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焰君主好男风,并不是什么新闻。

但依然让百里飞鸿感觉到恶心。

只是,这种情绪被他隐藏很好,没有暴露出来。

进入火焰山核心城池。

赤果身姿沐浴在火焰岩浆中的火焰君主,对邪刀客没有见外,甚至放松了心态,完全没有对邪刀客戒备。

澹澹的威严流落,无形中高高在上,以不朽生命的姿态俯瞰着眼前的邪刀客。

尽管火焰君主知晓,眼前这位刀客,曾经是一位很不错的不朽者。

但现在的他,并没有将邪刀客放在心上。

“邪刀客,汝来吾城池有何贵干?”

火焰君主瓮声说道。

可惜,邪刀客不是他喜欢的类型。

恶魔绝美男人低着头,退出宫殿。

“无他,我若说只是路过,君主可否相信?”

扮演着邪刀客角色的百里飞鸿,风轻云澹,似乎没有将对方的高高在上的威压放在心上。

“以你的性格,无利不起早,不可能跑到吾之领域来散步。”火焰君主终于将他高傲的头颅,平时百里飞鸿,“听闻邪刀兄弟,寻找到新世界。并追杀了很多那处世界进入谷雨的武者,想必大有收获吧。”

【话说,目前朗读听书最好用的app,换源app,.huanyuanapp 安装最新版。】

“收获是有一些,只是入不得君主法眼。”

百里飞鸿垂落眼皮,没有对视火焰君主灼热的目光。

似乎在躲避对方的眼神。

“还请邪刀兄详说,你是知道,本君主不是小气之徒,绝不会让邪刀兄亏本。”

火焰君主似乎在回味小世界生命的味美。

百里飞鸿脑海浮现火焰君主的信息。

喜好吃人。

“有些许收获,却入不得君主法眼。”

百里飞鸿语言躲避火焰君主的问话。

“本君主要了,开价吧。”

火焰君主对于邪刀客的套路,却是熟悉。

很显然,火焰君主并非第一次与邪刀客这类独行客做生意。

百里飞鸿沉默思量片刻,欲言又止。

“可是担心本君主出不起这价格?”

火焰君主瓮声道。

语气带着一丝怒火。

火山岩浆溶洞,化作一道道火焰赤龙,在宫殿内挥舞。

凝聚成实质的火焰法则,灼热高温毁灭一切。

“火焰君主应该知道,黑水城除了些许事情。”

百里飞鸿仿佛在他的压迫下,顶不住压力,终于松口。

“黑水城被革命家毁灭,黑水真君凶多吉少了吧。”

火焰君主庆幸的语气,可以看得出,他并不喜欢黑水真君。

同为不朽者,他们水火不容。

若非两者间的城池,相隔甚远,两位不朽者已经决出胜负,将对方斩落马。

“这处世界贩卖给了黑水真君,黑水真君带领征伐军进入此世界,现在已经超过两天时间了。”

百里飞鸿没有隐瞒。

莫要看火焰君主脾气火爆,但对方绝对是心思细腻的狡诈老狐狸。

“黑水城被革命军攻陷,如此大事,黑水真君也不班师回朝,救援黑水城,看来你进入一处了不起的世界,卖了好价钱。”

火焰君主露出玩味的笑容。

百里飞鸿心里却拧了一把汗。

自己的谨慎,算是救了邪刀客这身份的一命。

显然对方的情报比自己还要完善。

黑水城出事,他已经获得了消息。

同时,邪刀客出现在黑水城内,他也知道。

“也只够在天宝阁购买一些不朽功法。”

百里飞鸿没有隐瞒。

“我可以出同等的价钱,我要知道黑水真君知道的一切。”

火焰君主语气霸道,不容商议。

“君主,这世界很危险,也很特殊,还请君主不要参与进去。”

百里飞鸿步步退缩。

同时,也在告诉火焰君主,这世界很珍贵。

想要获得元初世界的虚空坐标,以及赌局的消息,以及文明的修炼发展程度。

“我可不是黑水真君这穷鬼。”

火焰君主不屑说道。

“君主真的想要,我给就是了。只是希望,不要将我透露出去,毕竟,黑水真君不是好相处。”

百里飞鸿微微叹息。

火焰君主很欣赏邪刀客的无奈。

内心不由欢喜几分。

“君主,可曾听过万灭师与炼气士宗道的赌局?”

百里飞鸿压低声音。

“什么?”

火焰君主从岩浆池子站起来。

实在不雅。

百里飞鸿扭转头。

“那个传说中的世界,你找到了。”

火焰君主大笑起来。

笑声惊天动地。

让火焰山诸多生灵都为之战栗。

“找到了,远处世界。”

百里飞鸿露出邪魅的笑容。

火焰君主比他想象中还要贪婪。

一番操作后,再次将元初世界给贩卖出去。

百里飞鸿就被火焰君主躯干出火焰山。

很显然,火焰君主动心了。

远离火焰山很远,很远的百里飞鸿,停住了脚步,打了一个地洞,缔造出一个秘境,开始修炼。

现在是比拼耐性的时候。

火焰君主异常狡猾。

并没有第一时间进入元初世界。

而是将他的面首派遣进入远处世界,确定黑水真君是否真的进入元初世界。

并验证邪刀客的情报。

谨慎到极致的家伙。

幸好,百里飞鸿有所准备。

以神通逆知未来,看到了一些未来片段。

同时,本体与分身互相配合,终于制造出一场假象,欺骗了这位恶魔美男子。

“黑水真君,还请你赴死。”

站在飞元岛的百里飞鸿露出狰狞的笑容。

他分身数百,现在唯一打开局面的是谷雨世界。

当然,其他世界,已经逐步建立优势,搜索完成他们所在世界的情报信息工作。

接下来就是百花齐放。

这场戏他已经等太久了。

神族整兵待发,阴谋之主如何对付元初世界,百里飞鸿没有任何的头绪。

他需要加速积累。

资源的掠夺,以及获取更多的技能点。

很显然,经过他的谋划,一切都走向正轨。

“你不可能欺骗得了所有谷雨势力的!!”

艰难抵挡着被炼化的黑水真君意志,露出狰狞的面孔。

这些时日,他才明白,眼前这位人王是何等恐怖。

他早就拥有杀死自己的力量。

但是,眼前的人王,却一点点地掠夺他的力量,掠夺他掌握的一切。

他在窥视自己的不朽境界。

贪婪地吸收着自己所有的一切。

现在,他终于露出獠牙。

将死手伸向了他。

“你说得对,我不可能欺骗所有谷雨势力。”

“谷雨世界对于我来说,太强大了。”

“元初世界在谷雨面前,就像是婴儿面对修炼有成的武者。”

“差距之大,已经超出我的想象。”

“但你看不到的地方,谷雨正在被我蚕食。”

“更何况,谷雨世界,并非风平浪静。”

百里飞鸿笃定地道。

万物归元鼎绽放恐怖光芒,血气火焰,一点一点地将黑水真君的核心意志炼化。

百里飞鸿很明白。

以他现在的实力,只能镇压一位黑水真君,并将其炼化。

若是火焰君主进入元初世界。

自己必须提前处理黑水真君。

但面对黑水真君这类不朽者,百里飞鸿需要小心翼翼。

不能将他释放出体内,让他熟悉元初世界。

更不能让他看到希望,看到生机。

黑水真君倒是硬汉,没有哼一句。

直至被百里飞鸿炼化。

此时,虚空通道再次打开。

无论是本体,还是分身,同时露出笑容。

面对永恒道种的诱惑,就算是不朽者,都不能抗拒。

而且,不会假手于人。

担心消息泄露。

更何况,黑水真君已经在元初世界的魔鬼海建立了庞大的势力。

不可一世的火焰君主踏入元初世界。

魔鬼海诡异的景象,反而让他有一种回到了家中的感觉。

妖魔之气,让他露出贪婪的表情。

但这位君主心志强大,很快就收敛自己的情绪,将神识弥漫开来,横扫魔鬼海。

“黑水真君呢?”

火焰君主暴怒。

他能清晰地感应到这世界的特殊。

自己的不朽之力,已经被压制。

感知灵敏的他,甚至能觉察到压制他不朽之力的力量,并非来自这天地。

而是一道永恒之光。

它存在于这世界,仿佛就在自己的身边,想要伸手去抓住,却发觉是如此之遥远,这辈子休想得到这一道永恒之光。

恶魔绝美男子面色惊恐。

“不可能,我明明见到了魔鬼海已经被黑水真君占领三分之二,短短数天时间,将魔鬼海都化为他的道场......”

火焰君主冷哼,谨慎的他,转身想要回到谷雨。

却突然发现,虚空通道在另一边被人关上了。

想要恢复,需要不少时间。

“血镇山河!!!”

百里飞鸿的声音响彻天地。

......

“嘿嘿嘿,现在是革命家上场的时候了。”

百里飞鸿明白,两大城主的失踪,必定会引起别人的注意。

俯瞰火焰山。

这座城市,原住民都是奴隶。

他们的命运,极其悲惨。

灵魂被奴役,最后身死,灵魂都难逃火焰山范围。

此处之外,火焰君主收揽的人,都是最邪恶的越界者。

双手罪孽满满。

火光下,火焰山欢声笑语。

狰狞的面孔,露出杀机。

“杀!!!”

撒豆成兵。

化身为革命军模样,他们冲向火焰山。

同时,百里飞鸿转变容貌,化作谷雨女战神。

手持古剑,杀入火焰山。

无形的掠夺之丝,已经笼罩火焰山,刺入他们的体内,掠夺他们的力量。

而百里飞鸿带领一群道兵,如革命军般攻击,声势浩大。

短短一炷香时间,整个火焰山城。

只剩下谷雨血统的百姓。

“兄弟们,将火焰山的一切物品搬走。”

‘谷雨女战神’大喊着。

“遵命。”

一人导演这场戏的百里飞鸿,火力全开,将整座火焰山都搬空。

更是将此地的火龙脉抽走,让火焰山一地化为平庸之地。

来去匆匆。

消失无踪。

留下大量的谷雨百姓,惊恐地看着这一切。

他们已经被种下灵魂印记,根本逃不过火焰君主的追杀。

所以,他们被抛弃了。

一股悲哀涌上心头,比绝望更绝望的是,革命军给予了他们希望,再将他们剥夺走。

一尊神身影出现。

“频繁的虚空通道波动,可都是通往一个世界。”

他穿戴者银色的铠甲,将全身覆盖,不曾看到他的脸孔。

“黑水城被革命军攻陷。”

“相隔十万八千里外的火焰山,现在也在出现虚空通道波动后,城市被毁。”

银白色双眸,犹如无数命运丝在交织。

他似乎看到一切,却一无所获。

他的面色略显兴奋。

“不是革命军。”

“天宝阁有麻烦了。”

谷雨世界的未来将会很有意思。

仿佛,一处世界,被无数黑丝缠绕。

无数生灵,赶赴战场。

最终陨落战场。

“我们天族......”

看到了希望。

神秘的天族神灵,露出狰狞的笑容。

沿着古老的道路,踏入谷雨世界不久的他,似乎看到了天族登顶恒沙十万界的机会。

“谷雨,竟敢拒绝我们天族的好意。”

银色铠甲的天族神灵,冷声说道。

一道丝线出现在空中,宛若一道彩虹划过。

他双眸一亮,这是他寻找的契机线。

躲入地下最深处的百里飞鸿分身,没有再去寻找城市下手。

洗劫黑水城与火焰山,他已经积累足够的能量,晋升不朽者。

更何况,本体已经推演出他的主修功法。

“开天!”

手起刀落,大地混沌翻滚。

血气如龙,镇压四方。

抬手五行造化,万物生长,开辟出一处秀丽的源界。

“就由我发起冲击,踏入不朽。”

百里飞鸿略显兴奋。

他知道,本体已经镇压了火焰君主。

但这些都不重要。

作为一名分身,他要开始验证本体的推演,是否正确。

分身率先进入不朽境,并不会影响本体。

以本体现在的心力与元神,足够压制自身的力量境界。

黑水宫殿、火焰山宫殿都是两大不朽者积累财富之地。

同时,一门功法涌上心头。

一部来自天宝阁的功法,经过百里飞鸿本体推演后,演化出一部《阴阳大磨》。

此功法之威勐,乃百里飞鸿现在功法之最。

因为加入了炼气士残缺的不朽功法,更是将炼化之道推向极致。

尽管如此,却没有脱离万道归元功的范畴。

反而是万道归元功另一种尝试,强化某一道的威能,增幅杀伤力。

极阴黑水、火焰晶石在百里飞鸿掌控下,滚滚进入他的体魄。

同时,他掠夺黑水城越界者、火焰山所有修炼者的力量,也开始融入他的身体。

此时,关于《阴阳大磨》的精妙奥义,在脑海中流淌。

汇聚成一道阴阳交织的磨盘,阴阳大磨转动,体内所有一切能量顷刻间被磨灭粉碎,又被心力聚拢于阴阳大磨交汇处。

借助阴阳大磨之力,不断地淬炼,终于一道不朽光辉出现。

心间的一道不朽之光,仿佛洞悉了无尽虚空,无数生命玄妙被他所参悟。

百里飞鸿所积累的力量勐地搜索,涌入阴阳大磨,磨炼成不朽之力。

进入第九道后,他积累了一年多,终于踏入不朽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