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镇神死了。

另外两位副统领死了。

巨灵族两位外援死了。

五位最顶尖的第九道强者,放在任何势力,都是不可忽视的存在。

却陨落在这小小的元初世界。

这只是一个小千世界。

此刻的黑水真君转过身,看着毁灭的虚空通道。

已经意识到自己落入邪刀客圈套的他,心中还存在一丝疑惑。

以邪刀客的性格,他绝对不可能与元初世界的原住民合作。

黑水城半数精锐大军,尽数陨落。

如此恐怖的人物,只是一个小千世界的第九道魔神境。

黑水真君沉默地看着这一切。

百里飞鸿收拾战场,将敌手的尸体收入乾坤鼎内。

都是极好的修炼资源。

他们的陨落,给元初世界带来了巨大的源力。

并未有任何的喜悦,深吸一口气,提刀看向眼前这位黑水真君。

长袍披身,宛若流动的黑水。

消瘦的身躯,却蕴藏着无量的能量。

但是,他那超越这世界的力量,却被一股奇特的波动压制。

这是百里飞鸿不曾见识过元初世界的力量。

脑海之中发现永恒道种四个字。

也只有永恒道种拥有此伟力,将这位不朽者禁锢在第九道魔神境。

但,就算是第九道魔神境,黑水真君也能发挥出超越普通第九道魔神境存在的恐怖实力。

“本真君一直不明白,邪刀客为何选择与元初世界合作?”

黑水真君瓮声道。

他并没有为范镇神等征伐军的死亡而愤怒,而是很平静地看向百里飞鸿。

对,就是百里飞鸿。

邪刀客给的资料都是真的,唯一隐瞒的就是元初世界存在天地限制,就算是不朽者进入元初世界,也是一视同仁。

这代表着他只能发挥出第九道境界的力量,而不能动用不朽之力。

眼前的困境是存在的。

但还没有到让黑水真君畏惧的地步。

他相信就算自己使用第九道的力量,也能对付眼前这位人族少年人王。

“或者,你口中的入侵者邪刀客,想要将你坑杀,将你骗到了这世界呢?”

百里飞鸿嘴角含笑。

但他此话,传递出来某种暗喻,已经让黑水真君明白,对方认识邪刀客。

甚至对他的到来并不感到意外。

自己的征伐军刚踏入元初世界就被消灭,回水真君不傻,自然猜到了邪刀客将他骗了。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huanyuanapp 安装最新版。】

而对方认识邪刀客。

“看来本真君想要知道答桉,只能等回到了谷雨世界,将邪刀客搜魂才会获得真相。”

黑水真君不缓不慢地道。

但内心酝酿的杀机汹涌如泉水,童孔如墨,漆黑深邃得可怕。

他的脚轻轻地踏在魔鬼海,极黑的颜色,蔓延至目光所能见到的魔鬼海领域。

恐怖的阴极寒气封锁空间。

“斩杀一位不朽者,带给我的将是未来。”

百里飞鸿面色凝重地道。

他身上血气内敛,仿佛就像一个普通人般。

但是,在黑水真君的眼内,眼前这位第九道极道者恐怖极致。

他身上没有一丝力量外泄。

自己的极阴黑水领域触及到他的身体,非但没有将对方压制下来,反而流入眼前这位人王的身体,失去控制,被眼前的敌人转化为自己的力量。

黑水真君的优势是力量雄厚。

拥有不朽者底蕴的他,计算力量被压制,曾经闯荡过无数世界的他,也斩杀无数极道者。

但从没有遇见过眼前这般,对力量拥有如此细腻掌控力的人。

“杀!!!”

黑水真君动了。

风卷云涌,恐怖的武道意志,将天地都隔绝在外,形成巨大的极阴黑水领域。

一瞬间,能量充斥整个世界。

极道深寒凝固一切,力量打碎一切。

“血河刀法!”

百里飞鸿拿起手中的刀。

对准黑水真君就是一刀。

金色匹练的刀光撕裂了极阴黑水领域,纯粹到极致的刀意,盘随着一轮烈日升起,驱散了寒意,噼开了世界。



拳头与刀光相撞。

刹那分离。

一滴血液流出来。

黑水真君浑身披着极阴黑水,流淌过伤口,却冒出青烟。

骄阳般的血气压制着他的伤口。

他感觉到不可思议。

黑水真君可是明白自己的不朽生命体,防御究竟有多强大。

一般的第九道巅峰强者,都难以破皮。

更不提自己火力全开之际,肉身竟然受伤了。

不朽特性都没有第一时间恢复自己的伤势。

此时的他才发现,元初世界对他的压制,是全方面的。

不朽生命的一切都被无形的伟力压制。

发挥不出任何作用。

他现在就是一名普通的魔神生命体,拥有第九道巅峰修为,甚至半步不朽的实力。

但相比对方雄厚得可怕的人族人王,在近战之中,他竟然处于劣势。

“道术,灭神阴雷。”

“道术,九幽黑蛇!”

“道术,九渊诅咒!”

“道术,九渊大杀咒!”

“道术,九幽极阴黑水矛!”

“道术......”

一连串超越神通的恐怖法术从黑水真君手中使出。

近战已经输了。

他决定发挥自己的长处,利用体内深如渊的力量,释放自己掌握的大道之术。

一道道璀璨的道术使出,漫天的能量扑向百里飞鸿。

五花百门,每一道道术对于第九道巅峰强者来说,都是禁术,都是杀招。

可在黑水真君手里,却想不要钱地挥霍。

“万道归元功!”

“万道归元术!”

一缕缕金光穿透虚空,形成巨大的蛛丝网,将黑水真君的道术尽数笼罩。

此刻,时空定格。

掠夺!

掠夺!

掠夺!!!

宛若规则化的掠夺之丝,夺取黑水真君尽数网罗,将其道术的玄妙尽数掠夺。

失去了术的痕迹,余下的却是一团团的能量,被百里飞鸿吸收。

掠夺之丝并没有减速,瞬间封锁黑水真君的退路,将他缠绕。

“吼”

黑水真君勐地变身。

化作一条黑龙,狰狞地呈现真身姿态,争夺掠夺之丝。

他看得出这诡异的道术,非比寻常,一旦被缠绕,他必败无疑。

“你逃不掉的!!!”

掠夺之丝如天罗地网将黑水镇龙缠绕。

任由对方不断地挣扎。

他使出的力量,都被掠夺之丝掠夺。

作用于掠夺之丝的力量,极为轻微。

“晋升后的万道归元术,你若是不朽者,倒是可以破断我的掠夺之丝,逃出天罗地网,但现在的你,力量没有超出我的极限,对于我来说,你所使用出的每一份力量,都被我掠夺炼化归元后吸收。”

百里飞鸿收起了血海长刀。

心念间,一尊大鼎出现,将黑水真君罩住。

将其镇压在自身的丹田内。

嗡!!!

炼化的恐怖能量从万物归元鼎内传输在体内。

已经空荡荡的窍穴洞天,仿佛天河倾泻而落,无数元鼎母气垂落在窍穴之内,开始弥补百里飞鸿分化出三百六十五道分身后留下的虚空。

体内的洞天世界再次重现生机。

一挥衣袖,血气掠夺极阴黑水残留的气息。

百里飞鸿转身离开。

他需要时间才能炼化黑水真君。

这可是一尊不朽者。

体内的诸天洞天,绽放威能,反馈万物归元鼎,将在万物归元鼎内的黑水真君镇压。

以三百六十五天之力,再以大周天星辰之妙,配合万物归元鼎,万道归元功,万道归元术,才堪堪将黑水真君压制。

避免了黑水真君绽放力量后,将万物归元鼎打碎。

毕竟,在万物归元鼎内的黑水真君,已经没有受到了元初世界的压制。

但落入肚子的猎物,百里飞鸿如何能让他逃跑?

......

“大功告成!”

喝着酒的百里飞鸿分身邪刀客露出笑容。

酒馆内,熙熙攘攘,无数来客,高谈阔论。

谈论的是开拓庞大的谷雨世界,在何处获得了灵物。

谈论的是从天宝阁获得虚空坐标,掠夺一个世界。

谈论的是如何在一个小世界,称王称霸,享尽荣华富贵,宛若神灵般,统治亿万百姓。

更有在恒沙十万界,不断地入侵,疯狂地挑衅名震恒沙十万界的壮举。

整个谷雨世界,已经沦为黑市的聚集地,是所有邪道疯狂修炼者的小圣地。

闻所未闻的经历分享,让百里飞鸿心情澎湃。

但是他恪守自己的底线,知道自己的职责,就是守护元初。

赢得百万年赌局,才是他当下最重要的事情。

但是,外界的精彩,已经深深地吸引了他。

尽管他知道,坐在酒馆喝酒的人,没有一位是好人。

甚至很多强者连人都称不上。

可他们的经历,却是吸引百里飞鸿空闲之余能坐在酒馆里听着这群人谈天论地重要原因之一。

澎湃的恒沙十万界,是多么让人向往。

他想要有朝一日,踏上恒沙十万界的中心,踏入虚空恒界,见证真正的永恒生命的存在。

元初世界太小了。

以他现在的道行,元初世界除了永恒道种,已经没有吸引他的地方。

想到自己分身的身份,百里飞鸿所化的邪刀客,露出邪魅笑容。

三百六十五道分身,三百六十五个人生。

一口将壶中的酒灌入肚子。

喝酒的声响很大,吸引了很多越界者们的目光。

很多越界者被吵着,内心的不悦,已经跃于脸上。

但是,当看到喝酒的人是邪刀客,他们放弃了闹市的念头。

传奇人物邪刀客,他们惹不起。

难以想象,当初邪刀客能在天族不朽者的追杀下逃脱,尽管已经坠境,但修为不逊色任何的魔神生命。

自然没有人找死。

这些越界者很狂妄,很邪恶,但绝对是脑子最聪明的一群人。

鲁莽者已经血溅恒沙,还能在此地喝酒聊天的人,都是越界者的精锐。

黑水城百里外的山林。

谷雨女战神面露激动。

“诸位兄弟姐妹,好消息,黑水真君建立的虚空通道坍塌了。”

此话一出,革命军沸腾。

“通知所有人,准备攻入黑水城。”

“我们要速决速战,压制黑水城的战力,辅助第九领袖,斩断天锁。”

谷雨女战神身上战意昂然。

她绝美的脸孔,透着坚毅,透着仇恨,透着杀机。

再也没有掩饰自己的气息。

气息冲天,一跃而起,跃入谷雨天穹。

“四大护法,负责撕裂城池防御,其余人杀入黑水城,将这些越界者尽数斩杀。”

破烂铠甲的副官激动地道。

个人实力凌驾于团队之上的年代,根本不需要什么战略,打了就是。

手持谷雨复仇之矛的他,浑身涌动着血煞战意。

一步跨出,穿越百里,一头撞击在城墙。



面对突如其来的袭击,黑水城的防卫军甚至没有来得及反应。

高达三十丈的城墙,密布无数符文,护卫着黑水城安危的大阵,直接被洞穿。

恐怖的复仇之矛,如纸湖般撕裂黑水城的防御大阵,洞穿城墙。

莫说是黑水城的高手不相信,就算是革命军的副官他也不相信。

但这是喜事。

跃上城墙,手里的长矛不断地挥舞,所到之处,没有一合之敌。

缺口处。

城墙下,密密麻麻的革命军,鱼贯而入,开始对黑水城发起冲锋。

酒馆内的越界者们面色顿变。

“不好,是谷雨革命军。”

谷雨革命军就是他们所有越界者的死敌。

在面对谷雨革命军,不要存着侥幸的心。

“来了,来了,哈哈哈!!”

百里飞鸿大笑道。

心念间,万物归元术施展,笼罩这个酒馆。

无声无息,偌大的酒馆,聚集了数十人的越界者,无声无息地被人解决,化为干尸,留在酒馆内。

百里飞鸿从酒馆二楼的窗台跳出。

百里飞鸿将邪刀搭在肩膀,大摇大摆地往黑水宫殿走去。

所到之处,一缕缕的看不见的金丝,精准地刺入黑水城内的越界者体内。

渐渐地,半个黑水城都被掠夺之丝笼罩。

诡异的掠夺之丝,宛若最恶毒的毒蛇,吞吐着蛇信子,不断地钻入越界者与黑水城修炼者的体内。

掠夺,掠夺,掠夺一切!!!

邪气凌然,杀气沸腾。

杀人不见血。

渐渐地,形成巨大的邪恶雾气。

此刻的百里飞鸿这尊分身,完美地与邪刀客融合,化身为最恐怖的恶魔,掠夺者,吞噬着黑水城的一切。

革命军渐渐发现不对劲,恐惧在革命军的内心蔓延。

而此时,天穹之上,一道剑光,贯穿黑水城,刺入镇压军军营。

“腾蛇魔神,你这叛徒,纳命来!”

谷雨女战神宛若神祗降临,手中之剑,斩灭一切。

百里飞鸿愕然抬头。

“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

单凭他一人摧毁谷雨诸多势力,是不可能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