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昏魔神似乎对邪刀客很有意见。

也发现了邪刀客的杀招。

“黄昏兄,何出此言?”

“哼,你这豺狼,该不了本性。”

黄昏魔神若隐若现的身影,在黄昏中浮沉。

随光漂浮,仿佛没有实体。

但这才是黄昏魔神的可怕。

他的魔神真身已经隐藏在未知的虚空之中,只是借助黄昏城的力量,就能抵挡入侵者。

一旦入侵者露出破绽,本体将从虚空中杀出,给敌人带来致命的黄昏。

“黄昏兄,看人真准。”

百里飞鸿抬起头,露出邪魅又灿烂的笑容。

与此同时,革命军的第九领袖已经带领革命军,潜伏在黄昏城四周。

他们没有第一时间出手。

“邪刀客恢复不朽本源了?”

第九领袖伤势已经得到恢复。

他愕然地看向邪刀客。

这尊魔头,对于谷雨世界的血腥手段,让革命军恨不得将他乱刀战死。

但是这尊邪道巨头极为奸诈,革命军九位领袖,根本追不住他的尾巴。

也不敢贸然对他出手。

担心邪刀客是天宝阁,或者其他势力布下的棋子。

“两尊不朽者,这次我们麻烦了。”

谷雨女战神冷声道。

她恨自己不能突破不朽,若是能突破不朽,现在也能帮得了第九领袖,牵制邪刀客。

“不,这一局很有意思,我们暂且不动手。”

第九领袖身后天锁发现光芒,脸上的表情露出意外的惊讶。

“第九领袖,难道你的意思是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谷雨女战神眼睛微亮。

“黄昏魔神会有人为我们解决,而且眼前这位邪刀客,未必是真的邪刀客。天族斩不朽秘法,可不是那么容易就剔除。”

第九领袖身份来历神秘。

谷雨世界已经恒沙十万界接轨万载之久。

天宝阁以及恒沙十万界邪道势力对他们的奴役,并没有打垮谷雨人民反抗的心。

他们不想沦为奴隶。

想要夺回自己的世界,堂堂正正地做人。

但是,面对天宝阁,他们力不从心。

所以,很多革命军都潜藏在天宝阁及其他邪道势力内,通过他们的渠道,走出谷雨世界,通往界外。

如今的革命军已经掌握了不下于十个世界。

正是这十个世界的支撑,才让他们变成打不死的小强,不断地涌出新力量,对抗天宝阁为首的邪道势力。

第九领袖曾经在恒沙十万界流浪数千载,见尽了苍生的悲苦,才返回家乡,加入革命军,成为革命军的第九领袖。

在他接触的势力中,像天宝阁这类商会类型的实力不少。

想一些宗门类似的更多。

但真正争霸恒沙十万界,都是以血脉种族聚在一起,争霸恒沙十万界。

其中天族,就是恒沙十万界的佼佼者。

第九领袖接触到的势力之中,也只有神族才能媲美天族。

所以,他笃定邪刀客解决不了不朽本源问题。

“邪刀客是假的?难怪黑水城内,他在大肆屠戮黑水城的力量,以及越界者。”

谷雨女战神露出好奇的目光,看向盯着邪刀客皮囊的人。

“那他是谁?”

第九领袖道:“我不知道他是谁,他给我的感觉很奇怪,甚至我亲自出手,未必是他的对手。不过,可以肯定一点,这是一位新的越界者。”

通过天道,可以观察到对方最本质的生命核心。

很显然,眼前这位冒充邪刀客的人,是一位很强大的不朽者。

“他是为天锁而来的?”

“不知道,静观其变。”

第九领袖经过上一次被人偷袭,这次更加谨慎。

他只携带了谷雨女战神,以及副官两人前来黄昏城。

人数太多,免不得走漏风声。

“我们的任务,只有斩断天锁,其他的事情不参与。”

第九领袖突然说道。

语气凌厉。

他担心谷雨女战神两人暴露,捅破邪刀客的身份,会招来对方的杀身之祸。

很显然,对方顶着邪刀客的身份,已经完全取代了邪刀客。

这类诡异、恐怖的秘法,让第九领袖心寒。

若没有天道观察,他也认不出对方的真假。

如此诡异的秘法,已经不是一般的伪装。

夺舍?

不像是,但很相似。

念及夺舍之法,第九领袖想到了修仙者们。

这群修炼文明,占据了恒沙十万界的圣地。

是一方文明的霸主。

在恒沙十万界,甚至炼气士都要避让他们顶尖势力几分。

更有人说,修仙者是建立在炼气士修炼之道上,更容易达到永恒境界。

第九领袖尽管是不朽者,在谷雨世界还算一个人物。

但在真正的恒沙十万界高手面前,根本不算什么。

谷雨女战神似乎听出了第九领袖的话中话。

她自然不想为革命军再树敌。

更何况,对方的存在,能为革命军扫平很多障碍。

百里飞鸿漂浮在黄昏之城。

光暗明灭的黄昏,似乎要迎来黑夜。

隐没于虚空,带着黄昏城消失不见。

但他的掠夺之丝,已经将整个黄昏城笼罩。

成就不朽的他,功法终于能匹配自己的无量道术。

真正将万道归元术发挥到极致。

加入不朽之光的掠夺之丝,神秘莫测,无视物资的阻碍,穿梭在虚空中,被他的意志掌控,可以掠夺他心中认为可以掠夺的一切。

“邪刀客,看来本魔神看错你了,以为你只身前来送死,原来是加入了革命军。”

黄昏魔神突然朗声道。

整个黄昏城,聚集了诸多越界者,以及黄昏魔神的子嗣。

听闻到了革命军三个字,顿时恐惧得发抖。

革命军对付他们,从来不会客气。

往往都是下死手。

若是他与邪刀客联手,两尊不朽者,黄昏魔神能否对付他们?守卫黄昏城?

“黄昏兄,你想多了。”

百里飞鸿摇了摇头。

他的心力透着不朽之光,不断地渗透虚空,寻找黄昏魔神本体的位置。

若是被黄昏魔神逃跑,对于百里飞鸿来说,可不是一个好兆头。

革命军说出去的话,他以邪刀客的身份还能狡辩。

但黄昏魔神不一样,乃是一城之主。

背后还存在着邪道势力。

“是吗?”

宛若一轮黄昏太阳,露出他庞大的面孔。

但是,他这一变化,却被百里飞鸿觉察到了本体的存在。

甚至,在黄昏城外的第九领袖,见到自己暴露了,也寻找到了黄昏魔神的本体。

虚空凝聚符文,火焰符文,将整个黄昏城包围。

黄昏魔神的本体想要逃跑,必须要打破他的法阵。



百里飞鸿拔出刀。

随手一扬,无数掠夺之丝裹住黄昏城。

绝望的哀嚎声在响起,密密麻麻的能量光线呈现在革命军的面前。

他们惊恐地看着如蛛丝网缠绕着着的黄昏城,正在破灭。

“君邪十杀,杀君!”

邪刀客名震天下的君邪十杀,其威能之大,攻击之强,在不朽者中也是最顶尖的刀术。

也正是这门刀法,让他从天族强者手中逃脱。

君邪十杀,杀君!

无穷尽的煞气涌动,杀意锁定黄昏魔神本体。

一刀出,卷席无尽的黑暗,将眼前的一切灭绝。

他欺身进入虚空,虚空之内,传来怒吼,但很显然,对方不是邪刀客的对手。

一刀!

两刀!

一百刀!!

以绝招斩了黄昏魔神斩了一百刀,每一刀落下,就是灭绝掠夺对方的生机。

黄昏魔神完全没有反抗之力。

他的道术,魔神法不断轰击。

可落在百里飞鸿身上,身体丝毫不损。

硬碰硬,以伤换伤,将黄昏魔神斩杀。

提着已经被撑空壳的魔神头颅走出,随手丢在已经化为废墟的黄昏城,百里飞鸿掉头就离开。

离开之际,还特意看了眼第九领袖的方向。

“他发现我们了。”

谷雨女战神舒口气。

他发现了他们革命军,但是,没有对他们革命军下手。

“这就是君邪十杀吗?”

“是的,能排入谷雨十大攻击刀法之一的君邪十杀。”

第九领袖轻皱眉头。

对眼前这人,心里充满着忌惮。

也有一丝愤怒。

因为,第九领袖发现,对方在掠夺谷雨世界的力量。

痕迹太重了。

丝毫不对他掩饰。

而对方最后看了他一眼,似乎在警告自己。

甚至警告革命军不要多管闲事。

“走吧,黄昏城闹了那么大的动静,其他城市一定派遣人来调查,我们要趁着他们到达之际,斩断天锁,释放天道的权柄。”

第九领袖低声说道。

眼神坚定。

革命军是天道催生的产物。

天道不强,他们的天花顶受限。

行走在天空之云朵上。

黄昏之城已经消失不见。

仿佛驻在天空中海市蜃楼,随着黑夜的降临,彻底告别了黄昏。

“所有人,所有物,所有一切,就像是被糕点般被这怪物一口吞了。”

谷雨女战神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很显然,这一战已经超出她理解范围之内。

甚至浑身发冷。

被杀死不可怕。

但被这般吞噬,尸骨无存,灵魂不存,绝对是最邪恶的杀人手段。

第九领袖摇了摇头。

他是看出一些端儿。

云层上飘扬的灰尘,其实就是黄昏城残留的飞灰。

“这是何等诡异恐怖的能力?”

“我的古凰涅盘经是否能抵挡住对方的掠夺?”

第九领袖不敢置信道。

古凰涅盘经绝对是他遇到最强大的功法之一。

甚至在天宝阁,也难在不朽境中,找到比古凰涅盘经更强大的功法。

可面对这位神秘的邪刀客,很显然对方诡异、恐怖的手段,已经成了自己的心魔。

第九领袖驱散情绪,恢复冷静,他明白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一头扎入云层,穿梭在云中虚空,找到了黄昏魔神老巢。

黄昏魔神除了丢在外边的空壳头颅外,作为战场的老巢,连一滴血都不曾污染这虚空。

第九领袖在黄昏魔神的宝座下,找到了锁住这片虚空,锁住这片云朵的天锁。

第九领袖从心窝处掏出一道光。

光似刀形态。

对着天锁一刀砍下去。



天锁应声而断。

并非天锁不够硬,而是他这把刀正好克制天锁。

乃是天道赐予他的心神刀。

天然克制天锁。

虚空在坍塌。

被斩断的天锁,另一头锁住天道,但此时,天道掌握了这道天锁,一头扎入到了跟进来的谷雨女战神背后。

第九领袖愕然。

副官却不甘心。

“走,立即离开。”

第九领袖不敢副官的心思。

谷雨女战神的身份特殊,得到天道垂青,并不奇怪。

谷雨女战神也回过神来,为来得及体会自身的变化,就随着第九领袖一起施展遁法离开。

【认识十年的老书友给我推荐的追书app,换源app!真特么好用,开车、睡前都靠这个朗读听书打发时间,这里可以下载 huanyuanapp. 】

临走前,不忘记带走黄昏魔神头颅。

这是战利品,提高革命军士气用的战利品。

黑水城失算后,第九领袖的威望已经下降,这是不好的征兆。

一道金光刺破黑夜,一位白衣老者出现在黄昏城。

他的胸襟带着天宝阁的元宝徽章,飘逸出尘的气息,仙道飘飘。

仙光流转,宛若真仙降世。

“炼气士的手段?”

他寻找黄昏城残留的痕迹。

面色顿时发生变化。

谷雨世界不存在炼气士。

天宝阁为了在谷雨世界顺利开张,对炼气士打出了人情牌。

很显然,这一次,炼气士的入侵,似乎打破了谷雨世界的平衡。

“此事重大,理应上报阁主。”

天宝阁的真仙立即返回天宝阁。

这座黑市,平静的湖水下,这段时间不太平静。

若是炼气士加入,无论对于任何势力来说,都是极为头痛的事情。

特别是恒沙十万界两位最恐怖的人物赌局,传说再起。

天宝阁看不上永恒道种,但他们必须押宝。

活着的人属于胜利一方。

中间派,最先迎来清算。

天宝阁已经押宝炼气士宗道很久,很久。

所以,他们生意越来越大,势力不断扩张,甚至逃过数次大清洗。

而这一次,天宝阁总部的真正掌舵人,似乎看到了毁灭的降临。

他想要从炼气士的泥潭里抽身离开,投降万灭师。

恒沙十万界,已经迎来终焉时刻。

就算宗道,也难以逆转。

浩劫,已经不能以他的意志运转。

正是这敏感时刻,若是炼气士入侵谷雨世界,对于谷雨天宝阁是大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