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未证道成帝,我走的路,不再是帝路,这一世的大帝位,依然可走。”

北冥淡淡的声音传遍宇宙八荒。

随后,他一步来到地球,一座大城市中,见到一位职业丽人两位思儿心切的老人。

施展法力,炼化神源液,把二位老人封印进源中。

随后再次出现时,已经在函谷关上,此时,这里矗立着十几道人影。

黄帝,炎帝,容成氏,老子,释迦摩尼,葛玄,姜子牙等一群人。

“见过大帝。”

见到北冥,一群人纷纷行礼。

“我欲重立道门,也欲复活古之大帝。”

北冥的声音很轻,一群人却没有拒绝,纷纷同意。

接下来的时间内,北冥施展大法力,推动地球万道苏醒,随后降临昆仑山,打开封印,矗立道门神宫,建立道教。

来到昆仑神山的最深处,在这里,北冥施展禁忌秘法,帮助炎帝,黄帝,老子斩去帝尸,以无上法力再次进行塑造肉壳,境界虽然有所跌落,但问题不大。

在地球传下无上大法,同时也开始走科技修仙的路子。

以容成氏,姜子牙,葛玄等为代表的炼气士纷纷走入宇宙之中,于各地宣传道门重立这件事。

昆仑山内,北冥把三具帝尸重新放入养尸地,随后施展禁忌秘法,牵引来大帝信仰之力,以无尽信仰之力再现他们的元神。

从各自帝兵处牵引来一丝曾经的元神,进行复原。

除此之外,北冥进入天兵古星,找到灵宝天尊破碎的神力命泉,收集无尽的信仰之力,带回地球,进行封印,再造帝血。

看着三具帝尸,再加上灵宝天尊的信仰之躯,北冥皱眉,仍然不满意。

施展来自于不死山的长生法,圣灵封印。

这是石皇精心研究出的长生法,以天地大道化为烘炉,将大帝身体封印进去,减少时间流速,并欺骗天地,让天地以为你是未成型的圣灵,获得给养,以此来延长寿命。

“石皇做的还是不够。”

北冥冷漠的双眼中飞出无尽符文,他直接用此法将三具帝尸和灵宝天尊的信仰之躯彻底石化封印,然后引爆九十九座昆仑龙山内的力量,进行供养,加速他们的复苏之路。

做完这一切,北冥就此盘坐在昆仑山内。

昆仑山外,容成氏在这里守着。

地球内,由炎黄二帝进行镇守,宇宙中,此时的宇宙,没有葛玄的对手。

以准帝之资行走在宇宙中的葛玄和姜子牙是实力最强的。

除了二人之外,先秦炼气士中还有一批惊人强者,如诸子百家的开创者们。

他们的天资,他们的实力,都位于宇宙顶端。

北冥传下立道于万道之中的方法后,他们也都知道自己该走什么样的路。

荒古禁地中,洛阳拿到逍遥天尊的夺舍法后,正式进入元神合道之中。

在涅盘中,他见到了虚空,恒宇,道德,血凰,容成氏等人蕴含在血脉之中的道则。

虚空道则的身与天地相合,借助大宇宙之力镇压万物。

血凰道则中的兵与身相互结合,以此施展出独特的御使武器的战斗。

道德天尊的血液中蕴含的逍遥自在,太上忘情之路。

容成氏等另类成道者体内所蕴含的独属于自己的帝道法则,也让洛阳吸收完毕。

见证众人的法,随后蜕变自己的法则。

涅盘之路,重生之路,以万道之火点燃,走自己的重生之路。

所以,涅盘之路应该走的,是镇压天下,是傲视古今未来,是我的涅盘,将以万道为火,点燃,振翅高飞的道路,

洛阳猛的想通,然后果断拒绝。

不对,这不是我的道,这是血凰血脉中的堕落血凰的路。

想到这里,于涅盘中的洛阳拨开云雾。

与此同时,涅盘中他见到的众人法则纷纷衰败,衰退,化为本源之力。

洛阳也看到一只红色的血凰在自己体内沉浮。

“是你在影响着我吗?来自于乱古时代的堕落血凰法则。”

洛阳轻叹一声。

“涅盘-炼化。”

果断磨掉他,根本不做停留。

“我的路,不是镇压天下,以万道为火的无敌涅盘路。”

“我的路,应该是以自身信念为引,以自身大道为火,来进化的涅盘路。”

想通后,洛阳对于自己以后的路更加清晰。

荒古禁地的中的大茧也缓缓散开,露出里面新生的洛阳。

正式迈入另类成道。

“一次涅盘一次进化。”

“如今,终于正式走入另类成道。”

“从今往后,我将再也不需要走不死天皇的路。”

洛阳升起一抹笑容。

他已经知道不死天皇到底是什么血脉。

堕落血凰。

也算是明白不死天皇的路是什么。

把这些传给北冥。

随后,洛阳一路来到紫山,冲入进去,见到无始钟。

把自己对于不死天皇所走的路传递给他,

“我也找不到大帝。”

“别装傻,磨磨唧唧的可不是什么好事。”

洛阳不耐烦的道,无始钟沉默,你咋还不让人好好说话了。

无始钟沉默,洛阳也不在难为他,反正他尽到了盟友的责任,其他的,也无所谓。

扭头来到圣城之中,把自己化为凡人状态。

在这里,他打听到了叶凡等人的情况。

人人喊打。

叶凡,华云飞,摇光,黑皇,段德,姜逸飞,四个人一条狗不知道怎么搞到了一起,整天搞事。

自从洛阳消失后,紧接着姜太虚也和彩云仙子一起离开。

然后整个天下都炸了。

东荒大地上,在失去庇护者后,又有半圣级人物出手,对决摇光的狠人一脉半圣。

随后,北原的荒古世家,中州的不朽皇朝一起降临,他们一同攻击叶凡和摇光等人。

一句话,洛阳替你们摇光和姜家平事了,我们的事还没有平。

一群人,拿出一系列证据,成功证明了他们盗他们祖宗的墓,要把三个修炼狠人传承大法的家伙干掉。

没错,是真的要干掉。

神州皇朝直接拎着帝兵来的。

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对于狠人传承特别憎恨。

还有南岭和北原的圣地,都有人来到。

以至于没几天,叶凡和摇光等人就进入四处喊打的状态,天天逃命。

地狱和人世间也派出杀手追杀他们。

要不是他们每个人都有保命的手段,早就凉凉了。

听到神州皇朝四个字,洛阳神色复杂。

他大概知道什么原因了。

某处不知名的城池内,叶凡四个人,一条狗,好不容易甩开追兵,休息下来。

华云飞不再仙气飘飘,摇光的阳光笑容被磨灭,姜逸飞也变的脸色阴沉。

段德则在笑,黑皇在努力学习阵图。

叶凡则在吐槽:“你们一个收人宠,一个盗墓的,三个狠人传承,为什么我是光伟正的圣体传承,还要遭受追杀。”

“我怀疑我是被你们连带的。”

黑皇听到这话,直接扑过去要咬他。

什么东西,我虽然是狗,可你说这话可真不要脸。

“话说,你们说神州皇朝拿出的那个东西是真的吗?”

华云飞看向众人,问出自己心中的疑惑。

洛阳消失后,姜太虚也消失,可是天璇圣女还在,她也是圣人修为,自然可以镇压天下。

可是,问题就出现在这里。

神州皇朝是拎着一份契约来的。

以大罗银精为面板,签署的契约。

说当年北冥大帝盗窃神州皇朝的宝库,为了偿还因果,给予神州皇朝有三次追杀的权利。

没说追杀的是谁,但是底下有北冥大帝的签字画押。

天璇圣女认了。

然后神州皇朝说是要行驶自己最后一次的权利,追杀叶凡等人,并且要求摇光圣地,北域大寇,姜家等人不能插手。

大能带队追杀,一群帮腔者。

以至于叶凡等人只能快速逃跑。

现在,华云飞问出自己的疑问。

摇光摇头,表示不知,并且在吸收一具中州王体的本源。

华云飞已经开始转修其他功法。

姜逸飞是不灭天功,不需要吸收。

段德突然开口:“听说过,我在一次考古的时候,见到过这段记载。”

叶凡表示自己不信,可能吗?

神州皇朝在羽化神朝后面出现,而北冥大帝比羽化神朝久远。

“北冥大帝和神州皇朝都不是北斗的原生物。”

旁边的黑皇呲牙咧嘴,这个他清楚,特别清楚。

哎,也就是说这个是真的了。

现在北冥大帝如日中天,他们怎么反抗神州。

洛阳也听在圣城内听到这件事,有点无奈加无语。

他清楚这个。

是真亦是假。

北冥曾是神州皇朝的修士,神州皇朝对他有恩,但是他为了报仇,偷用了神州皇朝的神兵,然后欠下因果。

后来他成帝后,替神州皇朝炼制了一件大帝禁器,还给了两件准帝兵。

本来这事到此结束。

可是,谁知道神州皇朝有人证道大帝了。

洛阳还记得那时候第一世的北冥还没有分割开元神。

神州找到了他,让他帮忙写下这个。

北冥原本是拒绝的,但是奈何神州给的太多,他拒绝不了啊。

当时北冥也问过他,为什么要写这玩意,而且你神州自己写不也行吗?

“我要脸呀。”

“那我不要吗?”

北冥非常尴尬。

“你都进禁区了,还要什么脸。”

当时的北冥无语死了,只能狠狠的道:“早晚有一天你神州得被打死。”

神州大笑着离开,无所谓,谁能打死我,对吧。

之后就再也没有见过神州。

喝口酒,把一切想清楚的洛阳回到石寨。

这里并没有被打扰,虽然石寨不大,但有他留下的准帝道纹在。

看到洛阳的出现,张五爷和王勃二愣子非常激动,他们听叶凡说洛阳被人打死了。

“无事,接下来我轻易不会离开。”

“我可是天帝副手,要好好发展我们的势力。”

“首先,我们从造娃开始。”

“王勃、二愣子,你们结婚吧。”

洛阳笑嘻嘻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