结婚?

这可真是一个惊喜又迷茫的话题。

张五爷以为洛阳是在逗他们,谁知道洛阳真的给他们介绍对象。

把矿教最近采集到的源石都拿出来,给两个人进行征婚。

“他们体内流着的是太古时期银血皇族的血脉,潜力堪比古皇子女,又是自然返祖,潜力巨大,现在修炼北冥大帝的重练大道,血脉不停精炼,我估摸着他们未来修为最弱也要有大圣,稍微努力一些,就能登顶准帝。”

“这样的大好血脉,不生个千八百个孩子,不是可惜了吗?”

洛阳忍不住嘿嘿直笑,然后抬指一点,把北冥的重练大道打入二人脑海中,又把太古时期银血皇族的银血天功2.0版本,打入进去。

银血天功2.0版本,是由北冥重新推演而成。

至于银血天功,这玩意太初古矿有,里面古皇那么多,总有人收集。

毕竟炉养百经这条路不只叶凡走过。

王勃和二愣子在洛阳的指挥下,开始进行修炼,修为也一日千里,最起码,短短两年的时间,就已经达到化龙。

而在这期间,洛阳也时刻关注着东荒大地上的情况,叶凡在两年前终究还是进入了荒古禁地,华云飞被逼的远走中州,摇光被追的上天不知所踪。

姜逸飞以化龙境修士的修为坠入星空之中。

为此姜家还和神州皇朝打了一架。

只有黑皇和段德在东荒大地上疯狂的逃命。

洛阳在几个人身上都留下过秘法,能确定几人的安危。

而在这种情况下,自然不会插手。

只不过,叶凡刚出荒古禁地就又招惹上了其他人,杀出一片血海,这让洛阳有点头疼,这个家伙,属实有点惹祸精的麻烦。

矿教在北域大地上也开始了疯狂扩张,最起码,王勃和二愣子两个人则带领着银血族人们四处征战,打碎一个又一个无名小教,在石寨周围确立了地位,扩张了势力,麾下也有了一群可用之人。

在这期间,也不是没有惹到过仙台修士,都被洛阳一巴掌打死了。

每次洛阳看到那群仙台修士居高临下的告诉他,只要你们投降,并且把找到的采源秘法告诉我,我就放过你时,洛阳就想笑,然后一巴掌拍死领头的,再用欣赏的眼光去看仙台修士手下的震惊、惶恐与不安的眼神。

真是太爽了,这可真是最刺激的情况。

不过,夜路走多了,终究会撞上鬼。

就像洛阳此时面对的盖九幽。

“你忽悠我。”

迎面就是一个大逼兜,盖九幽见到洛阳时已经气血逆涌,一副再现巅峰战力,不想活的态度。

“我要见北冥大帝,我要实现我的梦想。”

洛阳看着逐渐疯魔的盖九幽,心情郁闷不已。

他知道盖九幽这是被气的。

无奈之下,只能不停反击,和盖九幽打起来。

看着盖九幽展现的神力,洛阳忍不住吐槽,这个家伙是怎么做到的,前路无望,八千五百年修为没有精进,结果还能力压他。

要不是已经找到自己的路,洛阳觉得自己现在已经该被盖九幽杀了。

宇宙中,二人进行搏杀,盖九幽随着怒气发出,也逐渐恢复神智。

最后,他冷漠的看一眼洛阳。

“你骗了我。”

洛阳苦笑,谁他妈知道北冥会出来的这么早,虽然我们两个同出一源,虽然我们两个关系贼好,虽然他总救我,但是这不代表他有什么计划也会告诉我啊。

叹口气,洛阳看着盖九幽,无奈的道:“我可以为你去禁区求不死药,你可以再活一世。”

盖九幽叹口气,平复神血,重新恢复成即将死亡的状态,轻声道:“我想觐见北冥大帝,渴望巅峰一战,然后再吃不死药,再图谋证道。”

盖九幽真的太强了。

他只花了五百年就走到了另类成道。

其余时间都在前路无望中度过。

洛阳死死盯着盖九幽的元神,最后咧嘴一笑,这丫的还能活五百年。

“北冥不在荒古禁地,现在荒古禁地中就只有大成圣体和女帝,你要不要去挑战女帝?我琢磨着大成圣体和你也就半斤八两。”

沉默,盖九幽脸色难看一瞬,你丫是在报复我吧。

拒绝挑战女帝的提议,与其挑战女帝,他还不如冲入禁区,杀上一两个至尊。

他是想了结心愿,然后证道,又不是想死。

狠人女帝耶,万古来杀气最重的存在。

恒宇证道前杀了十二尊准帝九重天的家伙就已经让万域进入衰败,已经杀气逆天,但是狠人比他还狠,杀的是一整个大世的天骄。

从小杀天骄,一路杀到成帝。

盖九幽表示自己不想死,这种嗜杀的存在,属实不敢惹。

洛阳耸耸肩,那就没办法了。

下落的过程中,盖九幽向洛阳赔罪,洛阳挥挥手表示不在意。

“我真的不在意,我喜欢与人为善,我退一步,你们下回就不好意思打我了。”

“我觉得没必要事事争抢。”

盖九幽佩服洛阳的心境,如果是他,被别人平白无故的打一顿,肯定要打回去,把对方杀个破家灭族。

回到石寨时,看着包围石寨的神州皇朝的大能和他的部下们,洛阳皱皱眉,一巴掌拍死。

一瞬间死去上千人,让盖九幽眉头直跳。

你不是刚说完与人为善吗?

“道友着相了,我说的是与人为善,不是与蝼蚁为善。”

云淡风轻的说出这句话,没有丝毫变化的眼神让盖九幽浑身汗毛炸立,拉着夏九幽就走,尼玛的,这个家伙说话时流露出的态度是真的不在乎。

他绝对有毒。

别的大帝都是不在乎蝼蚁的叫嚣,他是直接拍死。

而且,盖九幽觉得,自己还是别挑战北冥大帝了,这家伙和北冥大帝关系那么好,北冥大帝的态度也不会太正常,毕竟大帝眼中,他这个另类成道者也就是大一点的蝼蚁,反正他也知道自己打不过大帝,还不如赶紧找个地方,弄点续命的东西,把寿元补补,然后去觐见一下北冥,问一下怎么证道天宇之外的证道大法。

至于说挑战?

那还是算了吧。

属实不适应。

然后盖九幽警告自己的弟子,千万别去招惹叶凡,那个家伙和洛阳是一起,肯定也不是好玩意。

再想想叶凡的朋友,挖人祖坟,收人宠,修炼吞天魔功。

想着想着,盖九幽觉得,这样的人群,只可交好,不可作对。

“与人为善,我一定要与人为善。”

“听说中州有条龙脉,回头我去那里找找机缘吧。”

盖九幽心情有点不好的回到中州。

石寨之中,洛阳看着快速离开的盖九幽噗嗤一声笑了。

叫你打我,这下被我模仿的古代至尊发动黑暗之乱时的眼神吓到了吧。

他早就知道神州皇朝这群人是来干什么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