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日子越来越难混了。”

无心始祖滴咕着。

他已经成为了始魔宫的核心弟子。

出色的天赋,以及对始魔心符神乎其技的操纵,被始魔宫宫主招收为亲传弟子。

但这并不是他想要的结果。

他很明确自己进入始魔宫的目的。

通过始魔宫,调查原始魔宗当年掌握的原始魔神信物。

那是人王始留给原始魔宗的传承至宝。

但,到现在为止,他已经通过始魔心符渗透始魔宫一半的弟子的心灵,却没有找到这件信物的踪迹。

“圣庭灭了,黑天魔教再次熄灭,谷梁靖陨落,三大妖王被击败,躲在魔鬼海深处不敢出来。”

天下大势已经被百里飞鸿用几场战斗,就牢牢地把握在指间。

对于无心始祖来说,这并不是最可怕的。

真正可怕的是对方是镇魔司的人。

如今的镇魔公会会长。

人族之王。

三者合一,代表着妖魔始祖与百里飞鸿没有任何的缓和余地。

“躲藏在人族的身躯,逃避过人族的追杀。”

“如今的我们,如同钻在地下的老鼠,不敢暴露在阳光下。”

“若继续下去,还不如被压在天柱山。”

无心始祖郁闷地说道。

天下形势变幻太快,让他有点无从适应。

不是他的计划问题,而是敌人成长速度,超出了他的想象。

九十九位妖魔始祖,直到现在,只剩下一半。

躲藏在宗门弟子的身躯中。

但是,阴阳天宗实行的天心世界计划,将会让所有妖魔无所遁形。

失去躯壳的伪装,他们只有死路一条。

“乾坤道人为了宗门的崛起,放弃正邪成见,已经开始联手元始宫。”

“只要始魔宫承诺,不对宗门弟子使用始魔心符,始魔宫也能进入天心世界。”

无心始祖真正忧心的是始魔宫宫主已经心动了。

“师父,你老人家为何不能乖乖听话,当邪派中人不好吗?一定要凑上去,加入天心世界?”

无心始祖叹息道。

“只能让你成为我的傀儡了。”

想要杀始魔宫宫主,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他已经参悟透了原始魔经,即将迈入人仙层次。

若是全盛时期,无心始祖倒是不惧始魔宫宫主。

......

“想要找到这群妖魔始祖,真的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但是百里飞鸿却拥有一门神通。

天罡神通:逆知未来。

却见他的身影消失,无数时空碎片,在身边流逝。

未来万千信息,不断地闪烁在他的脑海。

而且,这些信息都有针对性的。

观察的对象都是宗门与世家氏族。

元鼎母气不断地消耗,而百里飞鸿将找出来的妖魔始祖,一一进行标记。

直到......



天地毁灭,元初世界进入寂灭,时空终焉,命运断绝。

他才将所有的妖魔始祖找出来。

“我没有胜利吗?”

“元初世界还是被灭世了。”

百里飞鸿叹息道。

这只是未来的一种可能性。

他借助时空神通,寻找拥有的信息,一一辨认出潜伏中的妖魔。

但很显然,八十一年后,这世界还是被毁灭了。

他想要看清楚元初世界的未来。

一股恐怖的力量,将时空扭曲,将命运掩盖,他并未得到任何关于敌人的信息。

站在天柱山之巅,百里飞鸿久久不能语。

他认为自己的计划是成功的。

但结果却给他当头一棒。

元初世界在未来真的被毁灭了。

八十一年后的自己有多强大?

可是,百里飞鸿看不到自己未来对元初世界的决定性作用。

他很想爆粗口。

很想将整个世界的人类,以四大人王古城为载体,将他们送走,离开这世界。

但是想到了老树灵的话。

若是万灭师赢了,他们的未来命运都会由这位毁灭者决定。

逃到哪里都是死路一条。

一丝悲哀涌上心头。

高处不胜寒。

“我要变得多强大,才能挽救这世界?”

在大元生活久了,他已经从心底中认可了这世界作为自己的第二故乡。

百里飞鸿很不甘心。

却没有自暴自弃。

而是选择了更加极端的做法。

“万灭师?!



“就用你的办法来拯救这世界吧。”

百里飞鸿双眸充满着坚毅与杀意。

他一步跨出,来到了阴阳天宗。

此时的阴阳天宗,由诸般宗门之首。

“拜见人王鸿,不知道人王驾临阴阳山,可有什么需要帮到你的?”

乾坤道人恭敬地行礼,同时,语气放得很低。

他很明白,眼前这位人王,动了动念头,就能将他杀死。

“我想要铲除天下妖魔,而妖魔始祖是天下妖魔的始祖。”

百里飞鸿澹澹地道。

“人王,阴阳天宗潜伏的妖魔始祖已经被我们除掉,阴阳山内没有妖魔。”

乾坤道人这老狐狸如何听不出百里飞鸿的题外之话?

但他对于天心世界的信任,由心而发。

“天心世界并不是镇压妖魔始祖。”

百里飞鸿摇了摇头:“你所见到的未必是真的,妖魔始祖比你想象中的还要狡猾。”

说完,也不再理会乾坤道人。

神念肆无忌惮地在阴阳天宗搜索,结合未来的信息,很快就找到了从天心世界掏出来的妖魔。

“万道归元术!

!”

百里飞鸿神念化手,隔空取物,轻而易举地将几位潜伏在阴阳天宗弟子体内的妖魔始祖掠夺出来。

乾坤道人张了张嘴。

但此时的百里飞鸿身上的气息,就让他双腿动弹不得。

“乾坤前辈不用费心,他们的灵魂,已经被取而代之。”

看着漂浮在空中狰狞怒吼的妖魔始祖,乾坤道人浑身发冷。

数位武圣被悄无声息地占据,而他却没有发现。

如果这些妖魔始祖对他下手,是否连他会被取代?

百里飞鸿直接将妖魔始祖丢入万物归元鼎炼化。

身影不断地出现各大宗门,猎杀妖魔始祖。

“这就是始魔宫老巢吗?”

作为天下第一邪教,始魔宫的老巢,无论是宗门还是镇魔司,都一直在寻找。

最后,宗人府出手,都不曾找到。

深入大漠深处的百里飞鸿,施展土遁术,进入地下。

巨大的世界呈现在他的眼眸中。

整个开辟出来的特殊源界,呈现出一种诡异的符文形态。

紫色的符文如同瀑布般在虚空中流淌,不断地流入世界中心处的青铜殿。

“始魔心符?”

“始魔宫通过此界,利用始魔心符,掌控无数人的思想?”

百里飞鸿看见始魔宫老巢奇境,顿时露出了惊讶。

他本身就精通始魔心符,但是在面对这始魔宫老巢的时候,他还是感觉到一丝意外。

始魔心符流淌的玄妙方式,与心力很接近。

这代表着人王信修炼的心力,极有可能与原始魔宫传说中的原始魔神有关。

这勾引起他的好奇心。

从他得到的信息来看,原始魔神是降临这世界最古老的魔神。

甚至原始魔神出现这世界的时候,赌约还没有开始。

“敌袭!

!”

始魔宫在震动。

一道道的鬼影出现,无数始魔心符化作狰狞的恶龙,扑向百里飞鸿。

但,还没有触及百里飞鸿,这些始魔心符就被人王的威压焚烧干净。

无数始魔宫弟子发出痛苦的哀嚎。

“血镇山河!

!”

百里飞鸿一念动。

血气如潮,充塞始魔宫每一寸角落。

活活地将所有始魔宫弟子烧死,同时,捣毁了始魔心符的原始之地。

海量的技能点增加,让百里飞鸿微微发愣。

数十亿的技能点增加,代表着始魔宫的罪孽。

青铜殿绽放原始的灰色道韵。

抵挡百里飞鸿的血气。

“无心始祖?”

百里飞鸿轻轻呼唤一声。

负手而立,没有打算攻入青铜殿。

静静地等候对方出来受死。

“人王鸿,难道我们妖魔就应该死吗?”

无心始祖推开青铜门。

他已经取代了始魔宫宫主。

但是,如今的始魔宫在百里飞鸿的面前,不值得一提。

“天下生灵,都有活着的权利。”

百里飞鸿漠然道。

“那你为何要将我们赶尽杀绝?”

浑身浮现神秘的魔神符文,邪恶到极致的气息,笼罩着无心始祖。

“你们有权力活着,并不代表我不能斩妖除魔吧?”

百里飞鸿不屑地道。

“妖魔祸害天下,以人族为血食,早应该想到这一天的报应。你是妖魔始祖,自然要承担最大的一部分责任。”

听了这些话,无心始祖露出苦笑。

“你想要杀我,可没有那么容易。我是无心始祖......绝对不会屈服!

!”

百里飞鸿一刀斩出,将无心始祖砍死。

一挥衣袖,将对方收入万物归元鼎,开始炼制妖魔始祖丹。

妖魔始祖的本源是魔神力量。

就算现在的百里飞鸿已经不需要这些能量,却可以将这些能量,作为镇魔公会的资源,培养出属于镇魔公会的精锐力量。

或许对未来的占据无关紧要,但希望这些人族的精锐,就算面对绝望,也能踏上古路,离开元初。

此刻的百里飞鸿没有发现,其实他已经开始考虑带人离开元初世界。

“隐患都清除了。”

回归天柱山。

百里飞鸿开始参悟万道归元功。

与黑天魔神战斗之时,接触到的那一缕璀璨、不朽、永恒意志的光芒,让他痴迷不已。

那就是第十道,是不朽之光。

百里飞鸿走到这一步,其实已经找到了一丝出路。

他可以用技能之书提升,但是他没有接触过极限之外的境界,更不知道极限之外的境界是什么。

所以,这一丝玄妙,是他唯一接触到超越九道的境界力量。

只是皮毛,却给他一种前方有路。

让他看到了利用技能之书,突破的可能性。

同时,他在教导所有镇魔巡逻使更高深的功法。

手把手教导他们人王的功法。

八十一年。

时间不多了。

一晃,一年过去。

魔鬼海再次扩张。

但元初世界渐渐平息。

人间也开始繁荣起来。

可在人间烟火下,百里飞鸿看到的是翻滚的厄运。

厄运、量劫在积累。

无处不在。

甚至让百里飞鸿感觉到恐惧。

他知道,无论是光明世界背后神族,还是黑天魔神主宰的势力,都不会甘心。

元初世界的特殊情况,让他们产生了忌惮。

否则,他们直接将元初世界给毁灭了。

“是永恒道种加强了这世界的规则保护了吗?”

不能超越这世界的力量出现!

而百里飞鸿就是力量的极限代表。

“一定有办法绕过规则,突破元初世界的力量界限。”

赌局的存在,或许,让这些强大的势力,没有放开手脚。

但百里飞鸿心中的疑虑并未消失。

这一年多,百里飞鸿将整个世界的功法,都观阅一遍。

万道归元功的思想也在变革。

这一年以来,百里飞鸿真正地将每一道功法推演到极致。

以归元之法,统御万法。

体内的万道渐渐形成。

纳万道之功,归一元始。

积累,不断地积累。

窍穴洞天,也尽数开天成功。

形成三百六十五世界,在体内自成天地。

而万物归元鼎,就是功法的核心。

元神也对所有力量进行更细致的掌控,真正做到对每一分力量出神入化掌控。

血炼并未停止。

以万道归元功不断地淬炼血气,每一缕血气,宛若一条天龙。

吞噬光明世界与黑天魔神的力量,凝聚的元鼎母气珠再次消耗一空,尽数填入血炼这无底洞中。

东滨城终于转化为现实。

时空的力量被红尘洗涤。

“八十年!”

百里飞鸿呢喃道。

魔鬼海深处,金乌化作昊日,绽无量光芒,压制着源界的光辉,以自身的力量阻挡外界的入侵。

他是不会让这尊魔神进入到元初世界。

因为他知道,死而复苏的这尊魔神究竟有多可怕。

而金乌就是他这这尊魔神的尸体,诞生出来的。

不只是这一个源界在绽放光芒。

大量的力量从古路涌入源界。

不断地壮大源界。

似乎想要用充沛的能量,扩大源界的面积。

企图以源界代替这方天地,侵占元初世界的每一寸领土。

“原来你们打的是这注意。”

百里飞鸿从天柱山踏出。

他只身再次进入源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