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州皇朝来这里是想押走石寨的人逼迫叶凡现身。

如此恶人行为,当然没必要惯着,直接打杀。

他虽然与人为善,但是对于这种想法,还不想惯着。

从这些人的嘴里,洛阳也知道叶凡此时的行径,他已经和老疯子走到了一起。

啧,人族大能真不少。

他也知道老疯子此时的状态,在天璇圣女出现后,他们见了一面,然后整个人都恢复了,没有了疯疯癫癫,现在应该已经经历了几次蜕变,成长到大圣修为。

洛阳并没有出去的打算。

送走夏九幽后,他开始下一步计划。

在石寨外树立一座雕像,在上面刻画上各种经文,只要虔心祭拜,就能得到自己的机缘。

然后把王勃和二愣子找来,告诉他们二人:

“这是我们这一教的来开教祖师天帝的石像,只要我们手下的矿工,修士,虔心祭拜,献上信仰之力,就能获得对应的机缘。”

“同时,天帝也会为他们重炼根骨,辅助大家修行。”

王勃和二愣子看着这和叶凡一模一样的石像,露出震惊的神色。

叶大哥是天帝?

赶紧跪下拜拜,在他们眼中,曾经带着他们赌源,并且得到仙师青睐的叶凡,未来前途不可限量。

而且他们对洛阳也一直崇拜有加,洛阳说什么他们都愿意相信。

矿教的修士每天都要来祭拜,附近的百姓也纷纷过来。

对于百姓们的到来,洛阳并不阻止。

而远在地球的北冥感知到洛阳的所作所为,并不在意,他此时也在做着类似的事。

地球上,随着信仰之力的凝聚,北冥开始制作神袛念。

大帝印记,大帝血脉,再加上放大出的不甘,北冥逐渐制作出神袛念。

率先出现的是恒宇大帝的神袛念。

制作而出,逼迫他召唤回前世的道果。

道则轰鸣,万道沸腾,金光四起,整个宇宙都在颤动,万道中的天心印记在缓缓凝聚,仿佛有什么存在要复活一样。

宇宙中的各大强族则纷纷震惊,有人证道了?

北冥则静静看着虚影浮现的恒宇大帝,皱起眉头。

为什么还不醒?

恒宇流动在宇宙中的信仰之力纷纷凝聚,进入这具身体,可依然无法苏醒。

北冥犹豫着要不要进行神我和帝尸的融合。

最后叹口气,还是抬手打碎了恒宇虚影,不过,也成功摄取到了恒宇的道果。

禁区中的至尊看着又恢复平静的天心印记,心中久久不能平静。

“是恒宇的气息吧。”

“没错,是那个家伙。”

“啧,有趣,北冥这么快就开始尝试复活大帝了嘛。”

禁区中的至尊又一次陷入沉睡。

洛阳也感受到天心印记的变化,叹息一声,失败了。

不过也对,死去的人进行复活,那得多大的法力。

怎么可能只有两年的时间就能完成。

纵使已经拿到一切都过往。

北冥重新回到昆仑山中,把截取到的恒宇真灵放入到帝尸中,让他进入涅盘之中。

再次动用九十九座龙脉山的力量进行孕养。

“有了恒宇真灵,应该就能让恒宇复活过来了吧。”

“还是需要时间。”

北冥叹口气,相继进行重复,把虚空的真灵,道德天尊的真灵都相继拿到,投入进去。

让神袛念召来前世的道果和一点真灵,为的就是获得大帝真灵。

然后让真灵和帝尸融合,以龙脉孕养,以石皇的圣灵封印法欺骗天地,获得天地温养之力。

让天地以为他们是圣灵,最后获得天地温养出的大成圣灵之力,以此来作为涅盘之力复苏。

说白了,就是骗天地的大成圣灵之力。

把三具帝尸和昆仑山结合后,北冥松了口气。

接下来就是静静的等待了。

如果运气好,在信仰之力的滋润下,他们的几万年就能恢复。

毕竟,他们的帝尸内已经有了准帝九重天的修为,真灵也有一部分大帝道果,再加上信仰之力的弥补,缺少的就是天地认可。

而圣灵封印,可以欺骗获得天地的认可。

“如果真的可以复活,那我们就可以忽悠走禁区中大部分至尊。”

“剩下的也比较好对付。”

和禁区的交好的北冥深知禁区中有一部分至尊没有发动过黑暗动乱。

和兵器合一一直长存的血凰祖皇。

一直靠着夺舍渡劫大帝道果自封长存的逍遥天尊。

睡的最深沉,差点睡死的万龙皇。

自封的麒麟,不死山内那个强忍着的老至尊。

仙陵,神虚,葬天岛中还有几个人族大帝,他们都是可以争取的存在。

一但争取过来,未来讨伐禁区的压力就大大缩小。

北冥开始观察恒宇和虚空几人的身体变化,感知着他们的神魂复苏之路,为自己的蜕变增加基础。

他现在二世证道,也将将走上天帝路。

需要为独自活出第三世做准备。

这也是最关键的一世。

北冥能感受到自己二次证道后的寿元已经达到两万五千岁左右,这已经在大帝路上走出了重要的一步。

向虚空中打出一道印记,北冥进入深层次的观察。

地球上,有炎黄二帝在,这里是现世最恐怖的地方,不用担心。

随着道教的传承,无数信仰之力在天空中流淌。

在北冥强行推动万道发展,让灵气复苏后,科技的力量也越发兴盛。

尤其是北冥把重练大道和永恒星域的发展方向留下后,地球的科学家们越发的厉害。

去研究,去发展,去促进。

北斗,洛阳收到北冥打入虚空的印记,知道北冥的研究已经迈出重要一步,也踏入生命禁区。

率先走入的就是太初古矿。

因为这里的麒麟皇说话温柔又好听。

太初古矿内,随着洛阳的迈入,一位又一位古代至尊苏醒。

感受着古代至尊们的数量,洛阳嘴角抽搐,不愧是太古万族时期的怪物聚集地,刚进来,他就感受到了八尊至尊气息。

母猪下崽也就这样了吧。

“北冥的气息,但又不是北冥,有不死天皇和血凰的气息,你应该就是洛阳了吧。”

成熟稳重的声音响起,那自带的大地厚重,一听就是麒麟古皇。

原着中征战仙路时一开始就修复道果,以古皇之资战斗的存在。

“所来何事?”

“邀请各位出山再次证道。”

洛阳说出的话让古矿中的存在集体沉默。

麒麟古皇都不知道该如何接话。

“寿元将无,仅剩的几百年,又足够我们挥霍几下。”

冰冷的兵器声响起,是血凰的声音。

洛阳嘿嘿一笑,愿意谈就是好事。