来盛世,却不曾想到百里飞鸿真的对谷梁靖下手了。

以往,他们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皇室忌惮百里飞鸿的实力,任由镇魔公会发展。

但是对于百里飞鸿的存在,每天都在忌惮中度过。

唯独谷梁靖成就境,踏足第九道,他们的心才松一口气。

可是,处于同一境界的谷梁靖,谁也不曾意料到道宗皇帝,在百里飞鸿手里一招都抵挡不住,被人夺走最重要的物品。

“做什么?当然是守护元初世界的人族。”

百里飞鸿意味深长地看了眼谷梁靖。

谷梁靖胸膛起伏,灵魂剧烈的疼痛感传来,体内的力量在震荡。

“百里飞鸿,你若是想要这天下,朕亲手拱让给你就是了,何须使用如此卑鄙的手段,夺走朕的战争神格。”

谷梁靖的话语落下,在血卫与神卫中引发了巨大的骚动。

血卫乃是用天族秘法培养出来的精锐强者。

而神卫则是利用战争神格培养出来的顶尖神圣侍卫。

血卫最低的修为也有神通主实力。

而神圣侍卫更是法相层次起步。

他们都是谷梁靖从镇压北蛮之时,还是皇子的身份,培养出来的家臣。

自然知晓自己的主人,其实掌握了神灵的核心。

而今,作为神灵的他,核心被人夺走,已经从魔神境跌落到人仙境。

气息还在动荡。

很有可能,连人仙境界都守不住。

“笑话,所谓的人间权势,我根本没有看在眼内。”

百里飞鸿摇头。

“外族虎视眈眈,百里飞鸿,你夺走我的神格,无疑断了人族一臂,速速归还神格,我既往不咎。”

谷梁靖的语气越发低下。

甚至哀求之意,表露于神情。

百里飞鸿望着眼前这颗神格,以他现在的实力,也不能将它摧毁,他能感觉到神格的强大。

如今还处于沉睡状态。

一旦完全复苏,将会超越自己对实力的认知。

流转着一些神秘的玄妙规则,是百里飞鸿从没有观察到的玄妙。

万物归元鼎被幻化出来,战争神格被他丢入万物归元鼎内,尝试将这枚融入万物归元鼎。

“你……”

谷梁靖激动地站起来,一口老血吐出。

气息再度下跌。

“战争已经开启,但不会是由你主导。”

百里飞鸿怜悯地看着他。

“你的灵魂,已经被异族之魂污染,根本不会为了元初世界的人族,死战到底。”

“好自为之。”

“如今,连第六道实力都没有的你,好好想想,如何活下去。”

百里飞鸿没有杀人。

但他已经瓦解了皇室大好的局面。

已经消散。

天空中游弋的气运金龙,浑身冒着金光,身上黑色的鳞片铠甲不断地褪去,更有狰狞的犄角,也消散不见。

同时,谷梁靖身上的气运在流失,不断地流失。

气运金龙突然间化作金光,钻入帝都某院落。

谷梁擎面色复杂地看了眼谷梁靖。

他已经意识到,气运金龙已经抛弃了道宗。

选择了新的主人。

同时,天穹上绽放出耀眼的光辉。

一道符诏再次浮现。

人道气运大涨下,太一符诏再次浮现。

它是被天道所融合,却没有完全消失。

反而一股强大的意志,将它从天道中拉扯出来。

对于皇室的束缚,再次出现。

但,却变得不同了。

百里飞鸿明白,登顶者岁不过百是很过分的。

却是以意念修改了太一符诏,将自己的意志凌驾于天道。

谷梁秀茫然地抬头,沉醉于书海中的他,突然间心灵福至,看到了一条金龙冲破了黑雾,钻入他的身体中。

与此同时,微弱的修为,体内的功法在自行运转,短短的一刹那,他就从炼骨层次踏入元胎圆满。

仿佛预知到了什么变化。

抬头之时,却看见了谷梁擎,站在了他的面前。

“侄儿见过皇叔。”

谷梁秀彬彬有礼地道。

谷梁擎内心异常复杂。

最终,前任太孙,还是登上了宝座。

这就是命。

如今,气运金龙已经与谷梁秀融合,而且,作为人王钦点的皇帝,谷梁家族若不想丧失对大元帝国的统治,只能扶持谷梁秀上位。

至于谷梁靖的命运,他已经知晓。

异族之魂入侵?

谷梁擎不太相信,他是看着谷梁靖长大的。

但如今,命运如此。

他只能守护好谷梁秀。

谷梁靖如今必定有大动作。

血卫、神卫的存在,已经超出了皇室的实力。

赢祖进入谷雨世界,尚未归来,谷梁擎撑不起大局。

人王剑沦落,或许是时候请出那件至宝,守护谷梁秀。

“饭桶,一群饭桶。”

谷梁靖暴怒如雷。

狠狠地咒骂着眼前这群血卫与神卫。

他只是在发泄内心的暴怒。

血卫与神圣侍卫默默地站立。

就在此时,一股寒意弥漫皇宫,诸多血卫尚未反应过来,就被凝固成冰凋。

皇宫后宫之内,一位奇女子从后院走出来。

大祭司北雅。

谷梁靖怔怔出神,看着眼前的变故。

“北妃,你......”

“北蛮数百万子民的血仇,总要有人来报的。”

大祭司北雅露出一丝悲伤。

洁净的脸,带着一丝怜悯看向眼前这位大元皇帝。

仿佛,她知道了自己的使命。

其实,她被派遣进入大元,已经知晓了自己的使命。

但是长生天的毁灭,让她彻底陷入深渊。

今天大元皇帝失去了神格,失去了国运的保护,却是她完成使命的好时机。

“百里飞鸿不杀朕,原来他已经看到了朕的命运。”

谷梁靖面色复杂地看向眼前这位白衣大祭司。

她绝世的面容,曾经让他痴迷。

可今天却成了他的催命符。

“朕乃大元天子,由不得你来杀。”

谷梁靖露出狰狞可怖的笑容。

“百里飞鸿,我还没有输。”

狠狠地,一掌对着自己的天灵盖落下。



整个脑袋如同西瓜裂开。

同时,一道湛蓝色的光芒冲破云霄,被黄泉阴司牵引,消失不见。

他是如何来到这世界的,就是如何离开这世界。

外面的世界很精彩。

既然已经在元初世界丧失了最大的依仗,那就返回天族,重新成为天族之人,再战未来。

这才是谷梁靖的底牌。

一道轮回符箓。

可依仗这道强大的轮回符箓,进入六道轮回投胎,灵慧不灭。

一滴泪滑落,化作冰晶。

北雅低着头,不让自己的悲伤被人看到。

她转身离开,返回北蛮之地。

长生天已经毁灭了。

以后,她就是长生天。

她,决定了,自己的命运永远不会被人再次主宰。

“道宗龙驭宾天了!

!”

正在指导谷梁秀武学之道的谷梁擎,得到消息后,显得很平静。

谷梁靖的命运已经决定。

但他的内心还是涌动着一股悲哀。

何等伟大的谷梁血脉,最后却被人王凌驾在他们之上。

一言决定了皇帝的生死,一言决定了皇位的归宿。

“皇侄,停下来。”

谷梁擎喊道。

谷梁秀停止了修炼皇极经世书。

疑惑地看向谷梁擎。

“走吧,跟我到皇宫一趟。”

谷梁擎轻轻说道。

谷梁秀乖巧地点头。

他似乎已经意识到了,接下来的命运。

只是,太过突然了。

就像当初他父亲太子殿下,只需要数个小时,就能登基为皇,最后关键时刻却被人刺杀。

若说谷梁秀没有怨恨,那也是假的。

但他不能表露出来。

唯一能保护他的是他自身的血脉。

四战天下的大元帝国。

同一时间,接到了停战的指令。

宗人府代发。

不少人面色微变。

但很快,他们就获知了帝都发生的事情。

战争神格被剥夺,谷梁靖乃是异族灵魂夺舍。

现在,谷梁靖已经死了。

前任太孙谷梁秀在宗人府的扶持下,登基为王。

百里飞鸿没有理会帝都的局势变幻。

灭了圣庭,灭了光明世界大军的他,已经将心思都放在异界之上。

黑天魔神不会甘心就此失败。

待到某天,他要面对的可能是黑天魔神本体。

同时,邪鬼尽管被灭。

但是吸收了鸠灭力量,并获取了邪鬼异族的某些关键信息,百里飞鸿同样看到了邪鬼族的恐怖。

黄泉虚空,六道轮回归宿之地,死亡的归土,大无止境。

邪鬼族乃是黄泉诞生的种族。

乃是冤魂落入黄泉之地,衍生出来的邪恶种族。

以往,黄泉邪鬼,都是天生天养。

自从邪鬼族掌握了邪鬼母树后,他们可以通过秘法,不断地诞生出邪鬼大军。

“这群邪恶的存在,就是恒沙十万界的蝗虫。”

百里飞鸿评估道。

鸠灭是掌握了邪鬼母树能力的邪鬼族。

故此,他是自己创造出来族群的王。

而在黄泉下,像他这等王的存在,数不胜数。

除了邪鬼,黄泉诞生了无数邪恶的势力。

其中,窥视鸠灭记忆的一些片段,他获知了冥府的去向。

冥府阴天子。

庞大的阴司体系地府中的阴天子。

最先崛起的不朽强者,乃是地府势力中的某位掌权者。

“冥府的开创者,似乎踏上黄泉路,走出属于自己的道路了。”

百里飞鸿感叹。

难怪冥府的人,一代又一代地追寻黄泉路。

原来他们的祖师爷真的成功了。

可惜,他们遇到了邪鬼鸠灭。

被邪鬼鸠灭给一锅端了。

上古玄冰女寒素!

百里飞鸿脑海浮现这名字。

这位奇女子,同样进入了黄泉路。

但是,她并不在古城,显然已经通过某种秘法,寻找她哥哥而去。

这也是百里飞鸿警惕的存在。

无论是阴天子还是上古玄冰女寒素他们对元初世界的了解,都超过自己。

若是他们归来,以阴天子的实力,百里飞鸿未必是他的对手。

毕竟,阴天子乃是土生土长的元初人族。

他若是归来,实力根本不会受到限制。

反而因为他的存在,让天地的极限,再次提升。

世界,就是如此玄妙。

“接下来,主战场是魔鬼海。”

人族世界的势力已经被清洗干净。

百里飞鸿通过三场战争,已经将人族内部的纷争给压下来。

同时,也确立了镇魔公会的地位。

以后,可以通过镇魔公会,调节人族内部的发展与争端。

“妖魔帝国,金乌、狐九妖、白虎三位妖王。”

百里飞鸿沉思片刻。

暂时放弃将他们杀死的念头。

永恒道种尚未找到踪迹。

这三位是有大气运的妖魔。

同样也是元初世界诞生的生灵。

按理说,他们同样有资格,寻找到永恒道种的踪迹。

妖魔帝国在魔鬼海深耕万载,对魔鬼海的了解,是超过百里飞鸿的。

留着他们的性命,不断地给予他们的压力。

他们一定会拼命地去寻找永恒道种。

凝望魔鬼海绽放光辉的源界,如繁星闪烁。

显示着,魔神即将归来。

但在这之前,人族内部,还存在隐患。

妖魔始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