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念之间来到圣城内,看着天空中对峙的帝兵和太古万族,洛阳露出笑意。

“不死天后,真想不到,她竟然已经走了。”

乌云之中,没有洛阳要等待的不死天后,这让他有点失望,看来无始大帝入主紫山时就已经离开。

不,应该是被不死天皇的神我不死道人给救走了。

想到这里,洛阳不在关注,在圣城内闲逛起来。

在这里,修士居多,百姓也有不少,吃一些百姓口中吹嘘的仙家食物。

又去妙欲庵包一间房,大把的神源挥洒而下,和那些小姑娘们来一些交心之举。

享受着舒适的按摩,看着仙子跳舞,洛阳的心情越发愉悦。

“我这也是修行,是红尘炼道。”

说着,洛阳还自顾自的笑起来,旁边的妙欲庵仙子们也纷纷奉承。

享受的生活一直持续到恒宇炉封城,不允许进出,看到十三个大能发疯一样冲击圣城中心的化龙池,洛阳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

一把搂过旁边的妙欲庵仙子,吃下她亲手剥开的葡萄,笑吟吟的道:“华韵仙子,你说他们争的是什么?”

“十三壮汉欺负一老头,真不够他们丢脸的。”

“而重点是这样的事,还时有发生。”

美丽的华韵仙子咯咯直笑,杀人夺宝让你说成十三壮汉欺负老头,要不是你随手甩下一万斤源,打赏的给力,我才不陪你这俗人。

吃完葡萄,和仙子云雨一番,洛阳一步迈出,已经来到化龙池内。

而华韵仙子看着一步消失的洛阳震惊不已,惊叫出声:“该死的洛阳,你还没给今晚的钱呢。”

妙欲庵下方,无数的人听到这声怒吼,心里震惊不已,卧槽,这是华韵仙子的声音吧,听说今晚是她出台的第一天,竟然这么倒霉的遇见白嫖党,真是倒你八辈子血霉,不过,这个叫洛阳的兄弟真牛逼。

化龙池内正在进行对峙,彩云仙子对战三个老怪物以及十三位圣主。

洛阳的身影始一出现,就震惊所有人,无声无息的出现,而且还是真面目,不知他帮的人是谁。

大家都在思考时,叶凡露出笑容。

“东华,你怎么来了。”

叶凡开口,十三位圣主立刻有人攻击洛阳,被反手拍死。

一指点死一位圣主,让所有人震惊,其余圣主直接逃离,三个老怪物也开始逃跑。

天空中,帝兵对峙的更加凶残起来。

很明显,对面的人开始发力了。

洛阳来到交代后事的彩云仙子面前,叹口气,嘴里嘟囔道:“当年翻书时最喜欢姜太虚,现在来了,也算是了结心愿。”

彩云仙子疑惑不已,其余人也不懂,这是姜太虚的后辈?

这几千年出生的?

洛阳从指尖逼出一团血光,指点在彩云仙子额头,轻声道:“凤凰涅盘。”

血气如龙一般灌注进彩云仙子身躯内,洗精伐髓,以神血为其涅盘,让彩云仙子苍老的面容恢复成十八岁,身上将死的腐朽之气也缓缓消失,寿元增长两千年。

随后,洛阳来到姜太虚面前,看着苍老的姜太虚,沉声道:“我以禁忌秘术为彩云仙子续命两千年,我为你亲自坐镇圣城,你安心悟道即可。”

化龙池内再也没了声响,姜太虚开始进入深层次悟道。

而圣城内的各方势力看着逃窜而出的圣主级人物纷纷不解,难道姜太虚复活了?

半夜过去,姜太虚走出化龙池,黑发披散,白衣胜雪,对洛阳点头后,一步迈出已在圣城半空。

这一夜,姜太虚杀圣主级人物,斩三个老怪物,更是杀了一尊暗夜神王。

天下震惊。

叶凡则是震惊的看着洛阳,你怎么来了,怎么还救姜太虚。

姜太虚也很迷茫,自己完全不认识洛阳。

“没办法,叶凡突破需要千万斤源,我对你一身神灵血也比较感兴趣,就来了。”

洛阳的笑容很阳光,很美好。

姜太虚对叶凡道一句有心了,随后答应洛阳,愿意把一身神灵血送给他。

姜家人纷纷震惊,不愿意,被姜太虚制止。

天下圣主来拜,洛阳和叶凡站在一块,拒绝姜太虚的邀请。

看着圣主们自证清白,洛阳眼中满是嘲讽。

“当了婊子还要立牌坊,这群家伙,活该一个斩道的都没有。”

洛阳搂着叶凡,在一旁嘲讽。

一群圣主都是活了几千年的老狐狸,并不在意。

叶凡则苦笑。

金翅老鹏王到来,要求释放叶凡,姜太虚刚要开口,洛阳阻止,站出来道:“花钱买命。”

四个字,让全场震惊。

老鹏王大怒,想要攻击,还是忍住,看向姜太虚:“神王,这也是您的意思吗?”

摇摇头,姜太虚否认,不过,姜太虚缓缓开口道:“我建议你们买命,东华道友可是古之圣人。”

四个字,证明了一切。

叶凡想到自己镇压的姜逸晨,眼珠子一转,率先放出。

姜逸晨一出来就大怒,神王拘下,扔到后面,轻描淡写的道:“姜家赎回嫡系弟子,愿意付出千万斤源,祝圣体进入四极。”

其余人纷纷震惊,摇光圣地的人更是脸色巨变,不知该如何是好。

老鹏王看看闭目养神的姜太虚,再看看笑容满面的洛阳,神色晦暗。

此时在场的人都明白了,现在成了一场局,一场敲诈的局。

洛阳眼珠子一转,体内飞出一把青色的斩马刀,和恒宇炉相互吸引,于天空中交织出一片道与理。

姜太虚睁开眼,震惊的道:“帝兵?”

“东华道兄,你这是哪位大帝的帝兵?”

叶凡瞪大眼睛,我去,东华你好东西太多了吧。

其余的圣主也纷纷震惊,他们看到了威胁,赤裸裸的威胁。

“这是三十万年前人族北冥大帝的帝兵北冥刀。”

鹏王叹口气,眼神中出现落寞,这是真的惨。

“东华圣人,我愿以一卷古经换回孙儿。”

“好。”

洛阳看向叶凡,把你镇压的人都放了吧。

啊咧,叶凡惊讶,不在敲诈波一波了吗?

不过,叶凡还是听话的都放出来。

鹏王愤怒,其他人你怎么说放就放了。

姜太虚也疑惑。

正要打算赎人的摇光圣主也同样不理解,我这是省钱了?

面对他的疑问,洛阳耸耸肩,开口道:“稍等。”

徐元被当初,洛阳开口道:“我们和北域十三大寇有合作。”

人们表示可以理解。

摇光圣子和摇光圣女被放出,所有人都好奇起来,这下你们不是还有合作了吧。

洛阳看着摇光圣子,咧嘴笑道:“前几个月我刚得到狠人大帝的帮助,你作为她的传人,这次我放你一马。”

洛阳的声音一出,全场人都震惊,包括摇光圣主,看着他们震惊的面孔,狠人传承。

那可是吃人流功法,摇光竟然修炼有这种功法。

说到这里,洛阳继续道:“摇光圣地就不用装了,五万年前要不是狠人出手,龙纹黑金鼎能成?”

“还不是因为你们内部有狠人传承。”

撇撇嘴,洛阳很是不屑,一群人,装什么装。

同时,洛阳一步向前,翻手一转,手里出现一抹本源,甩给摇光圣子。

“这是一位大成圣体的本源,不多,但是够你修炼用了,以后你和叶凡的恩怨两清。”

摇光圣子点头,不在言语。

“同时,作为交换,你们狠人一脉选定的华云飞必须交给我处理,我很喜欢这个琴童,我这一脉,还缺少一个在外行走的传人。”

摇光圣主答应,也不在装傻。

他们认了。

做完这一切,洛阳看向姜太虚。

“袭击你的帝兵是摇光一脉的龙纹黑金鼎,我还是那句话,我得了女帝恩惠,这次你们姜家遭劫,我愿意平事。”

说着,洛阳甩出十珠药王,又拿出一块羽化青金,随后给出无数神液,又把鹏王的古经给予出去。

“除此之外,我还可以告诉姜家一个消息,在星空中,恒宇大帝的帝尸已经通灵修为到了将成道者,马上将要二次证道。”

这一天,所有人都在震惊。

姜太虚代替姜家和摇光和解。

最后,洛阳看向摇光,轻声道:“我让狠人一脉给你自由,让你自由发展,希望你能成帝。”

“你是我见过最天才,最惊艳的修士。”

摇光行大礼感谢,笑容灿烂的对叶凡道:“叶兄,以后恩怨全无,希望我们能成朋友。”

接下来放出的是紫霞仙子,看着年轻女孩,洛阳眼冒精光:“姑娘,可有婚配?”

紫霞淡然的面孔瞬间破功。

紫府圣地的人都傻眼了,这是圣女,当然要嫁给圣子了。

叶凡也傻眼,焦急了,你不能这样。

李黑水兴奋了,他跟着徐天雄来的,小声道:“这是要提亲,生个先天圣体道胎吗?”

叶凡黑脸,这不靠谱。

洛阳看向叶凡,脸色相当凝重的道:“我的叶天帝,咱们和无始大帝是一条线上的蚂蚱,逃脱不开的。”

“先天圣体道胎注定要出世,没有感情,我们可以培养。”

叶凡呆愣,完全不懂这是什么操作。

紫府圣主脸色漆黑的上前。

“东华圣人,您太过独断专行了吧。”

挠挠头,洛阳说出一个所有人都三观破碎的话。

“你们考虑一下吧,如果紫霞愿意,这一世的大帝位我们给她。”

“彩礼随便出,这个宇宙内,就没有我们给不出的彩礼。”

大气,真他妈大气。

紫霞觉得自己是一个道法自然,道心坚定之人,不会在乎这些。

可是今天,她也怒极反笑,被气到了。

“既然东华圣人这样说,那彩礼我要这一世的大帝位,我还要一尊圣人护道者,我还要一件极道帝兵,一卷大帝古经。”

在场人都觉得自己今天长见识了。

真的,从小到大,就没见过这么牛逼的彩礼。

叶凡扯扯洛阳,示意赶紧走吧,这东西你要是有,给我多好。

连姜太虚都表示自己看错了人,这些东西,怎么可能拿的出。

帝兵,古经,大帝位,圣人护道者。

这四个东西,谁能做到。

洛阳笑了,有要求就行。

看一眼叶凡,洛阳缓缓开口:“我的叶天帝,从今天开始,这个紫霞就是你的储备老婆了。”

“你要好好努力。”

叶凡不明白,其余人也在不懂时,空间撕裂,一道美丽的身影捧着一卷古经和一把帝剑走出。

是荒古禁地内的天璇圣女。

洛阳指着她,对紫霞道:“从今天开始,她是你的护道者,这是帝兵和大帝古经,这卷古经是无始大帝晚年创造的,独属于先天道胎的古经。”

这样就行了?

这也太扯了吧。

叶凡看向洛阳,东华,你也给我一卷大帝古经呗。

我觉得我也能修炼。

面对可怜巴巴的叶凡,其余人忍不住低声笑起来,看起来,他老婆比他受人喜欢。

洛阳叹口气,看着叶凡,无奈的道:“穷养儿子富养女。”

“这是自古以来的道理。”

“再说,我们对你的目标可是逆天证道,而要走这条路的先决条件就是走出自己的路,打破前人的禁锢。”

叶凡无语,

说白了就是不给呗。

放人大会结束,天下间所有人都知道,圣体叶凡背后站着一位圣人,这位圣人背后站着强大的势力。

最起码,这个势力不缺少古经和帝兵。

而且,紫府圣地马上就把紫府圣子废了,和叶凡勾搭在一起。

大黑狗一天来到圣城,一天往紫府圣地跑八遍,送吃的送喝的,不知道的还以为紫霞已经怀孕。

千万斤神源在准备,这个时候,洛阳见到了一位久闻其名,未见其人的存在。

盖九幽。

看着苍老的盖九幽,洛阳轻叹一声:“道友所来何事,”

“我想觐见大帝。”

“大帝不想见你。”

“那我就打到大帝出手。”

看着眼中战意盎然的盖九幽,洛阳非常无语,这个家伙,可真无耻。

“为啥你想见大帝就要打我?”

洛阳无语。

盖九幽轻笑:“很简单,我去过域外,见过人族古路,知道道友的往事。”

“每次道友与人厮杀将要死亡时,都会有人救。”

洛阳笑了。

“大帝在沉眠,等成仙路就行了。”

“你还需要庇护人族。”

有了希望,盖九幽离开。

洛阳则来到妙欲庵,找到气鼓鼓的华韵,小宝贝,我来结账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